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709章香泥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154 2020-11-17 17:24

  实验室的门打开,李子安先后经过了两次消毒,然后走进了实验室。

   他的身上只有一条三角形的裤子,而且被消毒气雾喷得湿润润的。

   一米八五,那块腹肌,宛如雕塑一般的身体曲线,白皙的皮肤,大#师的身体就像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君子藏器于身,侍时而动。

   董曦隔着玻璃墙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眼神热热的。

   漂亮的女人会让男人赏心悦目,心里痒痒,帅气的男人也会让女人心情愉悦,浮想联翩。

   可她想不明白的是,就这样一个男人,为什么就只能考五分了呢?

   人生难免大起大落。

   李子安在金属台前停下了脚步,看着精武女王眉心上的铜锈色的斑块。

   余美琳将之形容成电路板和CPU,可是他怎么看都是一团惨绿的铜锈,仿佛伸手一碰就就会掉渣的那种。

   那些绿色的光点并没有出来。

   李子安将视线移到了玻璃墙上,说了一句:“张博士,麻烦你把灯关了试试。”

   他的声音通过扬声器传了出来,张博士应了一声,转身往控制台走去。

   董曦还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伸手挡了一下。

   董曦瘪了一下嘴角,还给了李子安一个嫌弃的眼神。

   就在这时实验室里的灯突然熄灭了,李子安的视线也一片黑暗,看不见精武女王,也看不见玻璃墙外面的景象。

   毫无征兆的,一粒惨绿色的光点从精武女王眉心处的铜锈色的斑块之中冉冉升起。

   这次李子安看得很清楚,的确是从那块铜锈色的斑块之中冒出来的。

   那一粒惨绿色的光点浮升到与李子安眼睛平行的高度就停了下来,然后往李子安靠近。

   李子安直盯盯的看着它,这一次距离更近,他终于看清楚了它的结构,它看上去就像是一粒灰尘,薄薄的一片,而且很小很小。如果非要找一个对比物的话,他觉得是灰烬。

   那一粒惨绿色的光点在距离李子安的眼睛约莫一尺的位置上停了下来,散发这一点点微弱的绿幽幽的光。

   李子安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玻璃墙一眼,但他根本就看不见董曦和张博士,他也不管张博士允许不允许了,忽然伸手抓向了那一粒惨绿色的光点。

   这一抓就抓住了,绿光消失,这实验室里失去了唯一的光线,又陷入进了黑暗之中。

   “大#师,你抓住它了吗,快看看!”张博士的声音从扬声器里传出来,很激动的感觉。

   李子安松开了拳头,掌心之中什么都没有,那一粒惨绿色的亮光莫名其妙的就消失了。

   “哎,你也抓不住它。”张博士的声音,“大#师你跟我的情况一样,我之前也以为抓住了它们,可是没有。”

   李子安没心思搭理它,他的视线又落在了精武女王的眉心上。他的视线里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可他知道那斑块的位置,他不想错过任何细节。

   就在这个时候,一丝热流突然从掌心之中往上蹿,那感觉就像是真气逆流一样。

   他心中一惊,这是什么情况?

   他根本就没有运行真气,真气都在大惰随身炉之中老老实实的待着,怎么会有真气 逆流?

   那一丝热流经过他的手臂、脖子直接进入大脑,然后一头扎进了大惰随身炉站在。

   轰!

   大惰随身炉震动了一下,突然苏醒,一股青烟升腾起来,如龙升空,遨游星海!

   李子安惊呆了。

   大惰随身炉一直都有冒烟的,但只是一缕细烟,从未像眼前这般如龙升空。给他的感觉就是,以前这香炉只是点了一根细细的檀香,现在点上了一根拇指般粗的大香,香烟数倍于从前。

   他跟着闭上了眼睛,心眼观炉。

   大惰随身炉上武图、星图和相图长亮,粗粗的一股烟扶摇直上,那气势犹如神龙飞天。

   卜图依旧是一片死寂,没有异常的征兆出现。

   李子安只是看了一眼便放弃了,用心眼去看香炉内部。

   他想知道那一粒惨绿色的光点在什么地方,又是一个什么情况。

   他还真看见了。

   那一粒惨绿色的光点就在大惰随身炉之中,静静的躺在香炉底部。

   以前大惰随身炉的底部一团漆黑,犹如宇宙的黑洞,什么都看不见,可是有了它的存在,那画面就像是漆黑的星空之中点亮了一颗星辰,给人一种深邃而又神秘的感觉。

   可它并不是什么星辰,它至少一个灰烬一般的存在。

   这情况……

   李子安忽然明白了过来。

   那惨绿色的东西,它是香泥!

   没有香泥,香炉怎么插香?

