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45章风水与卜卦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232 2020-11-17 17:24

   木楼有一个露天阳台,撑着遮阳伞,伞下放着沙发和用来喝茶的茶桌。

  杜林林去给李子安和沐春桃泡茶去了,李子安和沐春桃坐在沙发上看海景。

  “子安哥,你都不问杜林林想干什么,你就答应帮她的忙,你难道忘了,老杜的儿子是你的徒弟呀。”杜林林一走,沐春桃就小声提醒。

  李子安轻声说道:“人家请我来排忧解难,我要是连句帮忙的话都不说,那也说不过去。她不是那种不懂事的女人,她不会让我为难的。”

  “但愿,清官难断家务事,她要是请你帮忙对方你徒弟,那就不应该了。”沐春桃说。

  脚步声传来,沐春桃也闭上了嘴巴,移目看海景。

  杜林林捧着一只茶盘上来,茶盘上放了三杯茶,还有两只果盘,盘里装了几样精美的糕点。她将茶杯和果盘放好,也在一只沙发上坐了下来。

  李子安问了一句:“林林,你想怎么处理这事?”

  杜林林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杜家是几百年传承的世家,杜家有杜家的规矩,就连我爸都不能坏杜家的规矩,我这个生来外向的女人就更没资格说三道四了。家里的那些生意,我爸愿给谁就给谁,但我的婚姻大事,他做不了主,我要么就不嫁,要嫁就得嫁我喜欢的人。”

  李子安心里松了一口气,如果杜林林让他帮忙去跟杜武争财产或者公司的控制权,他还真是出不了手。听她这么一说,他心里也有了底,开口说了一句:“杜伯伯给你相的是哪家的子弟,方便的话你说说,我给你出出主意。”

  杜林林说道:“我只是听家里说有人来向我爸提亲,但我不知道是谁,我爸也没跟我说,我其实也不太相信这事,只是心里有个印象,今天你给我卜这一卦,我才知道原来是真的。”

  沐春桃说道:“杜小姐你也别担心,这样的情况说明你爸也没有确定这事。”

  杜林林苦笑了一下:“北鸳南鸯配成对,子安哥的卦辞里都断了结果,这事我爸心里肯定已经有决定了,只是没有告诉我而已。”

  李子安说道:“我猜,他一定在等一个合适的开口的机会。”

  “子安哥,你给我卜的这一卦已经断了结果,难道我真的要嫁给那个北方人,没改啦?”杜林林的心情很糟糕。

  李子安想了一下才说道:“我给你举个例子,古代的帝王死后归天,都会请真正的风水大/师寻龙脉宝地下葬。风水看的是形和势,有势然后有形,有形然后之势。能给帝王家看风水的大/师应该错不了吧,寻到的龙脉宝地也错不了吧,可是山川运动,一个地震就把形和势改变了,龙脉就不是龙脉了,一场暴雨山体滑坡了,宝地就有可能变成凶险之地,你懂我的意思吧?”

  杜林林懵里懵懂,眼神灼灼的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笑了笑:“我就这么跟你说吧,卜卦和看风水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你知道了卦象和卦辞,那等于是窥了天机,你事先知道了,如果应对得当,那就能改变命运。就拿杜伯伯来说,他当时很凶险,一只脚都迈进鬼门关了,我还不是把他拉回来了吗?”

  “我懂了,子安哥,你一定要帮我。”杜林林这下算是明白了,心情也好了一点。

  李子安说道:“这样吧,你把那个来提亲的人的底细打探清楚,告诉我,我了解了那个人的底细,琢磨琢磨,然后我再想办法帮你化解。”

  “嗯,有你帮我我就放心了,我回去打听清楚就给你打电话。”杜林林的脸上总算是有了笑容。

  李子安端起茶杯喝了两口茶,然后说道:“那就这样吧,我先回去,等你那边打听出来我们再聊。”

  杜林林有些失望:“这么快就要走了吗?”

  李子安笑着说道:“我还得赶回家做晚饭,那才是我的主业。”

  杜林林被这句话都笑了:“子安哥,你这样说,可就让我这个无所事事的女人无地自容了,对了,那个……相金怎么算?”

  李子安露出不高兴的样子:“你看你说的什么话,咱们现在这关系,我给你卜个卦,你还给我相金,那不是打我脸吗?”

  “我们是什么关系啊?”杜林林笑着问。

  沐春桃直盯盯的瞅着杜林林,她很想弄出点动静来,提醒一下杜林林她还在这里。可是心里又想着,她这个女主也是名不正言不顺,明面上的身份只是大/师的助理,怎么宣誓主/权?

