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832章绿色套餐

赘婿出山 李闲鱼 7270 2020-11-17 17:24

  绕口令就没意思了。

  小孩子才绕口令。

  可这个休息室里的两个人都是成年人。

  他想干什么,或者她想干什么,直接说出来不就行了吗?

  可是偏偏不。

  一个人无聊的时候什么都干得出来,更何况是两个人?

  李子安还看着风间美姬。

  风间美姬也还看着李子安。

  奇怪的因子悄无声息的在空气中流淌,相互碰撞,迸射出一粒粒看不见的花火。

  又是两分钟过去了。

  风间美姬忽然向李子安深深的鞠了一个躬:“大*师,请多多关照。”

  李子安虽然不知道她要他关照什么,可人家对他鞠躬,他要是还坐着的话就显得不礼貌了。他也站了起来,对着风间美姬鞠躬下去,可刚刚弯下腰,他的头就碰到了风间美姬的头。

  咚!

  那响声清脆。

  “哎哟!”风间美姬痛呼了一声。

  李子安慌忙道歉:“不好意思,对不起,对不起。”他跟着伸手过去,“我给你揉揉,揉揉就不疼了。”

  风间美姬本来是捂着被撞的额头的,听他这么一说就把手放下来了。

  李子安将手放在了她的额头上,轻轻的揉了揉。

  风间美姬静静的看着李子安,那眼神儿有点痴。在她的眼里,李子安的身上有着一种别的男人没有的魅力,可是她说不出来。

  帅到了极致就是仙。

  别的帅哥只是帅在外表,可是大*师的帅是由内而发,表里如一,美玉其中,真的是仙气飘飘。

  可是东瀛语里只有“元气满满”这个词,没有“仙气飘飘”这个词。

  她形容不出来也就不足为奇了。

  没有一种语言能与汉语相提并论。

  一个“博大精深”,一个“静候佳音”就足以秒杀千百语种。

  “好些了吗?”李子安关切地道。

  风间美姬点了一下头,忽然说了一句:“あなたは本当に美しいです(你长得真好看)。”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他之所以能听懂几句日语,那是看了许多教学视频的原因,有几句话出现的频率很高,他就莫名其妙的学会了。

  可是这一句不一样,他从来没有听过。

  他有些尴尬:“你说什么?”

  风间美姬抿嘴笑了一下:“突然ですが、教えたいのです。わけのわからないことが好きになりました(虽然很唐突,可是我还是想告诉你,莫名其妙的我就喜欢上了你)。”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能讲汉语吗,我听不懂啊。”

  他的手上干脆带了一点真气。

  他想听见他能听懂的东瀛语。

  “热热的,什么东西……好神奇呀。”风间美姬很好奇的样子。

  李子安郁闷了。

  该说汉语的时候她说东瀛语,该说东瀛语的时候她说汉语。

  姑娘,你这是诚心找茬是不是?

  而且,那软绵绵的声音,娇滴滴的语气,这对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他来说,那无疑是在油库旁边抽雪茄,稍不注意就会出人命啊。

  可是,他只能忍耐。

  不然他该怎么办?

  “私が好きですか(你喜欢我吗)?”风间美姬笑盈盈的看着李子安,眼神之中满是期待与羞涩。

  李子安还是听不懂,可是他还是装着听懂了,然后点了点头。

  “私とエッチなことをしたいですか?”风间美姬又问了一句,脸上的笑容更甜美了。

  李子安又点了点头。

  管它的,只管点头就是了。

  “呀!我也想!”风间美姬忽然凑了过来。

  这一刹那间,李子安的脑海之中闪过了两个念头。

  她想干什么?

  我应该干什么?

  这看似简单的两个问题却都关系着原则、道德还有良心。

  他本能的往后仰了一厘米,可在那之后,他突然又往前迎了八厘米。

  是什么让他在一秒钟的时间里就违背了放弃了他的原则,违背了他的良心和道德?

  答案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光刻机。

  他得让魔镜姑娘开心啊!

  不然她一生气,走了,就算他有天眼算无穷尽的那些数据,他也没有泡了二十几年牛奶的一双巧手啊,磨不出镜片咋整?

  求人还不将就人,古往今来办成的事又有几桩?

  毫无预告的,两人就拥抱在了一起。

  这个时候,谁还有闲心去管什么原则、道德和良心?

  金龙玉凤一相逢,胜却人间无数。

  良心大大的好。

  东方小屋里。

  卢比奥坐在餐桌前,看着坐在对面的商人。

  他的心里很不舒服,因为对面那个家伙把这里当成了他的家,比他这个主人还随便,居然吩咐了他的厨子做华国菜。

  “我看你的眼神似乎是想杀了我。”商人说的是可怕的事,可语气却淡淡的,给人一种他什么都不在乎的感觉。

  卢比奥冷哼了一声。

  这就是他的回应,满满都是不屑的味道。

  商人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僵硬的笑容:“想杀我的人太多了,我还好好的活着,可他们却都死了,你知道我为什么跟你爸能成为朋友吗?”

