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37章老沐小李险对面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463 2020-11-17 17:24

   李小美的房间敞开着,李子安走进去的时候,小棉袄已经爬在她的小玩具桌上睡着了。小孩瞌睡多,尤其是在入秋这种不冷不热的天气里最容易犯困。他给了小棉袄两块巧克力,小棉袄只吃了一块,小兜兜里还剩下一块,估计是想攒着吃。

  李子安将小棉袄抱了起来,放到了床上,脱掉了她的鞋子,又给她盖上了毯子。

  李小美的鼻子冒出了一个泡,她用手背揉了揉鼻子,但是没醒,又呜噜呜噜的睡着了。

  李子安拿纸巾给李小美擦了擦鼻子,又擦了擦手背,他的心里充满了溺爱,还有愧疚。他就要去隔壁去私会桃子了,这种事情是错误的,对孩子来说也是一种伤害。

  “小美,爸爸做错了,而且是一错再错,还回不了头,你会原谅爸爸吗?”李子安低语了一句。

  李小美:“呜噜呜噜……”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起身走出了李小美的房间。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自己摘的桃子,哭着也要吃下去。

  这矛盾的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既然回不了头,就交给命运去决定吧。

  桃子家的门虚掩着,轻轻一推就开了,李子安走了进去,反手关上了房门。却就在房门关上的那一刹那间,一个人从门后的墙角里突然闪身到了他的身后,一只手勒住了他的脖子,他的背上也多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

  “不许动!”女人的声音,刻意的低沉。

  李子安忍俊不已:“别闹了好不好?”

  “谁跟你胡闹,打劫!”女人凶巴巴地道。

  李子安其实刚刚进门就知道沐春桃躲在门角,只是假装不知道而已。她想玩就陪她玩玩吧,自己栽的桃树,自己就得浇水施肥,好好的照料着。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仙人种桃树。唐伯虎早就预言了,他命里就是那桃花仙人,种桃树摘桃花吃桃子也就是他的命。

  “那么,这位女强盗,你是要劫财还是要劫色?”李子安笑问。

  “本人是采花大盗,向来只劫色不劫财。”女强盗一本正经地道。

  李子安忽然原地转身,刚刚还是背对着她,这下就面对面了。

  沐春桃的脸红红的,手里拿着一根香蕉,那香蕉本来是抵在李子安的背上的,他这一转身,那香蕉就抵肚子上了。

  她的身上就一件薄薄的睡裙,怀里藏着一幅水墨丹青。

  白玉石上生桃树,桃花枝头桃花开。

  仙桃早熟遮不住,就问仙人摘不摘。

  四目相对,你的眼中全是我,我的眼中全是你。

  有那么一刹那,李子安的脑海之中闪过了余美琳和李小美的影子,可是沐春桃凑到他怀里的时候,都淡了。

  “想不想我?”沐春桃的声音软软的。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想。”

  就这一个字,他的嘴巴就被堵住了。

  那只香蕉也掉在了地上。

  接下来所有的行为都很正规,不带半点违禁。

  被窝里,沐春桃蜷缩在李子安的怀里,慵懒得像一只短尾猫,超粘人的那种。

  “子安哥,你会不会因为和余美琳和好了,小美又那么乖,妻贤子孝,你就不要我了?”沐春桃的手指在李子安的胸膛上画着圈圈。

  李子安捉住了她的手,温声说道:“傻瓜,我是那种人吗?”

  “不是。”

  “那你还说。”李子安想惩罚她,手都举起来了,可是又舍不得,最终还是放了下去。

  沐春桃笑了:“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打我。”

  李子安拧了她一下:“调皮,以后不许说这样的话了。”

  沐春桃假装哎哟了一声,可怜兮兮的样子:“我错了,我以后不敢了,老爷你不要打我了。”

  李子安被她逗乐了。

  “老爷,妾身想看你表演绝学。”沐春桃的眼巴巴的看着李子安。

  “你确定?”

  “嗯!”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

  大惰随身炉苏醒,磅礴的真气倾巢而下,他浑身的肌肉都鼓了起来,刚刚还是一个轻量级的武者,转眼就变成了一个重量级的武者。

  这就是绝学,原本只是一只小狗,摇身一变成了猛虎。

  猛虎择人而噬。

  大#师的绝学表演让沐春桃如痴如醉。

  一个时间里,大#师的绝学真在高深处,门外忽然传来了脚步声,还有沐龙的声音:“春桃,你在干嘛?”

  大#师的绝学戛然而止。

  沐春桃也惊呆了,张大了嘴巴,原本要发出来的声音也堵在了喉咙里。

  脚步声越来越近。

  “春桃,你屋里什么声音?”沐龙问了一句。

  李子安猛地翻身下去,捡起地上的衣服裤子鞋子袜子什么的,左右瞧了瞧,然后一个箭步冲到衣橱前,拉开门钻了进去。

  沐春桃也惊慌失措的爬起来,套上睡裙,然后把被子拉起来盖在了身上。

  脚步声在门口停了下来,沐龙说道:“我问你话,你怎么能不出声?”

