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74章我们是真爱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697 2020-11-17 17:24

   夜幕降下,城市的上空笼罩着一层厚厚的雾霾,根本就看不见星月。

  一辆路虎越野车从小区的路上开到了一幢别墅前,又开进了车~库。

  “我的神,我们到了。”尼娅雅度说,脸上满满都是幸福的笑容,那眼神儿也是标准的望夫眼。

  莎尔娜说的没错,这个女人虽然够坏,也够烂,可是对李子安却是爱的死心塌地。就这深情脉脉的眼神,他都有点儿不忍心伤害她了。

  “带我去见你的父母和弟弟吧。”李子安说。

  尼娅雅度下了车,领着李子安来到了一楼的客厅里。

  他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阿山雅度和爱园雅度。

  阿山雅度穿着传统服饰,头上还戴了一顶小鸟帽子,有鸟头,还有羽毛,很是特别。爱园雅度也精心打扮过,穿着一条淡黄色的裙子,鼻子上还戴了鼻环,浑身金光闪闪,贵气逼人。

  “爸、妈,神僧来了。”尼娅雅度说。

  阿山雅度和爱园雅度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李子安向夫妻俩走去,他不但是空着手来的,还是光着脚来的,可就那走路的气势,那神韵,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带着真理来的。

  也就那么一两步间,大惰随身炉苏醒,真气真气倾炉而下,大~师身上的一僧袍无风自动,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他的对面有一台风扇正对着他吹一样。可事实上,这客厅就连空调都没有开,更不存在什么风扇。

  阿山雅度本来还稳得住,见了这场面就稳不住了。他以为尼娅雅度说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僧侣,与他女儿有缘,本着敬神的心,他这边也给个面子见一见。却不料,这僧人不但俊美无双,拥有纯血的雅利安眼瞳,更更重要的是,这僧人还是如此的天气飘飘!

  爱园雅度也看呆了。

  她见过的僧人不知道有多少,可长这么好看,还仙气飘飘的,这却才是第一回见。

  李子安来到夫妻俩的身前,双掌合十:“众生皆苦。”

  阿山雅度这才回过神来,慌忙也将双掌合十,微微鞠了一躬,客客气气地道:“神僧好。”

  李子安保持着双手合十的姿势,微微颔首,算是回应。

  爱园雅度也客客气气的说了一句:“神僧在哪座寺庙里修行?”

  李子安淡淡地道:“我从来处来。”

  爱园雅度微微愣了一下,随即肃然起敬。

  神僧不愧是神僧,随随便便一句话都带着禅味,引人深思。

  “你们聊吧,我去泡茶。”尼娅雅度去厨房泡茶,走两步又回头看了一眼李子安,那眼神里满满都是情意。

  爱园雅度瞅见了,有点诧异的反应。

  她也是女人,尼娅雅度是她生的,女儿看这神僧的眼神意味着什么,她这个当妈的心里很清楚。

  李子安坐在了沙发上,不言也不语,宝相端庄。

  其实,他的心里在复盘着今天下午制定的行动计划。

  爱园雅度凑到了阿山雅度的耳边嘀嘀咕咕的说了一句什么,阿山雅度移目去看了一眼刚刚走到厨房门口的尼娅雅度,然后又移目过来看着李子安。

  夫妻俩的一举一动都在李子安的眼角余光里,但他依旧稳起。

  阿山雅度犹豫了一下才说道:“神僧,你跟我女儿……是什么关系?”

  李子安面带微笑:“很久很久以前,我们是夫妻。”

  阿山雅度顿时愣在了当场,头上的鸟头帽子上的那只鸟好像也惊呆了,两只眼睛瞪得圆鼓鼓的。

  爱园雅度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

  “她是我的灯,我找了她三生三世,直到这一世才相见。”李子安说。

  阿山雅度和爱园雅度忍不住对视了一眼,夫妻俩都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困惑和不解,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本来,夫妻俩以为这只是一次与高僧的见面,却没想到是女儿带情郎回来见家长。

  虽说天竺有些僧侣可以结婚,享用圣女什么的,可自家的女婿才死两天,你这秃驴就上门来了,你有必要这么着急吗?

  这事败坏门风,不光彩,家族的荣誉丧失,更会被人诟病。

  阿山雅度和爱园雅度对大~师的感觉由好转坏了,连带尼娅雅度也被怨上了,如果尼娅雅度事先说明情况,夫妻俩恐怕连面都不会见。

  这事还好是他们家,换作是别的家族,恐怕都开始执行荣誉谋杀了,叫上家族里的精神小伙,把这秃驴和尼娅雅度绑起来,然后用石头砸死!

