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305章大叔我们上课吧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376 2020-11-17 17:24

  究竟是谁给马福全打了那个电话?

  这事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李子安至今还记得那个电话的译文:你是谁?你发出了我们的信号,你是想寻找我们吗?如果你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你会死。时光掩埋不了我们的足迹,迷路的人终会找到重返故乡的路。青烟笼罩,归途漫漫。

  他将康馨翻译的内容写了下来,然后又把那个神秘电话的内容写了下来。等董曦回来,他准备给她看看康馨翻译的内容。

  他也懒得为难那些战士,要个方便什么的,便倒转回来,回到了他的帐篷中。

  李子安去了神庙,准备进去逛逛,寻找点什么线索。可是没等他靠近,守卫神庙的战士就客气的请他回去了,说没有董首长的命令,谁也不能进去。

  考古队肯定是要下去的,毕竟里面还有大量的文物。可这事估计董曦说了也不算,得扫地僧那种级别的领导批准才行。

  “行,等董小姐回来,我问问他。”李子安说。

  康海川拿着药却舍不得走,他叹了一口气:“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下去看看,董小姐回来的时候,麻烦你问一下她,我这边也好准备准备。”

  李子安找队医拿了药,然后把药给了康海川。他好不容易才从虎口脱险,怎么会蠢得再入虎口。

  康海川听得如痴如醉,仿佛昨天晚上跟李子安一起去探险的不是董曦,而是他。

  李子安一边走,一边跟康海川聊,说那深渊之中的堆积如山的白骨,说那机关重重的冥殿。

  当然,药也是必须要去拿的,哪怕康馨没病。

  他巴不得康海川跟他聊这个,就以康海川对这片沙漠的执着与狂热,他都不需要去找什么话题转移康海川的注意力。

  原来是这事,李子安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行,我去给康馨拿药,我们边走边聊。”

  康海川说道:“跟我聊聊地下冥殿的事吧,之前人多嘴杂,我知道你说话也不方便,肯定有什么不好说,现在就我们两个人,你跟我说说吧。”

  李子安这才转身看着康海川,面带笑容:“康叔叔,你还有什么事吗?”

  康海川走了过来。

  想到这里,他没转身,而是伸手擦了一下嘴唇,然后还用舌头抿了抿。

  李子安心中莫名紧张,他虽然行得正坐得端,可康馨却是歪的,万一被老康发现了什么,比如口红印什么的,他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小李。”康海川叫了一声。

  李子安走了出来,又冲康海川点了一下头才离开。

  康海川让开了门。

  “谢谢你,大叔。”康馨很乖的样子。

  “康同学,我去找队医给你拿感冒药,你休息一下。”李子安起身离开。

  康海川狐疑的看着帐篷里的两个年轻人,这帐篷里一切都很正常,可越是正常他就越觉得可疑,他的直觉也告诉他,这帐篷里肯定有什么猫腻,可是他找不到证据。

  “爸,你什么时候来的?”康馨问,声音还是很虚弱。

  李子安这才回头看了一眼,讶然地道:“哎呀,康叔叔,你来啦,你别担心,康同学就是感冒了,没大问题。”

  “嗯。”康馨应了一声,声音软绵绵的没有力气,给人一种虚弱的感觉。

  李子安一本正经地道:“康同学,你是感冒了,我去队医那里给你要一点感冒药,吃了就没事了。”

  康海川的脚步声在帐篷门口停了下来,二话没说一把就掀开了帐篷的帘子,脑袋也探了进来。

  康馨却冲李子安眨了一下眼睛。

  李子安有些无语的看着她。

  康馨麻溜的钻进了睡袋里,还把一条干毛巾搭在了额头上。

  我长得帅,招谁惹谁了?

  又被偷袭了,又吃亏了。

  李子安顿时愣在了当场。

  康馨愣了一下,却闪电般的突破了最后的那一厘米的距离,在帅逼安的唇上啄了一下。

  李子安的左手慌忙放了下去。

  “康馨!”康海川的声音突然传来。

  康馨的嘴唇距离目的地仅有一厘米的距离。

  李子安将左手的手背往康馨的脖颈拍去。

  你前世就算是柳下惠,本姑娘也得把你变成柳下流!

  你就是出家了,本姑娘也要拉你还俗!

  你能忍?

