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91章温馨的夜晚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564 2020-11-17 17:24

  晚餐结束,喝了一个小时的茶之后,李子安亲自操刀,放洗澡水、取拔毒膏,然后让马化云进浴缸泡澡。

  帮余美琳物色铜厂,这事虽然是打赌赢来的,但多少也欠了马化云一点人情。现在,他就把这人情还回去了。

  大~师亲自放洗澡水,亲自削拔毒膏,这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享受到这个待遇的。

  “马哥,现在深吸一口气,然后把头埋进水里,憋不住的时候才吐出来。”李子安讲述泡澡步骤。

  马化云跟着生吸了一口气,然后将头埋进了水里,快要一分钟的时候才吐出来,冒头吸气。他很快就看到了浮在水面上的黑色的絮状物,那形状就像是蚂蟥一样,他顿时皱起了眉头:“子安,这些黑色的东西就是我体内的毒素吗?”

  李子安说道:“是的,这才只是刚刚开始,接着泡,水温凉了就可以出来了。”

  马化云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憋住气之后将头埋进了浴水之中。

  李子安退出了浴室,站在门口等着。

  如果是余美琳或者沐春桃在里面泡澡,他还乐意在里面看着,可是一个大老爷们在里面泡澡,他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咕咕。

  手机忽然响起了微信收到新消息的提示音。

  李子安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刚刚想到桃子,桃子就发消息来了。

  金刚luoli:你还在浙地吗?

  李子安:嗯,在马化云家里看他泡澡。

  金刚luoli:我信你个鬼。

  李子安:真的,没骗你。

  金刚luoli:那你拍一张老马泡澡的照片给我看看。

  李子安:……

  他悄悄拍一张马化云大概也不会发现,但事情肯定不能那么干,万一桃子发了朋友圈,马化云的果照恐怕会在一个小时内上热搜,那就真的对不起老马了。

  金刚luoli:真在老马家里啊?

  李子安:真在他家里。

  金刚luoli:余美琳也在?

  李子安:她在跟老马的老婆聊天,我陪老马泡澡,本来打算今天回来的,但是美琳想买一家破产的铜厂,老马有门路,这不就上他们家来了吗。

  他把事情解释得清清楚楚,多多少少也是因为心里有点愧疚的原因。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桃子就是他的初恋,而且还是那种把生米煮成熟饭的初恋。

  金刚luoli:那你们这两天晚上是不是睡在一起了?

  李子安:嗯,昨天晚上睡在一起了,今晚还没睡。

  这句话发出去,他就有点后悔了,觉得应该雕琢一下再发出去,免得刺~激到她。可是发出去的话就等于是泼出去的水,再撤销的话,那等于是掩耳盗铃。

  金刚luoli跟着发来了一个滑稽的表情:恭喜啊,你终于睡到自己的老婆了。

  李子安:……

  他完全没想过沐春桃会是这样的反应。

  金刚luoli:她身材好还是我身材好?

  李子安有些无语:你们的身材都超级好。

  他真分辨不出来,各有特色。

  金刚luoli:她的功夫好还是我的功夫好?

  李子安好尴尬:我的姑奶奶,你就不能正常一点,吃点醋好吗?

  金刚luoli:是我让你跟她交作业的,我吃什么醋?

  李子安忽然觉得是他自己想多了。

  金刚luoli:好了,你回来我自有办法审问出我想要的答案,这会儿就不妨碍你看老马泡澡了。对了,你问问他能不能把我的购物车清空一下,我超喜欢这个,回头我就发朋友圈炫耀炫耀。

  李子安捂住了头。

  金刚luoli:跟你开玩笑啦,你求的话肯定没问题,我要是发朋友圈炫耀,余美琳就知道我跟你撩了。

  是撩不是聊。

  这个得划重点。

  李子安:嗯嗯!

  金刚luoli:还有,我爸想喝你的汤,你回来记得给他煲汤喝。另外,有个自称姓董的先生说要请你排忧解难,我说等你回来再回话。

  李子安:他是做什么的?

  金刚luoli:你这不是还没回来吗,我就没多问,只知道他姓董,他也没跟我多聊,等你回来我给他打个电话问问,另外……

  李子安:另外什么?

  金刚luoli:你不在我身边,我心里空荡荡的,我好想你啊,你想不想我?

  李子安:刚才我就在想你。

  金刚luoli:呸,我不信。

  李子安:真的,我刚才在想,要是你在浴缸里就好了,我大概也不会出来玩手机。

  金刚luoli:呸,不要脸!回来我收拾你!

  李子安:谁怕谁啊!

  金刚luoli发了一个锤子砸脑袋的图片:好了,好好跟余美琳睡觉,该交的作业也要认真完成,这样我也不会觉得对不起她。

  李子安一脸的苦笑。

  浴室里传来了马化云的声音:子安老弟,水凉了,我可以出来了吗?