  “呵欠!”沐春桃刻意打了一个呵欠,然后回了一句,“爸,我在睡午觉。”

  “我刚才听到你房里有声音。”沐龙的声音里带着点猜疑,他显然在怀疑什么。

  沐春桃慌忙抓起床头柜上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然后看见放在床头柜上的大口罩,跟着一把抓住塞进了被窝里。

  “那个,我忘记关电视了。”沐春桃说。

  “我进来了。”沐龙说。

  “爸,你进来干什么,我在睡觉。”沐春桃更紧张了。

  衣橱里,李子安的额头上都开始冒汗了。他的衣服都在他的手里,可是他不敢穿,生怕弄出点什么动静被沐龙听见,然后就被抓个现行。可即便是躲在这壁橱里,他也紧张得要死,沐龙明明在怀疑了,万一沐龙拉开衣橱看一眼,他该怎么跟沐龙解释?

  那个,沐叔叔,我是来帮你闺女抓老鼠的,你信不信?

  呃,你问我为什么没穿衣服?

  我在壁橱里热啊,所以把衣服脱了抓老鼠。

  沐龙恐怕转身就冲去厨房拿菜刀回来砍他了。

  就在两个人的紧张里,沐龙推开门走了进来。

  李子安听见那渐渐接近的脚步声,手心都开始冒汗了。

  你说你没事表演什么绝学啊?

  现在傻#逼了吧!

  沐龙径直走到了床边,先是重点看了看被窝。

  被窝正常,没有藏#人的迹象。

  沐春桃躺在被窝里,故作镇定地道:“爸,我跟你说了我在睡觉,你进来干什么?你快出去吧,你进来我怪难为情的,我都二十几岁了,我又不是小孩子。”

  沐龙没动:“我刚才好像听到了男人的声音。”

  “我都跟你说了,是我忘记关电视了,我说你今天是怎么回事,莫名其妙的,你在怀疑什么?”沐春桃给了沐龙一个白眼,这白眼是真白眼。

  “我怀疑你屋里有男人。”

  “那你找吧,你要是找不到,我三百六十五天不搭理你。”沐春桃气哼哼地道。

  沐龙犹豫了一下,试探地道:“小李,我知道你在这里,你出来吧。”

  咣当!

  犹如晴天霹雳,端端正正的劈在了李子安的脑门上。

  我#草!

  被老沐发现啦?

  “爸!你在胡说八道什么,难道你我以为我跟子安哥在一起偷情吗?”沐春桃心里虚得很,可面上却很强硬,“你怎么会有这样奇葩的想法,这话你在家里说没问题,最多只是让我难堪,可要是被别人听见了,那还得了?”

  沐龙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我是过来人,你看隔壁小李的眼神,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喜欢他吗?你别忘了,你是我生的。”

  “我不想跟你吵,你快出去吧,我要睡觉!”

  沐龙忽然蹲了下去,双手撑地,趴在了地上,一双眼睛直扑床底。

  床底没人。

  幸好李子安是躲在了衣橱里,不然这个时候就被抓了。

  沐龙的视线移到了衣橱上。

  沐春桃沉不住气了,掀开被子下了床,准备去将沐龙推出去。

  恰好在这个时候,电视里上演了一段激情戏,演员很投入,发出的声音也相当夸张。

  沐春桃心中一动,说了一句:“爸,你刚才听到的是这种声音吗?”

  沐龙点了一下头。

  “那是电视,是你疑神疑鬼,你不是去保养车子了吗,怎么又回来了?”沐春桃尝试转移沐龙的注意力。

  沐龙的视线总算是从衣橱上移开了:“我去了4S店,人家说你的车还需要500公里才保养,问我要不要保养,我琢磨着还能开500公里,不能浪费了,所以就回来了。”

  沐春桃捂了一下额头,又心生一计,跟着又把睡裙往上拉了一点。

  沐龙瞪了沐春桃一眼:“你干什么?”

  “我要洗澡,你快出去。”沐春桃说。

  “我警告你,喜欢归喜欢,可小李是有老婆孩子的人,你可别乱来啊,不然我这张老脸没地方安放。”沐龙说了一句,走了。

  沐春桃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她去把门关上,反锁了,然后又进浴室把莲蓬头打开。

  沐龙在门外侧耳偷听,却只能听见淅淅沥沥的水声。

  沐春桃来到了衣橱前,拉开了衣橱的门。

  门开的那一刹那,李子安的魂都快吓掉了,看见是沐春桃才长吐了一口气。

  “我爸出去了,你快出来。”沐春桃小声地道。

  李子安躲在衣橱里不出来:“你爸肯定在门外偷听,我出来也出不去啊。”

  沐春桃想了一下:“我就说我肚子疼,让他带我去医院看病,我们走后你自己回去。”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

  沐春桃忽然也钻进了衣橱。

  李子安紧张地道:“你干什么,你爸还在外面啊。”

  沐春桃笑着说道:“亲个,不亲我不走,我出去自首。”

  李子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