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38章不速之客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853 2020-11-17 17:24

  沐春桃装病,沐龙带她去医院,李子安才得以脱身,他没有回家,而是上了天台。

   杜武正在天台上打拳,太阳当头照,他的皮肤晒得黑黝黝的,皮肤上挂满了汗珠,就连衣服都打湿了。

   “师父。”李子安过来的时候,杜武刚好打完一趟拳,他冲李子安躬腰抱拳,行了一个武者的见面礼。

   李子安来到了杜武的身前:“杜武,打我。”

   杜武顿时愣了一下,怀疑自己没有听清楚:“师父你说什么?”

   李子安说道:“我让你打我。”

   “啊?”杜武这下听清楚了,却不敢下手,还是愣在那里。

   李子安说道:“我看你的折枝拳已经打得很熟练了,我来跟你对练一下,你打我,我看你最近有没有进步。”

   听李子安这么一说,杜武才算弄清楚李子安的用意,他又冲李子安抱了一下拳:“师父,拳脚无眼,我打啦。”

   “废话,快点打。”李子安催促道。

   杜武抢身上前,一拳轰向了李子安的胸膛。

   李子安伸手抓住,不等他掰折杜武的手腕,杜武就同时发力掰折他的手腕。

   师徒二人在天台上打得热闹。

   一会儿功夫之后,李子安从天台上下来,回到了家里,一身的大汗,身上的衣服也脏兮兮的。

   这就是他上天台跟杜武对练的目的。

   坐在阳台上的林胜男瞅着李子安,说了一句:“子安,你怎么弄得脏兮兮的?”

   李子安笑着说道:“我刚才在天台上教我那徒弟练拳,打拳嘛,免不了会出汗,在地上打个滚什么的。”

   “你对你那个徒弟还挺上心的,不过你可要留一手,古话说教会徒弟饿死师父,你别傻兮兮的把你的绝学教给人家,到时候抢了你的饭碗。”林胜男说。

   绝学,这个词入耳,李子安的心里自然是一种奇怪的感受:“嗯,我知道了。”

   “傻小子。”林胜男一个嫌弃的眼神过来,嘴角却藏着一丝笑意。

   这是她给余美琳挑的男人,她的孙女婿,余美琳和李子安和好,她的心里是真高兴。

   “奶奶,晚上我给你煲大利凤手汤。”李子安说。

   “真乖,我就盼着你的大利凤手汤。”林胜男笑了。

   李子安往他的房间走去。

   “子安。”

   李子安停下了脚步,莫名心虚:“奶奶,还有什么事吗?”

   林胜男笑着说道:“我想问问你,你和美琳什么时候带二胎。”

   李子安有些尴尬:“这个……”

   “小美才三岁,有个弟弟多好,有儿有女,凑成个好字,我老婆子闲着没事还可以帮你们带带孩子,你们就别考虑了,再生一个吧。”林胜男说。

   “嗯,好的,我跟美琳商量一下。”李子安应了,回屋去了。

   他也想要个儿子,但是余美琳怀不上,他就没辙了。他心里其实也很奇怪,不管是跟余美琳还是沐春桃,她们都不要他采取什么安全措施,可是直到现在她们的肚子都没动静。林胜男这么一说,他心里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难道是大惰随身炉在身体里面,赋予了他逆天的能力,却又让他绝了后?

   这事其实也好弄清楚,去医院取点样检测一下就知道结果了,但他又不想去。反正有李小美他也知足了,有儿子更好,没有也能接受。进屋,李子安看见那只合金工具箱已经摆在了桌子上,汤晴已经把它“保养”好了。箱子的表面上本来还有些被子弹击中留下的痕迹,现在看也没了,就跟新的一样。

   汤晴真的是一个心灵手巧的好姑娘。

   李子安洗了个澡,换了身休闲的衣服,提着菜篮子出了门。

   回家了,日子也就回归正常态了。

   他的主业是家庭煮男,副业才是大|师。

   江堤上人来人往,李子安下意识的搜寻了一下,可是来来往往的人群之中根本就没有那个白色的身影。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苦笑,在新地沙漠里那么好的见面的机会,她都不肯见面说句话,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李子安去超市买了菜回来,家里来了两个客人。

   这两个客人都很年轻,二十多岁的年龄,男的身材颀长,样貌英俊,女的长腿细腰,脸蛋也漂亮。两人的长相有七八分相似,疑似孪生兄妹。

   李子安忽然想起了三叔余泰鸿的一双儿女,余家明和余诗曼,那兄妹俩就是三婶曾敏生的龙凤胎。不过他只是听余美琳说起过,那兄妹俩都在国外读书,从未见过。眼前这对看似孪生兄妹的人,不会就是三叔家的余家明和余诗曼吧?

   正陪着两个客人聊天的林胜男看见李子安进屋,跟着就招呼道:“子安,你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李子安走了过去,菜篮子都来不及放,里面装着要用来煲汤的鸡爪,还有几样蔬菜和一条石斑鱼。

   两个客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男的面带微笑地道:“姐夫好。”

   女的也脆脆的叫了一声:“姐夫好。”

   开口叫姐夫,又是孪生兄妹,十有八九就是三叔余泰鸿家的孪生兄妹。

   林胜男说是介绍,李子安过去了,她却笑着说道:“子安,你猜猜这两人是谁?”

