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14章心灵导师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888 2020-11-17 17:24

  回到了那家民宿酒店的房间里,李子安看了一下时间,这个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半了。

  他再次动用鹰眼侦查了一下。

  那个监视者已经跟了上来,进入了后院过去的那片树林之中,正在往一棵树上爬。那棵树很大,需要两三个人牵着手才能抱住,高度也高过了这幢三层小楼。爬上树,这个民宿酒店就尽在他的监控之中。

  为了安全起见,李子安最后还是将观星意识引入这个房间,并在这个房间之中自爆。

  杜林林就站在他的身前,她也成了第一个被鹰眼扫描的目标,她的一切都在李子安的脑海之中呈现了出来。

  雪山草原,风景美如画。

  这真不是故意的。

  杜林林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她本来是想跟李子安说话的,看见他闭眼便知道他又在“施法”,怕打扰到他,也就没有开口说话。

  李子安睁开了眼睛,低声说道:“你可以说话,这房间里没有监听器和摄像头,但是要很小声才行。”

  杜林林这才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床沿上。一来一去,差不多走了三公里路,这点路对她一个习武的女人来说其实不算什么,只是今晚是个特殊情况,腿有点不方便,所以她早就想坐下来休息一下了。

  李子安接着说道:“那个家伙跟来了。”

  杜林林顿时有点紧张了,轻声问了一句:“在哪?”

  李子安说道:“阳台对面的树林里,在最高的那棵树上。”

  杜林林下意识的去瞅,但落地窗的窗帘是拉着的,根本就看不见。

  “他手中的望远镜估计带有热息成像的功能,他大致能看到我们在这屋里干什么。”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李子安笑了笑:“睡觉。”

  杜林林微微愣了一下:“这种情况,你能睡着吗?”

  “睡不着也得睡,养好精神才能办事。”李子安还真就脱了鞋子,爬到了床上。

  他接连动用了几次鹰眼绝学,真气和精神都有很大的消耗,他的确需要休息一下才行。

  杜林林也把鞋子脱了,爬上了床,又把身上的小西装脱了,然后躺到了李子安的身边。

  李子安用手臂给她当枕头,将她轻轻的搂在怀里。

  之前他跟杜林林的感情不是这个样子的,是知己,是异性兄妹,喜欢肯定是喜欢,但不是男女之间那种喜欢,那种喜欢是纯洁的,不掺杂什么欲望。可是现在却变了,不那么纯洁了,也有了欲望。

  俗话说日久生情,这话诚不欺人。

  这才两日,之前的纯洁的友情就升华了。

  “我……”温香软玉在怀,李子安的心中有些感慨,可是心里的话却又有点难说出口。

  “你想说什么?”杜林林的声音很温柔。

  “那个,我……”李子安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尴尬的表情,他还是难说出口。

  杜林林凑过来在李子安的脸颊上啄了一下:“你说呀,不管你说什么,我都喜欢听。”

  这算是以姿鼓励。

  李子安还是犹豫了一下才说出来:“那个,我……算不算渣男?”

  杜林林微微愣了一下,忽然扑哧一下笑出了声来,她不回答,却又凑到李子安的脸颊上啄了一下。

  “你别笑啊,你告诉我,我是不是渣男?”李子安很想知道答案。

  杜林林笑着说道:“你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

  “你看,我有老婆孩子,可我先出轨了春桃,现在又是你,我觉得我是个渣男。”李子安说。

  这个时候应该去琢磨沐龙的事才对,可是杜女侠躺在他的怀里,与他耳鬓厮磨,这么大一个大美人,他很难控制自己的思维和情感,他的脑子里有欲望有感情也有自责和反思,很是复杂。

  他觉得他得把这事理顺了,心里没了负担才好着手解救沐龙。

  再就是,现在也做不了什么。

  杜林林还在笑。

  李子安伸手拍了一下她的满月,表示惩罚。

  月者圆也,其色皓白,其质雪嫩,本是天宫一玉兔,奈何触犯天条,被套上了三角形的枷锁贬下凡间。

  世间的人喜欢用手去拍那套上三角形枷锁的玉兔,其实就是上天安排的惩罚。

  杜林林挨了一下,非但不恼,笑得更甜了。

  “你不说我还打你。”李子安说,很凶的样子。

  杜林林笑着说道:“你才舍不得打我,我也不怕你打我。”

  李子安:“……”

  堂堂大%师,就这么点威信?

  杜林林伸出一根手指在李子安的胸膛上画着圈圈,声音柔柔的,“你怎么可能是渣男,你非但不是渣男,你还是这世上最好的男人。”

  李子安眨巴了一下眼睛,琢磨这话是真心话,还是奉承话。

  “我这不是奉承你啊,我这是实话。”杜林林一眼就看穿了男人的内心。

  “嗯,你接着说。”

  “你是怎么跟沐春桃在一起的,我不太清楚,我也不谈她,但你跟我在一起,那完全是我主动啊,我都那样了你都能忍下来,直到我拿出协议书你才被逼就范,你说,你这么有原则的男人,怎么可能是渣男?”