  “可以出来了,冲一下,然后我再给你用内家真气按摩一下,效果更好。”说话的时候,李子安把聊天记录都清除了。

  这事本来就亏心,如果再被美琳看见,那就傻~逼了。

  有什么办法解决目前这种尴尬的状况吗?

  没有。

  他做不到因为桃子而抛妻弃子。

  他也做不到因为与余美琳和好了就抛弃桃子,他从来就不是那种人。

  所以这事无解,暂时只能顺天应命。

  半个小时后,李子安给马化云按摩结束,回到了张丽为他和余美琳准备的客房里,不见余美琳在房间里,去听到从浴室里传出的淅沥沥的水声。

  管家婆在洗澡。

  “谁啊?”浴室里传出了余美琳的声音,有点紧张的感觉。

  李子安笑着说道:“是我。”

  “你是谁啊?”余美琳的声音变了,满满都是调戏的味道。

  “我是你老公,你听不出我的声音吗?”管家婆很少开玩笑,他得配合一下。

  “原来是老公回来了,我在洗澡,你不许进来,我会害羞的。”余美琳说。

  几分钟后,李子安就推开浴室的门走了进去。

  他现在完全分得清楚女人的要和不要,管家婆这样说话,不就是想他进去给她搓背吗?

  淅沥沥的水声响不停。

  房间里的电视机上正播放着电视剧,一个女青年正站在讲台上朗诵诗歌。

  “啊——”

  这声音充满了激情与力量,就像是一个饱受折磨和摧残的女奴隶终于拿起了盾牌和大锤,准备迎击侵入家园的敌人,是那么的果敢,视死如归。

  仅仅是一个感叹的声音,台下就响起了一片啪啪啪的掌声。

  “春天来了,百花开了——啊!”

  女青年又是一句饱含激情的朗诵。

  台下又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啪啪啪!

  “在黑暗的洞穴之中苦苦等待了一个冬天的蜜蜂,终于飞出来了,啊!”

  啪啪啪!

  “它拍打着翅膀,嗡嗡嗡,它飞进了花丛中,栖息在了娇嫩的花蕊中,啊!”

  啪啪啪!

  “可是啊,那是一朵食肉花,那花朵突然包住了它,吞噬了它,啊!啊!啊!”

  啪啪啪!

  这是一首多么悲情的的诗歌。

  台下好多观众都留下了眼泪,一个个感动得一塌糊涂。

  电视是李子安进浴室之前开的,电视柜上还放着他的衣服。

  他想得还是挺周到的,这里毕竟是老马的家。他两口子聊些私密的话儿,让人听见了不好。

  半个小时后。

  “老婆,之前我给老马按摩,他问我要不要投资,把两家铜厂都拿下来,我觉得他是认真的,你要是需要的话,我可以跟他说。”被窝里,李子安打破了房间里的沉默。

  余美琳枕着李子安的臂弯,想了一下:“我觉得不要好。”

  “为什么?”

  余美琳说道:“我们家的铜矿虽然品质高,产量也还行,但毕竟不是那种特大型的铜矿,我们还与沐叔叔签了一份供应合同,需要按时交货。另外,马化云投资进来,公司就不一定是我们说了算了,他是身家几千亿的商界王者,这会儿跟我们客客气气,但他能做到今天这种高度,他肯定有他的一套。到时候公是公,私是私,他派个人来参与公司的管理,公司怎么发展,那我们说了就不算数了,我不想这样。”

  “我对经商这块不熟,果然还是你想得周到,老马提说的时候,我还真的有点心动,心想着一下子就有了两家铜厂,这是好事,就答应他来问问你。”

  余美琳说道:“还有啊,那家精金铜厂是集体企业,肯定问题重重,距离又远,就算经营好了也赚不了几个钱,我看好那家小铜厂,你给老马泡澡的时候,我打了陈老板的电话。”

  “那个陈老板怎么说?”

  “打不通。”余美琳的眉头皱了起来,“我担心他是因为躲债才关了手机,这事就有点不稳当了。”

  李子安说道:“没事,那份资料上有他的住址,回头我亲自跑一趟,把那家铜厂搞到手。”

  “那可是新地啊,很远的,我可舍不得你跑那么远。”余美琳用手指在李子安的胸膛上画圈圈。

  李子安笑着说道:“我心中的老婆可是以事业为重的女强人,也就几天十天时间就能搞定,然后我就回来了,另外,我也想跟康教授去新地的楼兰古迹看看。”

  他把赞助考古队的事说了出来。

  “这事危险吗?”余美琳又担忧起来了。

  李子安笑了笑:“不危险,你就放心吧,主要是办铜厂的事,顺路去楼兰古迹看看。”

  “嗯,那你千万小心。”余美琳的声音很温柔。

  李子安忍不住香了她一下。

  “路上你不是说有什么绝学吗?”余美琳忽然冒出了这句话。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然后才说道:“绝学很厉害的,你没问题吗?”

  “切,我看你多半是在吹牛。”余美琳一个嫌弃的眼神过来。

  李子安顿时就怒发冲冠了。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