   李子安笑了笑:“我早就听说三叔家有一对非常优秀的儿女,而且是龙凤胎,想必眼前这两位就是三叔家的余家明兄弟和余诗曼妹子吧?”

   林胜男呵呵笑道:“哎哟,你猜对啦。”

   余家明上前来伸出了双手,满脸笑容:“早就听说姐姐的老公超帅,今天一见果然超帅。”

   这话说到李子安心里去了。

   李子安慌忙将菜篮子放下,也伸出双手与余家明握了握手,说话也客气:“自家人不客气,往后多来坐坐。”

   余诗曼也上来跟李子安握手,用的也是双手:“姐夫你好,我是余诗曼。”

   李子安也与余诗曼握了握手,笑着说道:“诗曼妹妹好,我听美琳说你和家明在国外念书,一直没有见面,今天见到了,真高兴。”

   余诗曼抿嘴笑了笑:“姐夫长得真好看,我姐的福气真好。”

   小姨子这话也有点意思,这声音甜甜脆脆也好听。

   李子安笑了笑:“我把菜拿厨房去,你们难得来,就留在这里吃晚饭吧。”

   余家明说道:“姐夫,我们是来送请柬的。”

   余诗曼的脸上带着笑容“我爸五十大寿,我爸不愿铺张,就在家里摆几桌寿宴,就我们自家人庆祝庆祝就行了,所以我和哥哥来请奶奶、姐夫和美琳姐三日后来我们家赴宴。”

   “嗯,好的,我们一定来。”李子安说,他把篮子提了起来,“我先把鱼放冰箱里,不然就不鲜了。”余诗曼笑着说道:“姐夫还真是能干,我听奶奶说你厨艺了得,你煲的汤特别好喝,还特补人。”

   “那你们就在这里吃饭,我给你们煲汤喝。”李子安说。

   余诗曼看了余家明一眼,似乎是想让余家明拿主意。

   余家明说道:“姐夫,我们还要去别的地方送请柬,留待下次吧,下次我们一定要尝尝姐夫的手艺。”

   人家都这样说了,李子安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他把菜篮子拿进了厨房,关上厨房的门,然后掏出手机给余美琳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很快通了。

   “老公,什么事?”余美琳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

   李子安说道:“三叔家的兄妹俩来家里了,奶奶没给你打电话吗?”

   “没有,余家明和余诗曼来干什么?”余美琳问。

   “兄妹俩是来送请柬的,说是三叔五十大寿,请奶奶、我和你去三叔家赴寿宴。”

   “奶奶怎么说?”余美琳问。

   李子安说道:“我刚买菜回来,余家明和余诗曼什么时候来的我也不知道,但看奶奶和兄妹俩聊得挺开心的,我觉得她会去。”

   “那就带上奶奶一起去吧,我也有两三年没见到余家明和余诗曼兄妹俩了,留他们在家里吃晚饭吧,我早点回来陪他们吃饭,顺便聊聊。”余美琳说。

   李子安说道:“我刚请了,但余家明说还要去别处送请柬,我也不好强留。”

   “嗯,我知道了,晚上我们再聊。”

   “那我挂了。”

   “波。”手机里传出了个奇怪的声音。

   李子安笑了,也对着手机波了一下才挂断电话。

   他将那条石斑鱼放进了冰箱,其它的菜也没有处理,然后就回到了客厅里。

   余家明和余诗曼一左一右的坐在林胜男的身边,余诗曼挽着林胜男的胳膊,三人说说笑笑,很是亲热的样子。

   在李子安的眼里,这兄妹俩跟余家豪是完全不同类型的人,留学归来的海归,有知识,见过世面,思想独立还会说话,都是相当优秀的人。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有点什么地方不对劲。

   难道是三叔家要采取行动了?

   李子安想给自己卜一卦,但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就被他掐灭了。

   卦不自卜,这是干这行的禁忌,以前不懂,现在懂了还犯,那就是自找报应。不过这事其实也是信与不信之间,总之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给自己卜卦。

   这两兄妹,一个是林胜男的孙子,一个是林胜男的孙女,祖孙三人好不容易见一面,亲热一点也很正常。再说了,就算余家明和余诗曼是三叔余泰鸿派来的,心里藏着什么想法,那也是预料之中的事,也没有卜卦的需要。

   “姐夫,你快来坐,我们聊聊天。”余诗曼的脸上满是笑容。

   李子安走了过去。

   林胜男笑着说道:“你们这姐夫哟,本事大着呢,看见我头上的黑头发了吗,这都是喝他煲的大利凤手汤长出来的。”

   “哎哟,真是呀,奶奶越活越年轻了。”余诗曼凑到林胜男的脑袋边看黑头发。

   林胜男笑得很开心。

   “姐夫真厉害,回头我得跟你学学煲那大利凤手汤给奶奶喝。”余家明说。

   李子安也笑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