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699章重温旧梦

赘婿出山 李闲鱼 7672 2020-11-17 17:24

   丁仕常走了。

  西罗却不敢走了,他担心丁仕常在下面埋伏他。

  李子安说道:“西罗,这里是魔都,你堂哥不敢乱来的。”

  西罗的情绪一下就失控了:“少在我面前假惺惺的装好人,这都是你害的!”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做坏事就要有付出代价的觉悟,你为CIA和路途公司在这边从事间谍活动,你现在的处境难道不是你应该得的吗?”

  “你他……”西罗想骂人,可是骂人的话却怎么也不敢说出口。

  李子安笑着说道:“你想骂就骂出来吧,骂出来会好受一点。”

  西罗差点憋出一口二十年的老血来。

  “你真要害怕的话,我可要送你下去。”李子安说。

  西罗用异样的眼神看了李子安一眼,他是真的搞不懂这狗大/师的心里在想什么了。

  他跟李子安怎么说也算是敌人,如果有机会,他会毫不犹豫的弄死这狗大/师,可是这狗大/师却好像很关心他,还刻意的保护他。

  这是什么清奇的脑回路?

  “如果你不要我送你下去,也不敢离开的话的话,我就不奉陪了。”李子安转身离开。

  西罗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大/师,送我下去吧。”

  李子安微笑着点了一下头,彬彬有礼的样子。

  傻/逼。

  西罗的心理悄悄的骂了一句,然后往观光电梯走去。

  电梯前仍然有很多人在等电梯,不过这一次李子安也顾不上什么形象了,直接挤了进去,西罗紧跟着他进了电梯。

  电梯下行。

  李子安凑到希罗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你现在已经被视为叛徒,路途公司要杀你,你舅舅杰纳罗也保不了你,我给你指一条明路吧,如果你想活命,那就跟我合作。”

  西罗冷哼了一声:“你知道我怎么看你吗?”

  李子安露出了一个好奇的样子:“你怎么看我?”

  “人/渣!”骂出来的感觉真爽,西罗又补了一句,“你是个卑鄙无耻的人/渣!黑/社/会都没你黑!你想忽悠我为你卖命,你当我傻子吗?你不要把你想得太聪明,人/渣!”

  “呵呵呵。”李子安笑出了声音。

  电梯停了下来,门打开的时候西罗迫不及待的走了出去。

  李子安跟了出去。

  西罗走出了大厅,四下看了看,没有发现丁仕常,他快步往天桥入口走去。

  李子安在台阶上停下了脚步,说了一句:“西罗,想清楚了就给我打个电话。”

  西罗转身过来,冲李子安竖起了两根中指。

  李子安笑了笑:“我忘了告诉你了,你吃的药引子没用,得我的药引子才行。”

  西罗的脑袋里嗡一下响,整个人都僵住了。

  李子安又补了一句:“你想啊,如果你自己的血能管用,那还用你咬破手指喝自己的血吗,你身体里多的是血,不是吗?”

  “啊!”西罗怒吼了一声,突然发疯似的扑向了李子安。

  李子安只是面带微笑的看着他。

  私下里,他其实觉得西罗打他一顿都是应该的,毕竟他做得这么过分。

  西罗冲到台阶下突然停下了脚步,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把自己想得太聪明,把别人想成傻瓜的人其实才是真的傻/逼。我现在没有任何症状,过几天我就好了,你别想骗我。”

  李子安的脸上保持着微笑。“那你走吧,如果你身体不舒服,你再来找我。”

  西罗又冲李子安竖起了两根中指。

  李子安也不起气。

  这样的手势有意思吗?

  一点都没有。

  西罗转身走了。

  他的话说得很强硬,可心里虚不虚,害怕不害怕,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李子安目送西罗爬上天桥,才转身进入明珠塔的大厅,然后乘坐观光电梯上了顶层圆球。

  他见到的第一个人是莎尔娜。

  “监控视频的像素太低,我看不清楚照片和文件,给我看看吧。”莎尔娜说。

  李子安/拉开外套的拉链,将文件袋递给了莎尔娜,说了一句:“照片上的人是杰纳罗,是西罗的舅舅,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你查查杰纳罗,然后再查查照片上的城堡和商店在什么地方。”

  莎尔娜点了一下头,拿着文件袋就往一家咖啡馆走去,她打算在那家咖啡馆里开工。

  顶层圆球大厅里,沐春桃带着李小美逛商店,李小美看上什么她就买什么,极尽讨好之能事。

  汤晴也不好拦着,只是在旁边看着。

  李子安往三个女人走去。

  汤晴看见了李子安,跟着就迎了上来。

  李子安歉然道:“媳妇,不好意思,本来是带你和孩子出来玩的,没想到出了这个状况。”

  整句话汤晴就听进去了两个字,俏脸上也露出了一个喜不自禁的笑容:“子安哥,你叫我什么?”

