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36章唐朝穿越来的新娘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792 2020-11-17 17:24

   车里,李子安给杜武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通了,杜武还没有开口说话,手机的扬声器里就传来了一点环境音,好像是拳头打沙袋的打击声,还有人在用英语吼叫的声音。

  杜武在拉斯维加斯备战,那边的时间比这边晚14个小时,现在是上午9点多一点,算来他那边应该是昨天的晚上9点过。

  晚上9点了都还在训练,杜武在这方面相当勤奋,真的是一个武痴。

  “师父,你老人家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杜武的声音里满满都是激动和高兴。

  “嗯,你那边怎么样了?”

  “还有十天就是比赛日了,这几天我在加紧训练,我要打败大力鼠狄米崔斯,我要拿走他的金腰带!”杜武又激动了。

  “嗯嗯,综合格斗的技能你要练,我交你的折枝拳你也多练练,这样你的把握就更大了。”

  “我每天都在练师父教我的折枝拳。”

  “我给你的拔毒膏,你有用来泡澡吗?”

  “早泡完了,我想找师父要,可是又怕烦着师父,所以……不敢开口,呵呵。”杜武在电话里傻笑。

  “我是师父,你有什么不好意思开口的,我这就去你家,我让你大伯派个人给你送过来。折枝拳要配合拔毒膏练才能事半功倍,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也不跟我说,真是的,你马上给你大伯打个电话,我把拔毒膏送过去,让你大伯派个人给你送过来。”

  “是是是,我马上给我大伯打个电话。”

  “打了给我回个电话。”李子安挂断了电话。

  直接去,有点不妥。

  找个送膏药的理由过去,那就妥了。

  不然,老杜肯定会纳闷,怎么我每次给我女儿相亲,你都来凑热闹,你什么情况啊?

  不到十分钟杜武就打电话过来了。

  “师父,我跟我大伯说了。”

  “那我这就去你大伯家,我让他尽快派人把膏药给你送过来。”

  “嗯嗯,师父你老人家对我真是太好了。”

  “那必须的,谁让我是你师父。”说这话的时候,师父的良心微微有点痛。

  “师父,你还有什么交代,没有的话我就练拳了。”

  “还真有件事……”李子安不好说出口。

  “什么事?”

  “你妈……”

  “师父,你问我妈干什么?”杜武的声音里满是好奇。

  李子安说道:“师父这不是关心你吗,你不想聊就算了。”

  “师父又不是外人,当然能聊,我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走了,我都记不清她的样子了,你不会是想给我妈做法事吧?”

  “我昨天看了一个电影,男主角的母亲死了很久了,突然有一天又回来了,然后母子俩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我当时就在想,这件事要是发生在我身边的人身上,那该多神奇。我寻思了一下,就你的情况跟那男主角相似,所以才问一下你。”

  “师父,你老人家喝酒了吗?”

  “没有,师父就只是关心一下你的心理健康,问一下而已。”

  “母子团聚当然好啊,可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我是说如果,如果你妈回来了,你打算怎么做?”

  杜武想了一下:“如果我妈回来了,我当然要好好孝敬她老家人,她想吃什么我给她买,她想去哪里我就陪她去,总之她想要什么我都想办法给满足她,她说什么,我也都听。”

  “你果然是个大孝子,嗯,行了,你练拳吧。”

  “师父,你对我真好,我回来一定好好孝敬你老人家。”

  李子安挂断了电话,心中一声叹息,他完全预料得到杜武和那个女人团聚会是一个什么情况了。

  一个有野心的女人,一个愚孝的武痴儿子,大泽集团的未来真的是惨淡得很。

  就杜武这智商还想驰骋商场?

  一入商场就等于是一只大肥猪进了屠宰场,一群屠夫在那盯着,杀猪刀磨的哗哗的响。

  也难怪杜枝山想将杜林林嫁出去,如果杜林林招赘一个精明的男人回来,将来他百年一走,真就没杜武什么事了。杜家庞大的家业也就等于落入外姓人的手中了,外孙虽然也是孙,但在他那种传统观念极重的人的心里,仅仅是“杜”这个姓就是一道迈不过去的坎。

  所以,杜枝山将那个女人找回来了,弥补杜武的智商缺憾。

  可他大概没有想到杜林林会走出一步借种的棋,换别的男人他肯定不会答应,但杜林林要借的是大&师的种,他就心动了。

  杜林林从澳洲回来,那就等于是米已经成粥了,杜枝山会怎么选择,这却是很难判断的事情。

  想着这些事情,车子不知不觉就到了明月山庄。

  李子安下了车,早就候在大门口的钟福迎了上来。

  钟福的脸上堆满了笑容:“大&师,来啦。”

  “福伯好。”李子安客气了一句。

  “哎哟,大&师客气了,我可当不起你这一声伯啊。”

  “当得起,当得起,长者为尊嘛。”

  “大&师金口玉牙,听您说话都是一种享受。”

  说说聊聊,杜家到了。

  李子安最先看见的不是杜枝山或者杜林林,而是初八。

  初八站在别墅二楼的露台上,双手抱胸,看见李子安的时候,深深的冲李子安鞠了一个躬。

  李子安冲初八打了一个点头招呼。

  钟福领着李子安进了客厅。

  坐在客厅里喝茶看书的杜枝山站了起来,面带微笑的迎了上来:“子安,来啦。”

  李子安上去,拉住了杜枝山的手,关切地道:“杜叔叔,近来可好?”

