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78章元凶显形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132 2020-11-17 17:24

  董曦自己就移开了。

  她的想法其实很单纯,她只是想欺负李子安,然后看他不高兴却又拿她无可奈何的样子。

  而且,她好像对这种感觉上瘾了,所以有时候她自己也觉得自己蛮不讲理,但还是忍不住要去针对李子安,欺负他。

  谁让他长得那么好看?

  不欺负他欺负谁?

  董曦移开之后,李子安一边假装看手机,一边用眼角的余光观察敌人的动向,表面上倒是沉着冷静的样子,可是心里却始终有点小紧张。

  不为别的,上次观星里有“一片桃云笼紫薇,群阴荟萃凤求凰”这么两句,这说的就是他。

  那一次观星,他和余美琳两口子都在应劫,而他应的就是这桃花劫。

  一片桃云,群阴荟萃……

  想想都可怕。

  董曦瞅见了李子安在看她,脸上露出了一个嫌弃的表情:“我就在这里,想看我就正大光明的看,偷偷摸摸的有意思吗?”

  李子安干咳了一声,没有还嘴。

  不还嘴是明智的,每次跟董曦斗,最后都是他吃亏。

  董曦又移了过来,不过这一次她的底盘跟李子安的底盘,隔了好几公分的距离。

  李子安保持警惕,小心戒备。

  董曦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李子安笑了笑:“你看你说的,我哪有紧张?再说了,你又不是老虎,就你那一口牙,吃我也咬不动。”

  董曦忽然伸嘴过来,露出了一口雪白的牙齿,作势去咬李子安的脖子。

  李子安慌忙躲开。

  董曦呵呵笑了一声:“还说不害怕?”

  李子安有些无语,心里也有些气恼,他忽然也凑了过去,张嘴作势去咬董曦的脖子。

  董曦非但不退,反而张嘴冲着他的嘴对咬过来。

  李子安慌忙往后仰,躲开了董曦的嘴。

  他以为董曦会学他那样躲开他,却没想到人家根本就不躲,直接对咬上来,他要是不躲开的话,他跟董曦肯定又亲上了。

  监控中心里的互啄还可以说是巧合,可这样亲上的话,那就不是什么巧合了,那叫蓄意。

  董曦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轻蔑的笑意:“还说不怕我?”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行行行,我怕你行了吧?”

  他觉得他上辈子一定欠她很多钱,所以这辈子她才这么针对他,简直是命里的克星。

  董曦也调戏够了,往沙发上一靠,说起了正事:“半个月的期限已经过去了一半了,你那边有什么消息没有?”

  李子安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暂时还没有,不过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找到精武女王的骸骨和罗盘的。最坏的结果,我把这个黑锅背上。”

  董曦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那眼神带着一点穿透力:“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或者,你已经掌握了什么线索,却不肯跟我说?”

  李子安摊开了双手:“哪有?”

  其实有,只是他不能说。

  刚才他差点就想将那张纸条的事说出来了,可最终还是在最后关头改变了主意。

  那张纸条涉及到了两个女人,一个是姑师大月儿,一个是余美琳,这两个女人对他来说都极其重要。

  说精武女王的骸骨和罗盘很有可能是姑师大月儿偷的?

  那样的话,姑师大月儿立马就后成为被通缉的对象。

  说余美琳很有可能被精武女王骸骨上的病毒生物感染,成了王者级的宿主?

  那么余美琳很有可能会被送到疗养院的地下基地研究。

  这教他怎么说?

  “真没有骗我或者隐瞒我什么?”董曦还是不相信的样子。

  李子安干脆把脸凑到了她的面前,一脸无辜的表情:“你看我的眼睛,它在跟你说什么?”

  两张面孔近在咫尺,呼吸可闻。

  李子安的鼻息扑卷到了董曦的脸上,董曦的鼻息也扑卷到了李子安的脸上。

  两人突然就没有声音了,谈正事的气氛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尴尬和暧昧的气氛。

  董曦忽然闭上了眼睛。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

  这个动作,那是女人在等吻的意思。

  如果是余美琳、沐春桃和杜林林,他一口就吻过去了。可是她是董曦,他不敢亲过去。

  他将脸往后退。

  却就在他刚刚往后退了一点的时候,董曦忽然凑了上去,樱唇啄在了他的嘴唇上。一只手臂也伸过来扣住了他的脖子,不让他再往后退。

  你大可以胆小退缩。

  我主动就行了。

  女排运动员就是这个风格,敢爱敢恨,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李子安不能的抬手去阻挡,却撞在了山坡上。

