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869章奇怪的身世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661 2020-11-17 17:24

  一辆宾利轿车从惠州城里出来,驶向了郊区。

  驾驶室里坐着一个裹着头巾留着大胡子的锡克族人,神色冷峻,目不斜视的看着前面的路面。

  一个波斯女郎坐在后座,膝盖上放着一支带鞘的西洋剑。

  这个波斯女郎就是三亿买剑的马赫塔布。

  前面是一个十字路口,红灯。

  锡克族司机将车子停了下来,抬头看了一眼路口的监控,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操着带着咖喱味的英语说了一句:“小姐,这个地方太多红绿灯和监控了,一点都不自由,还是天竺好,几乎没有红灯。”

  “莫古汉,开好车就行了,别的事情你不要管。”马赫塔布语气淡淡,却带着一点命令的意味。

  被称作莫古汉的锡克族司机恭敬的回了一句:“好的,小姐。”

  绿灯了。

  莫古汉松开离合,带了点油门,宾利轿车四平八稳的通过了路口。

  嘟嘟嘟,嘟嘟嘟……

  手机忽然想起了来电铃&声。

  马赫塔布从放在旁边的手包里取出了一部手机,看了一眼屏幕,然后划开了接听键,操着流利的英语说了一句:“剑已经到手了,我要送到什么地方?”

  手机里传出了一个低沉而沙哑的声音:“剑柄里有跟&踪&器,不过不要做任何处理。”

  马赫塔布微微愣了一下,低头看了一眼放在大腿上的西洋剑,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你的司机会收到一个定位,把剑送到那个地方去。”低沉而沙哑的声音。

  就在这个时候,莫古汉机说了一句:“小姐,我收到了一条消息,是一个定位,这是要我开到那个地方去吗?”

  马赫塔布把手机拿开了一点:“开到那个地方去。”

  莫古汉点了一下头,切入导航,继续开车。

  马赫塔布又将手机贴在了脸颊上,又说了一句:“卢比奥在那里吗?”

  “你会见到他的。”

  马赫塔布又说了一句:“我父亲……”

  却不等她把话说完,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马赫塔布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愤怒的表情,她举起了手机却没有摔下去。

  两公里后面,一辆丰田霸道以时速80码的速度往同一个方向驶去。

  范才伟坐在驾驶室里,车开得很稳。

  后座沙发上坐着三个人,李子安的左边是余美琳,右边是莎尔娜。

  莎尔娜的膝盖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她正在键盘上十指如飞的敲着什么。

  李子安坐姿端正,目不斜视的看着挡风玻璃。

  莎尔娜也很老实,没有什么不轨的举动,只因为这次李子安的旁边坐的是余美琳,她对余美琳有着一种她自己也说不清楚的敬畏。

  这是余美琳第一次参加黑锅公司的行动,可她看上去很平静,似乎已经适应了。

  “查到了。”莎尔娜说了一句,然后将放在膝盖上的笔记本转向了李子安这边。

  李子安和余美琳的视线都移到了笔记本电脑的屏幕上。

  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波斯女人,正是三亿买剑的马赫塔布,除了她的照片还有一些与她有关的资料,都被莎尔娜翻译和编辑好了。

  这一看,李子安却陷入了困惑之中。

  资料上显示,马赫塔布全名叫马赫塔布马哈德,马赫塔布是她的名,马哈德是她父亲的姓氏。她的父亲阿布马哈德是伊克国的一个军阀,在萨姆还是伊克国总统的时期,她的家族在伊克国有着显赫的权势和地位。可是,一包洗衣粉结束了那一切。灯塔发动了伊克战争,也就是第二次海湾战争,推翻了萨姆领导下的伊克国,她的父亲也被抓了,生死未卜。

  马赫塔布当时才只是一个五岁的小女孩。

  她的母亲阿伊莎带着她逃到了波斯娘家,潜心打理老马哈德留下的财产。马赫塔布大学毕业之后开了一家贸易公司,名叫埃兰公司,总部设在波斯德兰城,在华国几个重要的城市也设有办事处。

  惠州就有一个,资料上还有详细的地址以及联系电话。

  就是这些资料让李子安感到困惑,第一眼见到马赫塔布的时候,他的直觉告诉他,她是路途公司的人,甚至干脆就是国王或者商人的手下手,却没想到她有这样一个合法而又正式的身份。

  李子安将手放在了笔记本电脑的触板鼠标上滑了一下,接着往下看。

  后面的资料是马赫塔布的一些个人信息,她在什么学校读过书,拿过什么奖项,埃兰公司经营一些什么产品等等,非常详尽。

  莎尔娜说了一句:“埃兰是最古老的波斯文明,存在于公元三千多年前,马赫塔布用埃兰这个名字给她的公司命名,她应该是一个很有理想抱负的人,她的公司做的也是正当的贸易生意,让我感到不解的是,这样一个正常的商人,她怎么会跟路途公司有牵连?”

