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89章见色忘徒老婆奴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559 2020-11-17 17:24

  杜枝山一个电话,十多分钟吴镇的警察就来了。

  李子安将事情的经过说给了警察听,余美琳也配合警察录了个口供。

  随后,带队的警官给李子安看了一张监控录像的截图。

  那张图片里,一辆奥迪轿车正冲向十字路口,李子安和余美琳才刚刚踏上准备过十字路口的斑马线。

  带队的警官将手机的图片放大,李子安看到了奥迪车里的坐在驾驶室里的人,正是那个黄脸男子。

  不过图片的像素不高,加上奥迪车也正处于加速冲刺的状态,黄脸男子的脸显得有些模糊,只能看到一个大概。

  “是这个人吗?”带队的警官问。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就是他,我看见他了,他的脸被玻璃划伤了,你们或许可以去诊所查查,他肯定得处理那些伤口。”

  “这事我们会处理,倒是我想不明白,你为什么昨天晚上不报警?”带队的警官的眼神里带着点质疑。

  这样的眼神李子安已经习惯了,刘军那货经常用这种眼神看他。

  “昨天晚上喝多了,今天早晨才想起这事要报警。”李子安说。

  那带队的警官的语气有点严厉:“我听看监控视频的同志说,你被那辆撞得飞起来了,那辆车还倒过来想再撞你一次,事后你还背着你的妻子离开,你说你喝醉了?”

  喝醉了还那么生龙活虎,鬼才信。

  李子安有些后悔报警了,人没抓住,却开始怀疑他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还真是警察的职业病啊。

  杜枝山咳嗽了一声。

  那带队的警官忽然想起了什么,语气跟着就和气了许多:“这事啊,根据我的经验,这人恐怕有杀人的动机,李先生你最近要小心一点,我们会以刑事案立案进行调查,你这边留个联系方式,有什么进展,或者有配合调查的需要,我会联系你。”

  李子安给了一个手机号。

  这里是吴镇,杜枝山的面子还是很管用的。

  警察走了。

  李子安不认为那个黄脸男还在吴镇,也不认为警察能抓到人。他之所以报案,是为了再次遇到那个黄脸男的时候,他出手就不会有什么顾虑了。毕竟,对方是通缉犯,有杀他的动机,他主动出击也是自卫。

  “师父,我带人去附近的诊所问问,看有没有人找人治脸,没准会找到什么线索。”杜武自告奋勇。

  李子安说道:“不用费这事,那人恐怕早就跑了。”

  杜武一脸愧色:“昨晚我该跟着师父师娘,要是我跟着师父师娘的话,师父也不会被车撞了,师娘也不会受到惊吓。不过,要是我遇到那个家伙,我一定把那家伙打残废!”

  李子安伸手拍了拍杜武的肩膀:“这事不怪你,你也别掺和。”

  “师父,我……”

  李子安打断了他的话:“你拜我为师,我就教你一套折枝拳吧,你日日练习肯定会有所收获。”

  他本不想收杜武为徒,但既然收了,那就要教人家一点东西,不然就白喝人家的拜师茶了。再说了,收徒也是看在杜枝山的面上收的,杜枝山就等于又欠了他一个人情。管家婆要开铜厂,没准还需要杜枝山帮忙,正好以人情换人情。这世道的人际关系,不就这样吗。

  杜武惊喜交加,一时间愣在了那里。

  杜枝山骂了一句:“浑小子,你师父要传你绝学,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跪下谢师!”

  一语惊醒懵中人,杜武扑通一下就跪在了李子安的面前:“谢谢师父传艺之恩!”

  李子安将他扶了起来:“以后别动不动就跪,男儿膝下有黄金,再说了现在都21世纪了,以前的一些老礼能免就免,你心里有我这个师父就行了。”

  杜武乐呵呵地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父就等于是我的父亲,我跪师父就等于是跪父亲,这是应该的。”

  李子安心里喜欢,杜武这小子人机灵,会来事,比初八讨喜多了。这样的人调教出来,肯定能独挡一面,他这个当师父的也脸上有光。

  杜武的视线移到了站在师父旁边的余美琳的身上,眼神之中满满都是热忱和敬意。

  余美琳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心里也有点紧张了,因为她有一个预感,这杜武马上就要说师母就等于是他妈了。这杜武比她小不了两岁,他叫她妈,那多尴尬啊。

  杜武却对师母的眼神有着他自己的独特的理解,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父在我的心目中就是父亲一般的存在,师母就是……”

  没等他把话说完,杜林林忽然走过来,一巴掌就拍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杜武愣了一下,不满地道:“你打我*干什么?”

