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893章与风衣结合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970 2020-11-21 22:23

  两天后,午后。

  李子安躺在沙发上,耳朵上带着一副蓝牙耳机,听着美晴曦杜春子给他读索伦沙巴的日记。

  1901年4月1日,晴飞翔的荷兰人号在一座小岛旁边停了下来,几个水手和清国人上岛寻找食物和水源。我终于知道他的名字了,他叫马宝国,因为家乡战乱逃难出来,却被老乡坑骗,卖给了奴隶主。

  他真的是一个卑微又可怜的人。

  那长得像猪的船长菲利普说再过去一百海里就是意塔利了,他还跟我吹嘘意塔利的姑娘有多么热情和奔放,有一次他在西西里的一家酒馆里和八个意塔利姑娘打成了一片,他甚至还和一个瑞典公主有一段私情……

  他以为我会相信他的鬼话?就他那短小的物件,只有肮脏的奴隶愿意接受他,真正有修养的女人是不会正眼看他一眼的,更何况是瑞典的公主,简直是痴心妄想。

  我好像偏题了。

  都怪那个猪一样的菲利普。

  傍晚的时候,几个水手和马宝国回来了,他们从岛上摘到了一些水果,还抓到了几只鸡。那小岛看上去并没有人居住,怎么会抓到鸡?

  真是很奇怪的事情。

  今晚吃鸡。

  1901年4月2日天一亮菲利普就让水手拉起了船锚,飞行的荷兰人离开小岛的港湾,再次起航。我以为又是一次漫长的航行,结果十几海里之后阴姬就让菲利普将船停了下来。她脱掉了身上的衣服,只留下了一条四角短裤和束胸,她的身材真的很完美。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脱掉她身上的绿裙子,质地柔软,看上去很脆弱,可是韧性极好。我偷偷用小刀划了一下,居然没能划破。它似乎拥有锁子甲的防护能力,但它却只是柔软的丝绸。我对她充满了好奇心,她是一个谜一样的女人,就连她的衣服也是如此的神奇。

  她看了我一眼,叮嘱我等她回来,然后就一头扎进了海水里。

  我追到甲板边沿时,她已经消失在了海水之中。

  上帝,她的水性怎么那么好?

  我以为阴姬很快就会从海里冒出来,可是半个小时过去了,她还是没有回来。菲利普过来跟我说她可能已经被鲨鱼吃了,或者淹死了,问我要不要离开这里。我想起阴姬的叮嘱,一定要等她回来,我就拒绝了菲利普的请求,让他继续等着。

  就这样焦急的等待一个小时,马宝国突然指着海面对我大声嚷叫,他说了什么我也听不懂。我跑了过去,一眼就看见了从海水里冒出来的阴姬,我当时惊呆了。

  我的上帝,她居然能在水下待一个多小时!

  难道她是传说中的美人鱼吗?

  听到这里,李子安的心里也一片困惑。

  从索伦沙巴的日记里可以看出,那个叫阴姬的女人也具备他那样的能力,可以在海里长时间的潜水。她潜水的地方也是地中海,她明显是想找那座海底小镇。可问题是她没有罗盘,她怎么定位?地中海是一个极大的范围,她没有罗盘指引,还要在没有光线的海底寻找那座小镇,那比大海捞针还要困难。

  虽然美晴曦杜春子还没有讲下下一篇日记,但李子安却可以肯定,那个叫阴姬的女人毫无收获。那座小镇在1800多深的海底,一百年前又没有海底照明工具,几十一百米深她就看不见了,她怎么找?

  却就在李子安想让美晴曦杜春子继续往下讲的时候,耳边传来了脚步声。

  那是汤晴下楼的声音。

  这个时间是李小美睡午觉的时间,想必她已经把那个小捣蛋哄睡着了。

  脚步声往这边过来,李子安不用去看,脑子里也有一个汤晴蹑手蹑脚往这边走来的画面。

  汤媳妇这是想干什么?

  李子安没有让美晴曦杜春子继续往下念,他也没有睁开眼睛,假装睡着了的样子。

  汤晴走了过来,伸手拿起放在沙发一侧的空调毯,轻轻的给李子安盖在身上。

  然后,她就静静的看着李子安。

  盛世美颜,大%师睡着的样子都那么好看,越看越养眼,越看越滋润。

  李子安突然伸手抓住汤晴的手腕,往他的方向带了一点力,汤晴一个趔趄倒在了他的怀里。

  “呀。”汤晴的嘴里发出了一个嗲嗲的“惊呼声”,而且还延迟了起码两秒钟,直到倒在了李子安的怀里才叫出来。

  李子安搂着她,笑着说道:“媳妇,你怎么就这么乖呢?”

  汤晴的脸红了,扭扭捏捏的样子:“你干什么呀,这里是客厅,万一小美醒了,被她看见了不好。”

  李子安在她的耳朵边呵着热气:“小美才睡着,不会那么快醒来。”

  汤晴的耳根子也红了,声音儿颤:“你想干什么呀?”

