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06章只有1间房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272 2020-11-17 17:24

  炉身血解酒,那是百分之分的解,真气增强血液运行,醒来的时间也会更快,而且一醒来那就是百分之百清醒的状态。

  然而,这些对于杜林林来说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她一睁开眼就看见自己躺在草地上,李子安的手正按在她的身上,那位置还非常的敏感和危险。

  看她睁眼,李子安慌忙将手缩了回来,跟着解释了一句:“你喝醉了,在酒吧里不好给你解酒,我刚刚是在给你解酒。”

  杜林林眼神脉脉的看着李子安,什么都没说,也没有动一下,依旧躺在草地上。

  李子安有些尴尬,又说了一句:“那个,你别误会,我只是帮你解酒,没干别的。”

  “你想……干什么?”杜林林说话了,声音轻轻的,脸颊也升起了一抹红晕。

  李子安更尴尬了:“那个,我们走吧,再不走天就要黑了。”

  他想干的事情多了。

  如果不约束自己的话,就刚才那一连串的怦然相撞,他都想变成一只土拨鼠了。

  可他得约束自己,有些事幻想一下无伤大雅,但不能真去干。

  人人都为所欲为的话,那这世界就乱套了。

  杜林林的眼眸之中闪过了一丝失望的神光,她慢吞吞的从草地上撑了起来,却不爬起来,只是坐在草地上。

  李子安面带微笑,伸出了一只手:“走吧,我们该走了。”

  杜林林将包臀往下拉了拉,这才抓住李子安的手从草地上爬起来。

  李子安去拉她的行李箱,杜林林却伸手抓住了拉杆。

  “你提着箱子呢,还是我来拉吧。”杜林林说。

  李子安的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她终于正常了。

  两人从树林里出来,顺着马路往集镇走去。

  杜林林拖着行李箱走在前面,李子安走在她的后面,他看见她的裙子上粘了不少草叶,想开口跟她说一下,脑海里却莫名其妙的浮现出来他之前一巴掌拍在那满月上的影像,嘴巴就张不开了。

  他担心他这边一说,提醒了她,然后她就回想起来了。

  那就尴尬了。

  妹妹这么大了,亲哥都不能那么干,更别说是他这个来路不明的野哥。

  “那个,我喝醉了……的样子是不是很难看?”杜林林放慢了脚步,与李子安并肩行走,问了一句。

  李子安笑着说道:“不难看,你无论什么时候都很好看。”

  杜林林抿嘴笑了一下:“你就知道说好听的话哄我,我知道那一定丑死了。”

  李子安很机敏,没有接话。

  “我有没有做出什么失态的事?”杜林林又问。

  李子安很干脆的就给出了答案:“没有没有,你是名门闺秀,就是喝醉了也只是吟诗作赋而已。”

  杜林林讶然道:“我吟诗作赋了吗?”

  “那到没有。”

  “你就扯吧,我肯定做了什么失态的事。”杜林林用眼角的余光看了李子安一眼,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脸颊上静悄悄的红了。

  她只是喝多了点,连酩酊大醉都不算,更不是失忆,也就十几二十分钟的事,她怎么可能想不起来?

  却也是这一回想,她的心里有泛起了几许惆怅。

  最难唤醒的是装醉的人。

  最难点醒的却是装傻的人。

  她又用眼角的余光瞅了一眼身边的帅逼安,秋潭一般的眸子里闪过一条弹幕。

  你是猪吗?

  十几分钟后两人进了班克斯镇,找到了一家民宿。

  “你看着行李箱,我去开房。”杜林林说。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就他这个英语的渣渣水平,他也懒得去前台跟人比划。

  杜林林几分钟就搞定了,拿着一张房卡过来,拉上行李箱就走:“好了,跟我来。”

  李子安跟了上去,他以为他没有看清楚,又特意看了一眼杜林林手中的房卡,还是只看见一张,他试探的问了一句:“只有一张房卡吗?”

  杜林林没有回答,拖着行李箱进了电梯。

  这家民宿虽然只有一幢两层的小楼,但还是安装了电梯,环境很不错。

  李子安跟进了电梯,又看了一眼杜林林手中的房卡。

  真的只有一张房卡。

  他莫名有点紧张了起来,还有点头疼。

  电梯停了下来,杜林林拖着行李箱走了出去。

  李子安又跟了出去,欲言又止。

  杜林林抿嘴笑道:“你不至于吧?”

  “什么?”

  “我看你好紧张的样子。”杜林林笑着说。

  李子安笑了笑:“我为什么紧张?”

  “因为我手里只有一张房卡呀,你都看几次了,真就一张,你看,你看。”杜林林还特意把那张房卡举起来,在李子安的眼前晃了晃。

  李子安真想一巴掌抽她月亮上去。

  “那个,为什么……只开一间房?”李子安问,虽然说出来很尴尬,但这种事情还是要说出来。

  杜林林说道:“我倒是想开两间,我是女生啊,多尴尬,可是人家就只剩下一间房了,你让我怎么办?”

