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344章1元钱的交易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061 2020-11-17 17:24

   李子安也懒得扶了,松开了撑着余泰安的手。

  余泰安顺势就跪了下去,那一刹那间的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他是何等的人物,走哪不被人尊着敬着,现在却要给一个赘婿下跪,他一世的英明,他的骄傲,他的体面,他的身份地位都崩塌了。

  李子安淡淡的说了一句:“你们要是非要这样,那我们也不用聊了,你们回去吧。”

  “子安,我们……”余泰安很想说句什么,可是说不出来。

  求人的话就像是伤口里的盐。

  葛春兰一直哭。

  女人最擅长的也就是这个。

  李子安皱了一下眉头:“你们真不起来啊,那我回屋睡觉去了。”

  余泰安和葛春兰对视了一眼,老两口慢吞吞的站了起来,但不敢入座,只是站着。

  这是刻意把姿态放到最低,为的都是余家豪。

  李子安说道:“我知道你们的来意,的确只有我能救家豪,可是你们告诉我,我为什么要救他?以前他去新星公司和铜矿搞破坏,他可是把美琳往绝境里逼,手下半点不留情。这些事都过去了,我可以既往不咎。可是这一次,他居然勾结境外的敌对势力绑架我,我差点死在那艘船上,这样的事,我应该原谅吗?”

  余泰安的颤声说道:“子安,是我教子无方,是我的错,你打我骂我我都没有怨言,请你看在我们是一家人的情分上,再给家豪一个机会吧。”

  李子安沉默不语。

  葛春兰用胳膊肘碰了一下余泰安。

  余泰安似乎想起了什么,慌忙拉开外套,从里面取出了一只文件袋来。

  李子安不动声色的看着。

  早拿出来不就得了吗?

  “子安,家豪在电话里跟我说了,他说他对不起你,他要把他手里的巨人公司的股权全部转让给你,他说他只要一块钱……哦对了,这是我让法务拟的转让协议书,家豪已经签字了,你看看,要是没有问题的话,你签字就能生效。”余泰安双手捧着文件袋递到了李子安的面前。

  李子安接过文件袋,脸上露出了一个为难的表情:“二叔、二婶,你们这是让我为难啊。”

  葛春兰嘴角一瘪,眼泪又牵着线的往下掉:“子安,二婶我求你了,你就大人不记小人国,救救我们家豪吧。”

  “子安,二叔我给你跪下了!”余泰安说着又要往下跪。

  李子安伸手扶住,他叹了一口气:“好吧,我这个人就是心太软,看在你们二老的情面上,我既往不咎,我去给他作证。”

  “谢谢,谢谢。”余泰安松了一口气。

  葛春兰也伸手擦了擦眼角的泪痕。

  “坐坐坐,我看看这协议书。”李子安坐下去看协议书。

  余泰安和葛春兰两口子也坐了下去,虽然心中的石头落地了,可是两口子还是显得很紧张,生怕李子安突然改变主意。

  李子安从文件袋中抽出转让协议书看着,又说了一句:“你们别介意啊,我被人坑怕了,得仔细看看。”

  余泰安更紧张了:“子安啊,你放一百个心,这协议书没有任何问题,我们是一家人,我怎么会坑你。”

  李子安淡淡的说了一句:“我跟家豪也是一家人。”

  余泰安不说话了,姿态还是那么低。

  可是他的心里却好恨啊,明知道这个赘婿在讹钱,可他却还要卑躬屈膝的来讨好这个赘婿!

  李子安很快就看完了转让协议书,然后取出机关钢笔,在应该签字的地方签上了名字。

  然后,他从兜里掏出了一块钱,递到了余泰安的面前:“二叔,这笔转让费你请收下。”

  这笔?

  余泰安忍着心里的一股子想打%人的冲动,陪着一张笑脸:“这个就不必了吧,一块钱而已,你就当我已经收下就是了。”

  李子安淡淡地道:“银货两讫,你不收钱,我怎么收这份协议书?”

  不等余泰安说话,葛春兰一把就将那一块钱拿走了:“这钱我就替家豪收下了,子安你别多心,你二叔是个老实人,他没有别的意思。”

  李子安笑了笑。

  余泰安要是是老实人的话,那这世上就没有聪明人了。

  “子安,那你什么时候……”余泰安试探地道。

  李子安说道:“你们放心吧,明天上午我去公司,下午就去给家豪作证,证明他的清白,不过……”

  葛春兰顿时紧张了起来:“不过什么?”

