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21章伤的不是地方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438 2020-11-17 17:24

  赘婿出山!

  ak步/枪对射。

  这事放在古罗马,那等于是两个角斗士在斗兽场上拿着斧子对砍。

  就是这么豪横!

  可是,大/师的手里举着一面防弹屏障。

  这事,放斗兽场上,那等于是两个角斗士相互冲锋,一个举着斧子哇哇大叫,对方却突然从屁/股后面后面掏出了一支枪/来,砰就给对方来了一枪。

  结果是注定的。

  砰砰砰……

  枪/火闪烁,子弹飞射。

  防弹屏障上溅起了朵朵火花,弹头也弹射到了沙丘和沙地上。

  从对面冲过来的黑人枪/手却以身接弹,小腹、胸膛上好几个弹孔,直接被掀翻在了地上,血水从弹孔之中涌出来,还冒着热气。

  “法……克……”黑人枪/手的嘴里吐出了一个不友好的词。

  “法克由!”李子安当即怼了回去,他不会错过这样的英语角对话的机会。

  黑人枪/手的喉咙里传出了一个断气的声音,眼珠子也不动了,瞳孔快速涣散。

  “啊!”身后传来了康馨的尖叫声。

  李子安回头看了她一眼:“别怕,都死了。”

  也就安慰了一句,李子安也不管她了,提着ak步/枪往黑人枪/手走去。

  康馨跟了上去。

  李子安用枪管捅了捅黑人枪/手,确定已经死定了之后才继续往前走。

  康馨跟在他后面,连看都不敢看躺在地上的黑人枪/手。

  李子安走出了壕沟查看情况,其实他已经听不见除了他自己和康馨之外的呼吸声和心跳声了,但是这毕竟是关乎小命的大事,要仔细检查一遍才好。

  沙地上有一个十几米宽的弹坑,弹坑里躺着好几具尸体,弹坑周边的沙地上也躺着几具尸体,还有沙漠摩托车的碎片,有些还在燃烧。

  李子安仔细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尸体有白人、黑人,还有两个印度人。印度人的肤色很好辨认,比黑人白,比黄种人黑。

  李子安想去搜索一具尸体,进一步确认这些枪/手的身份,可是想想又放弃了。这些人来这里执行这种任务肯定是将被捕或者死亡考虑在内的,身上不可能携带什么身份证件。再说了,这种事情是董曦的事,他不能抢着把人家的活给干了。现在这种情况,他只需要负责帅就行了。

  “哇!”康馨吐了。

  李子安将ak步/枪扔了,只提着防弹屏障走了过去,伸手拍了拍她的背:“别害怕,我们已经安全了,我们去找你爸。”

  康馨点了一下头,从衣兜里掏出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嘴角,然后跟着李子安走。

  天空中忽然传来了声音。

  李子安停下脚步,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就看见了一架无人机,也不知道这无人机能不能采集声音,但他还是大声说了一句:“康教授不见了,你帮忙找一找啊,还有我找到了一具骸骨也不见了,你也帮忙找一找啊!”

  他的声音在盆地里回荡。

  康馨问了一句:“大叔,你在跟谁说话?”

  “控制无人机的人。”李子安说。

  “会是谁?”

  “你觉得谁有资格开扔飞弹的无人机?”

  “军人!”

  “嗯,别管了,我们去找你爸。”李子安说。

  就这两句话的功夫,那架无人机已经飞远了。

  轰!

  突然一声巨响,一团沙尘从五座小沙丘中间的空地上冲了起来,李子安和康馨身前的地面也快速坍塌,转眼就逼到了近前。

  李子安一把抓住康馨的手,拉着她就往回跑。

  他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可是他拉着康馨,他的速度怎么也快不了,而沙地坍塌的速度太快了。他刚刚拉着康馨跑出壕沟,脚下就沙地就坍塌了,他和康馨随着沙子一起往下坠落。

  砰!

  李子安和康馨坠落在了一块硬地上。

  “啊!”康馨惨叫了一声。

  “你怎么了?”李子安紧张地道。

  沙尘弥漫,李子安根本就看不见康馨,他死死的抓着她的手,将她往他的怀里拉。

  “疼、疼、疼……”康馨一连叫了好几声疼。

  李子安不敢拉她了,这情况,他怀疑她的骨头断裂了,如果他拉扯她的话,断骨就有可能刺伤内脏。

  好在流沙停了,四周也没有坍塌的动静了。

  李子安心中稍安,他跟着往康馨的身体之中注入了一股真气,用大惰摸骨术来诊断她的情况。

  真气出去,真气回来,带回了康馨身体内部的信息。

  她的骨头没断,内脏受了一点震荡伤害,但不是很重,让她叫疼的地方是她的满月,那里扎着一块什么东西,伤口正在流血。

  李子安结束诊断,伸手在康馨的满月上摸了一下,他的手上顿时沾上了她的鲜血,然后他就摸到了一块矛头形状的岩石碎片,扎进去了不少。

  “大叔,我会不会死啊,我不想死……”康馨哭了。

  李子安安慰她:“别怕,就是一块石头碎片扎了你的屁/股,处理一下就好了。”

  “我好疼,我们会不会被活埋啊?”这环境里,康同学任何事情都会往最糟糕的方向想,然后自己吓自己。

  “不会的,已经没沙子往下掉了,你躺着别动,我拿电筒出来。”李子安说。

  “你有电筒吗?”

