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08章又添1员猛将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214 2020-11-17 17:24

  骆驼,骆驼科骆驼属动物,有单峰和双峰之分,另外羊驼也是驼,就是爱吐口水。

   李子安做梦都没有想到,有一天他还会给骆驼涂金创膏。涂完之后他不敢久待,回家就冲了个冷水澡,然后才好受了一些。

   他倒是想跟沐春桃腻在一起,哪怕什么都不错,挤在一块儿看一部肥皂剧也是快乐的,可一边是余美琳下班要回家,另一边是沐龙指不定什么时候也要回家,不敢待。

   这躲躲藏藏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他也不清楚。

   他和沐春桃的秘密关系被发现了会怎么样,他也不清楚。

   想那么多干什么?

   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冲凉出来,李子安进厨房熬制了一点新的金创膏,如果明天沐春桃的脚背还不好,他打算再给她的脚背上抹一点。一大块金创膏熬制好之后,他又准备做晚饭的食材。

   快五点的时候,汤晴从楼上下来,站在厨房门口跟李子安打了一个招呼:“子安哥,今天的课上完了,我回去了。”

   李子安说道:“吃过晚饭再走吧。”

   汤晴忙说道:“不了,我约了网约车,差不多快到了,我得下去了。”

   李子安就没看见她手里拿着手机,但也不说破,笑着说道:“约了也可以取消嘛,你帮我剥几颗蒜,我等下要做一份蒜蓉海虾。”

   汤晴犹豫不决的样子。

   李子安又说了一句:“你看我一个人忙不过来,你不帮我,今天的晚饭肯定会迟。”

   “那我帮你剥了算就回去。”汤晴说。

   李子安说道:“行,你不想留下来吃饭我就不强留你。”

   汤晴取来围裙系上,然后帮李子安剥蒜。

   李子安说道:“结婚是好事,你怎么闷闷不乐的?”

   “我……”汤晴知道李子安让她剥蒜是想跟她聊聊,可她开不了口。

   李子安一边处理海虾,一边跟她说话:“如果不喜欢那个人,你还可以不结婚,当儿女的尽孝是好事,但也不能愚孝,女人要是嫁错了男人,一辈子都会很痛苦,不能因为你母亲的原因,她让你嫁你就嫁。”

   汤晴看了李子安一眼,却什么都没说。

   李子安说道:“我可当你是妹子啊,这样的事情你不跟我说,那就是你的不对了。再说了,就算你真要回老家结婚,我这个当哥哥的,怎么也得去参加你的婚礼,给你包个大红包不是?”

   也不知是咋的,汤晴的情绪突然失控,嘴角一瘪,眼泪一下子就从眼眶中涌了出来。

   李子安有点慌了,伸手想帮她擦眼泪,可是手上满是芡粉,跟着又缩了回来。他这样的手要是给人家擦眼泪,能把人擦成女鬼。

   “哭吧,哭出来会好受些。”

   汤晴用手背擦了擦眼角的泪痕,这才把憋在心里的话说出来:“要跟我结婚的那个人跟你一个姓,叫李强,跟我是同学,读书的时候就很坏,抽烟喝酒还交了好几个女朋友。”

   李子安听得义愤填膺:“我去,李姓人中居然有这样的人%渣?”

   不知道为什么,他又想起了余美琳的那个同学,尼玛,这世上还有没有纯洁的同学关系了?

   “读高中的时候,他追求过我,我一心想要考上大学,也讨厌他那种人,所以没答应他。他纠缠了我几次,我告诉了我们班主任,我们班主任认识他爸,找他爸聊了聊,他才收敛了一些。我考上大学之后,他还特意来魔都找过我,我躲在学校里没有见他。”

   李子安又忍不住骂了一句:“真是人%渣啊,他一定是属癞皮狗的。”

   “我在这边读书,我也不敢回去,寒假暑假我都在打工。后来我听一个同学说他结婚了,我才在大二那年寒假回了一次家。我才知道,他高中毕业后就在我们那边混社会,开过麻将厅,开过洗脚房,在我们那个小县城里还有十几间铺面,也算是一个有钱人。我还听说是他老丈人很有能赖,拉了他一把,可他的老婆不能生育,结婚两年了都没有怀孕……”也许是怀孕这个词让她有点尴尬,她没有往下说了。

   “你接着说。”

