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744章艰难1战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458 2020-11-17 17:24

   这一次李子安不敢将小腹卖给风衣男,挨一剑,然后换一次打脑袋的机会。

  他的右手直接抓想了细长的西洋剑的剑尖,但在伸手之前,他捏碎了握在掌心之中的几颗特制的弹丸,一团黑烟顿时从他的掌心之中冒出来,出现在了他和风衣男之间。

  西洋剑的剑尖穿透了西服和衬衫,刺进了皮肤。

  李子安的右手抓着了剑尖。

  手上传来刺痛,鲜血涌冒。

  李子安忽然将西洋剑的剑尖往旁边一引,松开剑尖的右手一掌拍向了风衣男的面门。

  他的计划本来是用蘸了炉身血的拳头砸风衣男的面门的,只要风衣男的身上有火种,一旦沾上他的炉身血,火种就会不稳定,从而导致风衣男的不稳定。可是计划比不上变化,门马克偷袭风衣男的一枪%给了风衣男助力,打乱了他的计划。

  不过,受伤是手掌威力更大,炉身血滋滋的往外冒,就问你怕不怕!

  右掌穿过滚滚毒烟,手掌所向,黑色毒烟倒卷,掌未至,掌风便裹带着几十滴炉身血扑卷了过去。

  如果风衣男的兜帽下是一头飘移的长发的话,这一掌的掌风必定给他梳一个倒背头。这一掌要是拍在风衣男的脸上的话,风衣男的鼻梁肯定会烂成一堆骨头渣子!

  然而,右臂打直了,却什么都没有打到。

  李子安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可是对于一个能躲子弹的怪物来说,他的速度还是太慢了。

  嘶!

  利刃破空的风声。

  一线寒芒从黑色的浓烟的侧面刺过来。

  李子安的双脚还没有落地,人在离地一尺的高度,无处借力,无法躲闪,那细细的剑尖瞬间就突破到了身侧,再往前递一点就会扎进他的腰肋。那里是肝脏和肾脏的位置,一旦被扎上,半条命就搭进去了!

  情急之下,李子安猛地一抬大腿,用大腿接住剑尖。

  嗤!

  大腿中剑,炉身血飞溅。

  不等那风衣男拔剑,李子安中剑的右腿一抬,一脚踹向了风衣男的手腕。

  这剑太快太锋利了,让他忌惮,他必须要拿下。

  风衣男的左拳突然轰了下来,狠狠的打在了李子安的右脚的脚背上。

  巨大的力量传来,李子安感觉他的脚背就像是被铁锤砸了一下,而且还是垫在铁板上的狠狠一砸。

  没踢中。

  但是风衣男却被扩散开去的毒烟卷中,他慌忙屏住呼吸,往后退了一步。

  西洋剑从大腿上脱离,李子安慌忙退后。

  他现在很后悔没有带合金工具箱出来,如果有合金工具箱在手,他可以用工具箱格挡,只要防着风衣男的西洋剑,他的拳头会教风衣男怎样做人!

  可是,他没有带合金工具箱过来。

  他其实有想过带合金工具箱过来,可是又想着他是一个人过来,手里要拿着手机跟人谈生意,手里再提着一只箱子的话,那感觉会很怪异,所以就没带。再加上有孟刚带着狙击步%枪保护他,应该问题不大。可是这风衣男进来之前先关灯,孟刚根本就看不见宴会厅里的情况,就不敢冒然开枪。

  开枪%随便开,但是打中的有可能是老板。

  这个房间之中有监控,可是没有灯,莎尔娜也看不见,她也不敢出声,因为会让他分心。

  砰砰砰!

  一个近处的特工在风衣男躲避毒烟,退后的时候扣动了扳机,一颗颗子弹射向了风衣男。

  有好几颗都打在了风衣男的胸膛上。

  这一次风衣男没能躲开,但那些弹头却都顺着他的风衣掉在了地上。

  李子安看见了,那些弹头甚至没能打烂他的风衣!

  这是什么高科技的衣服?

  风衣男忽然往那个特工扑去。

  没有半点意外,一线寒芒闪过,那个特工的脑门中剑,剑尖从脑后穿了出来,瞬间就死亡了。

  那颗脑袋滚落在了一个女人的身边。

  “啊——”女人尖叫了一声,然后双眼一闭昏死了过去。

  尖叫的余音里,李子安冲向了掉在地上的一支手枪。

  风衣男手里有剑,他的手里什么都没有,这不是一场公平的战斗。

  身后忽然传来物体高速运行的与空气摩擦的声音。

  “我%草!”李子安心里一声骂,身体往侧面一扑。

  他刚刚将身体扔出去,一道黑影就从他身边冲了过去。

  依旧是人剑合一。

  他真的怀疑这家伙前世是令狐冲,或者西门吹雪谁谁的,是之中才会有的绝世剑客,而不是现实世界之中的人物。

  血光之劫不易过。

  这次真的是很凶险啊!

  可那次观星所求之卦里还有一句“天降神兵闯将去”,他都这么凶险了,再玩下去没准就领盒饭了,神兵怎么还不现身?

