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90章夜访马总家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314 2020-11-17 17:24

  夕阳西下,天边一片火烧云。

  古老的吴镇沐浴着夕阳的金色光辉,古老与现代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别有一番韵味。

  从吴镇东边出去,顺着一条河走不远便是马化云的家。

  说是老家,却是一座新建的建筑,也是江南风格的大宅子,前庭后院,左右边厢,比杜家的大宅子还要阔气,不过没有杜家的大宅子那种经岁月雕琢出来的古香古韵。

  杜家毕竟是传承了三百年的武林世家,马化云却是借着改革开放崛起的新贵。

  一只喜鹊飞来,落在了河边的一株柳树上,瞅着顺着河边走来的男女,叽叽喳喳的叫了几声,拍着翅膀飞走了。

  它就是早晨被辣了眼眼的那只喜鹊。

  这世界真的好小。

  这都能遇上那对狗男女。

  “前面就是了。”李子安看见了朱漆大门门楣上的“闲云居”两个字。

  电话里,马化云说得很清楚,也不用打听,一眼就瞅见了。

  余美琳也瞅了一眼,说了一句:“还真是阔气,往后我们要是发达了,我们也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买一块地,建一座大宅子,门上也挂一块金漆牌匾,上面写上李府两个字,你说好不好?”

  李子安笑了笑:“好,还要有个菜园子,我喜欢自己种菜吃。”

  余美琳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就像这样一座宅院,东边的屋子给小美,西边的屋子给我们的儿子,我们老两口就住后院,你说好不好?”

  李子安下意识的瞅了一眼她的肚子,那小腹平坦,那小腰儿纤细,半点动静都没有,就想把西边的房子给儿子?

  余美琳用胳膊肘撞了一下李子安的腰:“你说好不好嘛?”

  “好,当然好。”李子安又补了一句,“只是,为什么把东边的屋子给小美?”

  余美琳一个俏媚的白眼过来:“就你那女儿奴的样子,你肯定舍不得把小美嫁出去,你肯定要招上门对不对,东边的屋子给小美,那你招的就是东床快婿,多好。”

  李子安笑了:“那儿子住西边的房子,那又是什么典故?”

  余美琳说道:“子承父业,当年我跟你结婚,我们住的就是西边的屋子,你是西床快婿。”

  “东床快婿的典故我懂,可西床快婿又是什么典故?”李子安好奇的问了一句。

  “因为快啊。”余美琳说。

  “西床快婿是什么快啊?”李子安还是不懂。

  “因为就只有两分钟嘛,很快的。”余美琳本来还是一本正经的样子,可说完就忍不住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这是在为她的骆驼报仇么?

  李子安抬起手,一巴掌拍在了余美琳的满月上。

  啪一声脆响。

  涟漪荡漾。

  余美琳也伸过手来在李子安的后面拍了一下,一点也不怂的样子,但她用的力气要小一些。

  李子安凑到余美琳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今天晚上我让你见识一下我的绝学。”

  “什么绝学?”余美琳莫名心虚。

  李子安轻哼了一声:“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余美琳的脸颊微微红了一下,她似乎猜到了那是哪方面的绝学。

  说说聊聊就到了马化云的家门口。

  不等李子安伸手敲门,起码两米多高的大门就打开了,从门里走出来一个光头中年男子,肌肉发达,给人一种很精悍的感觉。

  “大%师、余女士,请进,马总在客厅里恭候二位,请跟我来。”光头男子说话的声音也给人一种中气十足的感觉。

  他应该是马化云的保镖。

  李子安客气了一句:“好的,有劳了。”

  余美琳挽着李子安的胳膊,跟着他穿过前庭,来到了马家的客厅之中。

  马化云正在一张红木茶台上沏茶,那茶台是一块原木,上面雕了山水寺庙什么的,大气华美。茶台上还点了沉香,那白烟顺着茶台上的假山的山体倾泻下来,进入茶池,顿时营造出了一点烟波浩渺的感觉。

  李子安的鼻子捕捉到了一丝飘过的沉香,他以为会有反应,但是没有。

  想想也是,扫沉香就等于是在烧木头,要是烧木头都有反应的话,烧纸就应该有反应,因为纸大多是木浆做成的。

  可是没有。

  大惰随身炉只对敬鬼神的香和檀香有反应,为什么是这种情况,无从知道。

  马化云从茶台边站了起来,招了招手:“子安、美琳,来来来。”

  “马哥。”李子安打了一个招呼。

  余美琳也不称呼马总了,跟着李子安叫了一声:“马哥。”

  马化云笑着说道:“坐坐坐,晚饭还要等一下,我们先喝会儿茶。”

  李子安和余美琳来到了茶台边,李子安将一盒包装精美的礼盒放在了茶台上:“马哥,来得匆忙,就随便准备了一点礼物,还请收下。”

  马化云笑着说道:“你这么客气干什么,空手来就好了,还带什么礼物,见外了不是?”

