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856章渣男与英雄

赘婿出山 李闲鱼 8061 2020-11-17 17:24

  宴会继续举行。

  已经给了定金的宴会,你说取消就取消?

  再说了,卢比奥已经被带警察局去了。

  从他雄赳赳的走进这个宴会厅的时候,这个结局其实就是注定的了。

  只是他看不#穿。

  余美琳又坐在了原来的那个位置上,神色平静。

  给人的感觉,之前所发生的事跟她没有半点关系,对她也没有丝毫影响。

  李子安和风间美姬的位置却是空着的。

  风间美姬被送到了她的房间里去了,大#师也在那个房间里“治疗”她。

  陈晴干脆移到了李子安之前坐过的位置上,眼巴巴的看着余美琳,心里有好多话想说,可是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有些话题别说是说出来了,就是想想都觉得尴尬,甚至是难堪和羞耻。

  余美琳始终很平静,她主动开了口:“陈博士,你是有话想跟我说吗?”

  陈晴点了一下头,也开了口:“那个……”

  还是说不出口。

  她的两只眼睛也用眼角的余光去观察除了余美琳之外的人,她总感觉有人在背后议论她,还有人在用戏谑和轻蔑的眼神看着她。

  不过,并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

  卢比奥带着人来捣乱,耽误了进餐的时间,那些人都饿坏了,此刻都在吃东西,哪里顾得上看她。

  再说了,能坐在这里的人就没有一个傻#逼,祸从口出的道理比谁都懂,谁会在这个时候议论大#师跟余美琳,还有来自东瀛的磨镜大#师,那不是自找霉头吗?

  余美琳也不催促陈晴,她夹了一块虾仁放进了嘴里,细细咀嚼,很有耐心的等着陈晴把心里的话说出来。

  陈晴墨迹了十几秒钟才把话说出来:“余女士,你丈夫和我女儿……”

  余美琳淡淡地道:“陈博士,不用不好意思,你心里有什么话都可以说出来。大家都是女人,我也养了一个女儿,我想我应该能理解你。”

  她还特意把头凑了过去,方便陈晴可以小声跟她说话。

  陈晴也不顾忌什么了,终于说了出来:“大#师跟我的女儿……跟我的女儿……有那种不正常的关系。”

  余美琳轻轻的嗯了一声。

  陈晴微微愣了一下,有点吃不准余美琳的反应了,心中也一片困惑。

  我在跟你说你老公出轨我女儿啊,这样的事情,你就这样轻描淡写的嗯一声?

  若是换别的女人,就这一句话恐怕就已经要暴走了,可余美琳却是那样的平静。

  不见陈晴说话,余美琳移目看了陈晴一眼,眼神之中充满了期待。

  陈晴硬着头皮说道:“余女士,你就一点都不在乎吗?”

  余美琳淡然一笑:“我老公跟你女儿是义结金兰的兄妹,陈博士你是不是误会了?”

  “我没有误会,在黑锅公司的工厂里,我女儿每天晚上跟你老公在车间里磨镜,白天就睡在你老公的房间里,这还能有误会吗?”陈晴也豁出去了,连老脸都不要了。

  “就算是在一个房间里,那也不代表我老公和你女儿就发生了那种关系吧?”余美琳淡淡地说。

  陈晴顿时愣住了。

  这是什么逻辑啊?

  都是二十几岁的人,干柴烈火的年龄,每天都住在一个房间里,不干那种事情,难道是在吟诗作赋,研究奥数?

  “不是,余女士,我不是想跟你吵架,争论一个谁对谁错,这件事我女儿也有责任,当然一个巴掌拍不响,所以你老公也有责任。我只是想把事情说出来,我们找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我就这个意思,没别的意思。”陈晴换了一种说法。

  余美琳的嘴角浮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陈博士,我确定我老公和你女儿没有发生那种关系,你就算不相信我老公是清白的,你也应该相信你女儿是清白的。如果这方面有什么黑锅,你尽管往我老公身上推就行了。”

  陈晴:“……”