  康馨有些失控了,她也不推李子安了,一双藕臂圈住了李子安的脖子,不顾一切的凑向了李子安。

  但这事他得用脑子来做决定,而且是大的那一个。他要是给康馨上了人生课,他怎么对得起康教授?都是养女儿的人,他不能这样伤害人家老康。而且这种课一旦开了头,那就不是他说毕业就能毕业的,康馨十有八九还要复读。

  如果是让身体来做决定,别说是一节人生课,就是十节人生课,他也能给她一口气上完。

  李子安悄悄地抬起了左手,机关戒指上的合金尖刺也悄无声息地露了出来。

  “你一回去,我就没机会了,这一次我是不会放你走的。”康馨的一张俏脸已经红透了,可她却使劲将李子安往地铺上推,矜持什么的早就不要了。

  投降肯定是要举高高的。

  “小馨,你冷静一点,这个时候你很冲动,将来你就该后悔了。”李子安也很紧张,因为他的身体快已经出现投降的迹象了。

  可是大%师哪里是她一个女学生能推动的,她即便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大%师却还像是一块石头一样坐在地铺上,就是不倒下去。

  “大叔,我真的好喜欢你,你不给我上课,我就来给你上课。”康馨忽然伸手抵住李子安的胸膛,将他往地铺上推。

  有文化的女生真的不一样啊,那种事情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居然是这么的清新脱俗,还富有教育意义。

  李子安:“……”

  康馨红着脸说道:“就是把一个女孩子变成女人的人生课,早晚都会有人给我上这节课,但是我想让你给我上这节课。”

  李子安又摇了一下头,一脸无辜的表情。

  康馨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是不是?”

  李子安摇了一下头:“我不懂什么人生课,再说了,我就一个高中生,你是大学生,你的文化比我还高,我哪有资格给你上什么课啊?”

  “人生课。”

  “上什么课?”

  “谁要结果啊?”康馨转眼间就有了精神,“大叔,你就给我上一课吧。”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小馨,你别闹了,我知道你哪也不疼,你这是装病。我早就跟你说过,我是有老婆孩子的人,我们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哎哟!”康馨又叫了一声。

  她说她胸口疼,这个怎么揉?

  李子安:“……”

  康馨却赖在李子安的怀里不动:“大叔,我胸口疼得厉害,我还缺氧,我不敢躺下,你给我揉揉吧。”

  计划如此的完美。

  等她躺下,他拔腿就跑。

  李子安说道:“你躺下,我给你治一治。”

  “我、我头也疼。”康馨可怜兮兮的样子。

  李子安无语地道:“那你捂着你的头干什么?”

  “我……我胸口疼。”康馨说话的声音有点喘。

  李子安十分确定她在装病,可是人家叫第二声,他就不得不关心一下了:“小馨,你怎么了?”

  “哎哟!”康馨又叫了一声。

  李子安有点懵。

  这是什么情况?

  却不等他把要离开的借口说出来,康馨突然哎哟叫了一声,一手捂着太阳穴,身子一歪倒进了他的怀里。

  李子安收起了手机:“那个,谢谢你,你这次算是帮了大忙了,我还有点事……”

  又来放电了。

  康馨又眼热热的看着李子安。

  他将音频文件发到了康馨的微信上。

  李子安说道:“不着急,你有时间就研究一下,什么时候翻译好了给我就行。”

  也就两分钟的音频,康馨听了之后说道:“这个可不比文字,你发我微信,我得研究研究,需要多长时间能翻译出来我也不确定,你不着急吧?”

  他将手机拿了回来,打开了那个音频文件。

  这眼神让李子安心里有了一个就要发生什么的预感,他慌忙说道:“小馨,手机上还有一个音频,是董小姐中了那种病毒之后说的,你看看能不能翻译一下。”

  康馨眼热热的看着帅比安,那眼神儿仿佛在说着什么感人的话。

  聊到这里,两人突然就没话了。

  明明是你对大叔有什么企图,好不好!

  李子安:“……”

  康馨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大叔,你这么关心我,你是不是有什么企图?”

  “对,就是那种病毒生物,你和你爸考古的时候,要是在挖出一具那样的骸骨,千万不要碰它。”李子安叮嘱了一句。

  “就是那种害了我爸的病毒生物吗?”

  “我觉得,这座城市里的人是被那种病毒生物杀死的。”李子安说。

  “那你琢磨出什么来了?”

  李子安这才回过神来:“我在琢磨这段话的意思。”

  康馨用胳膊肘碰了一下李子安的腰:“大叔,你在发什么呆?”

  无从知道。

  难道,那个给马福全打电话的人,是精武女王的后人?亦或者是追随者?

  迷路的人终究会找到重返故乡的路,这话结合着康馨现在翻译的内容“孤当重返故里”来理解,差不多是一个意思,而且结尾的切口是一样的,这说明两者有联系。

  我们,打来那个电话的人不是一个人,或许是一个组织。

  寻找,那必然是知道这个符号秘密的人。

  信号,是那个符号。

  现在再来分析。

  随后,他点了一根檀香,躺在地铺上睡觉。

  一夜没睡,还消耗了大量的真气,他的确累坏了。

  好在大睡炼气术睡觉就是修炼,等他一觉醒来又生龙活虎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