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317章人间处处是套路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964 2020-11-17 17:24

   饭厅里,林胜男、曾敏和余诗曼坐在餐桌前吃饭,一个家佣在旁边伺候着。

  林胜男喝了一口汤,皱了一下眉头:“这汤真难喝,我要喝大利凤手汤,不是这个汤。”

  曾敏说道:“妈,明天就给你煲大利凤手汤,今天就凑合喝点这个汤吧,这个汤好啊,里面有泰国皇家燕窝,很难买到的,是好东西。”

  林胜男却把调羹扔在了桌上,声音很响。

  曾敏皱了一下眉头,但没有发作出来。

  余诗曼夹起一块鱼肉放到了林胜男的碗里,陪着笑脸说道:“奶奶,你吃块鱼肉。”

  林胜男冷哼了一声:“我的手机呢?”

  余诗曼说道:“奶奶,不是跟你说了吗,你的手机坏了,我拿去修理了,待会儿我问问修手机的人,要是修好了的话,我就给你拿回来。”

  林胜男这才拿起筷子吃那块鱼肉。

  曾敏试探的问了一句:“妈,你拿手机要给谁打电话?”

  “我给子安打电话,我让他来接我。”林胜男气哼哼地道。

  曾敏的眉头皱得更高了:“妈,你看我们一家上下都悉心伺候你老人家,你在这里住得好好的,为什么还要让那个小子来接你?”

  林胜男没好气地道:“你们说让我在这里住两天,我是觉得好几年没见诗曼和家明了,所以才留下来住两天,可我都住了快一个月了,我想回家了。”

  “妈,这里才是你的家呀,那姓李的只是一个赘婿,泰鸿是你的儿子,哪有妈不住自己儿子家里,去住外姓人家里的。”曾敏说。

  林胜男轻哼了一声:“什么外姓人,那是我为美琳选的男人,可好着呐,天天煲大利凤手汤给我喝,小美又乖,看着她我就开心,我都好久没见着小美了。”说到这里,她又叹了一口气,“哎,我不在家里盯着,小美又那么爱吃糖,不知道牙齿有没有坏。”

  曾敏和余诗曼母女俩对视了一眼,母女俩的脸色都有点难看。

  “不吃了。”林胜男将一双筷子也扔在了餐桌上,她下意识的伸手去拿拐杖,可是去抓了一个空。

  那家佣慌忙上前来扶住了林胜男。

  “我的拐杖呢?”林胜男不悦地道。

  曾敏说道:“妈,找着了就给你。”

  “哼!”林胜男冷哼了一声,颤巍巍的往楼梯口走去。

  林胜男前脚上楼,曾敏便压低了声音:“诗曼,看来得加快才行,你做的那东西靠谱吗?”

  余诗曼看着林胜男的背影,凑到曾敏的耳边,悄声说了一句:“那是我请做仿古字画的专家做的,看不出任何问题,你就放心吧。”

  曾敏说道:“我觉得还不够,应该再弄一份股权转让协议书,就说是修手机的收货确认单,她要是签了就把手机给她,她想给那姓李的打电话,她肯定会签。”

  “奶奶拿着手机肯定会给姐夫打电话,那个人不好对付。”

  曾敏没好气地道:“什么狗屁姐夫,就是一个山里来的装神弄鬼的神棍,余家招赘这样的人真是够恶心的。以后在我面前,你叫他阿猫阿狗都没问题,就是不要叫姐夫。”

  余诗曼耸了一下肩:“好吧,我再跑一趟,再让那个人做一份股权转让协议,不过……”

  “不过什么?”

  “股权转让是一个公司的大事,按规定是要董事会知晓才行,奶奶就是签了,两个叔伯不在场,他们肯定会闹的。”

  曾敏冷哼了一声:“你以为老太君签了遗嘱,将来他们就不闹了吗?他们要闹就让他们闹吧,那个时候生米已经做成了熟饭,他们闹也白闹。再说了,我们不是还会请几个够分量的公证人过来吗,就今晚把这事搞定,免得夜长梦多。”

  余诗曼的了一下头:“那我不吃了,我现在就去。”

  “去吧,路上给你爸和你哥打个电话,让他们早点回来。我眼皮跳得厉害,心里也有点慌,怕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曾敏说。

  余诗曼提着一只包出了门。

  曾敏一个人坐在餐桌前吃饭。

  那家佣将林胜男搀扶进了房间离开了,出门之后还带上了房门。

  林胜男坐在椅子上叹气:“你们以为我人老了,脑子就糊涂了吗?我心里清楚得很,你们这帮不肖子孙,早二十年,老娘打瘸你们一双双狗腿!”

  窗台上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奶奶。”

  林胜男被吓了一跳,慌忙移目看着窗台,可带露台的落地窗拉着窗帘,她看不见是谁在叫她“奶奶”,可听那声音却熟悉得很。

  落地窗的玻璃门被推开,一个人从窗帘后面走了出来。

  看清楚那人的脸庞,林胜男一下子就激动了:“子安,你、你怎么在这里?”

