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28章赘婿翻身

赘婿出山 李闲鱼 4013 2020-11-17 17:24

   “吃饭咯,冲鸭!”李小美一双小短腿踩着实木楼梯,发出咚咚的声音,小脸上满是激动的笑容。

  吃了午饭她可以玩一会儿,然后睡午觉,不用读书,也不用写作业,她感觉她已经达到了人生的巅峰。

  正在盛饭的李子安扔下勺子和饭碗就跑了过去,一边心惊胆战的叮嘱:“你慢点,小心摔着!”

  李小美哪里听招呼,还有两梯的时候就张开一双小短手扑向了李子安。

  李子安蹲下,伸手接住,把小棉袄抱起来的时候,伸手去打屁/股,一边拍打,一边教训:“跟你说多少次了,下楼慢点、慢点,怎么老是不听话?”

  他的巴掌举得高,却都是轻轻落下。

  李小美咯咯笑着,捧住老爹的帅脸,吧嗒亲了一下:“爸爸,小汤老师今天又表扬我了!”

  汤晴正从楼梯上往下走,一副苦笑不得的表情:“小美,我就说你坐姿端正了一点,这就算表扬你啦?”

  “当然。”李小美很认真的样子。

  李子安抱着李小美往餐桌走去:“小汤老师表扬你,你就多吃一点饭和蔬菜。”

  “我要吃糖。”

  “没糖。”

  李小美顿时翘起了小嘴,正要撒娇对付老爹,她老妈就从卧室里出来了,她跟着就变乖了。

  余美琳的脸色少了点血色,精神也不怎么好。不过比起昨天林胜男下葬的糟糕状态,却是好了许多。

  同样的事,李子安已经从悲伤之中走了出来,但她看上去还需要一点时间。

  李子安将李小美放在了专属的高凳子上,还把盛好饭的铁饭碗放在了她的面前。

  “谢谢爸爸。”李小美继续装乖。

  李子安老怀欣慰,恨不得立刻回房间去给她拿巧克力。

  余美琳坐在餐椅上,有点走神的样子。

  李子安给她盛了一碗饭,还有一杯老婆羹放在了她的面前:“别想了,身体要紧。”

  余美琳这才回过神来,她冲李子安露出了一丝微笑。

  李子安又给汤晴盛饭,也给了她一杯老婆羹。

  汤晴说了一声谢谢。

  李小美看了一眼林胜男经常坐的座位,说了一句:“奶奶怎么还不下来吃饭?”

  余美琳的心情本来已经好点了,听李小美这么一说,她的心情又低落了。

  李子安说道:“祖姥姥去旅游去了,要很久很久才会回来。”

  李小美歪着脑袋看着李子安:“很久很久是多久?”

  李子安伸手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等你长爸爸这么大的时候,她就回来了。”

  “哇,那得多久啊,祖姥姥为什么去那么久啊?”

  “嗯,祖姥姥这是去拜佛,她要拜遍全世界的佛,那当然要很久。”

  余美琳说道:“小美,吃饭。”

  “哦。”李小美不问了。

  这个家里,能镇住李小美这个神兽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余美琳,一个是汤晴,李子安只是个被奴的角色。

  吃了饭,两个女人收拾碗筷,李子安陪李小美玩了一会儿。

  终究是三岁多的孩子,不知道忧伤为何物,玩得嘻嘻哈哈,也不问她祖姥姥什么时候回来了。

  过来一会儿,汤晴将李小美带上了楼。

  余美琳坐在沙发上发呆,虽然喝了老婆羹,但她的精神并没见好转。

  哄完小棉袄的李子安又去哄管家婆,他坐到余美琳的身边,伸手搂着了她的腰,温声说道:“老婆,不要伤心了,你有孕在身,你得照顾好你自己和你肚子里的孩子。”

  余美琳顺势依偎进了李子安的怀里,幽幽地道:“我只是觉得好端端的一个人,说没就没了,这个家里也好像冷清了许多。”

  “奶奶八十多岁走的,也没有受罪,在老家算是喜丧,看开点,是人都有那一天。”李子安继续安慰她。

  余美琳轻声说道:“不用安慰我,你已经做得够好了,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才能适应。”

  李子安嗯了一声,转移了话题:“你下午有时间吗?”

  “你想干什么?”

  “我想把奶奶给我的百分之五的股权转让给你。”

  “那是奶奶给你的,你给我/干什么?”

  李子安说道:“奶奶给我就等于是给你,我留着也没有用,我这大/师现在的主业是背黑锅,手里不适合留正当公司的资产。”

  他其实明白林胜男的心思。

  在遗产继承这件事上,林胜男其实是有私心的。余美琳一分钱都没有,因为她是孙女,她的后代姓李。而余家明是她看中的最有出息的孙子,他的后代也会姓余,会从他的手中继承余家的家业。这一点上,老太君和杜枝山其实没什么区别,他们那个时代的人有这样的思想也是很正常的情况。

  余美琳琢磨了一下才说道:“老公,你暂时留着吧。”

  李子安讶然道:“重回大江集团不是你的心愿吗?”

