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82章与马化云的赌局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712 2020-11-17 17:24

   “呃,大/师要跟我打个什么赌?”马化云问。

  李子安说道:“我知道马总你多少有点不相信我,但又实在忍不住好奇,对不对?”

  “哪里哪里,大/师言重了,如果你不想出手,我们这就回会场里去。”马化云面带笑容,似乎料定了李子安回出手。

  李子安笑着说道:“我要是不想出手,就不会跟着你来这里了。”

  “那你还要跟我打什么赌?”

  李子安指着水池里的鱼说道:“我隔着一米远,我能将水池里的鱼全打死。”

  马化云的脸上保持着笑意,可眼神却是另一个意思,李子安说这话,他一个字都不相信。杜枝山的确将李子安描述得牛逼上天,可他从来都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杜枝山与李子安交好,吹捧一下李子安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你看,你还是不相信。”李子安说。

  “赌注是什么?”马化云问。

  李子安说道:“我若做到了,我想请马总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说来听听。”

  李子安说道:“我老婆想收购一家倒闭的冶炼厂,主要是用来炼铜,没人能比你人脉更广,消息更灵通,我想请马总帮忙打听打听,牵条线。”

  这天下从来就没有白吃的午餐。

  你想看钢管舞,那还得给舞娘的裤衩里塞一两张钞票不是。

  马化云沉默不语。

  假山另一边,几个商人窃窃私语。

  “那谁,跟马总在那边说什么?”

  “那不就是老杜说的大/师吗,那么年轻,我才不相信是什么大/师。”

  “这年头,谁都可以成为大/师,大/师都成白菜了。”

  “我想起我在抖音上看到的一个视频,一个人拿着注射器往纸上滋水,那也是个大/师。”

  “呵呵呵……”

  这些声音落在余美琳的耳朵里,她感到刺耳,她知道李子安这次是为了她才自降身份给人表演,往日种种闪过脑海,心里的愧疚和亏欠也涌了出来,不知不觉她的眼眶有些湿润了。

  杜枝山和杜林林也很尴尬,可这事是马化云挑起的,父女俩都不好说什么。

  杜枝山叹了一口气,要怪就怪自己图一时嘴快,说了不该说的事。

  假山这边。

  李子安瞅着马化云,嘴角带着一丝笑意。

  他料定马化云会答应,这事对于马化云来说只是一件小事,而站在武术爱好者的角度,亲眼看一看传说中的内家真气,这却不是想看就能看的,机会只有一次,他会不要?

  “行,我跟你赌。”马化云说。

  李子安笑了笑:“马总,不为难吧?”

  “小事一件。”马化云笑着说。

  “那好,请马总退开一些。”李子安往假山这边走来。

  马化云退开了几步。

  几个商人还在嘀嘀咕咕。

  “那个什么大/师肯定是向马总求情,不要揭穿他。”

  “我看肯定是啊,他们这种人最怕别人揭穿他们的把戏。”

  “不然,怎么会把马总叫到一边去说话?”

  “大/师,内家真气,我看当猴戏看准没错。”

  “我倒要看看他怎么忽悠我们,呵呵……”

  余美琳的眼眶更湿润了。

  就在这时,李子安摆了一个折枝拳的起手式。

  专注精神,大惰随身炉苏醒,炉身之上的有很多小人的天图点亮,真气江河泄闸一般奔涌出来。

  李子安身上的唐装袖管、裤管瞬间鼓了起来,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身前身下都有鼓风机在吹一样。

  还没真正出手,一大群人就目瞪口呆了。

  马化云的脸上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李子安双臂蓄力,然后猛地将双掌推向了假山下的水池,哗啦一声响,水池里的水激荡起来,撞在了假山之上。

  水里的几条锦鲤躲闪不及,也被真气带动的水卷了起来,撞在了假山之上,落水之后便鱼肚向上,浮在水里一动不动了。

  李子安的真气拳,初八那样的练武之人一拳都要打趴下,更别说水里的鱼了。

  几个商人都懵逼了。

  这地方他们比李子安更熟,他们很清楚那假山下没有什么机关,而就这么一点时间,又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李子安怎么可能动什么手脚?

  没动手脚,那就是真功夫了。

  可这未免也太夸张了吧!

  李子安双臂后摇,然后又猛地推了出去。

  哗啦!