  李子安说道:“奶奶,我来接你回去,你想回去吗?”

  林胜男的眼眶莫名的湿润了:“我想啊,我想小美了,还想喝你的大利凤手汤。”

  李子安瞧着心酸,他上前去抓住了林胜男的手:“奶奶,回去我就给你煲大利凤手汤喝,我让小美给你捶背。”

  林胜男的眼角滚下了两颗老泪,脸上却又带着笑:“哎哟,小美那手没轻重,你让她给我捶背,她会把我这把老骨头敲散了。”

  “那我给你捶。”李子安说。

  林胜男笑着说道:“还是你最乖。”

  李子安说道:“奶奶,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很快回来带你回家。”

  “你要去找你三婶吗?”林胜男问。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

  “你别去,她不会让我跟你走的,她那个人表面上和和气气,心眼可多了,你去跟她讲你要带我走,她肯定跟你吵,那样一来我又走不了了。”林胜男说。

  李子安笑了笑:“奶奶,你就放心吧,我多大本事,我能搞定的。”

  林胜男欲言又止,她是真担心李子安跟曾敏吵起来,但她又相信李子安的本事,就她这一点犹豫的时间,李子安已经开门出去了。

  曾敏已经吃过饭了,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看电视剧。

  家佣在厨房里洗碗。

  李子安悄无声息的来到了沙发后面,探出左手,用手背敲了曾敏的脖子以下。机关戒指的合金尖刺也就在那个时候扎进了曾敏的脖子里,止行膏遇血即融。

  曾敏下意识的回头来看,但沙发后面却什么都没有。

  她又回过了头去,然后歪倒在了沙发上。

  李子安从沙发后面站了起来,来到了厨房门口,也不进去,就站在门口点燃一支大重九烟。

  他的烟盒里始终装有三种烟,一种是装檀香的,一种是装止行膏的,一种是装毒身膏的。现在他抽的是装止行膏的烟,烟雾都被他喷进了厨房里。

  “咦,怎么会有烟?”家佣嗅到了烟味,放下手里的碗往门口走来。

  却不等她走到门口,她的眼前就是一黑,往地上栽倒下去。

  李子安从门口闪身进来,一把抱住家佣,将她抱到了客厅里的沙发上放下。

  随后,李子安找到了电闸,把闸拉了。

  没有电,这别墅的监控摄像头就没法工作了,他也不会留下什么证据。

  搞定之后,李子安上了楼将老太君背了下来。

  林胜男趴在李子安的背上,路过客厅的时候看见曾敏和家佣都睡在沙发上,讶然道:“子安,你不会是把你三婶打晕了吧?”

  李子安说道:“奶奶,我有那么暴力吗?我就是下了点药,让她们睡一会儿。”

  “下药可以,打#人要不得,你打#人就输理了。”林胜男说。

  李子安背着林胜男从后院出去,来到了那棵大枫树下,他蹲了下去:“奶奶,你等我一分钟,我把我的东西收了。”

  林胜男下来,撑着树干站着,好奇的问了一句:“你还有什么东西放在这里吗?”

  李子安没有回答,双腿一曲,然后发力一跃,他的身体顿时跃起三米的高度,一把抓住一根树枝,又钻进了树冠之中。

  没等林胜男的一双老花眼看清楚,他已经不见人影了。

  之前他其实也可以这么干的,但是他选择了更为麻烦的方式,那就是用飞虎爪爬上去。不为别的,就此刻他这一跃一抓,那冲击力之下,整棵树的树冠都在摇晃。那么大的动静,很容易被人发现。

  细节决定成败。

  李子安很快就收了飞虎爪,把工具箱也带了下来。

  林胜男讶然道:“子安,你刚才是爬树进来的吗?”

  李子安微微颔首:“奶奶,我要是走正门,我连门都进不了。”

  林胜男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你呀,你跟小美一样皮。”

  李子安又蹲了下去:“奶奶,上来吧,我现在就带你回家。”

  林胜男又趴在了李子安的背上。

  李子安背着林胜男往外走,一边说道:“奶奶,我估计今晚三叔家的人会来我们家闹事,你能说你是自己走出来的吗?”

  林胜男说道:“嗯,我自己走出来的,然后我自己叫了一辆车回的家,我都没有见过你。”

  李子安笑了。

  路过二叔余泰安家的时候,李子安的眼角余光瞅见了一个站在露天阳台上的人。

  那是余家豪。

  余家豪冲李子安竖起了大拇指。

  李子安假装没有看见,大步走出了余府。

  沐春桃从车里出来,向李子安招手:“李总,这里。”

  李子安背着林胜男往她走去。

  林胜男问了一句:“桃子怎么在这里?”

  李子安说道:“我让她来接你,我给她开工资啦,她有车,不用不是浪费了吗?”

  林胜男点了一下头:“你小声点,别让她听见,以后你该使唤就使唤,不然工资白给了。”

  李子安:“……”

  沐春桃冲李子安眨了一下眼睛。

  人间处处是套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