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878章吸星大法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692 2020-11-17 17:24

   李子安忽然觉得国王很可怜,而他做得很过分,不应该这样对人家。

  果然,大多数同情心都是虚伪的。

  国王都死了,你才同情人家,你不觉得迟了点吗?

  可是这并不妨碍大/师自我反省,升华人格。

  你死你的,我升华我的,彼此不影响什么。

  记忆的片段还在涌现。

  一条甬道的尽头,国王从领口里掏出那把铜锈色的钥匙,将它插/进了甬道尽头的古老的石门中,那石门缓缓打开,呈现在眼前的却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国王走了进去,可是什么都没有,只有黑暗……

  国王戴着面具坐在一台电脑前,那是汉克参加的一次圆桌议会,电脑屏幕上是一个城堡大厅,路途公司的旗帜高悬正墙,议长坐在正墙下,戴着兜帽,看不见是谁。屏幕上还有其他议员,汉克就在其中。议长提出汉克成为十二圆桌议员之中的战士,国王投了赞成票……

  突然,记忆片段扭曲了起来,人物被拉长,景物也被拉长,人物与景物扭曲在了一起,那画面就像是一块油漆还没有干的画布,突然被揉成了一团。

  然后,李子安的脑海之中便出现了奇怪而诡异的声音,那声音像是大海深处传来的鲸鱼的声音,又混杂着电力声、惨叫声、哭泣声、类似砂轮打磨金属的声音等等。

  这声音让他难受和紧张。

  也就在这诡异的声音里,他看见了诡异的一幕,那些白色的粉末从国外的血肉和骨头之中涌回了额骨上的那块斑块印记之中,然后又一粒粒蹦跶出来,但蹦跶出去之后就不动了,从国王的脸庞上滑落下去,掉在了地面上,有的则停留在国王的额头上、脸上。

  它们是想保卫斑块印记,可是它们不是大惰随身炉的对手。

  火种死了。

  一粒粒绿幽幽的光斑从斑块印记之中漂浮起来,虽然是白天,但林间的光线并不强烈,它们清晰可见,就像是夏夜里的萤火虫。

  它们就是香泥。

  当初在疗养院的地下室也是这样的情况,绿幽幽的光斑从精武女王的额头上的斑块印记之中漂浮起来,在黑暗的环境里散发着妖异的光芒。

  脑海中,大惰随身炉的青烟突然旋转了起来,那画面就像是一只龙卷风从天而降,然而扎进了香炉里。

  这样的情况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

  李子安有点懵逼了。

  却就在惊讶困惑的当头,他往斑块印记之中注入的真气也旋转了起来,一个神奇的能量场瞬间就诞生了。那些漂浮起来的绿幽幽的“萤火虫”,甚至还有刚刚掉在地上的白色粉末全都被吸进了旋转的真气漩涡里,然后从他手背上的毛孔之中进入他的身体。

  灼热的感觉一丝又一丝,丝丝投进了大惰随身炉之中。

  手枪/指下,铜锈色的斑块印记也快速变淡,转眼就只剩下了一点淡淡印痕,又一转眼就连那淡淡的印痕都消失了。

  抹除印记!

  轰!

  一股气劲从李子安的身体之中释放出来,风衣被掀了起来,地上的枯枝落叶也被吹卷起来,飞出好几米的距离。这样的画面只有武侠电影里有,主角虎躯一震,霸气侧漏,衣服鼓起来,地上的枯枝落叶飞起来。很多导演都喜欢这样干,很带劲,但是那都是用鼓风机吹起来的,假得一逼。可大/师这个却是真的,他都没有刻意这样去做,这牛逼的画面就自然而然的诞生了。

  真气外放所产生的气劲消失,飘起来的风衣下摆垂落回归原位的时候,李子安也弄明白了一件事。

  上次,他在疗养院里的地下实验室得到了精武女王身上的香泥,但那其实是“偷”,并没有抹除精武女王额头上的印记,他甚至还给疗养院留了一点香泥,没有全“偷”走。

  这一次却是他主动去杀死国王身上的火种,主动收集香泥,所以才出现了这种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情况。

  现在去回想,当初姑师大月儿偷走了精武女王的骸骨,将精武女王身上的王者级的火种转移到了余美琳的身上,没了火种,然后才出现了香泥。之前他不明白香泥是怎么产生的,现在也弄明白了,失去了火种之后,斑块印记就会产生香泥。

  李子安盘腿坐了下来,闭上了眼睛,心眼观炉。

  大惰随身炉青烟袅袅,医图、卜图、星图、相图、武图和推天图长亮。

  李子安的意识一头扎进了香炉之中,黑暗扑面而来,他的意识被拉长,很长很长,随后有光亮出现,整个过程就像是一个婴儿穿越生命通道一样。

  大惰随身炉的底部呈现在了眼前,炉壁上满是神秘的纹路,一如大地上的江河山川,一粒粒绿幽幽的能量光斑散布其中,又给人一种星辰一般的感觉,神秘感十足。

  那些绿幽幽的光斑就是香泥,它们的数量变得更多了,它们的存在似乎是完善了大惰随身炉的某些方面的功能,不然刚才怎么会出现那么牛逼的真气外放的情况?

