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58章喂110吗

赘婿出山 李闲鱼 7098 2020-11-17 17:24

   追出酒吧,李子安跟在田中山和康馨的身后,但也保持着一段小小的距离。

  他心里有个底线,那就是田中山要把康馨带上车的话,他立刻出手拦下,如果田中山带着康馨就近开房的话,他就跟上去。

  这个时候制止田中山的话,法律上不足以惩罚田中山,他也不好在大街上动手揍田中山。一旦田中山把康馨带进了房,那他这个英雄就有用武之地了。

  都下药了,总不能送进去批评教育吧?

  那样的话就太便宜那个畜生了。

  “大哥,我……我们是不是发展得太快了?”唐喜儿跟着李子安走,声音小小的。

  李子安一门心思都在跟踪上,哪有心思听她说什么,再加上这酒吧街音乐声嘈杂,也没听清楚,只是敷衍性的嗯嗯了一声。

  “我还没有、没有准备好呀。”

  “嗯嗯。”

  “那我要是跟你、跟你开了房……你会不会第二天就不要我了?”

  “嗯嗯。”

  “啊?”唐喜儿目瞪口呆。

  你就算真有这样的想法,你也不用这样表达出来吧?

  渣男本姑娘见了不少,可长你这么帅的还这么渣的却还是第一次见到!

  田中山将康馨带进了一家便捷酒店,那两个之前离开的青年也出现在了酒店门口。

  李子安心中暗怒,居然想三个一起,禽兽啊!

  李子安掏出了手机,打开摄像头往酒店走去。

  唐喜儿咬了一下嘴唇,还是跟了上去。

  读书的女生就是这么天真,有时候明知道对方是渣男,在一起就等于是往火坑里跳,可她们还是会跳下去。

  李子安跟进酒店,看见田中山正在吧台前开房。

  李子安跟了过去,也不避讳,直接站在田中山的旁边,假装掏身份证,一边瞅着服务员给田中山办理房卡。

  田中山的房卡上写着725。

  办好了房卡,田中山拿着房卡,搀扶着康馨往电梯间走去。

  李子安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哎呀,我东西忘房间里了。”

  酒店的女前台只顾着看李子安的脸了,也没问他住哪个房间什么的,等她回过神来想问李子安什么的时候,李子安已经走远了。

  在颜值即正义的时代,有时候帅也是一种可以循环利用的优质资源。

  唐喜儿跟了上去。

  田中山和康馨正在等电梯。

  “你……戴套吗?”唐喜儿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带桃?”李子安一门子心思还在田中山和康馨的身上,又随口回了一句,“我带桃干什么?”

  “你不戴啊?”

  “嗯嗯。”

  “那样很危险。”唐喜儿更紧张了,脸也更红了。

  “嗯嗯。”

  “我建议你戴上,我听来过的同学说,酒店里有,只需要付一点钱就行了。”唐喜儿越说越害羞,脸已经红得不行了。

  “嗯嗯。”李子安加快了脚步。

  唐喜儿的兔牙咬了一下嘴唇,加快脚步跟上。

  电梯门开了,田中山搀扶着康馨的腰走进了电梯。

  李子安闪身进了电梯。

  唐喜儿也跟着进了电梯。

  其实到了这里,她跟不跟上来都无所谓了,可她虽然有点胖,但身手还很敏捷,最后几步突然加速,竟然赶在电梯门关上的时候进了电梯。

  唐喜儿看着康馨,正要说话,李子安忽然伸手捂住了她的嘴。也不知道是过于紧张还是怎么的,她竟然嘤咛一声,软软的倒在了李子安的怀里。

  李子安要是不抱着她的话,她准会倒在电梯里,他只能撑着她。

  田中山并不认识李子安,他用异样的眼神看了李子安一眼。

  那眼神里似乎带着话。

  哥们,你口味清奇啊!

  唐喜儿的嘴里冒出了咕咕的声音,也不知道她说了什么,李子安就是捂着她的嘴不松手,还用身体挡着田中山的视线。

  田中山这样的渣男不知道已经祸祸了多少女孩子,虽然见过唐喜儿,可哪里记得住,只道李子安和他一样,也是带了一个女人来开房。他的心中有些鄙夷,这就像是赛车,这电梯是赛道的起点,他即将驾驶法拉利跑车进入跑道奔驰,李子安驾驶的却是一辆五菱宏光,怎么跟他比?

  七楼很快就到了。

  田中山搀扶着康馨走了出去。

  李子安也“搀扶”着唐喜儿走了出去,没走几步便是726号房,他在房门前停了下来。

  田中山则搀扶着康馨继续往前走了七八步,最后在725号房门前停了下来。他掏出房卡,还没有刷门,另外两个青年便从另一间房里走了出来。

  那两个青年冲田中山笑了一下,那笑容里满是兴奋与激动。

  田中山打开了房门,搀扶着康馨走了进去。

  那两个青年只是看了李子安和唐喜儿一眼,但也只是看一眼的事,他们跟着也进了725号房。

  房门关上了。

  李子安跟着松开了唐喜儿,抽身往725号房走去。

  唐喜儿一个趔趄,碰在了726号房门上,她愣了一下:“我们开的不是这间房啊?”