  李子安微微一笑:“这是我自己炼制的膏药,它叫拔毒膏,第一次来你家,本来是不想送膏药的,怕你忌讳,但这膏药是真的好,你用它泡澡,它能拔出你体内的毒素,给你一个健康干净的身体。”

  “这可是好东西啊,我听老杜说过,他用你的膏药泡澡之后身体好了许多,我就想找你讨点,可是不好开口,你现在送我,我高兴得很,哪有什么忌讳。”马化云是真的高兴,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

  他这里,你送他几百万一只的腕表,他都不稀罕,但李子安的膏药,那却是有钱也买不到的稀罕货。

  “马哥以前抽烟吧?”李子安问了一句。

  马化云点了一下头:“对啊,以前创业的时候烦闷的时候多,学会了抽烟,前不久才戒掉。”

  李子安笑了笑:“你用在拔毒膏泡澡,它能把你的肺里的烟油和毒素都扒出来。”

  马化云惊喜地道:“真的?”

  “真的,待会儿我教你怎么泡,你自己就能体会到效果。”李子安说。

  “求之不得,今晚你们就住我家吧,我想老杜也是不会介意的。”

  李子安看了余美琳一眼,大事他做主,住哪里这种小事还是让女人做主的好。

  余美琳笑着说道:“马哥,那就给你们添麻烦了。”

  “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你们当这里是自己家里才好。”马化云又对光头中年男子说了一句,“延吉,你让小陈准备一间客房。”

  “好的。”光头中年男子去了。

  马化云说道:“他叫延吉,在小林寺出过家,学了二十年的功夫,法名释妙心,还俗之后就跟着我,挺实诚的一个人。”然后他又补了一句,“当然,跟子安你肯定是没法比的。”

  李子安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马化云将沏好的两杯功夫茶用专用的夹子夹着,在李子安和余美琳的面前各放了一杯。

  三人一边喝茶一边聊。

  一杯茶之后,马化云说起了正事:“美琳,我这边已经托人给你物色好了两家铜厂,这是两家公司的资料,你看看。”

  他从身边的椅子上拿起了一只文件袋,递给了余美琳。

  余美琳打开文件袋,从里面拿出了两份资料,她给李子安一份,自己看一份。

  李子安看的那份资料,那家铜厂在蜀地攀城,他随即用手机查了一下地里位置,发现那座铜厂距离金瓜寨不是很远,只有两百公里出头一点的距离。

  他又仔细看了看,那座铜厂名叫启明铜厂,规模不大,是一家私人企业,因经营不善负债五千多万。本来还能苟一下的,可是上个月出了安全事故,死了两个工人。结果这次事故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那老板就连抚恤金都拿不出来,随后又被各路债主上门逼债,目前已经停产了。

  资料上还有启明铜厂的老板的信息,那人名叫刘明睿,不是蜀地人,是新地人。资料上还有他的电话号码,李子安拿手机存了起来。

  他心里也想起跟康海川和康馨的约定,康海川那边一旦通过申请,他就会赞助考古队一百万经费。这事已经过去好几天了,说不准什么时候就通过了,他也想跟着考古队去楼兰遗迹看看,顺便也可以把收购铜厂的事敲定。

  “老公,我看看你那份。”余美琳将她手里的那一份递到了李子安的手中,拿走了他手里的那一份。

  李子安又看了看第二家铜厂的资料。

  第二家铜厂的位置在甘地,是一家集体企业,设施齐备,还有好几百号工人,算是一个中型的冶炼厂。当地政府的资产,已经启动了法拍程序,只需要给钱就能买下来。也不用担心牵扯到什么债务纠%纷,员工的抚恤金什么的麻烦之中。

  这家铜厂名叫精金铜厂,要价2.6亿,还有一个附带条件是不能裁员,原来的工人都要留下来,五险一金也一样不能少。

  “老公,你觉得那家好?”余美琳看完了启明铜厂的资料,问了一句。

  李子安笑着说道:“你心里其实已经有决定了,你要启明铜厂,对不对?”

  余美琳笑着点了一下头。

  马化云说道:“两家铜厂的资料我都看过,精金铜厂的设施完善,政策方面也好操作,相关的手续也好办,为什么选择启明铜厂?”

  余美琳说道:“精金铜厂的各方面的条件更好,但距离我的铜矿太远了,现在的运输费用又高。另外,那家铜厂要2.6个亿,这笔钱凑一凑倒是能凑齐,可是几百号工人却是一个包袱。那精金铜厂是当地的政府企业,里面的工人肯定有些沾亲带故的人在里面,不好管理,现在有色金属行情还算好都经营不下去,多少也有工人和管理层的原因,另外五险一金也是一个不小的负担,所以我更中意更小一些的启明铜厂,它就只是一些债务。”

  知妻莫若夫,李子安看了资料就知道余美琳会选择启明铜厂。

  马化云笑了笑:“资料上有联系方式,美琳你可以直接联系,或者我找个找个中间人去谈一下,探探对方的口风。”

  李子安说道:“马哥,你已经帮了很大的忙了,这资料上有联系方式,我直接联系他就行了。”

  马化云说道:“有色金属这一块我不熟,如果你们有什么需要我牵线的,尽管开口,千万不要客气。”

  能让大%师欠人情的事,他肯定是乐意去做的。

  这时一个中年女人和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来到了客厅里。

  马化云笑着说道:“子安、美琳,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妻子张丽和小孩,他叫马英杰。”

  李子安和余美琳站了起来,打招呼问好。

  张丽满脸和气的笑容:“子安和美琳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儿,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好看还般配的夫妻。”

  李子安和余美琳都笑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