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80章情敌之间的较量

赘婿出山 李闲鱼 4044 2020-11-17 17:24

  坐乌篷船,逛街,游览吴镇景点,下午的时间过得很快。全程,杜武和杜林林都陪着。

   不得不说,杜武这小子看着糙,但人还是很机灵的,只要余美琳多看什么小吃一眼,立刻就去买来孝敬师娘。景点里人拥挤的话,他也会护着他的师娘,不让任何臭男人靠近他的师娘。

   讨好师父还不如讨好师娘,自己跟师父说一百句讨好的话,还不如师娘在师父的吹一句枕边风。

   不过,不知道这小子的机灵是不是杜林林教的。

   玩够了,也到了该去参加商会年会的时间了。

   浙地商会的总部就在吴镇,是旧时候的一个县衙改建而成,既保留了古韵古香,又有现代的元素,在一片青瓦白墙的名居包围之中,颇有点“大隐于市”的韵味。

   “师父、师娘,我不是商会的人,我就不进去了,我在这里等你们。”杜武恭恭敬敬的样子。

   李子安说道:“我也不是商会的人,进去没事,你要是想进去的话就跟我们一起进去吧。”

   杜武挠了一下头:“我哪能跟师父比,我就不进去了,我在这里等就是了。”

   李子安说道:“既然你不想进去,那你就回去吧,不用留在外面等我们,也不远,散会之后我们自己回来。”

   杜武点了一下头:“嗯,那我先回去了,明早再来给师父、师娘请安。”

   讨好师娘的聪明的,但师父的话也是要听的。

   余美琳笑了,杜武一口一句师娘,她很喜欢听。

   杜武走后,李子安和两个女人进了会场。

   会场里已经有很多人,陆陆续续还有人进入会场,黑压压一大片。李子安以为只是一个几十个人的小型聚会,却没有想到这么大规模。不过仔细想想也就释然了,这是浙地商会的年会,而浙地是经济强省,商人肯定不少。

   余美琳说道:“老公、杜妹子,我们找个地方坐吧。”

   逛了一大圈,她实在有点累了。

   杜林林笑着说道:“美琳姐,这只是普通的会场,你肯定要去高端会场。”

   余美琳说道:“我就一家小公司,现在连商会都还没入,我怎么好意思去高端会场?”

   杜林林说道:“美琳姐,你就别客气了,我爸的几位朋友都想认识你,没你参加,那些叔叔伯伯就不答应。”

   余美琳笑了笑,看了李子安一眼,她知道,那些人之所以想认识她,其实是想通过她认识她的老公李子安。

   她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是李子安午后在杜家展现功夫的画面,每一个动作都帅气逼人,就连那气势也是360度无死角。

   “子安哥、美琳姐,跟我来吧。”杜林林说。

   余美琳挽住了李子安的胳膊,笑着说道:“老公,那我们就去吧。”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

   却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美琳。”

   这声音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见过。

   李子安回头看去,一个金发碧眼,西装笔挺的白人青年正往这边走来,那颇有点儿莱昂纳多年轻时的神韵的脸庞上满是温柔而亲切的笑容。

   来的是汉克。

   这地球真的很小,在这里居然也能碰到这货。

   李子安的心中莫名其妙的生出了一丝疑惑,脑子里也在回想前天晚上在山林里听见的那个“国王”的声音。

   汉克的声音跟那个“国王”的声音有些相似,但是无法确定。那个“国王”当时像是戴着面罩,或者口罩之类的东 西在说话,有点失真的感觉。更何况说的是英语,他也听得懵懵懂懂,不是很明白。

   对于一个汉语环境里的人来说,要听一个说英语的人的口音,那的确很困难。

   余美琳刚刚还很自然,有说有笑,也还陶醉在幸福之中,汉克突然出现,她顿时就紧张了起来,脸上的笑容不见了,神色也不自然了。

   汉克来到了三人面前,很有风度的打了一个招呼:“李先生好,两位女士好。”

   杜林林很有礼貌的回了一句:“你好。”

   然后就不多话了。

   李子安故作困惑的样子:“请问你是?”

   汉克笑着说道:“李先生还真是贵人多忘事,那天晚上我们在使馆区的一家西餐厅里见过,你还给了我一张名片,你忘了吗?”

   李子安恍然大悟的样子:“哦,原来是汉克先生,我想起来了,你好你好。”

   他向汉克伸出了一只手。

   汉克也伸出一只手来,与李子安握手,握手的时候,他的眼角的余光落在了余美琳的脸上。

   余美琳的脸色很难看。

   这一切李子安都瞧在眼里,就在汉克想抽手回去的时候,他握紧了汉克的手,忽然说了一句:“f^u^c^kyou.”

   汉科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眼神之中也多了一丝怒意。

   余美琳和杜林林也愣住了,两个女人怎么也想不到李子安会在这样的场合里骂人。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尴尬地道:“我说错什么了吗?我最近在学英语,一个会英语的朋友教了我这句话,他跟我说跟朋友见面的时候就要说这句话,我是不是说错了?”

   汉克的脸色阴沉。

   我信你个鬼!