  李子安笑着说道:“媳妇、媳妇。”

  汤晴的俏脸上浮出了一抹红韵,嘴上却说道:“我才不是你媳妇呢,你别叫我媳妇,要是被小美听见了,她肯定又会去告状。”

  “媳妇。”

  “嗯。”汤晴轻轻地应了一声,忽然发现上当,羞恼的跺了一下脚。

  李子安就喜欢她这种欲迎还拒,羞涩又想要的样子,心里明明喜欢得很,嘴上却害羞不敢承认。

  这太有意思了。

  李子安也不逗她了,转移了话题:“接下来应该没事了,你想去哪玩,我带你去。”

  汤晴倒是想去,可是眼角的余光瞅了一眼沐春桃,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我们天天都在一起,沐小姐却难得跟你在一起,大过年的她一个人也冷清,她肯定想和你单独在一起,今天你就陪她吧。”

  这一番话说得李子安既感动又尴尬,还惭愧。

  “小美买了那么多礼物和好吃的,应该心满意足了,我带她回去看动画片,家里也安全,你去陪沐小姐吧。”汤晴说。

  李子安真的好想将她搂入怀里,痛痛快快的亲一下,可是终究没那么干,他抓住了汤晴的一只柔荑,温柔地道:“媳妇,你真好。”

  汤晴的声音小小的:“你真不害臊,叫人家媳妇,还拉人家的手,别人看见了倒没什么,要是又被小美看见了,影响不好。”

  李子安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帮忙松开了手,尴尬地道:“我和春桃……”

  汤媳妇这么好,他不忍心睁着眼睛说瞎话。

  汤晴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跟沐小姐的关系吗,我早就知道了。”

  李子安的脸上臊得慌。

  “可是谁让我爱你呢,我很清楚你身边有多少女人,可我不在乎,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就觉得很快乐,很幸福。”

  李子安心中感动的一塌糊涂,脱口说了一句:“媳妇,晚上我好好疼爱你。”

  “那我晚上再给你煲一点枸杞大枣羹,我多给你放点枸杞。”汤晴说。

  李子安:“……”

  似乎是察觉到自己说错话了,汤晴也很尴尬,有点胆怯的看了李子安一眼:“我、我不跟你多说了,我去带小美回家,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

  说完她抽身就走,跟个逃兵似的。

  李子安忍不住笑了。

  耳朵里的微型接收器里传来了孟刚的声音:“老板,我和小范到了,就在明珠塔下。”

  李子安抓起衣领,对着藏在衣领里面的接收器说道:“就留在下面吧,等一下小汤和小美会下来,你们俩护送她们回家。”

  “收到。”孟刚的声音。

  汤晴抱着李小美离开了,她的手里还提着一大包好吃的零食和玩具。

  路过李子安身边的时候,汤晴说道:“小美,跟爸爸说再见,爸爸还有公事要办,我们先回家。”

  “爸爸再见。”李小美向李子安挥了挥小手,不等李子安回她一句再见什么的,她就伸手去拿口袋里的零食去了。

  李子安本来已经举起了手,准备挥手说再见的,可是他的漏风的小棉袄连看都没有再看他一眼,他的手和舌头都僵住了。

  沐春桃从背后贴上来,一双手环住了他的腰。

  “老公,接下来我们去什么地方?”沐春桃向李子安的耳朵吐着热气。

  李子安温声说道:“我听你的,你说去什么地方,我们就去什么地方。”

  沐春桃想了一下:“那我们去半岛酒店吧,故地重游,重温旧梦。”

  “嗯,那我们就去半岛酒店。”李子安说。

  一辆出租车往半岛酒店驶去。

  车里,沐春桃想起了什么,说了一句:“老公,你去北都的这几天,我在你家吃过饭,但我想说的不是吃饭这事,而是美琳姐……”

  “她怎么了?”

  “我也说不上来,就是感觉跟以前有点不一样了。”沐春桃说。

  李子安说道:“问鼎集团春节后就要上市,她太忙了,你感觉她有些变化也是正常的。”

  只能这么说了。

  “可是……”

  李子安转移话题:“我们上次开的是哪个房间?”

  “我记得,我现在就网上订房。”沐春桃。很高兴,“我们去半岛酒店看动画片。”

  李子安看了沐春桃一眼,心里有句话没有说出来。

  去半岛酒店看动画片?

  我看你是去半岛酒店拍动画片吧?

  半岛酒店。

  还是那个房间。

  干湿分区的卫生间里,身上裹着一条浴巾的大/师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轻声低语:“不要紧张,你行的,你一定行的,加油兄弟!”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走出了浴室。

  被窝里,沐春桃看着李子安笑,那眼神而热热的,那温度似乎能将生的玉米棒子煮成熟的玉米棒子。

  李子安向沐春桃走去……

  故地重游。

  重温旧梦。

  5分钟后。

  李子安躺在床上,眼神空洞的看着天花板,大脑轻飘飘的,脑子里仿佛塞满了棉花,一朵又一朵……

  沐春桃躺在李子安的旁边,眼睛眨巴眨巴,心里在想这事情。

  不对呀。

  难道我睡了个冒牌货?

  “老公,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什么地方?”沐春桃打破了房间里的让人尴尬的沉默。

  李子安他脑子里总算是有了一点东西,他懒洋洋的回了一句:“当然是在月牙村,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受伤了,你用什么治好了我?”

  “大惰涂身膏,你怎么了?”李子安偏过脸去看着她,心里充满了好奇。

  “不是,我刚才怀疑你是一个冒牌货,所以有必要调查一下……对了老公,你的绝学怎么不灵了?”

  李子安:“……”

  “我们再试一试?”

  “嗯。”李子安鼓起勇气应了一声。

  故地重游。

  重温旧梦。

  6分钟后。

  李子安躺在床上,大脑一片空白,眼神空洞的看着天花板,那天花板上好像有数不清的蝌蚪游来游去……

  那是被动的幻觉还是主动的幻觉?

  分球不清楚了。

  “老公,你是怜惜我,让着我对不对?”

  “嗯嗯!”虽然脸上臊得慌,但是李子安心里还是很感激桃子给他圆了面子。

  可桃子的话却变了:“可是温室里的花朵不经历烈日的暴晒,风雨的吹打,怎么见到烈日暴雨之后的彩虹?”

  她什么时候变成文艺青年了?

  李子安闭上了眼睛:“呼噜,呼噜……”

  “你赖皮,你居然装睡?”

  李子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