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60章尘封的宝藏男孩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470 2020-11-17 17:24

   开门、进屋,李子安蹑手蹑脚,生怕弄出点声响吵醒林胜男。

  老人夜里容易惊醒,稍微一点声音入耳都会醒来。

  李子安往他的房间走去,却在路过楼梯口的时候停下了脚步。

  他出去兜了一圈,可心中的那根刺却还在,之前与康海川见面,去酒吧找康馨,再到后来破门救康馨,他都没有去想那件事,可是这会儿突然又想起来了。

  余美琳心中的那个人究竟是谁?

  李子安抬脚踏上了楼梯,可后脚没跟上去又放了下来。

  他没有钥匙,上去了也没用。

  “余美琳要么是把钥匙带在身上,要么就藏在家里的某个地方,我试试能不能找到,找不到再想别的办法。”李子安心里拿定了主意,随后他开始在客厅寻找钥匙。

  所有能拉开的抽屉他都小心翼翼的拉开了,没有。

  能藏钥匙的地方也都找过了,也没有。

  李子安泄气的坐在了沙发上,忍不住苦笑。

  这里是他的家,可他却像一个贼一样翻找老婆藏的一把钥匙。而他的老婆却不只一把锁,她的卧室的门倒是用钥匙就能打开,可她心上的那把锁要用什么才能打开?

  枯坐了几分钟,李子安起身去了阳台,抬头望天。

  观星,他帮助余美琳找到了矿脉,大概也能找到一把钥匙。

  他是这么想的,可是今晚的天气不好,夜空一片漆黑,一颗星星都看不见。

  他回到了茶几上,拿起李小美放在茶几上的一只图画本和铅笔,闭上眼睛随手在图画本上涂画。

  不管是观星还是给人看相卜卦,其实都有一个规律,那就是他的意念集中在某一个方向,或者某一件事上的时候,他得到的结果也是往着那个方向去的,或者针对某一件事。

  这与大惰随身炉有关,而大惰随身炉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现在他就知道这一点,大惰随身炉对于他来说却依旧是一个谜一样的存在,他根本就不知道它在他的身体之中是以什么方式存在的,最终又回给他带来什么,一切都是未知。

  一分钟后,李子安停下了手指的铅笔。

  图画本上出现了一个类似毛线团的图案,一圈又一圈,一笔到底,许多线条重叠,看不出有什么提示。可是他脑海之中浮现出来的画面却不是这个,那些杂乱无序的线条之中隐藏着一只花瓶的图案。

  大惰随身炉青烟袅袅,卦辞浮现。

  往事尘封瓷瓶中,青梅竹马不相逢,若要问情是何物,两小无猜最是苦。

  这卦辞几乎是秒解。

  钥匙在瓷瓶中。

  李子安站了起来,视线飞快的搜寻客厅,他很快就锁定了目标。

  那是一只摆在玄关里的一只花瓶,白色的,插着干花。客厅里还有两只更大的,差不多一米五高,但余美琳肯定不会把钥匙藏进那么大的花瓶里,她回来也是要开门的,而要从那样的大花瓶里取出钥匙是件很麻烦的事。

  李子安走近了玄关,拿掉插在花瓶里的干花,拿起花瓶倒悬,一把钥匙便从花瓶里掉了出来。

  大~师卜卦,全是干货。

  李子安把花瓶放回到了桌子上,把干花插~进花瓶里,然后拿着钥匙上了楼。

  又是蹑手蹑脚。

  李子安的心里也在咀嚼着一句卦辞:“青梅竹马不相逢,难道余美琳心中的人跟她从小就认识?那我算什么,替代品吗?”

  越想越不舒服。

  李子安在余美琳的卧室门前停下了脚步,插~进钥匙,轻轻一拧。

  咔嚓。

  门开了。

  李子安推开门走了进去。

  扑鼻一股淡淡的香,那是余美琳的味道。

  床是双人床,可是李子安从来没有睡过。床上也就摆了一只枕头,跟本就没有准备他的枕头。

  还真是塑料夫妻啊。

  这卧室是主卧,空间很大,四五十平的样子,有浴室和衣帽间,还有独立的阳台,一面窗户下放着一只梳妆台,上面放了好些化妆品。

  李子安很快就选定了目标,他来到了梳妆台前,一只抽屉一只抽屉的找。

  拉开梳妆台中间的抽屉,李子安看到了一本不大的相册,看上去旧旧的。他将相册拿了出来,翻开来看。

  他看到了一张一对青年夫妇和一个小女孩的合照,那青年是年轻时候的余泰山,那年轻的女人虽然没见过,可从面相上却一眼就能看出来,她是余美琳的已故的母亲。她很漂亮,生得跟87版的林黛玉似的,要脸蛋有脸蛋,要气质有气质,也难怪能生出余美琳那样的女儿。

  余泰山年轻的时候也很帅,可也许是先入为主的原因,看了这张全家福,李子安居然有一种一朵好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