  “有,来的时候准备了一支。”李子安摸索了一下,很快就找到了掉在地上的防弹屏障,然后拖到了身边来。

  汤晴设计的合金工具箱很精巧,装箱子里的东西都有袋子装着,不会掉在地上。

  李子安又在防弹屏障上摸索了一下,很快就找到了装着手电筒的袋子,然后从袋子之中将手电筒拿了出来。那是一只小巧的户外手电,led带强光。出来考古探险,这些工具肯定是要提前准备好的。

  李子安打开了手电筒,一道雪亮的光束射出来,顿时驱散了此间的黑暗。

  这里是一个宽阔的大殿,有石柱,地面铺着地砖,地砖上覆盖着厚厚一层灰尘,有的地方对着沙子和建筑碎块,有的地方很平整。

  他能看见侧面的一面墙壁,用巨大的条形石砖砌成,被沙子掩埋了一大半。往另外三个方向照射,他看不见墙壁,要么被沙子埋了,要么被柱头和建筑碎块挡住了视线。

  李子安又往头上照了一下,他看到了一个长方形的大窟窿,那是石柱撑着的石板塌掉了一块,他和康馨就是从那个窟窿之中掉下来的。当时,如果他拉着康馨往沙丘上跑的话,他和康馨就不会掉下来。可当时那么惊慌,只想着快点逃走,哪里会想到这许多。

  观察了一下环境,李子安将户外手电的光束照到了康馨的身上。

  康同学一身是灰,头发上满是沙子,屁/股下面有鲜血渗出来,给人一点触目惊心的感觉。

  “

  大叔,我疼……”康馨眼泪花花地道。

  “我将你翻过来,然后给你治疗,你也不用担心,这点小伤不会有危险,你大叔我连要命的伤都能治好。”李子安继续安慰她,让她宽心。

  “我是不是很没用啊?”康馨的情绪很低落。

  “你当然有用,你连佉卢文都懂,我就不懂,每个人擅长的东西不一样。”

  “你最擅长的是哄女孩子么?”

  李子安:“……”

  这就没法聊了。

  李子安将户外手电叼在了嘴里,伸手扣住康馨的腰和腿,小心翼翼的将她翻了过来。

  “你要脱我裤子吗?”康馨忽然冒出了这句话来。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他心急着治伤,却没想到这个问题。

  是啊,不脱怎么治疗?

  你说你哪里不好受伤,偏偏伤月?

  “大叔,不脱行吗?”

  李子安拿掉了嘴上的户外手电,说了一句:“当然不行,这事啊,你别多想,也不要觉得尴尬,我是医生,你是病人,你去医院检查,比如做个直肠指检什么的,医生不也要你脱吗,而且还会用指头捅你。”

  “可人家是妇科的女医生,你是男人。”康馨说。

  李子安有些头疼了:“那这样,我估计很快就会有人来救我们,到时候把你送医院去治疗,反正这也不是要命的伤,忍忍就行了。”

  “不,我要治。”

  李子安有些无语的看着康同学,既然要治,那你说这么多废话干什么?

  “我怕我撑不到那个时候,我就死路上了。”康馨补了一句。

  李子安其实也有这方面的担忧,生伤不治,伤口感染,会有败血症的危险。而且扎伤她的岩石碎片,指不准还有什么古老的细菌,那也是一种风险。

  “那我现在就给你治,你忍着点,不要说话。”李子安叮嘱了一句。

  “嗯。”康馨轻轻的应了一声。

  李子安又将户外手电叼在了嘴里,然后伸手抓住了那块矛头形状的岩石碎片,小心翼翼的往外拔。

  “呀呀……吸……”康馨疼得直叫唤。

  李子安没理她,继续往外拔。

  岩石碎片拔/出/来了,扎进去了起码五厘米深,难怪她这么疼。

  鲜血从伤口之中涌出来,裤子被打湿了一大片。

  李子安不敢耽误,伸手抓住了那条户外防风裤的松紧带往下拉。

  那地儿不是雪堆,却胜似白雪。

  这个过程,就像是一轮满月从乌云里一点点的走出来,将最皎洁的一面展现给赏月的才子。

  月有缺。

  才子对菊赏月,心里满是圣贤书。

  伤口刚刚露出来的时候,李子安就住手了。

  满月在乌云里也卡住了,剩下了三分之一走不出来。

  其实再往下拉一点点,满月就从乌云里面走出来了,但大/师却控制住了他自己。

  他要是再往下拉一点,借伤赏个月也没什么,但不能那么干。

  “大叔,你是不是在偷看?”康馨冒出一句话来。

  李子安干咳了一声,也不搭话,拿户外手电照着防弹屏障,从里面取出双氧水、消毒棉和金创膏,准备治伤了。

  康馨忽然回过头来说了一句:“你要负责。”

  李子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