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50章菊之惑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416 2020-11-17 17:24

  余诗曼看着李子安,她以为李子安会过去,可李子安却抱着李小美在那里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就是不过来。

  “小美,不能往兜里揣糖。”李子安觉得他有必要纠正一下,余美琳给小棉袄灌输的“家庭困难”的错误观念。

  “为什么不能呢?”李小美眨巴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问。

  李子安谆谆教诲:“其实,我们家也不是那么困难,可你要是往你兜里揣糖,别人就会以为我们家很困难,没钱给你买糖吃,会笑话我们的。”

  “困难会被人笑话吗?”

  “嗯,有时候还会被人欺负。”

  李小美摸了一下鼻头:“我明白了,难怪他们凶巴巴的,原来是因为我们家庭困难的原因。”

  李子安点了点头,孺子可教也。

  “那我以后要假装我们很有钱,对吗?”

  李子安被这话逗笑了:“也不要刻意假装有钱,只要你不揣糖就好,回去爸爸给你买,好不好?”

  为了不让小棉袄揣糖,他这个当爸爸的也是拼了。

  “那我不揣糖了,我不能让人看不起爸爸和妈妈。”李小美说。

  李子安打铁趁热地道:“所以,你要好好读书,将来要有出息。”

  “嗯!”李小美重重的点了一下小脑袋。

  “那你给爸爸说说,你的理想是什么?”李子安问。

  李子安想了一下:“我的理想是成为爸爸一样的大~师。”

  李子安不想跟她说话了。

  就在这时,余泰安和曾敏夫妇领着宾客来到了后院。

  余家明搀扶着林胜男走在人群中间,一大群余家人众星捧月般捧着老太君。

  余家豪看着李子安,嘴角带着一丝冷笑。

  李子安也看着余家豪,这灾舅子真的很坏。

  余家豪看见李子安正看着他,他干脆向李子安走了过来。

  余诗曼担心两人又吵起来,跟着起身说道:“姐,开席了,我们去入座吧。”

  余美琳点了一下头,也起身站了起来,又叫了一声:“老公,你过来,我们一起坐。”

  她也担心余家豪和李子安吵起来,而李子安又给余家豪两下什么的。

  李子安说道:“没事,家豪肯定是想跟我聊两句,我陪家豪聊两句。”他把李小美放了下去,“小美,去妈妈那里。”

  李小美跑到了余美琳身边,似乎想起了老爸的教诲,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兜兜里的糖掏出来,垫着脚放在了茶桌上。

  余美琳好奇地道:“小美,你在干嘛呢?”

  李小美拍了拍手,好像是卸下了心中的包袱:“我们家有钱,不缺糖。”

  余美琳:“……”

  她知道,她灌输的家庭困难的观念被李子安摧毁了。

  余家豪在李子安身前停下了脚步,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姓李的,我看你老老实实,是个典型的山里人,却没想到你还花心,背着我姐跟你的助理瞎搞,你这个人~渣坏得很呐。”

  李子安说道:“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余家豪冷笑了一声:“我可不是随便说说,我有证据。”

  李子安说道:“那你把证据拿出来给我看看,你要是拿不出来,我可就不客气了。”

  “姓李的,上次的账我还没跟你算,你别以为那件事就那么过去了,我会连本带利要你偿还!”余家豪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恨意。

  “随时欢迎你来找我算账。”

  这样的威胁,李子安一点都不放在心上。

  余家豪刻意将声音放大:“余美琳,你最好也过来看看,我要让你知道你嫁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这话让李子安心中有愧,可是这个时候却不是自责的时候。他也害怕余美琳走过来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心虚。

  做任何事都会有代价,这就是他吃桃子的代价。

  余美琳却站在那里不过来,还说了一句:“我不想听,我也不想看,还有你也不要胡说八道。”

  李子安和沐春桃的事她早就知道,可她却也知道那是她一手把李子安推进沐春桃的怀里的,过去四年的种种,这事能全都怪到李子安的头上吗?

  可她不想戳破那层纸,有人却想戳破。

  余家豪哂笑了一声:“你不听,你不看,没关系,我拿给大家看看,让大家看看你找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我们余家是名门望族,可你却将一个人~渣带进了家门!”