  李子安说道:“我可以去作证,证明家豪不知道那些人的身份,我甚至可以说他也是受害者。”

  “对对对,家豪也是受害者。”葛春兰激动了。

  “但是,他的的确确是参与了,我估计他还是会被关一段时间,但应该不长,这点我得先说明,不然你们会以为我骗了你们,心里怨我。”李子安说。

  余泰安跟着说道:“不会不会,家豪也很清楚这件事的严重性,你给他作证等于是救了他一命,让他在里面受点教育也好,我们没有教育好他,政府教育他。”

  “那就没事了,我这边搞定之后给你们打个电话。”李子安说。

  余泰安和葛春兰两口子对视了一眼,然后站了起来。

  “子安,拜托了。”余泰安可怜兮兮的样子。

  李子安站了起来:“放心吧,这事包在我身上。”

  “时间不早了,我们就不打搅你和美琳休息了,我们走了。”余泰安说。

  “我送送你们。”李子安说。

  “不用不用,子安你歇着吧。”葛春兰也客气得很。

  李子安还是将两口子送到了门口,还亲切的说了一声再见。

  关门的时候,他留了一条缝,很快就听见了余泰山和葛春兰的声音。

  “我他妈恨不得弄死他!”余泰安的声音,满满都是恨意。

  “你小心点,万一被那杀千刀的听见就糟糕了。”葛春兰紧张得很。

  “余家祖上作了什么孽啊,招赘了这么一个赘婿进来,引狼入室啊!”余泰安的声音。

  “你别说了!”葛春兰的声音。

  李子安心里连一丝波动都没有。

  这就对了,这样的反应才是正常的反应。

  李子安回到客厅的时候,余美琳也刚好下楼。

  “小美睡了吗?”李子安问了一句。

  余美琳一脸愁容:“哎哟,你那个女儿哟,非要听鬼故事,我哪里会讲什么鬼故事,给她讲白雪公主她又不爱听,我只得用手机给她搜了一个鬼故事,好不容易才把她哄睡着。”

  李子安看着她笑。

  余美琳一个俏媚的白眼过来:“都是你惯的,你还好意思笑。”

  李子安转移了话题:“二叔送来了股权转让协议书,我都签字了,你看看。”

  余美琳凑到了他的怀里,搂着他的腰,脸上满是甜笑:“我不用看也知道不会有问题,只有你能救余家豪,二叔怎么敢在协议书上设套。不然,我早就下来给你把关了。”

  李子安在她耳边说道:“你面浅,这种事情不好出面,交给我办就是了。”

  余美琳依偎在他的怀里:“明天上午我跟你去巨人公司,我跟那个白雪聊聊,如果她有能力,也可以信任,那我们也就不必去找合适的职业经理人了。”

  “那我们得早点去休息了,今天晚上就不办公了好不好?”李子安轻声问她。

  余美琳有点羞涩的点了一下头:“那你抱我进屋。”

  李子安笑了笑,弯腰搂住了余美琳的一双大长腿,将她抱了起来。

  撒娇这招在他这里真的很好使。

  余美琳伸手圈住了李子安的脖子,看着帅逼老公的脸庞,怎么也看不够。

  进了屋,李子安将管家婆放在了床上,温声说道:“我去洗个澡。”

  余美琳却圈着他的脖子不放:“我不。”

  李子安:“……”

  余美琳的脸红红的,眼神儿里满是柔情蜜意:“我喜欢闻你身上的汗味儿。”

  简简单单一句话,李子安的心里就好像钻进来一只猫爪,轻轻挠着,止不住的痒痒。

  “我觉得,不洗澡或许就有了。”余美琳的声音小小的,她更羞涩了。

  她真的是面浅,老夫老妻了,却还是忍不住要害羞。

  李子安笑着说道:“什么有了,有了什么?”

  余美琳一个俏媚的白眼过来:“我的儿子呀,你还欠我一个儿子呢,你给我,不给我我天天缠着你。”

  李子安情难自禁,也不知是脖子上的手在使劲,还是自家腿软,他的身体也失去了平衡,倒了下去。

  这事要放电视剧里,这个时候就该熄灯了,然后镜头会移到窗外,拍一下月亮,或者天边的风景什么的。再然后,公鸡就啼鸣了,各个咯叫一声,男主女主就会起床,而且还是穿着衣服的。

  这样的电视剧,你说有意思吗?

  泯灭人性。

  可在这里,这房间的灯一直都是开着的。

  衣服什么的都在床头柜上、地上,比较凌乱。

  准确的说,这差不多是一个暴力犯罪的现场。

  两人打架,相互伤害,没准还会弄出人命。

  许久,镜头移到了窗外,拍摄那圆圆的月亮。

  “老公,把枕头给我,我垫一下。”

  “这是干什么?”

  “你别管啦,给我吧。”

  “哦了。”

  灯熄灭了。

  公鸡准备。

  一切都很正规,安排得明明白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