  李子安:“……”

  那间房距离点头不远,就几步路,杜林林走到门口用房卡开了门,然后拖着行李箱走了进去。

  李子安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还是进了房间。

  房间很宽阔,放着两张床,还有一个大阳台,视线迈过阳台可以看见民宿的后院,那里有一个游泳池,栽种了很多植物,还有一个露天酒吧,环境真的不错。

  房间里还有一个干湿分离的卫生间,还有一个浴缸,很方便。

  一眼扫过这个房间,虽然是两张单人床,但是李子安还是觉得不妥,他犹豫着找个什么理由说服杜林林去别家看看,他一个大男人,她一个大姑娘,不是夫妻又不是情人,怎么也该开两间房吧,怎么能住一个房间里?

  杜林林将行李箱放在了墙角,身子一侧就躺在里面的那张单人床上,惬意地道:“真舒服呀。”

  李子安干咳了一声:“那个,林林,我们去别家看看吧,这一间房……”

  杜林林打断了李子安的话:“没别家了。”

  “你怎么知道没别家了?”李子安一点都不相信,这镇子就在机场旁边,怎么可能就这一家民宿,肯定还有别的酒店,而且不只一家。

  杜林林避开了李子安的视线:“那个,我刚才在前台问了,别的酒店的房间都被定完了,等于没有酒店了。”

  这句话李子安是一个字都不相信,杜玲玲避开他的视线的时候,他就深深的看了出来。

  另外,他又不是猪,多多少少也明白了点杜林林的心思。

  这样,那就更不能跟他她住一个房间了。

  可是话要说好听点,得有点讲究。

  李子安琢磨了一下,笑着说道:“要不这样,这里距离沐叔叔家不远,你在这里住,我去沐叔叔家住。”

  杜林林坐了起来,一脸的愁容:“我肯定是被那几个白人小子盯上了,来时的路上,我们打了那几个白人小子,没准晚上他们会拿着枪#过来绑架我,你说我该怎么办?”

  李子安:“……”

  杜林林接着说道:“你说他们会怎样对我,又会索要多少赎金?你说我一个女子,孤身一人住在异国他乡的酒店里……”

  李子安听不下去了,他将手中的合金工具箱放在了房间里的电脑桌上:“有我在这里,没人能伤害你,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了。”

  杜林林笑了。

  李子安也笑了。

  晚上,他只需要抽一支加了止行膏的大重九烟就行了。

  这次来澳洲,他带了好几包,一支不够再来一支,管够。

  杜林林移目过来,直盯盯的瞅着李子安:“子安哥,你是不是怕我晚上把你怎么样啊?”

  老哥,那是喝酒说的酒话,终究没有子安哥好听顺口,她又把称呼换回来了。

  李子安笑着说道:“你这样问我,你晚上是不是真想把我怎么样?”

  杜林林本来起的是调戏帅逼安的心思,他这样来问她,她反倒不好意思了,避开了他的视线,脸还红了。

  一个是有两个老婆的男人,一个是连恋爱都没谈过的大姑娘,聊这种话题她哪里是对手。

  李子安坐在了床沿上,又说了一句:“林林,你跟哥说实话,你这次来澳洲究竟是干什么的?”

  杜林林忽然说道:“我肚子有点饿了,我们下去吃点东西吧。”

  避而不答,肯定有阴谋。

  李子安也不着急,起身说道:“那我们就下去吃点东西吧。”

  “你等我一下,我上一下洗手间。”杜林林从李子安身边走过,进了洗手间。

  李子安走到电脑桌前将合金工具箱提在了手中,身在异国他乡,身边又跟着一个杜林林,还是小心谨慎为好。

  嘘嘘……

  李子安顿时尴尬了,快步通过卫生间旁边的玄关,伸手去开门,却又把手缩了回来。

  他似乎是受到了那声音的影响,也有了轻松一下的需要。

  一分钟后,嚯嚯的水声从洗手间里传出来,又过了十几秒钟,洗手间的门打开,杜林林从洗手间里走出来,看见站在门边的李子安,脸颊红了一下:“我们走吧。”

  “我也方便一下。”李子安进了洗手间,顺手关上门。

  洗手间里的空气里弥漫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还有杜林林的体香,混在一起,仿佛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它能促进多巴胺的分泌,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想像。

  门口,杜林林伸手去开门,她的手也莫名其妙的停了下来。

  滋滋滋……

  还有清脆的水柱冲击陶瓷,把陶瓷打得脆响的声音。

  杜林林的小嘴张得大大的,合不上了。

  我的哥……

  你有必要这么夸张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