  “我好得很,吃得多,睡得香,这都是托了你的福啊。”杜枝山很开心的样子。

  李子安笑着说道:“那就好,就你这身板,你要是再坚持锻炼一下,没准你还能参加武术运动会,拿个冠军什么的。”

  “呵呵呵……大&师就是大&师,你张嘴真是厉害,你这么一说我都有点相信了。”

  “人主要是开心,你开心就好,对了,我接到杜武打的电话,他需要一些拔毒膏,我特意给他送过来。”李子安将合金工具箱放在了茶几上,打开并拿出了一块拳头大小的拔毒膏。

  这是最后一点存货了,为了来见杜林林,这成本也是忒大。

  杜枝山看着李子安手里拿着的那块拔毒膏,两只眼睛顿时有了一点放光的感觉。他用过那膏,知道那膏的好处,那可是有钱也买不到的延年益寿的好东西。

  李子安将手中的拔毒膏递到了杜枝山的手中:“杜叔叔,杜武很快就要比赛了,还是早点派人给他送过去吧。”

  杜枝山说道:“我让初八亲自跑一趟,下午就订机票,晚上就走。”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这样最好。”

  就这么几句话的时间,钟福已经给李子安泡了一杯上好的西湖龙井来。

  “大&师,您喝茶,这茶是老爷在西湖的朋友送来的,是灵隐寺里的一棵老茶树上的茶,可珍贵着呢,一年就只产几斤,有钱也买不到。”钟福还特意给李子安介绍了一下他泡来的茶。

  李子安高兴地道:“那我可要好好品品。”

  杜枝山装出一副不悦的样子:“钟福,唠唠叨叨什么,子安是什么身份的人,稀罕这点茶叶吗?”

  “是是是,我多嘴了,我下去看厨房准备得怎么样了。”钟福下去了。

  李子安其实看得出来,钟福其实是领会到了杜枝山的心意,所以才特意介绍了一下这杯茶的。

  这也是人之常情,人家请你喝一杯有可能价值几万块,甚至有钱也喝不到的极品龙井,不跟你说一下,你当几百块一斤的茶来喝,那不是白瞎了吗?但是,杜枝山肯定是放不下脸面开这个口的,这个口只能由钟福来开。

  与杜枝山相处久了,李子安对他这个人也就越来越了解了。

  这是个真正的商人,表面上是个乐善好施,刚正不阿的人,可为了利益,他什么都干得出来。杜林林就是一个例子,因为他自己的思想观念,以及家族的长远利益,他连自己的女儿也能牺牲。

  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外人?

  以前李子安对杜枝山是很有好感的,可接连两次相亲下来,那些好感就没有了。

  李子安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汤,入口清香怡人,尾味回甘,他忍不住竖起大拇指赞了一句:“果然是好茶,难得、难得!”

  其实,他喝几百块一斤的龙井也是这味,没什么明显的区别。

  可是有钱人就爱这道道,不然几十几百亿的家产,跟你普通老百姓喝一样的茶,吃一样的饭,人家的钱怎么花得玩?

  杜枝山笑着说道:“你喜欢就好,走的时候我给你分一半,你拿回去喝。”

  “那怎么好意思啊?”

  “子安啊,你这样说就见外咯,我命都是你救回来的,我送你点茶叶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杜枝山露出了一个不高兴的样子。

  李子安笑着说道:“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就在这个时候,杜林林从二楼的楼梯上走了下来。

  她穿了一套红色的齐胸襦裙,露了一大片雪白的肌肤在外面,还有一条半遮半掩的事业线,真个是景色优美,重点突出。

  她的胸其实不是特别大的那种,但绝对是恰到好处的那一种,添一分会显得多余,小一分又会让人觉得不完美。可这齐胸襦裙一穿,腰带往胸口下面一扎,顿时显大了不少,甚至给人一种巍峨挺拔的感觉。

  她的脚上穿了一双绣花鞋,那绣花鞋也是红色的。

  今儿的杜林林把自己打扮得就像是一个新娘,而且是从唐朝穿越来的新娘。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