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38章生意不成就搞事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664 2020-11-17 17:24

  余美琳的办公室外就是大办公区,里面有好几十个职员在办公,都是一张张年轻的面孔。那惨叫的声音突然传来,几十个年轻的职员都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手中的工作乔守月望,窗户边上的还站起来往外看,看发生了什么情况。

  李子安刚刚将那个郑军推出来,听到惨叫声,他不用去看也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

  马川挨打了。

  李子安松开郑军的手,快步来到三楼走廊上,探头往下看,一眼便看见马川被两个西装暴徒抓着,还有一个人站在马川的对面,一巴掌一巴掌的抽脸。

  “哎哟!打|死|人呐!”马川惨叫,那声音堪比杀猪的声音。

  葛军站在旁边兴奋得很:“打,给我狠狠的打!”

  李子安吼了一声:“把人给我放开!”

  葛军抬头看了一眼,讥笑道:“吃软饭的,你以为你是谁,你说放就放?”

  李子安突然张嘴:“呵――啐!”

  一口口水飞落十几米的距离,啪嗒一声砸在了葛军的脸上。

  葛军伸手抹了一把,看见是口水瞬间就石化了。

  李子安却觉得有点亏,他的口水也是炉身液,那也是珍贵的药材,就这么一分钱不收吐葛军的脸上,实在有点不划算。

  葛军忽然尖叫了一声:“呀!”

  李子安往楼梯口走去。

  余家豪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

  余美琳追了出来:“子安,你不要去。”

  没有女人愿意自己的男人去打架。

  李子安却连脚步都没有停一下,反而加快了脚步进了楼梯间,噔噔就下了楼。

  余家豪冷笑了一声:“山里人就是山里人,上不了台面。”

  余美琳冷声说了一句:“我们的祖父也是山里人,跟子安的祖父还是老乡,你在嘲笑谁?”

  余家豪嘴角的那一丝冷笑顿时僵住了。

  余美琳从余家豪的身边走过,也不管脚上穿的是高跟鞋,快步追进了楼梯间。

  昆丽也追了上去,跑过余家豪的时候停下了脚步,冷声说道:“你已经拿到钱了,你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余家豪淡淡地道:“我留下来看戏,怎么,碍着你事了吗?”

  昆丽冷哼了一声,扭头就走。

  办公楼前的空坝上,李子安刚刚从楼梯间走出来,葛军就指着李子安开骂:“你个吃软饭的,你敢往我脸上吐口水!”

  李子安往葛军走去,却没等他走两步,余美琳就从后面冲上来,一把抱住了他的腰,拖着他不让他上去。

  李子安根本就没有挣扎,他其实也没有冲动,倒是余美琳从后面拦腰将他抱住,他反倒有点紧张了。

  余美琳的本来就很大,一下子全压在他的背上,他的背部神经顿时陷入了紧张状态,然后又向身体各处蔓延。

  虽然是结婚四年的“老夫老妻”了,可毕竟没有看过,也没有碰过,很容易就能触发他的想像,而想像又回产生反应。

  这是男人的标准程序。

  “子安你别去,他们的人打了马川,他们犯法,你要是打了他们,你就犯法了,那些人进去关多久都没事,你要是关进去了,小美怎么办,我怎么办,奶奶怎么办?”余美琳说。

  李子安冷静了一些:“我听你的,松开吧,我来打电话报警。”

  余美琳却没有立刻松开李子安,还有些不放心地道:“我松开你,你不许打架。”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我不打架,放心吧。”

  他打也打余家豪和葛军两个搞事的人,打那些喽干什么。

  余美琳这才松开李子安,不合时宜的,她的脸颊有点红。

  葛军抬起一只手来,一个兰花指指着李子安:“吃软饭的,上次仗着你的狗多,你让你的狗胡乱咬人。今天我带人来了,你敢让他再骂我一句试试。”

  马川两边脸都肿了,哪里敢骂人。

  上次他的确是狗仗人势,仗着李子安和余美琳的面儿,身边还有十几个保安扎场子,葛军就两个保镖,他当然肆无忌惮。可是今天葛军带了二十个人来,一个个都虎背熊腰的,看样子就不是善茬,他哪里还敢放肆。没有李子安和余美琳的指示,他也不敢把在岗位上的保安都叫来跟他干架,所以才会往仓库跑,可还是架不住对方人多,被抓住了。

  李子安掏出了手机,正准备拨号,余美琳却抓住了他的手。

  “还是我来打吧,这边片区的警察会更重视一些。”余美琳说。

  的确,一个公司的老总打电话报警,那比一个普通人打电话报警更受重视。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又把手机揣回了裤兜,然后他看着马川,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马科长,你的头都被打成脑震荡了吧?”

