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86章小汤老师的拳法

赘婿出山 李闲鱼 4814 2020-11-17 17:24

  电视机的碎片虽然已经打扫干净了,可是墙壁上还挂着烂电视机的外壳,电路板什么的遗言就能看见,还有一些没有掉下来的液晶屏碎片。

  李子安知道她想问什么,主动说了出来:“你别担心,不是你想的那回事。”

  汤晴松开了李子安的手,担忧地道:“我能不担心吗?昨天晚上我看得很清楚,你和美琳姐打架,电视机都打烂了,你的背上也流血了,你还跟我说不是我想的那回事?”

  “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你说说是什么回事,难道是我眼花了吗?”

  李子安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昨天晚上我和你美琳姐是在办事,动作的难度有点大……”

  说不下去了。

  汤晴眨巴了一下眼睛:“你们办什么事?”

  毕竟是冰清玉洁的黄花姑娘,她的思维要慢一拍,没有跟上大^师的节奏。

  带节奏也要看人,如果是沐春桃,李子安这么一说,她肯定就明白了,但是汤晴不行。

  李子安有些尴尬地道:“这个就没有必要再问了嘛。”

  “不,我要问。”

  李子安:“……”

  “你不是说当我是妹妹吗,哥哥和嫂子打架,我肯定得关心啊。”

  李子安叹了一口气,“我和你美琳姐昨天晚上……”

  还是说不出来。

  他干脆左手握了一个空心拳,右手的食指放进了空心拳里,然后当着汤晴的面比划了一下。

  汤晴突然就明白了,一张俏脸上顿时浮起了一抹红晕,可嘴上却说道:“我不懂。”

  李子安确定她懂了,也不比动作了,他其实也很尴尬,但他还是接着刚才的话说了一句:“你美琳姐想玩个新花样,结果我就掉下去了,撞在了电视机上。”

  汤晴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似乎是在审视帅逼安说的话是真是假,又似乎在想像当时的画面,她的脸颊也越来越红了。

  李子安一脸无辜的表情:“事情就是这样,所以你不用担心,去上课吧。”

  汤晴这才从某种幻想中回过神来,轻轻的说了一句:“上课的时间还没到。”

  李子安看着她,眼神里有话。

  上课时间没到,你去守着李小美啊,你守着我^干什么?

  汤晴鼓起勇气说了一句:“子安哥,我当你和美琳姐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亲人,你们千万别闹感情破裂离婚什么的,那样的话,我会伤心死的。”

  的确,她在这个家里这么些年,早就把这里当成是她自己的家了。她自己的亲生父母,还有弟弟都没有余美琳跟李子安对她好。

  李子安心中一片暖暖的感动,他伸手拍了一下汤晴的肩膀,笑着说道:“不会的,我跟你美琳姐感情好得很。”

  “那我就放心了。”汤晴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腼腆的笑容。

  李子安也笑了笑:“去吧,去看看小美在干什么,我把这破电视机拆下来。”

  汤晴说了一句:“拆下来就不要装新的了,万一美琳姐又要和你办什么事,伤着你怎么办?”

  李子安:“……”

  “话说,你和美琳姐究竟办什么事啊?”汤晴居然又把话题绕了回去。

  李子安觉得她是越来越皮了,有些无语的看着她,也不说话。

  哪知,汤晴却当着他的面,学他刚才的样子,左手握了一个空心拳,右手食指放进了空心拳里,比划了两下,又来问他:“子安哥,你给我比的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啊,我到现在都想不明白。”

  大清早的这样撩人真的好吗?

  看来老实人也有不老实的一面,遇上了对的人,她的不老实的一面就露出来了。

  余美琳在家里,他是安全的。

  可是余美琳不在家里。

  不过,现在的余美琳不是从前的余美琳,在家的话他好像更不安全……

  “你倒是说呀,你跟我比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汤晴又给李子安比划了两下,虽然脸已经红得不行了,心里也羞耻得不行,可她还是坚持了下来。

  也许是想起余寡人昨天晚上跟他说过的那些话,又也许是被撩得实在不能忍受了,李子安忽然举起手来,然后一巴掌抽在了惹事的女人的满月上。

  啪一声脆响。

  汤晴顿时惊呆了。

  她完全没料到李子安会给她来这么一下。

  她看着李子安,眼神之中充满羞耻、激动和困惑,甚至还有期待,很是复杂。

  一个男人伸手打女人的满月,这得什么关系啊?

