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84章飞虎爪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201 2020-11-17 17:24

   上门的是一个浙地商会的商人,卜卦问事吉凶,李子安卜卦解卦,治病卖药,收了两百万。

  大%师这生意,真的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当初,他在浙地商会的年会上发了许多名片,但那些富人却不是都有麻烦需要请他这个大%师排忧解难,留着名片也是等真遇上了麻烦才求上门来。

  送走那个商人,李子安看了看银行发来的交易短信,私房钱已经一千多万了。这事要放在出山之前,做梦都不敢想。

  沐春桃凑了过来,笑着说道:“余美琳不查你的小金库吗,当心她给你没收了。”

  李子安笑了笑:“我这点钱在她眼里只是一点小钱,她从不过问我赚多少,有多少私房钱。”

  沐春桃微微翘了一下嘴角,有点吃醋了。

  李子安凑到了她的耳边,温声说道:“我努力存钱,想帮你实现你的心愿。”

  “我的心愿?”沐春桃从来没有提说过她的什么心愿,李子安这么一说,她反倒有点迷糊了。

  李子安说道:“你每次去杜林林在海边的那套房子,你就羡慕得很,等我存够了钱,我也给你买一套,让你也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沐春桃心中一片感动,一声嘤咛,一头就扎进了李子安的怀里,将他紧紧抱住。

  她不缺钱,她家的资产是李子安的百倍,她真想要一套海边的房子的话,随时都可以去买。可李子安买给她,那意义就不一样了,因为那代表着李子安给了她一个家。而且,李子安真要给她买的话,他出山以来赚的钱等于是都花在了她的身上了,这样一份情义,她怎么能不感动?

  “老公,你有这心就够了,我就是随便说说,你怎么就当真了?”沐春桃的声音软绵绵的。

  李子安说道:“我没能给你一个名分,我的心里亏欠你,所以怎么也得给你一个家呀。再说了,万一你将来有小猴子了,你得养胎吧。你爸要是看见你大肚子,问你肚子里孩子是谁的,你怎么说?”

  沐春桃抬手圈住了李子安的脖子,笑盈盈地道:“我就说隔壁老李的。”

  李子安假装生气,伸手拍了一下她的满月:“你想你爸拿菜刀来砍我吗?”

  沐春桃忽然凑过来,堵在了李子安的嘴。

  李子安把自己变成了一颗糖,任她品尝。

  却就在桃子有点情不自禁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输密码的滴滴声。

  客厅里的两个人同时愣了一下。

  在沐家,能输密码开门的就只有沐龙和沐春桃,沐春桃就在眼前,是谁在开门还用去猜吗?

  李子安瞬间反应了过来,慌忙松开了沐春桃,以最快的速度冲到茶几前,打开了放在茶几上的合金工具箱,然后将仅剩下的一块拔毒膏拿了出来。

  沐春桃忽然抬手指了一下李子安的裤子。

  李子安低头看了一眼,慌忙将拔毒膏塞进了沐春桃的手中,然后跪在地上假装找东西。

  房门打开,沐龙走了进来,看见了站在茶几旁边的大棉袄,还有跪在地上的李子安,他微微愣了一下,也不说话,眼神狐疑的扫过了他的大棉袄,然后落在了跪在地上的帅逼安的身上。

  “爸。”沐春桃招呼了一声,满脸笑容,“子安哥特意过来给你送拔毒膏,我刚才还说他太客气了。”

  “哦。”沐龙敷衍味浓浓的应了一声,还是眼神狐疑的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这才抬起头来看着沐龙,笑着打了一个招呼:“沐叔叔回来啦。”

  “小李,你在干什么呢?”沐龙问。

  李子安站了起来,一脸尴尬的表情:“我掉了一块硬币,我在找我的硬币。”

  一单生意赚几百万的人,掉一块硬币会跪在地上找吗?

  沐龙心里不信,跟着说道:“我帮你找。”

  沐春桃慌了,拦住了沐龙:“爸,你凑什么热闹啊,掉了就掉了嘛,不就是一块硬币吗?”

  沐龙说道:“不行,一块也是钱,想当年我创业初期,我要是有一块钱买一张烧饼吃,我就开心得很。”

  说着,他就要去推开沙发帮隔壁小李找硬币。

  找硬币是假,找不到硬币才是他的目的。

  隔壁小李说掉了一块硬币,要是找不到,他倒要看看隔壁小李又会说什么!

  不怪老沐疑心重,上次明明听见沐春桃的屋子里有男人的声音,后来被沐春桃骗去医院,结果走半路她就说肚子不疼了,不去医院了,这事越想越可疑。

  却就在老沐双手撑着沙发,准备推开的时候,李子安将一只手伸到了他的面前,摊开,露出了一块一元的硬币。

  “不麻烦了,沐叔叔,我都找到了。”李子安说。

  沐龙:“……”

  沐春桃暗暗松了一口气,心里也佩服帅逼安机智。

  李子安将手收了回来,将一元硬币装进了裤兜,然后合上合金工具箱,提在手里:“沐叔叔,我就是过来给你送拔毒膏的,我还有点事,我回去了。”

  “大%师,不坐一会儿吗?”沐春桃说。

  “不了不了,有事,真得走了。”李子安提着合金工具箱往门口走去。

  沐龙愣愣的看着李子安的背影,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是又说不出来。

  沐春桃用胳膊碰了沐龙一下:“爸,你给人家打个招呼呀,愣着干什么?”

