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94章世界屋脊的尴尬

赘婿出山 李闲鱼 7194 2020-11-17 17:24

   天就要黑了。

  一只户外帐篷在一面峭壁下竖立了起来,上面是九十度垂直的峭壁,往后是深不见底的悬崖,侧面是一条往上延伸的壕沟,通往更高的山峰。这就是李子安和莎尔娜的第二个营地,活动的范围很小,但主要是背风,即便是发生雪崩也相对安全。

  李子安将最后一根牵引绳系好,移目去看在准备食物的莎尔娜。

  莎尔娜已经准备好了食物,压缩饼干、牛肉干、巧克力和两颗白色的小药丸。

  李子安第一次见到,好奇的问了一句:“莎尔娜,那是什么药?”

  他怀疑是那种药,吃了就会很兴奋很想要的那种药。

  莎尔娜看着李子安,笑着说道:“唇药。”

  外国人发音始终有点问题,有些字拿捏不准音节,有时候会把一声念成三声,有时候会把四声念成二声。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莎尔娜这么快就承认了,但让他更好奇的是军师为什么会把那种药带在身上。

  莎尔娜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你还当真啦,是维生素,我们已经两天没吃蔬菜了,需要补充维生素。”

  李子安尴尬的笑了笑:“我早就看出来你是在跟我开玩笑了。”

  “呸。”莎尔娜轻轻啐了一口。

  李子安有些无语的耸了一下肩。

  莎尔娜转身往来时的方向走去。

  “你去哪里?”李子安很担心她,问了一句。

  莎尔娜回头看了李子安一眼:“我去方便,你要不要一起来?”

  这明显是反话,李子安不会上当,他叮嘱了一句:“你小心一点。”

  莎尔娜往后走了差不多十米远,然后绕到了一块岩石后面。

  这地方狭小,也只有那块岩石后面可以解决问题,而不用担心被某个人的眼睛看见。

  李子安随手从地上抓了一把雪搓了搓手,然后去“桌上”拿东西吃。一路上来他都是主力,背最重的背包,有时候还帮助莎尔娜攀登,他的体力消耗很大,这会儿真有些饿了。

  他先把那两颗白色的维生素片放进了嘴里,然后往嘴里塞了一团雪。这鬼地方零下二十几度,带来的矿泉水早就冻成冰棒了,根本就没法喝,只有吃雪。

  “啊!”莎尔娜忽然尖叫了一声。

  李子安刚刚把两片维生素片吞下去,听到莎尔娜尖叫的声音顿时紧张了起来,拔腿就往那块岩石跑过去。

  一眼看见,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莎尔娜还蹲在雪地上,还好好的,没有什么雪山飞狐,雪猿之类的神兽袭击她,也没有什么坏人袭击她。

  她尖叫只是与温度有关。

  在这样的地方,就算是拧开水龙头,一两秒钟也能冻成冰棍。

  她的身前就有一根冰棍,她似乎想往后退,可是她的腿被冻僵了,动不了了。

  就是这事。

  这事尴尬吗?

  相当尴尬。

  可这就是世界屋脊的世界,它是人类的禁区。

  莎尔娜的脸红了,心中也很羞耻:“你……你还看着干什么,快帮我啊!”

  李子安这才回过神来,也顾不上那许多了,慌忙上前将她抱了起来。

  这才得以顺畅。

  可是军师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样的事情她妈妈干过,她爸爸都没有干过,现在她二十多岁了却还要经历一次,大/师似乎弥补了鲍勃老爹缺失的角色。

  大/师也不想,可是没法。

  出山之前卜过的那一卦早就注定了,他总是会莫名其妙的遇见这样的事情。

  这都是命。

  “我、我好了,快放我下来。”莎尔娜已经不能正常的说话了。

  李子安二话没说,抱着她就往帐篷跑去。

  “你干什么?”莎尔娜顿时紧张了起来。

  李子安还是没回答,直接将她放进了帐篷,跟着也钻了进去。

  “你、你想干什么?”莎尔娜更紧张了,她想爬起来,可是双腿还僵着,根本就动不了。

  李子安双手其下,飞快的摩擦她的皮肤,并往她的身体之中注入真气。

  真气入体,疏通冻僵的血脉,血管里的血差一点就动上了,现在又流动了起来。

  莎尔娜这才明白李子安为什么这么着急将她抱进帐篷里来,她误会大/师了。

  正面疏通好了之后李子安又将军师翻了一面,继续真气疏通。

  讲真,他真的不想看见什么,也非常想避免此刻的尴尬,可是他还是看见了,也避免不了要命的尴尬。

  终于搞定了。

  李子安什么都没说,掉头爬出了帐篷,又回到了“餐桌”前。

  他拿起一块饼干塞进了嘴里,嚼了几下又冷又硬的饼干,忽然想起了什么,又从雪地上抓起了一把雪搓了搓手。

  他把一块饼干吃下去的时候,莎尔娜从帐篷里走了出来。

  他不好意思去看她,但还是忍不住用眼角的余光瞅了一眼。

  莎尔娜的脸很红,感觉就像是喝了几杯45度的威士忌一样,她皱着眉头,脸上是一个郁闷的表情。

  大/师觉得他能理解军师此刻的心情,任谁摊上那样的事情都会尴尬郁闷。

  还是什么都不说好了,这也也免得尴尬。

  莎尔娜走了过来,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也不说话。

  李子安避开了她的眼神,抬头去看天。

  这个时候要是有一架飞机飞过去就好了,可惜没有。

  李子安又吃了一块饼干,莎尔娜还直盯盯的看着他,那眼神给他带来了一点紧张感。他灵机一动,拿起那两颗维生素片,递到了莎尔娜的面前:“吃药。”

  莎尔娜张开了嘴巴。

  李子安以为她要说什么话,结果等了几秒钟也不见她说话,却始终张着嘴巴,他好奇地道:“你这是干什么?”

