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82章突然的噩耗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129 2020-11-17 17:24

   叮铃铃,叮铃铃……

  前脚进门,李子安的手机就响起了来电铃|声。

  他以为是余泰山又打电话来了,掏出手机来看才发现是康教授打来的电话。

  昆丽直盯盯的瞅着李子安,那眼神似乎在审问李子安,是哪个女人给你打的电话?

  李子安懒得理她,他划开接听键:“喂,康教授你好。”

  手机里传出了康海川的声音,很着急:“李先生,不好了!”

  李子安心中一动:“出什么事了?”

  “老马他……”康海川的声音有点哽咽。

  李子安顿时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马叔叔怎么了?”

  “他、他死了!”康海川总算是把话说出来了,然后手机里全是他抽噎的声音。

  李子安懵了。

  他还记得在康教授家的那天晚上,马福全说她老婆肚子疼,要赶着回去陪老婆去医院,却没想到那天晚上的第一次见面成了最后一次见面。

  “马叔叔是怎么死的?”

  “我也不知道,昨天晚上他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发现了点东西,让我约你今天晚上在我家见面,我当时就想给你打电话,可又想着有点晚了,怕影响你休息,所以就没打,没想到今天一早起床,一个警察就打电话来问我老马跟我在电话里说了什么,我一问才知道老马他、他……没了……”

  “康教授,你别伤心,你在哪,我过来看看你。”李子安说。

  “我在老马家的弄堂里,幸福路27弄,哎……”

  “我马上过来。”李子安挂断了电话,心中有点慌。

  毫无征兆的,那个不曾追上的白衣女子又从他的脑海之中冒了出来。

  马福全的死会不会跟她有关系?

  越想越可疑。

  几天前见马福全的时候,人还好好的,精神头也不错,不是那种身体不好,有慢性疾病的人,猝死或者致人死亡的几率几乎为零。排除猝死和自然死亡,那就是凶杀了。

  马福全在文物管理局那样的清水衙门上班,要钱没钱,要权没权,也不存在妨碍到什么人的利益,谁会杀这样一个人畜无害的老人?

  “那个用佉卢语打的电话会不会是一个警告电话?对方警告无效,而马叔叔还真查到了一点什么,然后就被杀人灭口了?”李子安的心里这样想着。

  昆丽问了一句:“谁是康教授?”

  李子安随口回了一句:“一个朋友,我得出去一趟。”

  昆丽说道:“我和你一起去。”

  “不用,我自己叫车就行了,也方便。”李子安又给林胜男打了个招呼,“奶奶,我有急事要出去一下,中午可能不回家吃饭。”

  林胜男抬了一下眼:“去吧去吧,男人就是要以事业为重。”

  李子安快步向门口走去。

  昆丽跟了上来。

  李子安停下了脚步,看着她:“你跟来干什么,我说了,我自己叫车。”

  “美琳让我保护你。”昆丽说。

  美其名曰保护,其实就是看着守着。

  李子安一下子就火了:“你打得过我吗,还保护我,别以为我不知道她让你干什么,凡事都要有个分寸,你要是太过分了,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昨天晚上的事就已经把他气到了,憋着没发作,现在又来,他还忍个锤子。

  昆丽有点懵了,她没想到李子安突然就跟她翻脸了,而且还这么凶。

  李子安|拉开门走了出去,顺手把门也关上了。

  昆丽愣愣的看着那门,半晌都没回过神来。

  林胜男抬头看了一眼昆丽,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见他发火,奶凶奶凶的,呵呵。”

  昆丽回头看了林胜男一眼,眼神里有话。

  你怕不是对奶凶这个词有什么无解吧?

  幸福路27弄到了,李子安下了车,进了弄堂。

  弄堂里聚集了一大群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什么,场面乱糟糟的。

  一幢老楼下有警察维持秩序,用警示带将看热闹的人挡在了外面。

  李子安一眼就看见了康海川,他就站在警示带圈出来的空地上,一个警官正在跟他说话。

  那警官身材笔挺,国字脸上自带正义感,表情也严肃。

  这人眼熟,居然是上次在医院里聊过几句的刘军。

  “康教授!”李子安叫了一声。

  康海川回头看了一眼,跟着向李子安招手:“李先生,你快过来。”

  李子安却给他指了一下身前的警用警示带。

  这时刘军也看见了李子安,他说了一句:“你从下面钻过来。”

  李子安猫腰从警示带下钻了过去。

  刚才他其实也可以这样钻过去的,但毕竟是警方拉起的警示带,没有许可是不能乱钻的。

  李子安来到了康海川和刘军的身边,打了一个招呼:“康教授、刘警官。”

  康海川一见李子安,仿佛是触发到了什么,悲从心来,眼泪一下子就从眼眶中滚了下来:“老马他……呜呜……”

  李子安伸手拍了拍康教授的肩膀,安慰了一句:“不要难过了,你的身体也要紧。”

  人老了,身边的朋友差不多都是几十年一起过来的,就像是亲人一样,突然就这么走了,那肯定是很难受。

  刘军说道:“李先生,康教授跟我说了一些情况,你和马福全在康教授的家里见过一面对不对?”