  马川微微愣了一下,看见李子安冲他眨了一下眼睛之后,忽然一声惨叫,双腿一软就往地上倒下去。两个抓着他的手的西装暴徒都没架住,硬是被他倒在了地上。

  那两个抓着马川的,和用大耳巴子抽马川的西装暴徒顿时傻眼了,这边已经没打他了,他居然也能一声惨叫往地上倒,这演技未免也太浮夸了吧?

  马川倒在地上之后身体不断抽搐,混着血的口水一个劲的往外冒,嘴里还发出嚯嚯的声音,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羊癫疯发作了一样。

  那三个联手打|人的西装暴徒刚刚才只是有点懵,这会儿就被吓到了。

  打|人很爽,可是要打出重伤,或者把人打死了,那就傻|逼了。

  葛军并不上当,恶狠狠地道:“你们怕什么,就几耳光能打成这样,一看就是装的,你们怕什么?”

  马川还在抖,鞋子都蹬掉了一只。

  这演技,要是去竖店影视城混的话,没准还能混个有台词的配角当当。

  余美琳放下了手机:“我已经报警了。”

  葛军的脸色阴沉:“你们还在等什么,怕了还怎么吃这碗饭,有事我给你们兜着!”

  一大群西装暴徒的视线不约而同的聚到了李子安的身上。

  李子安忽然明白了过来,葛军带这么人来,打马川出气只是其次,他似乎才是这些人的真正的目标。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表姐,原来你想打的人是我,是你亲自动手,还是让你的人上?”

  葛军不说话了,只是冷哼了一声。

  一大群西装暴徒向李子安涌来。

  慢吞吞下楼的余家豪一脸的笑容,他真是来看戏的。不管余美琳是不是报警了,抓的又不是他,只要不出人命,或者把人弄残,什么事情是花钱解决不了的?而他从来不缺钱,只要看见李子安被揍得鼻青脸肿的样子,花多少钱都值!

  就在这时魏大壮带着十来个保安往这边跑来,有的手里拿着橡胶棍子,有的是拿着木棒什么的。

  “哪个敢动!”魏大壮吼了一声。

  余家豪忽然咳嗽了一声。

  来之前,他还抱着一丝希望,那就是余美琳接受他的投资,可是余美琳软硬不吃,生意谈不成,那就搞事咯。

  如果不是那个吃软饭的找到了矿脉,余美琳现在已经走投无路了。

  如果不是那个吃软饭的跪舔余美琳,伺候他奶奶,老太君会不要孙子要孙女?

  如果不是那个吃软饭的出馊主意,余美琳现在已经陷入劳务官司了,新星公司哪能发展得这么好?

  如果不是那个吃软饭的……

  那个吃软饭的恶行真的是罄竹难书,既然已经谈崩了,那还留什么后手,不打一顿怎么消心头之恨!

  一大群西装暴徒向李子安和余美琳围了过去。

  魏大壮吼了一声:“上!”

  十几个保安也往这边围过来,不过他们的战斗力跟对方明显不在一个档次上,至少一半都是四五十岁的人,几个年轻的要么过于肥胖,要么就瘦成排骨,虽然拿着家伙,但还是不够看。气势也不如人家,一个个虽然围上来了,可好几个的手都在抖。

  毕竟都是拖家带口的人,真要干架了,谁的心里都会想一想自家的老婆孩子,老父老母。

  葛军和余家豪带来的人却是吃专业饭的,没有这样的顾及。一见魏大壮带着保安围上来,立刻分出了七八个面对着魏大壮和那群保安,顿时阻断了那群保安靠近李子安和余美琳的路。

  昆丽站到了余美琳的身边,已经开始活动腕骨和指骨了。

  李子安忽然吼了一声:“都别动!”

  十几个西装暴徒微微愣了一下,有好几个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有人停步不前,那些准备上去动手的人也有些犹豫了。

  葛军怒道:“你们端的是哪家的碗?”

  李子安面带笑容:“表姐,你别急,容我说一句。”

  葛军冷笑了一声:“怕啦?怕也没用,今天我替余家清理门户,打的就是你这个词软饭的!我要教你怎么做人,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嚣张!”

  李子安说道:“我说别动,那是让我的人别动,没说你的人不能动,你和余家豪不就是想搞事吗,你们想打我,来吧,我就一个人,我看你们能不能打死我。”

  余美琳急了:“子安,我已经报警了,你别冲动。”

  李子安回头看了她一眼,说了一句:“有些人你跟他讲道理是讲不通的,得用拳头说话。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这些狗东西你不打疼他,他还当你好欺负,往后也还会来搞事。就今天吧,我给他们一个机会。昆丽,你也不要插手,保护好美琳就行。”

  昆丽点了一下头,伸手拉住了余美琳。

  她一点都不担心李子安,因为她清楚李子安的身手。

  “嗯咳!”余家豪又咳嗽了一声。

  一个西装暴徒突然猛冲两步,一跃而起,一脚踹向了李子安的胸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