  “我就想抱抱我的乖媳妇。”李子安说。

  家里最乖的媳妇,他就是喜欢调戏她,如果是桃子,他反而是被调戏的那一个。

  桃子被老沐叫走了,也不知道是去干什么,不然就热闹了。

  “你真是坏死了。”汤晴羞不可抑,将脸颊埋在了不要脸的男人的脖颈间,却又忍不住在他的脖子上啄了一下。

  李子安的心里满满都是甜蜜感。

  幸福的小车挂挡了。

  汤晴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莫名有点紧张了:“你又胡思乱想了呀,不可以的。”

  李子安笑了笑:“不可以什么?”

  “你就知道欺负我。”汤晴的声音软绵绵的,娇滴滴的,就那声音儿也能把人融化。

  李子安心痒痒的,凑到了她的耳边说道:“媳妇,我们去房间里怎么样?”

  汤晴咬着樱唇点了一下头。

  李子安撑着想要爬起来,抱他的媳妇回房间,但刚刚撑起一点,汤晴忽然又压了下来,说了一句:“不要。”

  “怎么了?”

  “你的身子要紧,晚上还要给美琳姐充电,你省着点。”

  李子安:“……”

  汤晴从李子安的怀里爬了起来,转移李子安的注意力:“子安哥,我看你的风衣有破的地方,我特意带了针线来,我给你缝补一下。”

  李子安坐了起来,移目去看风衣胸口的破洞。

  那是被董媳妇用穿甲弹打出来的破洞,本来很明显,可是现在去看,居然不是很明显了,破损的地方似乎变小了。

  李子安本来没怎么留意它,这一看他就愣住了。

  这风衣什么材质,难道还会自我修复?

  这个就牛逼了!

  汤晴倒没有留意到,她从裤兜里掏出了一只小盒子,打开并从里面拿出了一根针,那针上套着一条黑色的棉线。

  “你把风衣脱下来,我给你缝补。”汤晴说。

  李子安站了起来,又移目看了一眼风衣下摆的破洞。

  那个地方也被董曦击中过,但是破洞更小。

  李子安将风衣下摆提了起来,但那个破洞只剩下了一点淡淡的破损的痕迹,并没有破洞。

  “子安哥,你在看什么?”汤晴好奇地道。

  李子安说道:“这里本来也有一个破洞,可是现在没洞了,只剩下了一点痕迹。”

  “呃,谁缝补上的?”汤晴也凑过去看。

  李子安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没人缝补过,它好像能自我修复。”

  “啊?”汤晴很惊讶的样子,“会自我修复的衣服,这怎么可能?”

  李子安将风衣脱了下来,放在了沙发上:“我研究一下它。”

  他将右掌放在了风衣上,心念一动,大惰随身炉随即回应,一丝精炼炉身血从大惰随身炉之中释放出来,一分为二,注入他的双眼之中。他的瞳孔深处浮现出了两颗绿豆大小的绿点,一如翡翠之中的帝王绿。

  数据和影像很快都在脑海之中浮现了出来。

  这风衣没有一根棉线,它居然是一整块布料做成的。

  不,那根本不是布料,是一种很奇特的纤维组织结构,就像是树皮的结构。

  “这是什么东西?”李子安心中一片好奇,可是天眼算无穷尽只会给出数据并构建出影像,不会给出答案。

  如果这种材料是这个世界的东西,他还可以根据自己学到的知识和经验进行判断。可这件风衣的材料明显不是这个世界的东西,他也就无从判断了。

  他的心中也多了一个疑问。

  国王是从哪里搞到这件风衣的?

  其实不只这件风衣,还有那把削金断玉的西洋剑,那把剑明显也不是这个世界上的材料做成的。

  李子安结束了天眼算无穷尽的状态,再发功下去,那就成了推荐预言术了。

  预言一件衣服,那得多没文化才干得出来呀。

  可是就这么结束的话,李子安的心中又不甘心,想了一下,他的心中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将右手放在了风衣上,心念一动,真气夹带着混沌能量顺臂而下,进入风衣之中。

  以前这样的操作就是真气出真气回,带回物件或者某个人的身体内部的信息,这一次回来的不只是真气,还有混沌能量。

  就在混沌能量回来的那一刹那间,一个从未有过的情况顿时在他的身体里的每一根神经蔓延开了,那种感觉就像是——结合。

  他和那件风衣结合了。

  仿佛,风衣是他的身体的一部分,他的神经与风衣相连,他能感觉到风衣压在沙发上的感觉,就如同是他的手压在沙发上一样。他的血管也与风衣相连,本来没有生命的风衣仿佛拥有了血肉,他能捕捉到风吹到风衣上的感觉,就像是吹在了他的皮肤上一样。

  汤晴用好奇的眼神看着李子安,她不知道李子安在干什么,她把针线盒子放了下去,不经意的压在了风衣的下摆上。

  虽然只是一只针线盒,可是李子安也有反应,他感觉那只针线盒就像是放在他的掌心上一样,而且那感觉非常的清晰!

  就在这时,一个更诡异的情况突然出现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