  李子安的了一下头:“见过,我们还聊了一会儿。”

  “你们因为什么见面,又聊了什么?”刘军直视着李子安的眼睛,观察李子安的反应。

  这大概是职业习惯。

  李子安说道:“我和康教授认识是因为一个符号,康教授是国内有名的符号专家,我想请他解读。康教授把那个符号发给了马福全,马叔叔又把那符号打印出来贴到了黄波的门上,后来他接到了一个奇怪的电话,我们是因为那个电话的录音见了面。康馨同学现在还在尝试翻译那个电话的内容,不知道那个打电话来的人说了什么。我就知道这些,康教授不打电话来,我都不知道马叔叔走了。”

  康海川肯定已经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交代了,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要是遮遮掩掩的闪烁其词,没准警察还会怀疑马福全的死跟他有关系。

  他其实还想说说那个神秘的白衣女子的,可是心里琢磨了一下还是放弃了。

  他不知道那白衣女子是谁,也不知道对方的动机,随随便便说出来,不但对破案没有帮助,反而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人家就问一句,那白衣女子为什么会出现在你家小区的附近?

  就这个问题,他都不好回答。

  刘军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你说的情况跟康教授说的情况一致,不过我有一个想不明白的地方,要请你回答我。”

  “只要我知道的,我都如实告知,刘警官你请讲。”李子安客气地道。

  刘军说道:“你请康教授破解的符号究竟是什么符号,为什么会给马福全招来杀身之祸?”

  李子安摊了一下手:“我也不知道,如果我知道,我又何必请康教授破解?”

  刘军眼神灼灼的盯着李子安,似乎是在判断他说的话的真假。

  李子安没有避开刘军的眼神,他又没做亏心事,也没有说假话,自然不怕专业的刑侦眼光。

  “那你是从哪里得到那个符号的?”刘军又问了一句。

  李子安说道:“当年我师父给了我一张附身符,那符号就画在那附身符上。”

  “附身符呢?”

  “没了,我就记得那符号。”李子安一脸无辜的表情。

  刘军又直盯盯的瞅着李子安,第二轮专业刑侦眼光扫描。

  如果可以的话,李子安真想跟告诉他真相。

  警官,我的脑子里面有一只香炉,那符号是我从香炉上抄下来的。

  把这样的真相告诉一个警察,下一步恐怕就是送医院尿检看是不是嗑|药了吧?

  “刘警官,我能上去看看吗?”李子安问。

  刘军皱了一下眉头:“那是凶案现场,你上去看什么?”

  李子安说道:“马叔叔昨天晚上给康教授打电话,说他发现了什么,没想到昨天晚上就遇害了,你让我上去看看,没准能发现什么线索。马叔叔毕竟是因为那个符号死的,我心中有愧,想帮点忙把凶手抓到。”

  刘军只是听着,没有回应。

  康海川说道:“刘警官,李先生很厉害的,他是一个方士,你带我们上去看看,没准他真能帮上忙。”

  “方士?”刘军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李子安。

  就这眼神,李子安知道刘军大概是把他和那些装神弄鬼骗人钱财的神棍联系在一起了。

  不过他也不介意,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略懂点皮毛而已,今天就不说这个了。”

  刘军犹豫了一下才说道:“你们跟我来吧,不过要记住,不要碰任何东西,也不要随意走动。”

  “好的,我记住了。”李子安说。

  刘军领着李子安和康海川进了楼梯间。

  李子安问了一句:“康教授,马叔叔的老婆呢?”

  康海川说道:“老马的老伴因为盲肠炎住院,现在还在医院里,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真不知道她要是知道了这个消息……”

  一句话没说完,他的眼泪又涌了出来。

  老年丧偶,人生之大悲。

  李子安的心里也难受了起来,刚才说马福全是因为那个符号死的时候,他都没有多么明显的感受,可一听到马福全的老婆还躺在医院里不知情,他的心里就有了负罪感。如果他不用那个符号接触康海川,康海川就不会把那个符号发给马福全,那么马福全就不会把那个符号打印出来贴黄波的家门上,后面也就不会有什么神秘电话,马福全也就不会死。

  不过,这笔账就这样算到自己的头上,似乎又有点勉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