   “去年,不知道他是从哪里要到了我的电话,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过得很不开心,这些年一直都忘不了我,想要跟我在一起。”

   “渣男本渣!”李子安又愤愤的骂了一句,他确定那家伙是馋汤晴的身子。

   “我当然不可能答应他,我将他的手机号拉进了黑名单,后来他又找到了我妈用我妈的手机给我打电话,说他跟他老婆离婚了,要跟我结婚。我跟他吵了一架,我说他再纠缠我,我就报警。那之后他倒是有一段时间都没有再打电话来骚扰我,上次我弟出事也是你帮我解决了问题。可是前几天他又用我妈的手机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要来魔都接我回去结婚。”

   “他来了吗?”

   “昨天晚上我妈又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她明天跟李强一起来,机票都拍给我看了。”

   李子安皱起了眉头:“虽然这么说有点不合适,可你妈是不是糊涂了,明知道对方是个渣男,却还要把你往火坑里推?”

   汤晴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苦涩的笑意:“我妈说李强给了66万彩礼,这钱能建一栋楼,将来我弟弟好娶媳妇,给汤家传宗接代。”

   “你妈收啦?”

   “收了,她还说要是我不答应,不跟李强回去结婚,她就跳楼死给我看。”说到这里,汤晴的眼角又滚下了两颗眼泪。

   贫穷是一种很可怕的病,能磨灭人性,也能磨灭亲情。

   李子安安慰道:“小汤,你也别担心,这事你跟我说了,我就不能不管,明天我跟你去见你妈。”

   汤晴哭着说道:“没用的,我妈收了人家的钱,还说我爸也答应了,我要是不回去,她就跳楼,我……”

   她的情绪突然崩溃,转身过来,将头靠在了李子安的肩头上,呜呜的哭出了声来。

   李子安僵了一下,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一颗小脑袋从厨房的门口探了进来。

   又是来自李小美同学的暗中观察。

   李子安本来想抬手拍拍汤晴的背,安慰一下她,可看到李小美的脑袋,他的手就抬不起来了。不过,他也没有推开汤晴,任由她靠在自己的肩头上哭。

   “爸爸,汤老师怎么哭了,是不是肚子疼?”李小美问了一句。

   汤晴听到李小美的声音,慌忙退开,又用手背去擦眼泪。

   李子安说道:“小美,你去客厅玩吧,晚饭要等一下。”

   “哦。”李小美把脑袋缩了回去,不过一秒钟后探了进来,奶声奶气的说了一句,“爸爸,汤老师肯定是肚子疼,你给她放三天假吧。”

   李子安讶然道:“为什么?”

   李小美说道:“我敬爱的汤老师肚子疼,你总不能让她肚子疼还给你女儿上课吧,你还有没有同情心?”

   李子安:“……”

   李小美之心,路人皆知。

   你直说你不想上课得了!

   “一天也行。”李小美降低了标准。

   李子安给了她一个白眼:“自己玩去,我跟小汤老师说说话。”

   李小美嘟了一下嘴,不过还是乖乖的走了。

   “我、我还是回去吧,我这情绪……林奶奶和美琳姐看见了都不好。”汤晴说,就要解身上的围裙。

   李子安说道:“你想回去也可以,不过你住哪,你告诉我,我明天来你家。”

   汤晴微微愣了一下:“你来我家干什么?”

   “你把小美带到这么大,教得这么好,你遇上了这样的事,我要是都不帮忙的话,我还算是人吗?”

   “你、你怎么帮我?”

   李子安说道:“法子我还得想一想,但我肯定能帮你,你别忘了,我可是大%师,开的也是排忧工作室,我最擅长的就是帮人排忧解难。”

   “子安哥,你帮得我够多了,这事……你就不要管了。”

   “必须管,你闭上眼睛,在我的手掌上画画,我让你停你就停。”李子安将又掌伸到了汤晴的面前。

   汤晴好奇地道:“这是干什么?”