  “你不会是因为长得帅,所以才喜欢我,想跟我生小猴子吧?”

  杜林林打了李子安一下:“我有那么肤浅吗?”

  李子安信了,主要是她打这一下有点重,如果她打轻点他都不太相信。

  “疼不疼?”打了人,杜林林又开始后悔了,心疼地道:“你要是疼,我给你吹一下,吹一下就不疼了。”

  李子安摇了一下头:“不疼,不用吹,还有呢?”

  “还要说啊?嗯,你这样的男人放古时候那就是风流才子,最厉害的大侠什么的,肯定有女孩子喜欢你,想跟你在一起,你挡得了一个,可后面还有一百个,你挡得了多少?”

  李子安:“……”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

  就怀里这个,一开始他是坚决的挡,使劲的挡,可他挡着挡着就挡不住了,现在就睡一块儿。

  “这事啊,你就别纠结了,你跟我睡,你良心痛吗?”

  “呃,不痛。”

  “那你跟我睡了,你会少块肉吗?”

  “呃,没少。”

  杜林林说道:“这不就的了吗,你回去还是完整无缺,余美琳也不会亏,春桃更不亏,没准她们还赚了。”

  李子安:“……”

  “还有,你让我得到了幸福,还有做女人的快乐,你这是做好事,你良心非但不会痛,还应该满足和快乐。你爱你老婆孩子,你的老婆孩子也爱你,你心里有我,我心里有你,你心里还有沐春桃,春桃的心里也有你,我们一起快快乐乐,这不皆大欢喜吗?”

  李子安的头被她绕得晕晕的。

  可是,他居然还是觉得她说的有道理。

  “这下心里舒服了吗?”杜林林又凑过来在李子安的脸上啄了一下。

  李子安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你这么一说,我感觉好多了。”

  是啊,他跟杜林林睡了,他又没少一块肉,他心里还是那么爱管家婆跟小美,还是那么爱桃子,他又没有变心,为什么要这么纠结呢?

  这做人呐,最重要的就是开心。

  在月牙村的时候,他不就是这样的心态吗?

  杜林林这一番开解,算是帮他打开了心结,他又找回了原来的那个自己。

  那个初心不改,追求梦想和快乐的少年。

  “你疼不疼?”杜林林的话题转换得让人有点猝不及防。

  “嗯?”李子安好奇地看了杜林林一眼,怎么老是问他疼不疼呢?

  杜林林的声音软绵绵的:“你要是疼的话,我就给你吹一下。”

  李子安眨巴了一下眼睛:“我说你怎么老是问我疼不疼,你打我那一下一点都不疼。”

  “疼分很多种,吹一下就不疼了。”

  李子安又眨巴了一下眼睛:“吹哪?”

  杜林林也眨巴了一下眼睛:“你哪疼啊,你哪疼我吹哪里。”

  李子安想了一下:“头疼。”

  杜林林跟着就凑了过来,小嘴张大大,一口气就吹到了李子安的额头上:“呼——呼!”

  李子安莫名其妙的有些失望。

  不知道是他误会了,还是她误会了。

  李子安将她捉住,温声说道:“睡吧,半个小时后我就该行动了。”

  “嗯。”杜林林不吹风了,枕着李子安的臂弯,闭上了眼睛,她的睫毛长长,眨巴眨巴。

  这样的时候,她怎么睡得着,只能装睡。

  李子安看了一眼天花板上的烟雾报警器,忽然心中一动,他说道:“你等我一下。”

  “干什么?”杜林林好奇地道。

  李子安抽手爬了起来,打开合金工具箱,从箱子里取出了一卷医用胶布,站在床沿上将烟雾报警器包了起来,然后又取出一根檀香点燃。

  点檀香睡觉,他能更快的恢复状态。

  杜林林用好奇的眼神看着李子安,真想开口问李子安为什么点香的时候,李子安又回到了被窝里,伸手将她搂在了怀里。熟悉的味道,温暖而有力的臂弯,幸福的感觉一下子就上头了,她浑身软软,神经麻麻,哪里还有什么问题。

  李子安闭上了眼睛睡觉。

  大睡炼气术,睡觉就是修炼。

  大%师躺被窝里,怀里抱着一个美女都不忘修炼,这样的一颗赤子之心,这样的勤奋,试问世间谁人能及?

  杜林林在李子安的怀里睁开了眼睛,看着李子安的脸,这张脸无论从什么角度去看都是那么的好看,她的眼眸里满是情意和欢喜,痴痴的。

  不过,她真的不是因为李子安长这么帅才喜欢上的,才跟他睡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