  这个动作释放出了一个错误的信号,女排运动员的上身直接压了过来……

  一片桃云笼紫薇。

  这真的是在渡劫。

  这劫要是成功渡过了,那就是飞升成仙。

  这劫要是渡劫失败了,那必然会弄出人命。

  混乱中,休息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之前那个帮忙查监控录像的工作人员走了进来。

  这位同志顿时惊呆了,愣在门口不知道如何是好。

  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慌忙分开。

  董曦不慌不乱的将外套的拉链拉上,她的脸红红的,眼神里也有点羞耻感,但整体上还是很镇静。

  李子安干咳了一声,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话:“这沙发肯定是刚打蜡了,坐着都能滑倒。”

  站在门口的同志:“……”

  董曦也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李子安。

  这种借口他都能说出口,这人的脸皮得多厚啊?

  李子安站了起来:“同志,有结果了吗?”

  那个同志这才回过神来:“有,有,我给你们看看。”

  他走了过来,将几张数码打印的照片递给了李子安。

  李子安拿着照片,第一张照片上就看见了汉克,他坐在副驾驶座上。那辆法拉利跑车里,开车的是西罗,他看过视频,也是一眼就辨认了出来。

  董曦也站起来,凑过来看照片,李子安看见的,她也看见了。

  李子安又看了后面几张照片,每一张都有汉克和西罗。

  他很快就翻到了最后一张照片,视线落在汉克的脸庞上,一时移不开了。

  前面几张照片里,汉克都很正常,可是最后一张照片里,汉克的眼睛是惨绿色的,显得很诡异。

  “这……这是怎么回事?”董曦也看见了汉克的绿眼睛,心中一片惊讶与好奇。

  李子安却看着那个工作人员,客气地道:“谢谢你同志,能让我们单独聊聊吗?”

  “当然没问题,如果两位领导有什么需要的话,我就在之前的那张办公桌,你们随时来找我。”工作人员留下这句话,转身离开了,出门的时候又带上了休息室的门。

  沙发刚打了蜡,坐着都能滑倒,万一两位领导又滑倒在沙发上,纠缠在一起,被人瞧见了难免会误会。

  那位同志出去了,李子安才开口说道:“仅从最后一张照片上的汉克的眼睛,我便能断定他是车祸案的元凶。当初在新地的神殿里,康教授刚刚成为宿主,他发狂的时候,他的眼睛也会变成绿色,但没有汉克这么严重。”他指着最后一张照片上的汉克的眼睛,“你看,这货的眼睛都快成祖母绿了。”

  “你的意思是说,他的功力更强大吗?”

  “也可以这么说,寄生在汉克身上的病毒生物是一个战士,可是他先后经历了黄波和汉克两个宿主。它在外面的世界存在了几十年,对我们很了解。汉克是一个精英,它寄生在汉克的身上,它和汉克的进化反应会更强烈,我敢断定,现在的汉克肯定比黄波强大好几倍。”

  董曦的神色凝重:“汉克想杀你,你千万要小心。他用这种方式,警察和我们都拿他没有办法。”

  “我不是他想杀就能杀的,我倒是很担心你们,他不知道罗盘已经不在你们的手上了,一旦他觉得可以用这种方式盗走罗盘,他一定会出手。”

  董曦的眼神冰冷:“他真敢来的话,我一定让他有来无回!”

  “我倒是有个建议。”

  “什么建议?”

  李子安说道:“找一个制作赝品的大%师,制作一个加的罗盘,然后拿出来展览,就说发现了什么重要的历史文物,没准他会出手。我们提前埋伏好,给他来一个瓮中捉鳖。”

  董曦握拳打了李子安一下,手上也没有轻重。

  李子安讶然道:“无缘无故的,你打我%干什么?”

  董曦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我正犯愁没有应对的办法,你就给出了这么好的一个方案,真不愧是大%师。”

  李子安本来还想批评她一句,可忽然想到说了也等于白说,也懒得说了。强啄的事情她都说干就干,打他一拳又算得了什么?

  “我得回去跟老总说说这事,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吧。”董曦的眼神里带着点期待。

  李子安说道:“我就不去了,我老婆今天刚回来,我得回家陪陪她。这种事情,我说你说都一样。有什么需要我做的,给我打个电话就行。”

  “嗯,代我向你老婆问好。”董曦说。

  李子安听了这话心里有点奇怪的感觉,心里有话却说不出来。

  你一边吃人家老公的豆腐,还让人家的老公代话问好。

  这样做真的合适吗?

  董曦忽然张开双臂抱了李子安一下:“我就不送你回去了。”

  李子安感觉被她抱出了气紧的感觉,但还是点了点头:“嗯嗯。”

  董曦抽身就走。

  李子安站在沙发边发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