  还聊个锤子。

  她就没有见过余美琳这样护老公的。

  她觉得用护夫狂魔来形容余美琳也一点不为过。

  余美琳又往陈晴凑过去了一点,用很小的声音说了一句:“陈博士,我老公做的是常人没法做的事,有些事情他也是迫不得已,我们不能只看事情的表面,我们还要看事情的本质。就拿眼前这事来说,如果没有我老公出面背这个黑锅,菊厂能有那十台先进的光刻机吗?你站在一个母亲的角度找我商量解决的办法,我能理解你,但请你站在一个更高的角度去看我老公,你会发现我老公一个值得尊敬的人,他是一个真正的英雄。”

  陈晴似乎明白了什么,看余美琳的眼神变了,对那个不要脸的男人,她的心里居然也生出了几许敬意。

  天下国的女王说服你,不服也得服。

  一个房间里。

  风间美姬悠悠醒转了过来,她看见了天花板,吊灯……然后看见了一张盛世美颜。

  李子安面带微笑,温柔地道:“美姬,你终于醒了,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我……”风间美姬的脑子里一片混乱,还有点搞不清楚情况。

  李子安也不着急,只是微笑着看着她,等她适应现在的情况。

  风间美姬很快就想起了发生了什么事。

  卢比奥狠狠的打了她一耳光,然后她就昏死过去了,一睁开眼就在了酒店房间里的床上了,这之间发生了什么,她就连一点印象都没有。

  “大#师,我……”风间美姬还是很迷糊。

  李子安说道:“卢比奥打了你,那个家伙下手真狠,竟然……”

  他说不下去了,愤愤不平的样子,可是看风间美姬的眼神里却又充满了怜惜。

  他的心里其实还有愧疚。

  当时的情况,他完全可以挡住卢比奥,但是他什么都没有做,眼睁睁的看着卢比奥的巴掌落在风间美姬的脸上。

  他也是被逼无奈呀。

  如果卢比奥只是一个普通男人,哪怕是一般的高富帅,他只需要出一张脸就能搞定,可是卢比奥是沙巴家族的二公子,那可是这个世界上最顶尖的几个豪门之一。要跟这样的豪门公子抢女人,仅凭一张脸就不够了,还必须得有点套路。

  所以,他才激起卢比奥的怒火,却又不制止卢比奥打风间美姬。

  卢比奥那一巴掌打得好啊,彻底断绝了风间美姬嫁入顶级豪门的念想,这也省了往后他再跟卢比奥抢女人的麻烦,甚至以后生产光刻机的高精镜片的事也有了着落,一巴掌能换来这么多好处,那为什么不让卢比奥打一下?

  他有时候就会主动去挨别人的打,因为有时候挨打是解决问题的最好的途径。

  风间美姬这边挨了一巴掌,往后他好好疼爱她,补偿她就行了。

  女人嘛,只有被那些渣男伤害过之后,才会明白他这样的好男人的好。

  “卢比奥呢?”风间美姬终于想起那个渣男了。

  李子安抓着她的手,轻轻摩挲,声音也很温柔:“他下手太狠了,一巴掌把你打昏死过去了,这样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他被警察依法带回警局调查去了。”

  风间美姬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大#师,我知道你人脉很好,你能不能帮卢比奥求个情,让警察把他放了,我反正也没事。”

  李子安叹了一口气:“虽然我很生卢比奥的气,但是我答应你,我待会儿就跟这边的领导说一下。”

  说个锤子。

  那个傻#逼能关多久关多久。

  不过,话肯定是要这样说的。

  “美姬,你真是太善良了,你就像是富士山上的白色菊花一般纯洁。”李子安的声音温柔之中带着磁性。

  风间美姬的脸颊上泛起了一丝红晕,她觉得大#师的赞美有点过了,因为菊花是东瀛的国花。在东瀛,如果用菊花赞美一个女人,那就意味着在赞美之人的眼里,那个女人有着倾国倾城的美貌,还有着无比高贵的品格和气质。

  大#师其实也是歪打正着。

  关于东瀛的文化,他了解的最多的就是那些女老师拍摄的教学视频,比如苍老师、龙老师等等德艺双馨的好老师。再就是富士山,还有忍者,菊与剑什么的,但他肯定不会用剑去赞美风间美姬,那么就只剩下菊了。

  “你这么好的女人,卢比奥居然都下德了那么重的手,换做是我,我疼惜都来不及。”