  余美琳说道:“以百分之五的股权回去,也就一个股东,我什么都做不了,他们也不会待见我。你要是给我,股权一变更他们就知道了,等于是断了他们的念想。你留着,他们三家都会来找你,你对付他们是游刃有余。再说了,我这段时间正在忙公司上市的事,我得赶在分娩之前把事情做好,没有精力去跟他们斗。等公司上市了,孩子生下来了,我再去跟他们斗。”

  “你说股权一变更就等于断了他们的念想,这是什么意思?”一段话,李子安就在这句话上划了重点。

  “他们知道我不会把股权给他们,还会想着夺回大江集团,三家会联合起来对付我,就连我爸也不例外。可在你的手里,他们就会觉得有希望从你的手里买走,他们会拉拢你,不会排斥你,你等于是我们家扎在大江集团里的一根钉子。”

  李子安笑了:“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我听你的。”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忽然响起了来电铃/声。

  李子安将手机掏了出来。

  余美琳也移目过来看屏幕。

  这是一个本能的反应。

  老公太帅,还是手段通天的大/师,她压力很大,李子安的手机一响,她就忍不住会去怀疑是不是哪个女人打来的。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老丈人”。

  李子安划开了接听键,还开了免提。

  手机里传出了余泰山的电话:“喂,子安吗?”

  这语气,满满的慈父感。

  李子安干咳了一声:“爸,真没想到你会给我打电话,你有什么事吗?”

  “那个,晚上有空吗?”

  李子安移目看了余美琳一眼。

  余美琳冲李子安嘟了一下嘴。

  这个肢体语言无法解读。

  不过余美琳的心情明显好多了,这就够了。

  “晚上……干什么?”李子安问。

  “你和美琳结婚这么多年了,还从来没有回家看看,不如就今晚你和美琳回家吃顿饭吧,把小美也带上,我们一家人聚一聚。”余泰山的声音,很客气。

  这话,李子安又一点寒门赘婿终于熬出头的感觉。他和余美琳结婚快五年了,孩子都快四岁了,老丈人这还是第一次请他上门去吃饭,也算是第一次认家门。

  如果余泰山在他刚来魔都那会儿,或者更早一些这样跟他说,他还真是会感动,可是现在却是冲着他手里的那百分之五的股权请他带着老婆孩子去一家团聚,这性子就变了,满满的精致利己主义的气味。

  这事李子安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而是看了余美琳一眼,将决定交给她。

  余美琳摇了摇头。

  “喂?”余泰山的声音,他有点不耐烦了。

  李子安这才说道:“爸,不好意思啊,我和美琳今天有约了,来不了。”

  “你……”余泰山吸气的声音。

  李子安又说了一句:“那就这样,我挂了。”

  却不等李子安挂电话,手机里就传出了一个摔手机的响声。

  手机摔碎了,电话却没有挂断,手机里又传出了余泰山的声音。

  “可恶!给脸不要脸,还真拿自己当根葱了,我啐!”

  “泰山,这还不是拜你养的那个好女儿所赐,她要是早听你的跟那姓李的离婚,把老太太送回我妈家养着,哪有老三家那小子的事。她以为她下了一手好棋,没想到她也一分钱没得到,最后让老三家那小子占了大便宜,我看她现在肠子都快悔青咯。”高胜美的声音,嘀嘀咕咕。

  “你闭嘴!”

  “你冲我吼什么呀?有本事你去吼你那乖女儿啊!”

  “你!”

  “我提醒你,你要是还想不出法子,下一个董事会,你就等着让位吧!”

  手机没声了。

  李子安忽然觉得余泰山这辈子做人真的很失败,余美琳这么好一个女儿,好好的掌控着大江集团,他这个做爹的带头推翻,搞得父女反目。心中面临老三家的威胁,不得不低声下气来求他这个赘婿,却又被二婚的妻子数落。

  做男人做到这份上,就算有亿万家产也快乐不起来。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又响起了来电铃/声。

  余美琳又看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的是“董小姐”,她撇了一下嘴角:“你的生意还真是好啊,这电话一个接一个。”

  李子安有些尴尬的划开了接听键,还是开了免提。

  这是一种态度,你吃醋,我开免提,我这么光明磊落,你还好意思说我什么吗?

  手机里传出了董曦的声音:“马上来疗养院,老总要见你,你一个人来。”

  “好的。”李子安说。

  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了。

  余美琳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董小姐还真是一个有趣的人,她还没男朋友吧?”

  这话是在试探,还是在挖坑?

  李子安笑着说道:“她脾气很怪的,很难相处,我想也没有。”

  余美琳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看着余美琳。

  大/师的眼神澄清,是那么的光明磊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