  莎尔娜还是没有说话,嘴巴也没有闭上。

  李子安明白了过来,这是要他喂药。

  他心里想着刚才的事也的确让她尴尬难受,本着助人为乐的精神,他便把那两颗维生素投进了莎尔娜的嘴巴里。

  莎尔娜终于闭上了嘴巴,咀嚼肌运动,嘎嘣嘎嘣的把那两颗维生素片嚼碎。那眼神儿,还有那嚼药片的气势,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她嘴里是人肉,而且就是站在她面前的男人的人肉。

  李子安避开了她那摄人的眼神,草草的把东西吃完,说了一句:“我去上面看看。”

  “你去什么看什么?”莎尔娜终于说话了。

  李子安说道:“我们不是发现了两只脚印吗,我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痕迹,不然被偷袭了都不知道。”

  “那你小心一点,看看就赶快回来,天快黑了。”莎尔娜叮嘱了一句。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离开小小的营地,踩着雪地往上爬。

  除了想看看营地周围有没有人活动留下的痕迹,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一直被莎尔娜那样瞪着,他的心里真的有点发毛。

  刚才的事情他的确是做好事,是助人为乐,可哪个女人愿意被那样帮助?女人是这个星球上最小气的生物,所以还是躲开一点好,他躲开一段时间,等她冷静下来就没事了。

  从峭壁下出来,山坡上寒风呼啸,夹带着鹅毛大雪,加上天快黑了,能见度很低。

  李子安四下瞅了瞅,没有发现什么痕迹,他原地墨迹了一下又倒转了回去。

  莎尔娜已经进帐篷了,帐篷里亮着灯。

  李子安来到了帐篷前,感觉真的很难。

  倘若有第二只帐篷,他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可惜只有一只。

  李子安忽然想起了什么,迈过帐篷走到了峭壁下,开闸放水。

  这个睡前清空的习惯,一时半会真的改变不了。

  一道水箭飞射出去,飞出十二三米远的距离才坠落在地上。

  发生在军师身上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在大/师的身上,因为大/师有真气,真气加热就能避免被冻上。

  帐篷的帘子出现了一条缝,一双眼睛出现在了缝隙后面。

  “哦买噶的……呸!”军师轻轻啐了一口。

  李子安轻松了,转身走来。

  莎尔娜慌忙将帘子放了下去,提前钻进了睡袋,还闭上了眼睛。

  李子安撩开帘子钻进了帐篷,脱掉鞋子,也钻进了睡袋。

  他以为莎尔娜会跟他说话,但是没有,莎尔娜始终都闭着眼睛,给人一种她已经睡着了的感觉。

  这样最好。

  李子安心想着今晚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他伸手将灯关了,然后闭上了眼睛。

  大睡炼气术,睡觉就是修炼。

  帐篷外面寒风呼啸,穿过峭壁所对的深渊的时候变成了呜呜咽咽的声音,好像有人在哭诉着什么。

  不过这些都影响不到勤奋的大/师。

  自然的空气入肺,化作一丝丝热力钻进大惰随身炉,然后被炼化成真气。

  身边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莎尔娜侧起了身子,面对着李子安,轻声问了一句:“你真睡了吗?”

  李子安听见了她的声音,但并没有受影响,依旧保持着大睡炼气术的修炼状态。

  大睡炼气术没有什么运行心法,只需要安心睡觉就行了。

  莎尔娜忽然伸过了一只手来,在大/师的身上写了一个拤字。

  李子安再也修炼不下去了,但是他不敢回应,所以没有睁开眼睛。

  可是他的忍让换来的却是得寸进尺。

  莎尔娜又在他的身上写了一堆的拤,而且书写的速度很快。

  大/师忍不下去了,睁开了眼睛:“你干什么?”

  “研究你。”莎尔娜说。

  李子安捉住了军师的手:“别闹了,睡觉吧。”

  “你把手松开,不然我趴你身上来。”莎尔娜的语气淡淡,却带着一点威胁的意味。

  李子安慌忙将她的手松开,脸上也露出了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莎尔娜,你跟我说实话,你这样做真的是在研究那个什么灵魂的课题吗?”

  “是啊。”莎尔娜的回答很肯定。

  “我从来没听说过还有这样的研究。”

  “别人研究过的有什么意思,我要的就是别人没有研究过的冷门领域。”

  “不是,我觉得你是……”李子安不好说出来。

  莎尔娜干脆凑到李子安的耳边,吐着热气说道:“你觉得我是什么?”

  “你是不是想那个,想的话你就说出来。”李子安终于说出来了。

  “我想的话,你打算怎么做?”

  李子安想了一下:“我可以帮你解决某些方面的困难。”

  “就像你欺骗尼娅雅度那样?”

  “话不要那样说嘛,我是真心的。”

  “呸!”

  李子安:“……”

  对话到这里就卒了。

  莎尔娜继续在大/师的身上写生僻字。

  大/师咬着牙硬撑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忍不住了,翻身过去。

  莎尔娜却突然伸手挡住了李子安:“今天的研究就到这里,睡觉。”

  李子安真的好想掐她一个口吐白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