  “你!”余美琳气急,走了一步,但又把脚缩了回去。

  她其实很害怕看见那些辣眼睛的东西。

  本来打算入座的宾客都看了过来,窃窃私语。

  高胜美笑了:“家豪,你有什么好东西,你快拿出来给我们看看。”

  余诗曼好奇的看着余家豪和李子安,心里猜测发生了什么事,可是想象力不够用。

  余家明老老实实的搀扶着老太君,正在发生的这件事好像跟他没有任何关系,而他也只是一个观众。

  “你们稍等,马上给你们看好东西。”余家豪掏出了手机,拨出了葛军的号码。

  李子安只是平静的看着余家豪,没有制止他。

  他心里虽然虚,可是面上却要堂堂正正。

  铃铃铃,铃铃铃……

  手机铃音在卫生间里响个不停。

  葛军的眼皮颤了颤,睁开了,脑子却还是一团浆糊。

  “妈的,怎么不结电话?”余家豪小声骂了一句,又拨了一次。

  铃铃铃,铃铃铃……

  葛军总算是清醒了一点,他发现手机就在他的手里,他跟着划开了接听键:“喂?”

  “你掉进马桶里了吗?快把那张照片发给我!”

  “好的,我马上发给你。”葛军猛然想起了这事,慌忙切换到微信界面,点开余家豪的微信发送那张照片,可是存放在相册里的那张喝交杯酒的照片却不见了。

  “你是怎么回事,发张照片要这么久?”余家豪很急,这么多人看着,他迫不及待想看见李子安陷入群嘲却又百口莫辩的样子,余美琳肯定也会很痛苦,甚至会哭,想想那个画面他就开心!

  “你等等。”葛军挂断了电话。

  嘟嘟嘟,嘟嘟嘟……

  余家豪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卫生间里,葛军发现了新的情况。

  他跪在地上,撅着屁~股,而且他没穿裤子。

  一个惊悚的念头从他的脑海之中闪过,宛如流星一般璀璨。

  “我~草!”葛军摸了摸自己的臀部,愣了半晌才冒出一句话来,“尼玛,难道有人把我……”

  他的手指小心翼翼的放到了菊花上,触摸检查。

  不疼,也没有血什么的,不像是被人开过光。

  葛军站了起来,裤子都顾不上穿,跟着拨打了那个叫马丽的女人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通了。

  “小马,我找不到那张照片了,麻烦你再发给我一下。”葛军开门见山地道,很急。

  “军哥,你稍等,我马上发给你。”一个女人的声音。

  葛军这才有时间拉上他的裤子。

  他的脑子也在回想发生了什么事,可想来想去只记得他在尿尿的时候,脖子好像被什么东西敲了一下……

  “不会是那个人~渣偷袭了我吧?”葛军很快就怀疑到了李子安的头上,他冷笑了一声,“你以为删除了我手机里的照片就没事了吗,你傻啊,那照片我能给你复~制一万张!傻~逼,这次你死定了!”

  “马哥……”手机里传来了马丽的声音。

  “你发给我了吗?”

  “没有。”

  “你快点发啊!”

  “那个……”

  “怎么了?”不知道为什么,葛军的心里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的微信的朋友圈都被清空了,我手机里的相册也被清空了,一张都没剩下。”

  “啊?”葛军傻眼了。

  “好奇怪啊,我的手机一直在我的包里,没人动过呀。”马丽很郁闷。

  “你马上给我找出来!”葛军气急败坏的对着手机吼。

  “都被清空了,我、我怎么找出来啊?”

  葛军将手机高高举了起来,但没有摔下去。

  铃铃铃,铃铃铃……

  余家豪又打电话来了。

  葛军痛苦的抱住了头,他宁愿自己的菊花被开光,也要换回那张照片。

  然而,菊花依旧在,照片无影踪。

  难道遇见鬼了?

  后院里,余家豪瞪着眼睛,心里也有一种想摔电话的冲动了。

  李子安冷声说道:“余家豪,你想给我看什么,你倒是拿出来啊,你要是没有证据来诬陷我,我可就不客气了。”

  他伸出了手,虚空握拳,指节啪啪直响。

  余家豪慌忙退后了两步。

  他的鸟现在都还飞不起来,但医生说了只要将养三五月半年时间就能好转,但要是再被李子安捏一下,他的鸟可就真的趴窝里了,这辈子都别想再飞起来了。

  李子安突然抢身上前,一把抓住了余家豪的脖子,单臂往上一举,余家豪顿时被举了起来。

  余家豪的脸转眼间就因为缺氧变成了猪肝色,两只手拼命去掰李子安的手,可是那只手就像是铁钳一样锁着他的脖子,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没有用。

  “畜生!”余泰安一声怒吼,拔腿往这边冲来,结果撞在了一个服务员的身上,两人都摔倒在了地上。

  后院里顿时乱成了一团。

  “老公!”余美琳叫了一声。

  李子安松开了手,谁的话都不管用,就余美琳的话管用。

  余家豪跌跌撞撞的往后退,张大嘴巴喘气。

  余泰安被人扶了起来,好像闪了腰,背着手用拳头捶着,眼睛盯着李子安,那眼神恨不得吃李子安的肉,喝李子安的血。

  就在这时葛军走了过来。

  表姐很方。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