  沐龙这才回过神来,说了一句:“小李,有空过来坐。”

  “嗯,好的。”李子安开门出去了。

  一出门就捂住了胸口,小心心扑通扑通的跳。

  这种刺%激,他是真的不想再来一次了。

  回到家里,耳边传来朗朗读书声。

  一丝愧疚又毫无征兆的冒了起来。

  这似乎没法避免,人吃辣椒,嘴里肯定会很辣。他偷吃桃子,也就免不了良心上的愧疚。倘若他连愧疚都没有了,那也就成了一个没有良心的人了。

  还是无解。

  李子安路过茶几的时候,看见了一只放在茶几上的盒子。他心中好奇,走过去拿了起来,打开。

  盒子里装着一只合金圆筒,顶端扣着一只有合金爪子,构成了一个类似鹰爪的形状。底部密封,却雕了花,雕的是一只扑食的猛虎,张牙舞爪,很是逼真。

  他笑了。

  汤晴说给他做一只飞虎爪,还真是给他做了一只飞虎爪。

  他试着把爪子扒出来,可是试了一下,合金爪子却纹丝不动。

  合金圆筒上有一个按钮。

  这一次汤晴虽然没有附上说明书,但想必那按钮也是发射飞虎爪的机关按钮。

  李子安伸手过去,他想试一下这飞虎爪的效果。

  “不要!”楼上忽然传来汤晴的声音。

  李子安的手指缩了回来。

  “下课了,冲鸭!”李小美从汤晴的身边跑过,就要朝楼梯下冲。

  汤晴似乎早就料到了她有这一出,弯腰一把将她捉住,然后抱在了怀里:“小美,你忘了上次摔倒的事了吗?”

  李小美想了一下:“我没忘。”

  汤晴一眼就看出李小美是忘记了,但也没有揭穿她,抱着她下楼,到了客厅,才把她放下来。

  “爸爸!”李小美撒腿跑了过来。

  李子安慌忙将飞虎爪放下,早早的蹲下去等着他的小棉袄。

  李小美一头扑进李子安的怀里,李子安将她抱起来之后,她在了李子安的脸上啄了又啄,稀罕得很。

  汤晴走了过来,拿起了那只飞虎爪:“子安哥,这飞虎爪的发射距离是三十米,威力很大,你在家里发射的话,肯定会撞坏东西,所以我刚才才叫住你。”

  “原来是这样,那我拿到空旷的地方试。”

  汤晴说道:“我已经拿天台上测试过了,差不多三十米出头的样子,但它的绳子却是一百米。”

  李子安讶然道:“这么小巧一筒,它能装一百米长的绳子?”

  汤晴笑着说道:“我用的是嘴新型的军工材料拉的绳子,很细,但能承受好几百斤的重量。你到了新地就放心使用吧,这个按钮就是开关,你一按飞虎爪就会发射,再按一下,它就会收回来。”

  李子安忍不住赞了一句:“你还真是手巧,不过这几天肯定是累着了吧?”

  “没有,我不累。”说是这样说,可是说话的时候,汤晴却下意识的伸手揉了一下脖子。

  李子安说道:“你坐沙发上。”

  汤晴讶然道:“干什么?”

  李子安笑着说道:“小美,小汤老师这么辛苦,你作为小汤老师的学生,你该不该给老师捶一下腿呀。”

  李子安开始思考应不应该。

  李子安凑到了李小美的小耳朵边,悄声说了一句:“一块巧克力。”

  “该!”李小美跟着说道:“爸爸,你放我下去,我要给小汤老师捶腿。”

  李子安把李小美放了下去,汤晴还没去坐下,却架不住李小美推攘,只得乖乖的坐在了沙发上。

  李小美捏着一双小拳拳给汤晴捶膝盖,一捶就膝跳反应一下,搞得汤晴哭笑不得。

  李子安绕到了沙发后面,双手各捏了一只手枪%指,然后搭在了汤晴的脖颈上。

  汤晴的身子顿时僵了一下,回头看了李子安一眼,俏脸绯红。

  李子安轻声说道:“我给你放松放松。”

  汤晴抿了一下嘴唇,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就只是老老实实的坐着。

  大惰随身炉苏醒,武图长亮,真气倾炉而出,汇聚指尖,又以螺旋轨迹旋转不休。

  “嗯……”汤晴的小嘴里传出了一个呻吟声。

  “小汤老师你怎么了?”李小美好奇地道。

  汤晴脸红红地道:“没、没事,你玩你的去吧。”

  “不,我要给你敲腿。”李小美又拿小拳拳敲汤晴的膝盖。

  这事关系着一块巧克力,她可上心得很。

  汤晴闭上了眼睛,嘴角含着笑。

  她为这爷俩付出了许多,但这刻她感觉好温馨,收到了最好的回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