  杜林林给了他一个白眼,也不给解释,她对李子安说道:“子安哥,你教杜武功夫,我也想学,你可不可以教教我?”

  李子安说道:“当然可以,初八你要是想学的话,你也一起来吧。”

  这种好事初八哪有不愿意的,跟着就走了过来,然后给李子安行了一个抱拳礼。

  多余的话也没有。

  在某些方面,他跟杜武比的确差远了。

  李子安说道:“我先给你们打一遍,你们仔细看着。”

  他来到厅堂中间的一块空地上,稍作准备之后开始打折枝拳。

  专注精神,大惰随身炉苏醒,青烟袅袅。

  那幅有着许多小人的天图点亮,真气如江河泄闸一般从大惰随身炉之中奔涌出来。

  李子安的袖管鼓风,裤管鼓风,一招一式大巧若拙,满满大*师范。

  厅堂里的五个人,杜枝山、杜林林爷俩,杜武和初八,还有余美琳都与李子安隔着两三米的距离,可是李子安动作之间,却也有风息扫到他们的脸上和身上,一个个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惊讶与敬佩。

  余美琳的眼神和心情又与四个杜家人不一样,她的心中不仅有崇拜,还有温馨与甜蜜,看李子安的眼神也是标准的望夫眼。

  李子安一趟折枝拳打完,四个杜家人却还沉浸在李子安的精妙的拳法里,一时半会回不过神来。

  李子安没有藏私,大惰随身炉之中的折枝拳有些什么招式,他打出来的折枝拳就有什么招式,就连一招一式的细节也都是一样的。不过,四个杜家人终究只能学个形,学不到折枝拳的“魂”。

  不为别的,因为他们四个都没有大惰随身炉和真气,没有大惰随身炉和真气的折枝拳,那就是没有灵魂的折枝拳。

  李子安打了一趟折枝拳,然后开始教杜武、杜林林和初八起手式和第一招,手把手的教,谁的动作不标准,他还亲自指正。这少不了肢体上的接触,所以他指正初八和杜武的多,指正杜林林的少。

  毕竟,杜枝山和管家婆都在这里,要避嫌。

  余美琳瞅着李子安教拳,脑子里想的却是昨天晚上李子安给她传功的事,脸颊儿红红的,嘴角也藏着一丝笑意。

  她是真没想到,李子安还有那么不正经的一面。

  叮铃铃,叮铃铃……

  李子安的手机忽然响起了来电铃*声,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马化云打来的电话,他让三个杜家人自己练,他走到旁边去接了电话。

  “喂,马总你好。”电话一通,李子安就客气了一句。

  “大*师,是这样的,美琳那事我已经有了眉目,但我给美琳打电话,她的手机关机,所以我就打你这来了。”

  “她的手机坏了,还没来得及去买新的。”李子安说。

  “原来是这样。”

  “马总你年长,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我就叫你马哥吧,你叫我子安就行了,大*师那是给外人叫的。”李子安说。

  马化云笑了笑:“就冲着你这一声哥,我得摆一桌,我们得好好喝两杯,就今晚怎么样,你我来我老家,我们就在我家里喝,顺便也聊聊美琳的事。”

  “好啊,没问题,你给我一个地址,我早点过来。”李子安说。

  “就在吴镇东边,你随便一打听就能找到,要不我派个人来接你们吧。”马化云说。

  李子安说道:“不用那么麻烦,既然不远,我和美琳逛着就过来了,也好体会一下吴镇的风土人情。”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晚上见,子安。”马化云也不叫老弟了,叫子安更亲切。

  “再见,马哥。”李子安挂断了电话。

  关系就是这么一步一步建立起来的。

  李子安收了电话过来,让杜武、杜林林和初八继续练,他来到了余美琳身边:“是马总打来的电话,他本来是先打给你的,你的手机坏了,他约我们今天晚上去他家吃饭,顺便聊聊你开铜厂的事。”

  余美琳很高兴的样子:“好啊,那我们下午早点过去,还有你不说手机,我都忘了,我得去买部新的手机,不然公司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我都接不到。”

  李子安笑着说道:“你脑子里在想什么呢?”

  余美琳正想说句什么,却看见杜枝山正看着她和李子安,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好温柔的样子,但温柔里却藏了一个白眼。

  我脑子里在想什么,你心里没个……数?

  李子安假装没看见:“美琳,我陪你去吧,你一个人上街我不放心。”

  余美琳点了一下头,继续温柔。

  李子安回头又吼了一嗓子:“你们继续练啊,不许偷懒!我陪美琳去买手机,待会儿回来考你们,谁要是不过关,罚俯卧撑一千个!”

  初八和杜武老老实实的应了一声。

  杜林林小声的嘟囔了一句:“见色忘徒老婆奴,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