  没关系?

  没关系的话要么就吃耳光,要么就去警察局待着去。

  李子安也有点慌了,慌忙说道:“那个,我、我是看见一只蚊子栖你身上了,我帮你打蚊子。”

  汤晴咬了一下樱唇,那眼神儿都快滴出水来了。

  大冬天的有蚊子,你能扯点别的吗?

  “那个,我去找工具拆电视。”李子安不敢久待,迈步往门口走去。

  汤晴却挡住了李子安的路,而且是昂首挺胸的挡路。

  李子安差点就跟她撞上了。

  “你、你就不怕我告诉美琳姐吗?”汤晴不甘心就这么让李子安走了,而且她现在是理直气壮的拦路要说法,心里一点都不虚。

  李子安很被动。

  他之所以这么被动,其实也跟余美琳有关系。如果不是余美琳一再的跟他提起,这天下的美人他可以任意伐之,昨天晚上如果不是她拦着,她都让汤晴过来侍寝了,要是没这事,他会打^人家汤晴的满月吗?

  可是这事可定不能跟汤晴说。

  汤晴停着胸膛往李子安逼迫过来:“你倒是说呀,你心里是不是在想什么坏事?”

  李子安往后退,脸上陪着笑脸:“没有,真有一只蚊子。”

  汤晴假装生气的样子:“你要是把那只蚊子找出来,我敢把它吃了。”

  李子安:“……”

  汤晴又往前一步。

  李子安继续往后退,脚后跟碰到床脚,身体顿时失去平衡倒在了床上。

  汤晴跟着就逼了上来,可是她没了下一步,她看着李子安,有点紧张的样子,明显是想扑上去,却又不敢。

  “爸爸!”门外忽然传来了李小美的声音。

  汤晴慌忙退后。

  李子安也从床上爬了起来。

  李小美从门口跑了进来,看见汤晴,说了一句:“小汤老师原来你在这里呀,今天肯定不上课吧?”

  汤晴脸红红地道:“我们现在就去上课。”

  李小美顿时撅起了小嘴,精气神一下子就没了。

  李子安一本正经地道:“小美,跟小汤老师去上课。”

  “哦咯。”李小美耷拉着脑袋跟着汤晴走了。

  汤晴回头看了李子安一眼,那眼神儿意味深长。

  李子安不敢对视,移目去看烂电视机。

  烂电视机被拆了下来,李子安将它扔进了小区的垃圾桶里,然后又去买了一幅装饰画回来挂在了本该是电视机的位置上。

  这一忙活,一个小时就过去了。

  李子安坐在沙发上休息,琢磨着今天要不要再干点别的事情。

  “爸爸!”李小美又来了。

  李子安有些头疼:“你没上课吗?”

  李小美跑到了李子安身前,抱住了李子安的腿:“爸爸,给我变戏法。”

  这时汤晴也从楼梯上下来了。

  李子安看了她一眼,她就脸红了。

  她还真是容易害羞啊。

  “那个,现在是课间休息时间。”汤晴以为李子安是想问李小美为什么没有上课,然后她又补了一句,“你们爷俩的什么戏法,我没听见也没看见。”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她已经走到了客房的门口,然后开门走了进去,进门之后还把门给关上了。

  李子安的心里暗暗地道:“她是不是生气了?”

  这么一想他心里又有点自责和懊悔,不过人家生气也是正常的,人家一个黄花姑娘,他一个大男人打^人家满月,真的有点过分。

  可打已经打了,怎么补救?

  “爸爸,我要你给我变戏法。”李小美已经没耐心了,抱着李子安的腿摇晃。

  “好吧,你闭上眼睛。”李子安早就准备好了巧克力。

  李小美乖乖的闭上了眼睛。

  李子安往李小美的衣兜里塞了一块巧克力,笑着说道:“妈咪妈咪哄,好了,戏法完成。”

  李小美跟着就伸手去掏衣兜,然后将那块情况抓在了手中,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笑容:“爸爸好厉害!”