  “是这间。”李子安在725号房门前停下了脚步。

  唐喜儿跟了上来,脸红红地道:“我……我有点紧张了,我、我可不可以不进去啊?”

  “我们必须进去。”

  “必须啊?你……你好霸道。”

  李子安哪有闲功夫解释,退后两步,紧盯着房门。

  房间里。

  田中山将康馨放在了床上,康馨没有任何反应。

  “骆驼哥,这个可是极品啊。”一个青年一脸的坏笑,他瞅着躺在床上的康馨,眼神中满是贪婪和兴奋的神光。

  另一个青年说道:“骆驼哥,你先上吧,等你玩尽兴了,我们兄弟再上。”

  田中山掏出手机递给了一个青年:“我上的时候你拿手机拍,不要拍我的脸,往后她要是不听话,我就拿视频威胁她。”

  “嘿嘿嘿,骆驼哥高招!”

  “跟着骆驼哥混就是好,这样的艳福可不是随便什么人能享受到的。”

  两个青年卖力的讨好田中山。

  田中山来到了床边,将手伸向了康馨的热裤的第一颗纽扣。

  砰!

  房门突然开了,门板的锁从门板上崩飞,瞬间撞在了墙壁上。

  房间里的三人顿时懵逼了,齐刷刷的看着豁然大开的门口,就在那一瞬间一个李子安冲了进来。

  田中山忽然想起了什么,怒道:“你%他%妈跟踪我?”

  一个青年说道:“我们刚才也看见他站在隔壁门口!”

  另一个青年冷声说道:“弄他!”

  他的话音刚落,李子安突然一跃而起,大长腿一伸,一脚踹在了他的脸上。他的鼻子也就在那一瞬间塌了下去,门牙向口腔内部掉落。零点几秒钟后,他的双脚离开了地面,飞出几步远,狠狠的撞在了地上,然后贴着墙壁滑落在了地上,再也没有爬起来。

  “你%他%妈——”另一个青年一拳抽向了李子安。

  李子安抓住他的拳头,往下一压,瞬间发力往反关节的方向一推。

  咔嚓!

  “啊——”出拳的青年惨叫了一声,握拳的手腕破裂了。

  可这才只是一个开头。

  李子安抬腿,猛一膝盖撞在了他的面门上。

  砰!

  鲜血和牙齿一起飞。

  第二个青年倒在了地上。

  直到这时唐喜儿还站在过道里,张大了嘴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来。

  田中山突然往门口冲去。

  李子安一把扣住他的肩,探脚一绊,顿时将田中山绊倒在了地上,随后大脚一抬,一脚踩在了田中山的脑袋上,然后来回摩擦。

  “不要……放开我……啊……”田中山惨叫连连。

  李子安怎么可能放过他,踩脸的脚来回发力,继续摩擦。

  “康教授那么好的人,辛辛苦苦把闺女养这么大,是让你下药带这里来祸害的吗?”

  “我没有下药,她、她是我女朋友,她她是自愿的。”田中山矢口否认。

  李子安抓住田中山的后衣领把他从地上提了起来,冷声说道:“那你把她给我叫醒。”

  “我……她喝多了,睡着了。”田中山狡辩道。

  李子安一脚踏在了田中山的腿弯上,田中山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李子安挥手就是一巴掌抽在了田中山的脸上,啪一声脆响,田中山的脑袋都猛的偏了一下,一颗牙齿也脱口飞了出去。

  “别……有话……”

  “有种你再给我狡辩!”李子安又是一巴掌抽了过去。

  啪!

  田中山的脑袋又偏到了另一边,这一次飞出两颗牙齿,血水从嘴里往外涌,惨不忍睹。

  “我问你,康教授把闺女养这么大,是不是让你祸害的?”李子安又问。

  田中山快哭了:“你……你是谁啊?”

  “我是康馨的哥,你问这个是不是想报复我?”

  “我、我哪敢啊……”

  啪!

  “你爹妈有没有教你怎么做人?”

  啪!

  “你个畜生!”

  “啪!”

  “看见你这吊样就不顺眼!”

  啪!

  “你眼睛里还有没有王法?”

  啪!

  “不要打了啊……呜呜呜……”

  田中山哭了,他算是明白了,这不是他回答不回答的问题,而是不管他说什么他都会挨打。

  李子安回头对唐喜儿说道:“唐同学,报警。”

  “啊?”唐喜儿这才回过神来。

  她是真的被吓坏了,愣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

  田中山忽然抱住了李子安的腿,哭着说道:“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不知道她是你妹啊,我……我赔偿行不行?”

  “你说什么?”李子安刚刚消停下去的怒火又冒了起来。

  田中山声泪俱下:“大哥,我、我刚刚跟一家公司签了约,他们要包装我,给我出唱片,给我安排演出,你这一报警,我……我就完了啊,我求求你不要报警,求求你了!”

  “你这种人也配拥有未来?”

  李子安挥手。

  啪!

  田中山的脑袋又是一偏,抱着李子安大腿的手无力的耷拉了下去,然后倒在了地上。

  李子安掏出了手机,拨了三位数的号码:“喂,110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