  他继续往下翻。

  相册里有余美琳从小到大的照片,一个小女孩就那么一点点的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

  翻了快半本相册了,余家那么多人,李子安就只看见了余泰山和林胜男的照片,而且很少,余泰山只出现在了那张三口之家的全家福里,林胜男的照片也就只有两张。

  不难看出来,余美琳对余家这个家族也有打不开的心结。

  又往下翻了几页,一张照片进入了李子安的视线。

  那是穿着中学校服的余美琳和一个男同学的合照,余美琳脸上的笑容就像是阳光下绽放的一朵花,那男同学五官清秀,脸庞很有立体感,眼睛微微泛蓝,看上去是个混血儿。

  照片的背.景是一所学校。

  “青梅竹马不相逢,说的不会就是这个小子吧?”李子安瞅着照片中的混血少年,莫名其妙的酸了一下,很快却又笑了。

  照片中的两人连手都没有牵,都站得端端正正的拍照。而且就余美琳和混血少年身上的校服和年龄来看,大概是上初中时拍的照片,那个时期都两人都是孩子,不过是懵懵懂懂。他读初中的时候也喜欢一个女孩子,甚至还递过纸条,难道能说他出轨了吗?

  或许不是这个混血少年。

  李子安接着往下翻,结果又出现了好几张那个混血少年的照片。

  真的是他。

  如果不是,余美琳这么会藏着那小子的这么多照片?

  更重要的是,随着年龄的增长,那混血少年也越来越帅气,到后来居然有了点拍《泰坦尼克号》时期的小李子的颜值和神韵。

  “我去,这么帅?”李子安第一次感到受到了威胁。

  女生都喜欢长得帅的男生。

  丑逼想要追到心仪的女生,不知道要付出多少代价,而且绝大多数时候还会以失败告终,可帅逼只需要一张脸就行了。

  当初余美琳招他入赘,不也是因为他帅吗?

  那个混血少年年纪轻轻就这么帅,而且从照片的拍摄时间来看,余美琳与他至少同窗了五六年时间,滴水都能穿石,更何况是让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天天面对一个混血版的莱昂纳多?

  余美琳和那个混血少年在一起那么长的时间,他虽然和余美琳结婚四年,可加起来恐怕都没有人家两人在一周的时间多。这么看来,也难怪余美琳心中忘不了这个人,放不下这个人。

  李子安又往下翻了一页。

  一张毕业照又进入了李子安的视线,那是余美琳高中的毕业照,她因为身高的原因站在后面一排,那个混血小子就站在她的旁边。两人的颜值都是那么的高,方方面面都很般配,简直就是一对金童玉女。

  又往下翻了几页。

  相册上的照片换成了余美琳上大学时期的照片,她上的是华国国内最顶尖的名校华青大学,这个时期的照片已经和现在的她在长相上已经没什么区别了,只是略显青涩而已。

  李子安翻到了最后一页,没照片了。

  可是,相册的封皮里好像藏着什么东西,胶皮微微鼓了一点起来。

  李子安伸手捋开胶皮,又拿出了一张照片。

  还是那个混血小子,他已经不是那个稚气未脱的少年了,他穿着一套军装,身姿笔挺,英气勃勃,蓝色的眼眸之中是深邃的眼神,仿佛阳光下的海滩一样诱人。

  照片的背.景是一所大学。

  李子安拼出了学校大门上的校名TheUnitedStatesMilitaryAcademy,那是全球最顶尖的军事学院西点军校。

  即便是在美国,也只有精英阶层的子弟才有机会进入西点军校,那所学校为美国培养了许多政治和军事将领和科学家。那个混血小子能进这所学校读书,他的家庭肯定不一般,而且他也相当优秀。

  “我的情敌是一个美国将军吗?”李子安自嘲的笑了笑。

  前面的那些混血少年的照片并没有让他感到有多不适,但这张却让他感到不舒服了。这倒不是因为这个小子非同一般的家庭背.景,也不是因为这小子够帅,而是余美琳不只藏着这个小子的照片,心里也藏着这个小子。

  最重要的是这张照片的拍摄日期是2018年2月14日,那一天是西方的情人节。这小子拍这张照片的时候,李子安已经和余美琳结婚两年了,那个时候他大概正在自留地摘菜,准备拿回家给林胜男做饭吧?

  也难怪余美琳对他那么冷淡,心里藏着一个西点军校的青梅竹马大帅逼,谁还看得上一个土里土气的山里小子?

  真爱?

  不扯那种蛋。

  他和余美琳的婚姻本来就是特殊环境下的一个交易。

  李子安将照片翻转,看到了一句话。

  永远不会忘记我们一起度过的那些美好的时光,美琳,你过得还好吗?

  署名是汉克拜恩斯。

  李子安皱了一下眉头:“情人节送照片,这是明目张胆的勾引我老婆,两年前我治不了你,现在你敢再来,我特么打死你。”

  这句话并没有让他的心里舒服一点。

  再想他和余美琳的婚姻,塑料之上又蒙上了一层灰。

  他掏出手机对着照片拍了一张照,然后将照片放回到了相册的胶皮里,又把相册放回到了抽屉里,最后合上了抽屉。

  抽屉关上了,心结却打开了。

  四年前你将我当成替代品,招我入赘。

  四年后我随你出山,孩子都三岁了,可你的心里居然还藏着一个人,不与我同房。

  而我要告诉你的是,四年前你看我不起,今日的我你高攀不起!

  我李子安还会没女人吗?

  老子不陪你玩自虐的游戏了。

  你爱咋咋地!

  李子转身离开了余美琳的卧室。

  放回钥匙,回屋焚香睡觉。

  大睡炼气术,睡觉既是修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