   “我给你卜一卦,然后根据卦象来给你排忧解难。”

   “真不用,上次的事我都还没有感谢你,你又帮我,你让我怎么报答你?”汤晴的内心很纠结,这世上最难还的债就是人情债。

   “什么还不还的,我当你是妹子,你的事就是我的事,除非你真的想嫁给那个人%渣。”李子安说了一句重话。

   汤晴犹豫了一下,闭着眼睛在李子安的右掌上用一根手指画来画去,但她画了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

   一分钟后,李子安说了一声:“好。”汤晴抬起了手指,睁开了研究,有点紧张的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闭上了研究,一副冥想的样子。

   大惰随身炉悄然苏醒,青烟袅袅。

   卦象最先显露出来,是一匹粉色的骏马。

   李子安心中一片惊讶。

   卦辞显现出来:陋棚遇雨墙又塌,胭脂宝马困四蹄,本是一日千里驹,不是奉先不可骑。

   “子安哥,什么卦象?”汤晴问。

   李子安睁开了眼睛,面带笑容:“你告诉我,你住哪,你妈和那个李强什么时候到,我就告诉你是什么卦象,再给你解卦。”

   汤晴微微翘了一下嘴角,不过还是说了:“我住得其实不远,为了给小美上课,我租了附近的一个弄堂里的老屋子,泰福里弄27号,我住三楼。我妈明天下午五点到鸿口机场,让我去接她,但我知道是那个李强的意思。”

   李子安说道:“我记住了,那你明天还来给小美上课,下午我陪你一起去接你妈和那个人%渣。”

   汤晴犹豫了一下才点了点头:“子安哥,你卜这一卦是什么卦象?”

   李子安说道:“你在我的手心里画了一匹马。”

   汤晴讶然道:“有吗?”

   “而且是红色的胭脂马。”

   汤晴一脸懵逼的表情。

   “陋棚遇雨墙又塌,胭脂宝马困四蹄,本是一日千里驹,不是伯乐不可驱。”李子安说道:“这就是卦辞,说的是你的境遇与命运。”

   他把最后一句改了。

   胭脂马的确是吕布骑的,可人家一姑娘,那个骑字不合适。

   反正他是大%师,他卜卦他解卦,既是裁判又是运动员。

   “意思是我被困住了,还没遇见我的伯乐?”汤晴很聪明,理解到了一些。

   李子安说道:“卦辞的前两句说的是你家庭困难,你的处境就像是被困在即将垮塌的马鹏里的千里马,这的确很危险,而你本身是一匹有本事的千里马,只是现在还没人赏识你而已。”

   “我一直以为美林姐就是我的伯乐,她给的钱够多了,我还想着以后小美上学了,我就去她的公司上班,继续跟着她。”汤晴说。

   李子安笑了笑:“她可不是你的伯乐。”

   “那谁是啊?”

   李子安指了一下自己的鼻子。

   “你?”汤晴很惊讶的样子。

   李子安笑而不语。

   指定是他啊,不是奉先不可骑,那奉先能是母的吗?

   可这一句真不好跟她讲,不然她要是问一句,你怎么骑我,他当如何解?

   那个骑字,古时候真的是指骑马,可现在老祖宗留下的汉语都被玩坏了。

   赤兔马是历史中胭脂马,它的主人就是吕奉先。马中赤兔,人中吕布,那可是千古佳话。可赤兔马跟吕布不可能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吧,也不可能是夫妻关系吧,那是主仆的关系。放在现在的环境里来解,那就是老板与下属的关系。所以,这是要他招募她,当她的老板,而他就是卦辞里面的奉先。

   “子安哥,你的意思是……”汤晴虽然聪明,却也猜不到李子安的意思了。

   李子安笑着说道:“小美早晚都得上学,你也不用去美琳的公司上班,你去她的公司上班前途有限,你来我工作室上班吧,从明天起就开始兼职。”

   “不是,我不会卜卦,也没有沐小姐那样的人脉,我去你的工作室兼职,我能做什么呀?”

   “你学的是什么专业?”

   “精密仪器与机械制造。”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这是什么专业,听上去好复杂。”

   汤晴说道:“这是一个跨学科的综合性专业,涉及精密机械、电子技术、自动化控制和计算机技术等等。”

   “这么多内容?”

   “对啊,但是工作也不好找,毕业那会我去一家精密制造公司面试过,他们也愿意聘用我,可给的工资太少,还不如美琳姐给的多,我又想着家里困难,弟弟又要读书,所以就没去,一直在这里给小美当家庭老师。”汤晴说。

   李子安笑了笑:“那以后你就是排忧工作室的工程师了,从明天开始,我一个月给你开五万工资。”

   汤晴呆若旋转木马。

   算命卜卦排忧解难的工作室需要工程师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