  卢比奥微微愣了一下:“为什么?”

  “因为我跟他一样有钱,哈哈哈!”商人笑了。

  卢比奥笑不出来,他觉得对面的家伙有病。

  “那个姓余的女人还有点本事,今天让我损失了一笔,可是我不在乎,我的目标是问鼎集团的百分之四十流通股,不管多少钱我都要吃下!”商人的神色显得有点狰狞。

  “你比巴一特如何?”卢比奥问了一句。

  “你想说什么?”商人看着卢比奥,眼神阴冷。

  卢比奥耸了一下肩:“巴一特都不敢来这边炒股,所以我有点担心你太高估你自己了。”

  “哈哈哈……”商人又莫名其妙的笑了,“巴一特?一个自诩是股神的糟老头子,不要拿他来跟我比,你太抬举他了。”

  这时厨子推着一辆餐车走了进来,然后开始上菜。

  “这是菠菜汤。”

  “这是凉拌青蒿。”

  “这是干煸青菜。”

  “这是绿萝卜丝沙拉……”

  上完最后一盘炝炒油菜,厨师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操着蹩脚的英语说道:“全是绿色蔬菜,你们慢用,有事请吩咐。”

  厨子推着餐车走了。

  卢比奥看着一桌子绿油油的菜,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可是又说不出来。

  嘀嘀嘀,嘀嘀嘀……

  寂静的餐厅里响起了电子设备传出的提示音。

  商人掏出了一部卫星电话,看了一眼,然后接听了来电,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你终于来了。”

  就这一句话。

  商人挂断了电话,又将卫星电话收了起来。

  “谁要来?”卢比奥试探的问了一句。商人拿起了筷子,脸上露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你了解华国文化吗?”

  “不是很了解。”

  “那就吃吧,多吃点绿色蔬菜对身体好。”商人夹起一筷子菠菜放进了嘴里。

  卢比奥没动,他实在没有胃口。

  “我有一个计划。”商人说。

  卢比奥心中一动:“什么计划?”

  商人淡然一笑:“很简单……”

  黑锅公司车间,休息室里。

  一切都平静了下来。

  时间不长,也就放了一集动画片的时间。

  这不是大*师出了什么问题,而是之前磨镜的时间太长了,那部分的时间其实也要算上,就算是打五折,那也是一个小时出头。

  可就是这短短的一集动画片里,风间美姬却好像打开了一道新世界的大门,还发现了一座宝藏。

  大*师果然不愧是大*师。

  而最让她感到神奇的却是大*师的绝学,她相信她这辈子都忘不掉了。

  卢比奥?

  卢比奥是谁?

  她现在连想都不愿意想一下那个人。

  都说女人变心跟男人不一样,这话诚不欺人。

  “みなさん、こんにちは。”风间美姬躺在李子安的臂弯里,用软绵绵的声音说了一句话。

  李子安点了点头。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吗?你点头。”风间美姬笑着说。

  李子安笑了笑,掩藏不住的尴尬。

  “面白い人ですね(你真的好好看)。”风间美姬用手指在李子安的胸膛上戳了一下。

  李子安有些无语。

  他就不明白了,她说这些他听不懂的话有意思吗?

  而且,她明明可以跟他说汉语。

  他想用人生管家来翻译,可是手机又不在手边,另外那样也显得尴尬。

  听不懂就算了,随便他说什么,点头就是了。

  “あなたは私に今までにない素晴らしい体験をくれました。”风间美姬说。

  李子安心中叹了一口气。

  又来了。

  “でも、妊娠していますか?”

  李子安点了点头。

  “啊?真的会生小孩子吗?”风间美姬很惊讶的样子。

  李子安顿时愣了一下。

  这话他听懂了。

  可是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风间美姬咯咯笑了:“那你就是孩子的爸爸。”

  李子安又点了点头。

  反正又不会,她高兴怎么说就怎么说。

  “もう一度来たいですか?”风间美姬问,眼眸之中流动着异样的神光。

  李子安不管她说了什么,直接点头。

  “你是一只贪吃的猫。”风间美姬一脸娇嗔的模样。

  她撑坐了起来。

  李子安一脸懵逼,他猛然醒悟她说了什么,而他又点了头。

  镜头恰好好处的抬了起来,拍摄仓库的屋顶。

  一只壁虎钻进了彩钢瓦的缝隙里,消失不见了。

  屋顶上一轮皓月悬空,又圆又白。

  八百里外,一座无名山上,一只狼站在山峰的最高处的一块圆形的岩石上,扬起了头,发出了野性的吼叫:“嗷——嗯!”

  狼本来不是这样叫的,这是一个特殊情况。

  一只患了抑郁症的大白兔主动跳进了它的嘴里。

  它被噎住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