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09章沙漠丽影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389 2020-11-17 17:24

  下午就到了太阳墓。

  李子安跟着康海川和几个考古系的学子去参观了太阳墓,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就是用石块在藏&人的地面上摆出一个太阳的形状。墓葬里的人面东跪着,是一种对太阳的崇拜。

  几个考古系的学子,包括康馨却激动得很,又是拍照,又是做笔记。

  李子安也不凑热闹,更多的时候是一个人走,一个人看,寻找与符号和天图有关的线索。

  当年黄波和康海川在这片沙漠之中,发现了那具额头上有神秘符号的骸骨,这应该不是巧合。这片沙漠之中一定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以及故事。

  还有姑师大月儿,她不是黄种人,但也不是欧罗巴人,她的身上有着浓浓的西域风,她会不会是古楼兰人的后裔?

  最后,姬达是西周人,西周存在于公元前1046—公元前771,跟古楼兰文明有一段重叠的时间,姬达他老人家会不会是从这里得到了大惰随身炉,从此开启了一段牛逼的人生?

  无从知道。

  黄昏的时候,考古队在向导穆拉迪力的指引下,来到了计划中的营地,开始安营扎寨。扎的都是那种简易的户外帐篷,几根铁棍子一撑,几根牵引绳一拉就是一座帐篷。

  新地的昼夜温差很大,白天还是标准的入秋气候,二十几度,晚上就还有几度了,所以必须得住在帐篷里。

  考古队的几个学子每个人都有准备户外帐篷,就连康海川也有准备。李子安来的匆忙,到了乌木市也忙着办事,压根就没想到去买一支户外帐篷,眼看着别人都扎好了自己的帐篷,他却只能孤零零的坐在沙堆上,好不尴尬。

  “李先生,你没有帐篷吗?”一个女研究生李子安招手,眼神里充满了热情与期待,“我这帐篷宽敞,你来跟我挤一晚上吧。”

  这个女研究生就是那个自称师太的贝佳佳。

  李子安风中凌乱,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了笑。

  贝佳佳冲李子安笑,大大方方的样子:“你别不好意思嘛,就只是睡觉,又不干别的。”

  李子安:“……”

  康馨从一座刚刚扎好的帐篷后面站了起来,很大声的咳嗽了一声。

  贝佳佳这才收敛,没有再撩李子安。

  康馨却还是给了贝佳佳一个白眼。

  真是自作多情,就算大事要跟谁挤着睡,那也轮不到你吧?

  康馨往李子安走来,却不等她说句什么,康海川的声音就过来了:“小李,今天晚上你就跟我挤一晚上吧。”

  李子安回了一句:“好的,谢谢。”

  他担心他要是拒绝的话,康馨没准会过来跟他说,今晚去她的帐篷挤一晚上。

  那样的话,没准会挤出人命来。

  康馨看了康海川一眼,然后又倒转了回去,小嘴嘀咕,也不知道嘀咕了句什么话。

  李子安闲着无事,他走出营地,爬上了一座沙丘,然后坐在了沙丘上。

  日头已经沉下了地平线,天光昏暗,视野里是一望无际的黄沙,一座座沙丘起起伏伏,就像是静止的海浪。

  这里以前很有可能就是一片海,亿万年的沧海桑田变化,最后演变成了眼前的沙漠。

  这里还是一片海的时候,恐怕人类还没有诞生吧?

  一轮明月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暗蓝的天幕中,洒下皎洁的月光,黄沙中有许许多多的石英折射着月光,那些光线非常微弱,却别有一番神秘感。

  身后有火光升腾起来,一粒粒火星乘着风飞上天空。

  李子安的视线回到了营地上。

  向导穆拉迪力在营地中间升起了一堆篝火,然后坐在篝火旁边弹起了新地特色的乐器独它尔,唱着听不懂的新地民谣。

  虽然听不懂,但很好听。

  不知道刘军从哪里拖来了一只已经剖出来的羊,那货用铁条搭起了一只架子,把羊架在篝火堆上烤。

  几个考古系的学子围在篝火旁边,唱歌跳舞,好不欢快的样子。

  “大叔,你爬那么高干什么?”康馨站在篝火旁边冲李子安挥手,“你快下来,羊快烤好了。”

  李子安应了一声,从沙丘上站了起来,却就在他准备下去的时候,远处一座沙丘上突然出现了一道白色的身影。

  那身影窈窕,从头白到脚。

  李子安的视线一下子就僵住了,虽然看不见那人的脸庞,可他确定那白色的身影就是姑师大月儿。

  白色的身影就站在百米开外的沙丘上,风吹动她的白裙,裙带飘飘,给人一种随时都有可能乘风飞去的感觉。

  李子安锁定了方向,拔腿就往沙丘下冲去。他太激动了,沙丘也不是平地,这一冲就失去了平衡,整个人就像皮球一样滚了下去。

  这个时候他也顾不上什么大&师的形象了,滚下沙丘之后连身上的沙土都顾不上拍,往着那个方向狂奔过去。

  沙漠不比平底,虽然只有百十米的直线距离,却隔着好几座沙丘,他绕着沙丘跑了差不多十分钟才跑到那座沙丘下。

  他抬头往上看,沙丘上空荡荡的,就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他觉得这是视线角度的问题,他跟着往沙丘上爬去。

  沙丘的顶部越来越近,他的心里也越来越紧张。

  见了面,说什么好?