  不过这不是唯一的变化,大惰随身炉的炉底和炉壁上还出现了一些白色的能量光斑,散发着类似恒星的光芒。如果将绿幽幽的能量光斑看作是孕育什么的行星的话,那么白色的能量光斑就是恒星,这样一来大惰随身炉内部的“星空”就变得更逼真了。

  更为神奇的是,白色和帝王绿色的光斑之间出现了一种神奇的联系,两者都是能量,两者之间的联系就形成了一个丝丝相连的能量场,就像是一个混沌的宇宙的形状。

  李子安心中一动:“大惰随身炉不会是什么神器,里面装的是一个小世界吧?如果是的话,那我岂不是成了这个小世界的主宰了?”

  奇思妙想,却又毫无根据。

  李子安的意识退出了大惰随身炉,来到了那三幅没有被点亮的天图之前。

  这一次不但得到了更多的香泥,连国王身上的火种和斑块印记都彻底转换了,大惰随身炉会不会出现点亮第七幅天图的迹象?

  然而并没有,他观察了好几分钟都没有半点动静。

  李子安结束了心眼状态,睁开了眼睛。

  头顶上又传来了直升机引擎和螺旋桨搅动空气的声音,来时的方向还传来了狗叫的声音。

  地面的友军赶来了。

  李子安从地上爬了起来,看了一眼国王。

  国王双目圆睁,死不瞑目的样子。

  李子安移开了视线,看向了来时的方向,心里也在琢磨着等一下该怎么说。来的人肯定不只他的董媳妇,他这边杀了人,肯定是要有个说法的。另外,他划开了国王的额头,抹除了国王的印记,这事也要事先想好说辞,不然扫地僧问起的时候会很被动。

  友军还没有现身,听狗叫的声音,搜捕的队伍起码还在百米开外。

  李子安的视线忽然落在了一颗树上,那颗树倒没什么问题,倒是缠在树上的一棵藤蔓引发出了一个想法。

  那颗藤蔓上挂着一只白色的果子,比拳头略小一点。

  “刚才,那些掉在地上的火种被我的真气吸了起来,不知道我能不能再用一次,抓住那只果子并把它吸过来?”李子安的心里这样想着。

  这个可不是异想天开的想法,而是有实力支撑的,因为即便是没有今天发生的事,他也可以打出真气拳,而且威力惊人。

  不过他的真气拳是先积蓄真气,压缩真气,然后猛的释放真气,隔空攻击目标。这一系列的操作看似威猛,但其实缺乏技术含量,因为就算是普通人,用拳头或者手掌隔空去打一支点燃的蜡烛的话,只要速度够快,力气够大,也能隔空将烛火打熄。

  如果能将那个果子吸过来,那技术含量就高了,就相当牛逼了。

  试试就试试。

  李子安抬起了右手,张开五指,掌心对准了那个挂在藤蔓上的果子,试着调动真气将它吸扯过来。

  可是,他调动的真气都集聚在了手掌里,一丝都没有外溢。

  这就尴尬了。

  难道是……

  李子安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大惰随身炉里的混沌能量场!

  却就在他刚刚想到那混沌能量场的时候,大惰随身炉内部的能量场好像接受到了什么指令,缓缓旋转了起来,一股神奇的吸扯力也诞生了。这种吸扯的力量从大惰随身炉之中出来,瞬间抵达他的右臂,然后又从他的右臂抵达他的右掌,并且释放了出去。

  出去的不只是混沌能量场产生吸扯的力量,还有真气。他的真气就像是大哥的马仔一样,大哥一声招呼,给我打,马仔就疯涌而上。

  那个距离五六米的,悬挂在藤蔓上的果子晃动了起来。李子安的手掌并没有触碰到它,可是通过真气和新能量的反馈,他感觉就像是抓住了那个瓜子一样,有非常清晰的触感,那个果子还没有成熟,外壳比较硬。他甚至知道那个果子的背面有一个被虫子咬出来的空洞,而他根本就没有看见那个果子的背面!

  果子悬浮了起来,尾部向着他的右掌的掌心,给人一种随时都可能脱离藤蔓,嗖一下飞进李子安手里的感觉。

  可是,那神奇的新能量太弱了,只坚持了十几秒钟就余力不继了,真气也在那个时候失去了控制,虚空消散。

  果子垂落了下去。

  一只警犬突然从一棵树后面冲了上来。

  李子安却还看着他的手掌发呆。

  他的脑子里盘旋着一个问题。

  我怎么这么牛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