   华国从初中就开始教英语,而且还是一门主课,你跟我说你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你当我是傻^逼吗?

   可是,汉克的脸上很快就露出了笑容:“李先生,你的确是说错了,我想你应该想说的是,howareyou?”

   就在他说“howareyou”的时候,李子安瞬间收起了玩笑的心思,精神高度集中,大脑也在比对前天晚上的那个“国王”的声音。

   有点耳熟的感觉。

   可是,还是无法判断。

   “原来我真的说错了,真是不好意思,那么f^u^c^kyou是什么意思?”李子安一脸天真的表情,直盯盯的看着汉克。

   这表情,老子就是骂你了,你敢打我吗?

   汉克面带微笑:“李先生,那是一句骂人的话,当着两位女士的面,我实在不好给你解释,你回去查查字典吧。”

   这也是在暗讽李子安没文化。

   他再次想把手从李子安的手里抽出来,可是李子安的手就像是一只大铁钳夹着他的手,根本就抽不出来。

   不过这却并不妨碍他想跟余美琳说话,他一边与李子安保持着握手的姿势,一边看着余美琳,亲切又温柔地道:“美琳,一别数年,你还好吗?”

   余美琳皱了一下眉头,冷冰冰地道:“我很好。”

   汉克笑着说道:“李先生,我和美琳是同学,初中和高中都在一个班上,你听美琳说起过我吗?”

   说尼玛逼啊!

   当着老子的面,勾引老子的老婆,这就不是骂两句就能摆平的事了。

   李子安的手上突然使了一把劲,汉克的手在他的手里瞬间变形。

   汉克心中惊怒交加,也使劲往李子安的手上握去。

   他 比李子安还要高一些,体格也要健壮一些,而且白人的基因赋予了他在力量方面的优势,再加上他经历过的那些让他引以为豪的训练和战斗,他根本就没有将李子安的挑衅放在眼里。

   然而,仅仅两秒钟,他的脸上就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他也才发现,他的想法多么的幼稚,给他的感觉,李子安就像是一个终结者,不但手是铁打的,还拥有掀翻卡车的力量,轻轻松松就能将他的几根指头骨完全捏碎!

   又过了两秒钟。

   李子安还是没有松开汉克的手,他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余美琳的反应。

   他这样羞辱和折磨汉克,如果余美琳的心里还有汉克的话,她多半会出声制止他,而她的眼眸之中也必然会有情感流露。

   在这样的场合里使用这种烂手段其实很不应该,也有点自降大^师的身份。可是这样做却是值得的,他先是诱使汉克讲英语,比对了汉克与那个“国王”的声音。虽然没有结果,但怀疑却是加深了。

   现在又可以通过羞辱和折磨汉克来看余美琳的反应,毕竟余美琳跟汉克同窗6年,而这个汉克又是她的初恋情人。如果余美琳的心里还有汉克,他心里的疙瘩就解不了。如果余美琳的心里没有汉克,那么他就可以彻底解开心里的疙瘩了。

   汉克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好几颗冷汗,刚刚过去的几秒钟,他还能勉强坚持住,不至于丢丑。可是随着李子安手上的加力,他感觉他的手指骨已经处在了爆裂的临界点上,他甚至怀疑下一秒钟他的指骨就会刺穿皮肉冒出来,那种痛苦让他难以忍受。

   余美琳始终都没有开口,脸上的神色也冷冰冰的,甚至都没有正眼去看汉克。给人的感觉,在她的眼里,她的男人好像正在捏一支腕力球,而不是在捏她的初恋情人的手。

   “啊……”汉克终于还是没忍住,痛吟了一声。

   余美琳还是没有开口。

   李子安笑了,松开了汉克的手。他觉得,他哪怕是捏碎汉克的手掌,他的管家婆大概也会视若无睹。

   他心里的疙瘩解开了。

   汉克看了一眼明显红肿起来的手掌,愤怒地道:“你在干什么?”

   李子安笑着说道:“我这个人啊,最喜欢交朋友,我第一眼看见你就觉得跟你有眼缘,不然我也不会跟你握这么久的手,也不舍得松开。”

   汉克冷冷的看着李子安,那眼神就像是刀子。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几个白人从会场门口走进来,其中一个叫了一声汉克。

   李子安也将那个白人的声音跟前天晚上听到的那些声音比对,但没有一个与之吻合的,甚至连一点熟悉感都没有。

   不过这也正常,前天晚上那几个白人要么是精锐的特工或者特种兵,要么就是职业杀手,而眼前这几个白人却都上了年龄,一个个还大腹便便,根本就不可能是前天晚上的那几个人。

   “老公,我们走吧。”余美琳说。

   “嗯。”李子安应了一声,顺手搂住了余美琳的小蛮腰,还故意的往下滑了一点。

   这个小动作汉克看在眼里,他的两只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李子安回头看了汉克一眼,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这绝逼是故意的。

   你梦寐以求的女人,我搂了。

   羡慕吧?

   你以为你有资格跟大^师竞争?

   你以为你是大^师的对手?

   不,你只是渣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