  李子安心灵纯洁,倒是没想那么多,老老实实的回答了:“我们的关系可复杂了,我管你爸叫杜伯伯,我算是你爸的侄子,我跟你就是兄妹。可我又是杜武的师父,我跟你爸又是平辈,我也算是你的长辈,同时你又与我老婆姐妹相称……”

  杜林林连连摆手:“好了好了,我的头都快被你绕晕了,我不给你相金了,这种可以了吧?”

  李子安笑了笑:“这就对了嘛,那就这样,我先回去了,等你电话。”

  杜林林起身说道:“我送送你们。”

  沐春桃也礼貌性的喝了一口茶,然后起身离开。

  从杜林林的家里出来,时间还不到3点,渔村的街上也还热闹。

  没走多远沐春桃就耍赖了:“子安哥,我走不动了,我们找个地方歇一歇吧。”

  李子安回头看了一眼,还能看见刚才喝茶的木楼,估摸着也就走了200米的距离,这就走不动啦?

  不过,本着自己栽种的桃树,就得浇水施肥悉心照顾的原则,他又往前边瞧了瞧,瞧见了绿化带旁边有一张长椅,跟着说道:“那边有一张椅子,我扶你过去坐坐吧。”

  “我不要你扶,我要你背我。”沐春桃撒娇地道。

  李子安跟着就蹲了下去。

  沐春桃一点都不客气,顺势趴在了李子安的背上,一双藕臂也圈住了李子安的脖子。

  李子安搂着她的双腿,将她背了起来,然后往那张长椅走去。

  街上顿时有不少人移目看过来,视线就很难再移开了。这街上从来不缺当街秀恩爱撒狗粮的狗男女,可长得这么好看的却还是第一次看见。

  要是李子安长得普普通通,沐春桃也姿色平庸,肯定会有不少人嫌弃,骂一句辣眼睛,或者长得丑还出来吓人什么的。可是,李子安偏偏是个超级大帅逼,沐春桃也是顶级大美女,这两人叠在一起就没人嫌弃和骂人了,看的人都觉得赏心悦目。

  在这个颜值即正义的时代里,长得帅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李子安很快就走到了那张长椅前,却不等他把沐春桃放下去,他就听到了桃子的声音。

  “这椅子硬邦邦的,我才不要坐。”桃子的声音里满满都是嫌弃。

  李子安脾气好,也有耐心:“要不我先把你放下来,我坐椅子上,你坐我腿上,那样就不硬了,你说好不好?”

  “不好。”桃子连想都没有,想一下就拒绝了。

  李子安有些无语了:“那你想坐什么?”

  沐春桃抬手指着前面一家小酒店说道:“那里有一家酒店,我们进去休息一下在回家。”

  李子安:“……”

  桃子之心,路人皆知。

  “快走呀,你这会儿耽误时间,我们回去就越晚,你不想回家做饭吗?”沐春桃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李子安也懒得说什么了,背着桃子就往那家酒店走去。

  本着自己栽种的桃树,就得浇水施肥悉心呵护。

  到了该到的地儿,李子安先呵后护。

  桃花仙人种桃树。

  先松土,把土掘开,施展绝学护理桃树,把桃树护理好了,然后才浇水施肥。最后一步是掩土,避免水分流失。

  这一系列操作结束,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

  从酒店出来,沐春桃第一件事就是去买了两听能量饮料,然后又撒娇让李子安背到了停车场。

  李子安毫无怨言,让背就背。

  红色法拉利行驶在回家的路上,沐春桃踩油门的腿有点颤,她忍不住移目去看了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李子安一眼。

  李子安正看着窗外的风景,哼着小曲,快活得很的样子。

  沐春桃的小嘴里嘟囔了一句:“祸水安。”

  “你说什么?”李子安移目过来。

  “没、没,我没说什么。”沐春桃不敢多言,心虚得很。

  这出了渔村的地带偏僻,路边的树林子又多,万一惹到了他,再被他拉到树林里去表演绝学,那可就要命了。

  李子安又哼着小曲去看风景去了。

  晚上余美琳肯定还要来收作业,可大/师心里一点都不慌。

  让交就交,不让交主动交,态度要好,质量也要高。规定写五百字的文章,嚓嚓嚓写它个一万字。没法,实力摆在这里,想低调都低调不了。

  回了家,李子安系上围裙就去做饭去了,煲汤、炒菜,得心应手。

  楼上传来李小美咿咿呀呀念诵诗词的声音,还有汤晴纠正错误的声音。

  那画面从他的脑海之中浮现出来,难免的,他的心中又生出了一丝愧疚。

  排忧解难是他的专长,可他却排解不了自己的忧愁困难。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