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56章突如其来的突破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300 2020-11-17 17:24

  坦克300行驶在路上,新车装旧人。

  这车大气,董曦一米九五的个体坐在里面,头顶也还有一拳多的空间,驾驶的姿势也很自然。

  “阿曦,要不我送你一辆奔驰大G吧,那越野车性能更好。”李子安找了个话题。

  董曦说道:“奔驰大G两百多万,这车才三十万出头,性能能不好吗?”

  “那你是答应啦?”李子安很早就想送她点什么东西了,毕竟人家帮了那么多忙,他这边却连一定表示都没有。

  “我要是收了你的奔驰大G,我可就犯法啦,你也犯法了,这话你跟我在这里说说就行了,不要在外面说,尤其是在疗养院里不能说。”董曦说。

  李子安笑了笑:“我又不是猪,我在疗养院里说这样的话,你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的。”

  “有时候你比猪还猪。”董曦说。

  李子安:“……”

  董曦看了李子安一眼:“你说你给我买车,而且是那么好的车,你这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我两次背黑锅,你都帮了忙,我赚了那么多,你却什么都没有赚到,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哪有什么暗示?”李子安有些后悔提说买车的事了。

  也倒是的,人家好端端的开着坦克300,你吃饱了撑的要给人家换奔驰大G。

  活该!

  董曦露出了一个很确定的表情:“你一定是在暗示我什么。”

  李子安:“……”

  他觉得他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你好大的胆子啊,竟然想包~养我这样的女人!”董曦的语气有点凶。

  大~师欲说无言。

  “你就不怕我把你抓起来吗?”董曦又看了李子安一眼。

  大~师懒得跟她说话了。

  “没想到你居然默认了!”

  李子安:“……”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经历了人生之中最难熬的一段时间。女排球运动员各种灵魂拷问,问得他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来。

  好不容易熬到了高层一品,李子安迫不及待的下了车,隔着车窗说了一句:“阿曦,开车回去的时候慢点,再见!”

  “你就不请我上去坐一坐吗?”董曦说。

  李子安的头有点隐隐作痛,但还是说了一句:“那就上去坐坐吧。”

  “不去。”董曦说。

  李子安:“……”

  董曦笑了笑:“这次不开玩笑,你真要想谢我,不用你给我买什么车,等我休假的时候,你请我出去玩玩,吃一顿好的就行。”

  李子安顿时放松了些,他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个笑容:“好的,没问题。”

  “只是玩一玩,吃顿好的,你可别胡思乱想啊。”董曦刻意提醒了一句。

  李子安笑着说道:“看你说的,我三观这么正,思想觉悟这么高,你就放心吧,我绝对没有一丝胡思乱想。”

  “你真的是猪。”董曦说。

  李子安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

  “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董曦启动坦克300走了。

  李子安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往小区大门走去。还没进门,他忽然就想起去疗养院之前,三个女将让他带买的东西,跟着又转身往超市的方向走去。

  说什么战场厮杀,枪~林弹雨,说什么国际黑锅,波谲云诡,超市和厨房才是大~师该去的地方。

  一个小时后,李子安提着一大包东西往回走。

  江堤上人来人往。

  一道白色的身影毫无征兆的进入了李子安的视线,他顿时愣了一下,却不等他看仔细,那白色的身影又混入人群,转眼就看不见了。

  难道是她?

  她怎么来了?

  李子安拔腿就追。

  那道白色的身影留着长发,看背影是个女人,可是没有带斗笠,很有可能不是姑师大月儿,但他的心里却有一个很强烈的感觉,那就是她。

  那种感觉他说不清楚,但一旦出现却又非常肯定。

  李子安很快就追到了白色身影停留过的地方,他翘首张望,他的视线里有很多穿白色衣服的女人,但那种感觉却不在了。

  “或许只是错觉吧,她在喜马拉雅山中的禁地,怎么可能来这里?”李子安的心里这样想着。

  下了江堤,李子安又回头看了看,还是没有看见那熟悉的白色的身影。

  回到家里,汤晴已经做好午饭了,正往餐桌上端菜。李小美跪在茶几边,操作挖挖机从果盘之中挖一串葡萄,果盘外洒落了好几颗被挖得烂糟糟的葡萄。她一边挖,小嘴巴里还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那感觉有点像老太君念经。

  “子安哥,你回来啦,你还没吃饭吧?”汤晴看见了李子安,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亲切的笑容。

  李子安也回以微笑:“我还没吃。”

  汤晴说道:“我刚做好饭,马上就开饭,我去拿碗给你盛饭。”

  李小美这才发现老爹回来了,而且是提着一大包东西的老爹,刚刚还玩得津津有味的挖挖机顿时索然无味了。她扔了挖挖机,迈着一双小短腿就往李子安跑来。

  “爸爸,我的好爸爸!”