  “去楼上吃吧,被小汤老师看见了,你就该挨批评了。”李子安说。

  “嗯哒!”李小美转身就往楼梯口跑去。

  李子安的心里一声叹息,要是女人都有李小美这么好哄就好了。

  李小美上楼了。

  李子安起身来到了客房门口,伸手敲了敲门:“小汤老师,我能进来吗?”

  “进来。”汤晴的声音传来。

  李子安推开门走了进去。

  汤晴趴在床上,头上压着一只枕头。

  她这这个房间里住久了,空气里满满都是她的味道,一种淡淡的香,很是好闻。

  李子安来到床边,尴尬地道:“那个,之前是我不对,我给你道歉,对不起。”

  汤晴将枕头抱得更紧了,还发出了一点嘤嘤声,疑似在哭的样子。

  李子安心中更愧疚了,伸手碰了碰她的胳膊:“你别哭了,我这不是给你道歉了吗?你说吧,你要我怎么做才能原谅我?”

  汤晴忽然掀开了枕头,坐了起来,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嘴角藏着一丝笑意,忍得很辛苦才没笑出来的样子。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我以为你在哭。”

  汤晴翘了一下嘴角:“你非要把我弄哭,你才开心么?”

  李子安笑着说道:“我怎么舍得把你弄哭。”

  这话一出口他又后悔了。

  “你肯定舍得。”汤晴的声音小小的。

  李子安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尴尬的站在那里。

  “等美琳姐回家,我就向她告状。”汤晴装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

  “嗯,没事,你跟她说吧。”李子安一点都不慌。

  汤晴微微愣了一下:“你就不怕吗?我跟你说,我真跟美琳姐告状。”

  李子安笑了笑:“我真不怕。”

  你美琳姐还让我跟你睡呢,我会怕你告状?

  哥就是这么豪横!

  汤晴没辙了。

  她本来是想“恐吓”一下李子安,一是报挨的那一下的仇,让李子安尝尝紧张害怕的职位,然后来讨好她,给她说好听的话,要多温柔有多温柔,却没想到李子安一点都不慌,这还这么继续?

  叮铃铃,叮铃铃……

  李子安的手机忽然响起了来电铃^声。

  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董曦打来的电话。

  他划开了接听键:“喂。”

  “我在你家小区大门边,出来吧。”董曦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好,我马上……”

  电话被扎断了。

  李子安早就习以为常了,他收起了手机:“小汤老师,董小姐找我有事,我出去一趟,中午可能不回来吃饭。”

  汤晴从床上爬了起来,叮嘱了一句:“出门在外小心点,不要靠近马路。”

  这是李子安叮嘱她的话,她又拿来叮嘱李子安。

  李子安笑了笑:“嗯,我会小心的,有事给我打电话,我走了。”

  汤晴突然一空心拳打过来,精准定位,精确打击,一击击中。

  李子安顿时僵住了,他没想到汤晴会这么大胆,会这么直接。

  虽说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可是他也没有逼她啊,她的兔子怎么也要咬人?

  四目相对,空气中流淌着尴尬和紧张的因子,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李子安看着汤晴,她浑身都是报复打击的点,可是他不敢出手。

  可她的空心拳却还打在他的身上,让他紧张冲动又着急。

  “你……”李子安还是觉得要说一句,不说不合适,可就只说出一个字来。

  “是你先打我的。”汤晴的脸上就没有一块不红的地方,心里的羞耻感也浓浓的,可她却坚强的不松手。

  她占着理,占着理就可以不饶人。

  李子安看了一眼门口,他很想他的小棉袄来救他,可是这一次他的小棉袄漏风了,并没有如他期望的赶来救她的父皇。

  不过他还是灵机一动,说了一句:“小美,你在看什么?”

  汤晴顿时被吓了一跳,慌忙缩手。

  李子安拔腿就跑,一溜烟就不见人影了。

  汤晴看着空荡荡的门口,发了一下呆,扑哧一下笑出了声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