  又是一团水从假山下的水池里卷起来,拍在假山上。

  马化云的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

  这情景,他只在电影里看过,李连杰扮演的张三丰在水缸旁边练太极,那缸里的水随着他的手势旋转,最后更是将水缸撑破。可那毕竟是电影,电影里的超人还能举着大卡车在天上飞,谁信?

  可是,眼下却是亲眼所见,半点都不带假的。

  而且,他距离李子安并不是很远,他能感觉到从李子安身上释放出来的强大的气场,那是真的气场,李子安动作的时候,他身上的衣服也会被吹起来,李子安推掌的时候,他的身体也能感受到那强大的力量,感觉就像是有人要把他往后推一样!

  李子安推了三掌,打了两拳,然后凑到水池边看了一眼池子里的锦鲤。

  居然还有一条大鱼藏在水池底。

  李子安蓄力,一拳轰了下去。

  真气透水而入,那条锦鲤根本就来不及躲闪,脑袋里便冒出了一缕鱼血,然后肚皮向上浮出了水面。

  说打死池子里的鱼,那就要一条不剩。

  李子安转身过来,淡淡地道:“马总,你来看看池子里的鱼。”

  马化云这才回过神来,慌忙走到池子边去看池子里的锦鲤。

  之前在一边窃窃私语的几个商人也快步走了过来,与马化云一起看池子里的锦鲤,还有人绕着池子去看有没有什么机关。

  李子安却不在理会那些人,他往余美琳走去,他看到了余美琳眼睛里的泪花,他有些心疼,轻声问了一句:“你怎么了?”

  余美琳对着李子安笑:“我没事,我高兴。”

  李子安凑到了她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刚才跟马化云打赌,我赢了,赌注是他帮忙牵线搭桥,给你找一下现成的冶炼厂。”

  “你把他叫过去说话,我就猜到你想干什么了。”余美琳说,眉宇间有点小得意。

  知夫莫若妻,她是为这个小得意。

  杜枝山和杜林林走了过来,杜枝山面带愧色:“子安,今天这事叔考虑不周到,你……”

  没等他把话说完,李子安就笑着说了一句:“没事,我求之不得,你可别跟我说客气话。”

  杜枝山笑了笑:“好,你这样说我就心安了。”

  马化云领着几个商人走了过来,对着李子安拱了一下手,脸上满是激动的笑容:“大/师,我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了。老祖宗的东西,不是只有电影里和里才有,现实里也有。我以前也不信什么内家真气,今天我是彻底服气了。”

  李子安笑着说道:“马总客气了。”

  几个之前还在说三道四的商人,这会儿态度完全变了,纷纷向李子安讨要名片,一个比一个态度恭敬。

  李子安也不计较,人家要名片就给,客气话也说。

  毕竟都是潜在的客户,他也在给余美琳搭建人脉网,几句闲言碎语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一大群人说说笑笑回到了会场里,人都来齐了。

  正墙下的那张大圆餐桌上也坐了好几个人,汉克也来了,就坐在放着他的名牌的餐位上。李子安、余美琳和着马化云一群人进来的时候,他的视线便落在了李子安与余美琳的身上,眼神冰冷。

  余美琳本来还高高兴兴的,可看到汉克,脸上的笑容又消失了。

  李子安那天去赴潘人龙的鸿门宴,偶然遇见余美琳和汉克碰面,他也听到了两人说的一些话。他所知道的是,余美琳和汉克的确恋爱过,可汉克却又偷偷的跟别的女生好,所以两人才分了手。后来,汉克并没有放弃,一直都在追余美琳,但余美琳一直都没有原谅他。

  如果余美琳原谅了汉克,那也就没他什么事了。

  所以,这是很好猜测和判断的事。

  至于余美琳跟汉克的初恋,那都是学生时代的事,懵懵懂懂当不得真。

  谁读书的时候还没个悄悄喜欢过某个男生,或者女生的时候?

  包括他自己,他也给一个女生写过情书,偷偷放人家铅笔盒里,结果被那个女生告了,班主任当着全班的面念了他的情书,他就站在放扫帚的墙角里,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

  那个女生早已经嫁人了,孩子都五六岁了,可人家的老公拿刀来砍他了吗?

  没有。

  “老公,他怎么会来?”余美琳有些气恼的样子。

  李子安收起了思绪:“我也不知道。”

  就在这个时候,马化云走到了汉克的身边,汉克也站了起来,两人握了一下手,彼此的脸上都带着笑容,给人的感觉两人似乎早就认识,而且关系还不错。

  李子安的心头有点困惑了。

  汉克不是西点军校的精英吗,怎么会跟马化云认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