  “哎哟,爸爸的小宝贝儿。”李子安早早的就蹲了下去,将购物袋放在地上,张开双臂,等着他的小棉袄投怀送抱。

  李小美眼见就要扎进李子安的怀里,却突然转了一个弯,直接跑到了购物袋旁边,掀开购物袋的口子查看里面有没有什么好吃的。

  李子安那张开双臂的姿势,就像是一只脑子秀逗了的鸡。

  汤晴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跟着右伸手捂住了小嘴,小跑着进了厨房。

  “爸爸,你买那么多作业本干什么?”李小美没有找到心心念念的巧克力,却发现了厚厚一摞作业本,小嘴顿时翘得高高的。

  李子安笑着说道:“爸爸给你买作业本回来,你好写作业。”

  李小美小嘴一瘪,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里转瞬间就泪花闪闪了。

  李子安伸手进衣兜,掏出了一块条状的巧克力,递到了李小美的面前:“拿去吧,不过今天只能吃一小块。”

  李小美一把抓住那块巧克力,然后扎进了李子安的怀里,小嘴重重的在李子安的脸上香了一下:“爸爸真好。”

  李子安将李小美抱了起来,然后往餐桌走去。

  汤晴拿着碗筷从厨房里出来,看见了李小美手里拿着的巧克力,然后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了李子安一眼。

  李小美跟着就将巧克力背到了身后。

  汤晴假装没有看见,只是说了一句:“开饭了,你们爷俩尝尝我的手艺。”

  李小美跟着说了一句:“小汤老师的手艺好极啦!”

  汤晴给了李小美一个白眼:“小马屁精。”

  “咯咯咯,小汤老师又表扬我了。”李小美笑得很开心,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汤晴:“……”

  李子安在心里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他发现李小美除了在长相上继承了他的帅者基因,他其他的优秀基因都没有继承到,比如睿智和才华。不过,脸皮厚这一点,那倒是毋庸置疑的子承父业。

  汤晴给李子安和李小美盛了饭,吃饭的时候不仅给李小美夹菜,还给李子安夹菜,说话温柔又好听。

  余美琳不在家,可这家里好像不缺女主人。

  这种感觉真的很奇怪。

  吃过午饭,汤晴陪李小美上了楼。

  李子安洗了碗回到了房间里。

  他站在窗户前俯瞰了一下江堤上,还是没有看见那道熟悉的白色的身影。

  汉克成了那种神秘的病毒生物的宿主,这事他很想告诉姑师大月儿,可是联系不上。她在魔都的时候都不用手机,在喜马拉雅山中就更不可能用手机了。这里距离喜马拉雅山好几千公里,他也不可能专程跑一趟,去禁地告诉她这个消息。

  “算了,先把自己的事情搞定再说。”李子安点了一根檀香,然后盘腿坐在了地板上。

  一口檀香烟入肺,大惰随身炉进入了焚香状态。

  无数细微的声音涌入了李子安的耳朵,他很快就锁定了楼上的声音。

  “小美,别玩了,快上床睡午觉。”汤晴的声音。

  “小汤老师,你跟我一起睡吧,我想和你一起睡。”李小美的声音。

  “你真是一只粘人的小花猫,好吧,闭上眼睛我就来陪你睡。”汤晴的声音。

  “嗯哒。”李小美的声音。

  然后是一串窸窸窣窣的声音,那是汤晴上床的声音。

  “小汤老师,你的胸上长的是什么呀,这么大,还软软的。”

  “那个……那是你小时后吃的东西。”

  “是给我吃的?好吃吗?小汤老师我要吃!”

  “你妈妈的才是给你吃的,我的不能给你吃。”

  “那我叫你一声妈妈,你给我吃好不好?”

  “我的天啊……”汤晴发出了绝望的叹息声。

  李子安也尴尬得要死,想他和余美琳一代天骄,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吃货?

  那种突然增强焚香状态的情况并没有出现,他也懒得再去捕捉什么声音了,万一听到汤晴喂李小美吃什么的声音,那就尴尬了。

  当然,那种情况肯定不会出现。

  可诡异的是,他居然控制不住他的思维去想像那个画面。

  这真的很不要脸。

  终于将心头的杂念清楚掉了,李子安闭上了眼睛,意念集中在了大惰随身炉身上。

  大惰随身炉在脑海之中浮现出来,青烟袅袅,武图和星图长亮。

  第三幅天图依旧一片死寂,图案和符号都很模糊。

  突然,一点绿色的亮光在天图之中点亮,快速向周围扩散。

  这一次的速度非常快,一转眼就扩散到了一半!

  李子安的心中顿时激动了起来。

  这情况,难道这一次第三幅天图会彻底点亮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