  终于爬上了沙丘顶部,李子安却傻眼了。

  沙丘上空荡荡的,根本就没人。

  李子安环视四周,附近的沙丘上也不见有人。

  如果说他爬错了沙丘,那么姑师大月儿也应该出现在附近的沙丘上,可是没有。

  难道是幻觉?

  沙地上用硬物画了一个符号,正是他当初书画给康海川的那个符号。

  姑师大月儿果然来过,这个符号十有八九也是她用剑鞘写的。

  她似乎是在用这种方式给他传递什么信息,可是他什么都解读不出来。

  “我知道你就在附近,你既然来了,为什么不肯见面?”李子安大声吼道。

  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回应。

  “你出来啊!”李子安又吼了一声。

  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姑师大月儿一点都没变,神龙见首不见尾。

  李子安看了看沙地上的符号,然后用脚把它抹掉了。

  信号他已经收到了,虽然不知道她画这个信号是想给他传递什么信息,可消除痕迹却是很有必要的。

  “大叔!”身后传来了康馨的声音。

  “来了!”李子安应了一声,然后往回走。

  来时他跑得风快,回去的时候无精打采,速度也慢了许多。

  “你跑那里去干什么?”碰面的时候,康馨好奇的问了一句。

  李子安说道:“我好像看见了一只野骆驼,我想把它牵过来,跑过去一看结果什么都没有。”

  “真的?”康馨一脸狐疑。

  李子安一本正经地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人?”

  康馨想了想,似乎没想起李子安什么时候骗过她,或者别人,也就没再问那只骆驼的事了。

  “今天晚上你真的跟我爸一起睡吗?”往营地走的时候,康馨问了一句。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然后才“嗯”了一声。

  康馨的脸颊红了一下:“你可别误会啊,我不是叫你跟我睡,我的意思是……”

  李子安好尴尬,她不解释还好,她这一解释,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的意思是,我可以去跟那三个学姐挤一下,你睡我的帐篷,你人这么高,你跟我爸挤一只小帐篷,你们俩都睡不好觉。”康馨说。

  李子安的感觉顿时自然了,他笑着说道:“那怎么好意思,你别管我,要是不好睡,我可以再篝火旁边凑合一晚上。”

  “新地昼夜温差有十几度,我现在都感觉到冷,那篝火可烧不了一个晚上,你要是在外面睡,一准冻僵。你别跟我客气了,我们能来这里玩,还有那司机烤的全羊,可都是你出的钱。”

  李子安:“……”

  “就这么定了,待会儿你去我的帐篷,我去跟那三个学姐挤一下。”康馨说。

  李子安不好推脱:“好吧,不过我得跟你爸说一下,不然他肯定会误会。”

  “我去跟他说。”

  “也行。”李子安也觉得不好开口,康馨去说,他也不会尴尬。

  篝火旁边,全羊已经烤好了。

  刘军那货不知道从哪搞来了一件大乌苏啤酒,隔着老远就对李子安说道:“我的朋友,来喝酒。”

  李子安知道刘军是想问他刚才去哪里了,便走了过去,从他手中接过了一瓶大乌苏啤酒。

  康馨去跟康海川说帐篷的事去了。

  刘军低声问了一句:“你刚才去哪里了?”

  “我好像看见那白衣女子了。”李子安说。

  他没跟康馨说实话,那也是出于保护她的目的,他不想让康馨掺和进来。可刘军不同,他就是干这行的,来这里也是有任务在身,如果瞒着他,后面要是发生什么情况,他就有可能陷入被动的境地。

  “你跟她碰面了吗?”

  “我说好像,好像这个词不难理解吧?”李子安压低了声音,“我就看见了一个白色的身影,隔着一百多米,我跑过去的时候什么人都没见到,只看到了一个留在沙地上的符号,就是马福全贴在黄波门上的那个符号,我看过之后就把它抹了。”

  “你她肯定是来过,只是不想见你。”刘军说。

  李子安“嗯”了一声,他也是这么想的。

  “我得跟董组长汇报一下这边的情况。”刘军说。

  “有人来了。”李子安的眼角余光瞥间了三个女硕士往这边走来了。

  刘军一脸嫌弃的表情:“谁让你长得跟一朵花似的,招蜂引蝶,你这样的人压根就不是当特工的料,完全无法伪装,跟你在一起都会增加暴露的风险。”

  李子安欲说无言。

  形容男人,能用“长得跟一朵花似的”和“招蜂引蝶”来形容吗?

  另外,他什么时候说过他想当特工了?

  “你们两个男士真不够意思,喝酒自己喝。”

  “我们也要喝。”

  “李哥哥,你帮我开一下酒嘛,人家开不开。”

  “司机同志,你快去切羊肉。”

  刘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