   不过也不确定,只能暂且将它看作是香泥。

   虽然只是一粒香泥,可是大惰随身炉的性能明显是增强了,这点从它冒出的香烟就能看出来。

   更多的惨绿色的光点从铜锈色的斑块之中冒了出来,惨绿色的光线穿透了李子安的眼皮,给他带来了一点荧光感应。

   李子安睁开了眼睛,眼前是一大片惨绿色的光点。

   这么多香泥,全部装进大惰随身炉里又会是什么反应?

   精武女王眉心上的斑块里怎么会有香泥的存在,这个无从知道,可有一点他却是很清楚的,那就是这香泥对大惰随身炉有好处。

   姑师大月儿不只一次提醒他要变得足够强大才能点天香,眼前正是一个机会。

   这么一想,李子安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两只手忽然抓向了那团惨绿色的光点。

   一抓一个着。

   一丝丝热流顺臂而上,进入大脑,进入大惰随身炉。

   “没用的,你抓不住它们。”张博士的声音。

   李子安却仿佛没有听见,双手不停的抓抓抓。

   他抓一把,那些惨绿色的香泥就少一点,大惰随身炉里也就会多一点香泥。

   空中的惨绿色光点越来越少。

   “大#师,我跟你说了,你抓不住它们,你又何必浪费力气?我去开灯。”张博士转身往控制台走去。

   董曦的视线一直都在李子安的身上,她很了解李子安,知道他不会这么无聊,明知道不可能做到的事情还一直在做。可是,她又不知道李子安在干什么,那个不要脸的是一个谜一样的男人。

   很快就只剩下最后几点惨绿色的光点了,一二三四五点。

   李子安伸手抓住了其中三点,剩下了两点。

   凡 事留一线,他要是全抓走了,一点不剩下,往后张博士还研究什么?而且,他进来一次,那些惨绿色的光点就全消失了,扫地僧那么精明的人,还看不出是他“偷走”了?

   实验室里的灯又亮了。

   剩下两点惨绿色的光点瞬间扎进了精武女王眉心上的铜锈色斑块之中,以李子安的反应和超强的视力,他也只是捕捉到了一点残留的“光尾”痕迹,而就即便是那麦芒一般的流光也是一闪即逝。

   “大#师,你看看你手里有什么?”张博士又回到了玻璃墙前,说话的语气里带着一丝调侃的意味。

   我都跟你讲了抓不住,你还抓抓抓,你傻不傻啊?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李子安老老实实的抬起双手,五指大张,手心里什么都没有。

   “哈哈,你看,抓不住是不是?”张博士笑了。

   李子安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是啊,感觉像是荧光物质,虽然你提醒了我,但我还是忍不住想抓一下试试,哎,真该听你的,果然是抓不住。”

   “肯定啊,要是能抓住的话,我抓了那么多次早就抓住了。”张博士说。

   董曦用眼角的余光看了张博士一眼,心中一声叹息。

   就你这脑袋瓜子,你还有胆笑话那不要脸的?

   你是喝自来水喝醉了吗?

   “大#师,你出来吧,我向你求个卦,没准能获得点什么线索。”张博士说。

   “再给我两分钟,我再看看精武女王。”李子安说。

   “好,我等你。”张博士看了一下手上的电子表,开始计时了。

   李子安闭了一下眼睛,开了心眼。

   大惰随身炉绿光莹莹,亮度和通透度比之从前增强不少。让他感到惊讶的是从大惰随身炉之中冒起的香烟,那烟好粗一股,大体依旧是天灰色,但内里却飘了一点绿,整体的形状以及气势真个是神龙升空,遨游星空。

   第四幅卜图依旧没有点亮。

   整体看了一眼,李子安就将心眼移到了大惰随身炉之中。

   大惰随身炉的底部散布着点点香泥,一粒粒绿光莹莹,在漆黑如墨的炉底就如同是散布在夜空中的星辰一样。

   李子安只是粗略的看了一下完事了,他睁开了眼睛,凑到了精武女王的眉心上去看那块铜锈色的斑块。

   那个斑块有了一些变化,没以前那么绿了,原本是铜锈色,现在有点泛灰色。

   这肯定跟抓走了香泥有关。

   李子安暗中庆幸自己没有那么贪心,留了两粒,如果全都抓走的话,没准这斑块就瓦解了。

   他伸手摸了一下精武女王的指骨,触手干燥、粗糙,手指上还粘上了一点骨灰。

   他跟着就将手缩了回来。

   可以预见的是,精武女王的骸骨最终也会跟汉克的骨头一样化成灰,但这个锅就交给张博士去背好了。张博士研究着研究着,精武女王成一对骨灰,那算是内部的事。可他要是将精武女王弄成一堆骨灰,那就是他的责任了。

   “大#师,两分钟到了,我去给你开门。”张博士又往控制台走去。

   李子安则向合金闸门走去。

   这个地方以后还是少来为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