  夫妻俩的反应都在大~师的眼里。

  李子安淡然一笑:“两位施主,我和你们的女儿是真爱。”

  阿山雅度有点控制不住情绪了,冷哼了一声:“你这僧人还真是够直接的,我们都婆罗门,你不该这样对我们!你走吧,我是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的。”

  爱园雅度补了一句:“永远不可能。”

  李子安淡然一下:“我不是凡僧,我是灯神转世,你们的女儿是我的灯。凡人皆有一死,凡人皆需侍奉,而我在轮回之外。”

  这些话,今儿下午都演练了好几遍了。

  为了增加逼格和神秘感,那神秘电话里的电影台词也被搬了过来。

  阿山雅度和爱园雅度又忍不住对视了一眼。

  这秃驴怕不是又病吧?

  这时尼娅雅度端了三杯茶过来,还好不是天竺奶茶,而是红茶,刚刚泡好,热气氤氲还带着点茶香。

  “神僧,这是采自喜马拉雅山脚下的大吉岭红茶,我爸平时都舍不得喝,你尝尝。”尼娅雅度还给李子安介绍了一下。

  李子安微微颔首,接过一杯红茶,一仰脖子就喝了一大口。

  尼娅雅度惊讶地道:“小心烫!”

  阿山雅度和爱园雅度也惊呆了,那可是开水泡的茶啊,这秃驴就这么喝啦?

  不过,惊讶是短暂的,夫妻俩跟着就幸灾乐祸了。这秃驴这下肯定被烫伤了嘴,这下他肯定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李子安却只是平静的把那口滚烫的茶汤吞下肚,接着又喝了一口,连吹都不带吹一下。

  他有真气护体,大惰随身炉吸能,他一个经常把手放进开水锅里打汤底的狠人,喝两口滚茶算什么?

  “神僧,你……不觉得烫吗?”尼娅雅度紧张兮兮的看着李子安的嘴,生怕李子安一张嘴就露出溃烂的舌头。

  李子安淡然一笑:“我的灯,你去把烧水的壶拿来。”

  尼娅雅度不解地道:“你要烧开水的壶干什么?”

  “去吧。”李子安说。

  尼娅雅度心中固然还是困惑不解,但灯神说话她肯定是要听的,跟着就去厨房拿她烧开水的壶去了。

  阿山雅度和尼娅雅度却还愣愣的看着李子安,夫妻俩的眼神就像是看着怪物的眼神。

  两三秒钟之后,阿山雅度回过了神来,看了一眼放在茶几上的红茶,伸手去碰了一下被子,结果手指就被烫到了,那感觉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一样。他慌忙把手缩回去,拿到嘴边吹了吹。

  爱园雅度终究没有她丈夫那样的勇气,而且她觉得她丈夫的举动有点傻,但是她不敢说出来。

  尼娅雅度拿着一只铝壶走了过来,那壶里还装着半壶开水,不断有热气从壶嘴里冒出来。

  李子安从尼娅雅度的手里接过了那只铝壶,放在了茶几上,拿掉壶盖,然后把右手伸进了铝壶的开水里。

  “我的神呀!”尼娅雅度惊呼出声。

  她真的没想到李子安让她把壶拿过来是干这个的,她还以为李子安是因为喝了两口茶,要水壶添水,哪里想得到他是往水壶里添手。

  阿山雅度和爱园雅度这次是真的被吓到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刚才夫妻俩的心里还视李子安为秃驴,可是现在不敢去想这个词了。

  李子安将手从铝壶之中拿了出来,甩了甩手上的水,淡淡的说了一句:“我是灯神转世,滚油我都不怕,这点开水算什么。阿山雅度施主,我看你印堂发黑,近日必有灾祸。”

  “啊?”阿山雅度有点猝不及防的感受,也有点慌。

  这秃驴的言行举止怎么处处都让人意想不到?

  李子安站了起来,似乎是嫌身前的茶几碍事,双掌隔空一推,真气喷涌,他的双手并没有触碰到茶几,可那百十来斤的茶几哗啦一下就顺着他的双掌滑出了好几米远。

  一家三口都惊呆了。

  如果说这秃驴将手放进开水壶里有可能是什么戏法的话,那眼前这隔空推茶几怎么也不可能是戏法,因为茶几是他们家的,地上有没有装轨道或者牵绳子他们心里很清楚。

  李子安向阿山雅度走去。

  推开茶几就是为了这个。

  绕过茶几走过去太普通了,推开茶几走过去,那就有逼格了。

  他要让阿山雅度相信他就是灯神转世,这样的装神弄鬼的事情,不展现实力怎么行?

  阿山雅度顿时紧张了起来:“你、你要干什么?”

  李子安伸出右手抓住了阿山雅度的一只手:“你罪孽深重,我为你指点迷津,你只有赎罪才能消灾解难。”

  阿山雅度想要挣开李子安的手,可是根本就挣不开,一股真气突然进入从他的手掌进入身体,所过之处暖烘烘的,说不出的一种舒服感受,他那绷紧的神经也放松了下来。

  李子安的左手绕到阿山雅度的后颈,拇指的指甲从食指的指甲之中撬出了一点黑色的药膏,然后将那米粒大小的药膏抹在了阿山雅度的后颈上。

  那是化身膏。

  前面演的那些戏,为的就是这会儿的下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