  风间美姬脸颊上的红晕更浓了,心里也甜丝丝的。

  她又忍不住把卢比奥拿来跟大#师比,卢比奥哪有大#师这么温柔,这么会哄女孩子开心,关键还这么帅。

  真的是好好看哟。

  看着就润。

  “美姬,如果不是看在你的情分上,我当时恨不得打死卢比奥那个家伙!”李子安突然就像是变了一个人,霸气侧漏。

  泡妞是有技巧的,不能一味的温柔,该粗犷勇猛的时候就不能有半点娘气。

  女人需要安全感,这个是很重要的。

  “千万不要。”风间美姬顿时紧张了起来,“这件事是我不对,请你不要伤害他,我更不想你因为我而惹上什么麻烦。”

  “你真善良。”李子安凑了过去,在风间美姬的樱唇上啄了一下。

  这一下粗一下细的,风间美姬的芳心彻底乱了。

  李子安也安静了,心里反思着一个问题。

  我是不是发力过猛了?

  风间美姬犹豫了一下,然后鼓起勇气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大#师,我已经跟卢比奥分手了,你会不会不要我了?我现在只有你了,可是你却还有老婆,而且她那么漂亮……”

  原来是这事。

  李子安暗暗松了一口气,他将左手放在了风间美姬的心上,右手捂在了自己的心上,然后深情款款的看着风间美姬。

  风间美姬的一张俏脸更红了。

  大#师什么都好,就是太不要脸了。

  而且,他捂着她的心,然后又捂着她的心,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

  却就在风间美姬困惑的时候,李子安用非常温柔的声音说道:“美姬,你扪心自问,我对的爱是假的吗?”

  “扪心自问……是自我反思的意思吗?”

  “差不多。”

  风间美姬眨巴了一下眼睛:“那也是我扪心啊,你摸我的心干什么?”

  “我只是给你做个示范动作,你自己扪心自问吧。”李子安把手缩了回去。

  风间美姬将一只手放在了她的心上,她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脏在跳动,但大#师是不是真心爱她,她却一点都不清楚。

  她还是很担心,很困惑。

  李子安又伸过了手去,把她的手挤开,把他自己的手放了上去,然后说道:“这叫将心比心,我们两人的心现在连在一起了,我说的话就等于是发自内心的话,你听好了。”

  “嗯。”风间美姬很顺从的点了一下头。

  李子安略微酝酿了一下才说道:“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长,这是让你觉得我不爱你的原因,可是你要相信日久生情,我们在一起的时间长了,我们的感情就会像酒一样,越老越醇,越老越香。”

  “日久生情是什么意思?”

  “就是……”李子安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的语文成绩不是很好,以前学的东西差不多都还给老师了。

  “私たちはよくセックスするという意味ですか?”风间美姬说了一句东瀛语。

  李子安也不管她说了什么,随口嗯了一声。

  风间美姬的脸更红了,一粉拳打在了李子安的胸膛上:“我妈妈说你很不要脸,你果然是很不要脸的男人呢。”

  李子安:“……”

  她刚才说了什么?

  有时候不懂装懂真的很可怕。

  “美姬,留下来吧,加入我的黑锅公司,我为你专门成立一个分公司,你直接当CEO,我给你五个亿,随便你招人买设备,你能创造出一个磨镜界的龙头公司,总有一天你的标准就是世界的标准,你也会成为磨镜界的大#师。”李子安转移了话题。

  “这……这太突然了,你能给我一点时间考虑一下吗?”风间美姬的感觉很突然,反应也有点慌乱。

  李子安说道:“嗯,你什么时候做出决定就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心里始终有你的位置,黑锅公司的大门也始终为你敞开。还有,你留下来,我们就能天天在一起了,那就真的是日久生情了。”

  风间美姬用手捂住了脸庞。

  羞于见人了。

  李子安却纳闷了。

  正经人说正经成语,哪里不对劲了?

  叮咚!叮咚!

  “大#师,美姬小姐怎么样了?”门外有人喊话,很着急的感觉。

  李子安这才想起门外还有医生和几个工作人员在等着,回了一句:“没事了,美姬小姐已经醒了。”

  “那个,我们能进来看看吗?”

  “好的,请等一下。”李子安俯首在风间美姬的额头上啄了一下,然后才去开门。

  风间美姬这才把手放下来,看着李子安的背影,小声的说了一句:“あなたは大きい痴漢です。”

  李子安忽然回头涌无辜的眼神看着风间美姬。

  这句话他居然听懂了。

  握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