  军师的心里也有着跟大&师一样的困惑。

  李子安看了余美琳一眼:“老婆,你怎么看?”

  余美琳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事情,你问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

  她的能力是那个神秘文秘的科技,还有统御的能力,在谍战这一块她的能力恐怕还没有莎尔娜强,毕竟军师已经有相当丰富的经验了。

  李子安说道:“正因为你没有接触过,我才问你,我想知道从你的角度去看马赫塔布是在这件事中扮演着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余美琳想了一下才说道:“我在后台看监控的时候,我感觉她是一个相当自信的人,跟莎尔娜说的一样,是一个有理想抱负的人。这样的人通常都很爱惜羽毛,她的贸易公司主要跟这边做生意,她不太可能参与这样的事情。我估计,她一定是有什么隐衷,但我不知道是什么隐衷。”

  “我也是这么想的。”李子安说。

  余美琳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李子安。

  既然你也是这样的想的,你还问我?

  李子安说道:“我们两口子的看法是一样的,这说明她或许真的是有什么隐衷。”他又看着莎尔娜,眼神里带着点期待,“军师,你是怎么看的?”

  莎尔娜:“我的看法跟你一样。”

  李子安:“……”

  前面的车辆越来越少了,道路两边出现了农田和房舍。

  看不见那辆宾利车,可是范才伟并没有跟丢,因为那个藏在剑柄里的微信跟&踪&器一直都在工作,他的手机屏幕上一直有一个小红点在移动,这辆车跟那个小红点始终保持着两公里的距离。

  “老板,前面是一个村庄,那辆车放慢速度了。”范才伟说了一句。

  李子安想起了推天预言术状态下看见的那个客家风格的大院子,他说道:“估计前面那个小镇就是她的目的地,如果她的车子在那个村庄里停下,你就在村子外面一公里停下。”

  “知道了。”范才伟应了一句。

  车子继续前行,速度也慢了下来。

  余美琳忽然想起了什么,说了一句:“老公,剑柄里的定位器没有被发现,是她没经验,还是故意的?”

  李子安说道:“如果她真的是只是一个正当商人,她发现不了很正常。可是,她是帮国王拿剑,国王没有道理猜不到。”

  莎尔娜补了一句:“国王和商人肯定也知道我们在跟踪马赫塔布。”

  “这么说,这是一个陷阱?”余美琳的反应有点奇怪,她没有紧张,反而有点兴奋。

  果然是平淡日子过久了的女人,遇到刺&激的事情就想试试。

  李子安的心里有些担心。

  他不让管家婆参与这次行动,可是管家婆非要来。就她现在的反应来看,她除了帮忙的心理,还真有一点儿找刺&激的心理因素。

  一个女人过惯了平淡的日子,找点刺&激也很正常,沐春桃就是一个例子。可是管家婆不一样啊,她是一个有着歧义且强大的能力的女人,她还有着一个天下国女王的身份,如果她变成一个爱找刺&激的女人,那她的进化就会充满不确定性,甚至会变得很危险。

  可是有些话却又不好说。

  “估计是个陷阱。”李子安说。

  余美琳的眼眸里浮现出了兴奋的神光:“那个商人交给我来对付。”

  李子安的心里一声叹息。

  果然是这样的情况。

  余美琳每天都在进化,她的性格也在随着她的进化而改变。除非他能阻止余美琳的进化,否则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的性格往难以捉摸和危险的方向演变。

  可是,他能阻止余美琳的进化吗?

  他不能。

  他只能看着余美琳慢慢的,慢慢的变成一个真正的女王。

  历史上那些有作为的王者,哪个不是杀伐果断的人物?

  余美琳用胳膊肘碰了一下李子安:“老公,我跟你说话呢,那个商人交给我来对付。”

  李子安这才回过神来,他点了一下头:“好吧,你打算怎么对付他?”

  余美琳摇了一下头:“我还不知道。”

  李子安的心中又叹了一口气。

  他觉得余美琳现在就像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李小美,想用手指去摸螃蟹的钳子。

  就在这个时候,范才伟说了一句:“老板,那辆车停下来了,我们距离它有一点五公里。”

  李子安说道:“再往前开五百米停下。”

  “收到。”范才伟驾驶车子继续往村庄驶去,速度更慢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