  风衣男双脚落地,转身,右手一抬,细长的西洋剑指着李子安,说了一句话:“青烟笼罩,归途漫漫。”

  又是这句话。

  这句话暴露了他的身份,他是掘金者。

  或许不是无意的暴露,而是杀人之前留个名。

  果然,风衣男又补了一句:“你死定了。”

  音落,他身上的风衣毫无征兆的鼓了起来,这情况跟李子安打真气波动拳是一样的,他在集聚力量!

  这将是他的最后一击。

  一个特工举起了枪,枪%口也对准了风衣男,可是却没有开枪%的勇气。

  前面一个同袍向风衣男开了枪,脑袋掉在了地上,脖子现在都还在喷血。

  李子安身上的衣服也无风自动,袖口和裤管都鼓了起来。他的双眼死死的盯着风衣男的肩膀,判断风衣男会怎么动,那西洋剑又要刺向他的哪里。

  他很被动。

  但这就是应劫,只能硬撑。

  风衣男突然动了,身形一晃,细长的西洋剑刺向了李子安的面门。

  突然,宴会厅的灯光亮了。

  风衣男的身影微微滞了一下,他似乎讨厌灯光。

  他的脸庞也在灯光下暴露了出来,虽然只是一部分,却能看见他的鼻子与嘴巴,他的嘴唇是惨绿色的,很是诡异。

  还有他的风衣,那长长的风衣并不是普通的布料制成的,灯光照射下,黑色里面却藏着一点点绿。那感觉就像是用强光手电照射翡翠之中的墨翠一样,本来是黑色的,可用光一照,就变成了绿色。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带着面具的光头青年突然从宴会厅的门口冲了进来,手里端着一支霰%弹枪,二话没有说对着风衣男就开了一枪。

  轰!

  风衣男被轰了一个正着。

  这枪%不是手枪,牛都能打倒,别说是人了。

  风衣男的身体被掀飞了起来。

  趁你病,要你命!

  李子安哪里肯错过这个机会,一个跨步上前,右拳猛地挥出,一拳抽在了风衣男的胸膛上。

  “噗!”风衣男喷出了一口血来,却也就在那一瞬间,右手一挥,手中的西洋剑从李子安的右臂大臂上划了过去。

  李子安的身上又添了一道伤口。

  风衣男的双脚落地,左手一挥,一线寒芒飞出。

  李子安本来没有看清楚,可是一秒钟之后他就看清楚了,因为下一秒钟它就扎在了那个光头青年的脑门上。

  那是一枚风车形状的四瓣手里剑,东瀛忍者的暗器。

  这家伙是忍者吗?

  哗啦!

  又是一堵钢化玻璃碎裂。

  一颗狙击步%枪的子弹从破开的窗户中怒射进来,击中了风衣男的胸膛。

  孟刚出手了。

  风衣男的蹬蹬退了两步。

  李子安以为风衣男的胸膛会像炸酱一样爆开,可是他竟然没倒,地面上也多了一颗变了形的弹头。

  那风衣究竟是什么做的?

  这个时候本来不该去这个问题,可是李子安的心中却还是冒出了这个念头。

  孟刚手里拿的可是德意志最先进的狙击步%枪之一啊,一公里外能把一头犀牛打死,却没能干掉风衣男!

  如果是董曦在对面的大楼天台上,她或许会选择风衣男的脑袋开枪,如果运气好的话,就能击中风衣男的脸庞。

  风衣男的脸上没有防护,如果他的脸能硬接狙击步%枪的子弹……

  李子安觉得他也没有必要这么辛苦挣扎了,直接让导演发一份盒饭,还有100块的群众演员辛苦费,然后他就拿着那一百块钱去影视城外面的洗脚房洗个脚,按摩放松一下。

  带资入组……

  那样的话还打个锤子啊。

  哗啦!

  又是一堵落地窗的钢化玻璃破碎。

  第二颗子弹飞射进来,再次击中了风衣男的胸膛。

  风衣男又被掀退了两步,他看了一眼对面的大楼天台,绿幽幽的眼睛里满是摄人凶光。

  但也就只是看了一眼,那之后他突然横移一步,然后转身向对面的窗户冲刺。

  他刚刚启动,第三颗子弹便擦着他的肩头飞了过去。

  哗啦!

  对面的一堵落地窗破碎。

  几乎就在落地窗碎裂的同一瞬间,风衣男的脚尖在地上一点,整个人就像是一只大雕一样飞了出去。

  李子安没追,只是看着空荡荡的窗户有点走神。身上的几处伤口还有点隐隐作痛,但已经没有再流血了,可他的感觉却还是很糟糕。

  自从出山以来,他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狼狈过。他所遇到的所有对手之中,除了姑师大月儿打不赢,还有黄波有点难对付,其他的对手几乎都是被他吊打,但是这一次却是他被“欺负”了。

  身后传来了急促而又凌乱的脚步声。

  李子安回头看了一眼,是CIA的特工,十好几个。冲在前面的他一个都不认识,冲在最后面的那一个却是化成灰他都认得,是丁仕常。

  这跟电影里演的一样,坏人装完逼就跑,然后警察或者特工就拍马赶到。

  正义可能迟到,但不会缺席。

  这话说的好像就是眼前这种情况。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