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65章东邪西毒且北行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570 2020-11-17 17:24

  夜深人静,一辆网约车在村道上颠簸着。

  那座别墅越来越近。

  李子安说道:“师傅,就在这里停车吧。”

  网约车司机说道:“没多远了,我把你们送到吧。”

  李子安从兜里掏出了两百块钱,放在了档杆旁边:“师傅辛苦了,我尿急,我憋不住了,想下车尿尿,你就在这里放我们下车吧。”

  网约车司机笑着说道:“那好吧,谢了啊,你这人不但够帅还够意思。”

  李子安有点不好意思了。

  大晚上的,黑灯瞎火的你就不能稍微假装看不见吗?

  车子停下来了。

  大锤突然伸手,手中赫然抓着一根细细的绳子,就要从网约车司机的头顶套过去,然后勒死网约车司机。

  却不等他把绳子从网约车司机的头顶套过去,坐在他旁边的李子安突然撞过来,一胳膊肘撞在了他的脑袋上。

  咚!

  大锤的脑袋一偏,又撞在了车门上。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他的脑袋上已经冒起了一块大青包,两只眼睛里也满是星星在闪烁。

  网约车司机回头看了一眼,讶然道:“这位朋友怎么了?”

  李子安笑着说道:“我朋友喝多了,开车门的时候把头给撞了,没事师傅,等下你就在这里调头回去吧。”

  “好叻,两位慢走。”网约车师傅回过了头去。

  直到这个时候大锤才缓过气来,可是还是架不住眼冒金星,脑壳也痛。李子安还压在他的身上,让他动弹不得。他正想要推开李子安,再次下手的时候,车门突然被李子安^拉开,他本来就被李子安挤在车门上,车门一开,他的身体顿时失去平衡,直接从车里摔了出去。

  李子安提着合金工具箱下了车,反手就把车门关上了。

  这个时候大锤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拳抽向了李子安的脑袋。

  李子安偏头躲开,说了一句:“我打你一下,你打我一下,我们扯平了。如果你再打我,我可就要还手了,你那里还想不想要?”

  说完,他抬手指了一下大锤的两腿中间。

  大锤本来已经举起了钵大的拳头,一听这话,那只手又慢慢的放了下去。

  这是网约车已经调头,顺着来时的路往市区方向驶去。

  “你根本不认识那个人,为什么阻止我?”大锤冷声说道。

  李子安说道:“你也不认识那个人,我还特意让他在这里停车,不让他靠近别墅,他什么都不知道,你又为什么要杀他?”

  大锤冷冷地道:“黄教授交代过,我只能带你一个人来,那个司机必须得死!”

  李子安回头看了一眼来时的路,那辆网约车的大灯起码已经在千米之外了,看了一眼他又回头过来看着大锤:“他没走多远,你要是轻功了得,你大概还能追上他,你去追吧,我在这里等你。”

  大锤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肿得馒头也似的右脚脚背,然后等着李子安,神色狰狞。

  尼玛逼啊,你踩伤了老子的脚,你叫老子去追汽车!

  狗贼,你过分啊!

  李子安笑着说道:“呃,抱歉,我忘记你的脚受伤了,你不去追汽车的话,我们就走吧。”

  他提着合金工具箱往别墅走去。

  大锤的三角眼里闪过了一丝阴毒的神光,在他看来,李子安差不多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狗贼,再让你嚣张一点时间!

  李子安一边走一边吹着口哨,给人的感觉,他不是去赴生死杀场,而是卖保险回家了。

  大锤一瘸一瘸的跟在李子安后面,蛋疼,脚也疼,他走得很艰难。

  李子安也不等他,快步走他的路,拉开差不多三十米的距离后,他在路边停了下来,拉开拉链放水。

  就在放水的过程中,他左手作纸,右手食指作笔,在掌心之中写写画画。

  在家里他就可以给自己卜卦,但他觉得,到了这凶险之地再卜卦,效果肯定好过在家里补过。

  卜卦者给自己卜卦,这不好,甚至会招来厄运,但是今晚极其凶险,稍有不慎,就连小命都得交代在这里,也就只有事急从权了。

  大惰随身炉苏醒,青烟袅袅。

  一分钟后,卦象显现。

  毫无规律的线团之中,一只肥鸟浮现了出来。

  随后卦辞显现:螳螂捕蝉雀在后,百丈之外杀机候,妙计不妙当赌命,东邪西毒且北行。

  李子安的一张脸顿时多了一抹菜色。

  这一卦凶险啊!

  螳螂捕蝉雀在后,百丈之外有杀机,这两句卦词说的就是那个老枪,他就埋伏在百丈之外。那个人是个狙击手,昨天晚上老枪^就向他开了不少枪,如果不是他跳进海里潜水逃走,没准已经吃了老枪^的枪^子儿。

  妙计不妙当赌命,这句说的是他想到的用假天香骗过黄波的计策并不是什么妙计,多半假天香一拿出来就被识破了,这算是赌命的冒险行为,既赌他自己的命,也赌康海川和康馨的命。

  东邪西毒且北行,这句说的是今天晚上如果赌赢了,他不能东西方向逃走,往这两个方向逃的话极其危险。邪毒邪毒,邪字代表的是未知和无解,凶恶凶残,再加上一个毒字,那两个方向有多凶险就可想而知了。

  至于南边,那更是想都不要去想,因为卦辞之中连提都没有提说一下。这也在意料之中,昨天晚上他从海里潜水逃走,黄波岂能没有防范?没准海水里正蹲着几个背着氧气罐,拿着射鱼枪^的杀手在等着他跳海。

  李子安抬头看向了北边,北边是一片低矮的山丘,覆盖着茂密的森林,一眼望去黑漆漆的,并没有座家人户。

  那个方向才是正确的逃生方向。

  李子安只是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心里暗暗地道:“今晚的情况有点复杂啊,按照我的计划,黄波肯定要看一眼天香,只要他站在我旁边,我拿出天香之后就点燃天香,他连逃都逃不掉,撂倒了黄波,大锤已经被我弄伤了,根本就威胁不到我,就只剩下一个老枪能威胁到我,可他只能在一个方向,为什么挂职之中提到了三个方向都是死路?”

  这一卦的卦象和卦辞的确有点奇怪。

  李子安突然想到了那个雀字:“螳螂捕蝉雀在后,我应该就是那只螳螂,黄波和他的两个手下都应该归类在蝉字之中,那么谁又是黄雀?我去,难道除了黄波和他的两个手下,今晚还有人想要对付我?”

  他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得沉重了起来,对付黄渤已然是在赌命,如果再来一个更厉害的人物,那他今晚的处境真的是相当凶险了。

  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李子安还剑如鞘,然后拉上了拉链。

  剑,自然是绝世宝剑。

  大锤走了过来,似乎闻到了什么味,嫌弃的啐了一口。

  他却不知道即便是大^师放出去的废水,那也是一味了不起的药材。

  李子安没什么反应,伸手从衣兜里掏出了一只针筒来,然后从针筒之中取出了一节檀香,并用打火机点燃。

  大锤狐疑的看着李子安:“你在干什么?”

  李子安说道:“刚才撒尿的时候,蚊子把鸟叮了,这个鬼地方这么多蚊子,我得点一支香驱蚊才行,你没有被蚊子咬吗?”

  大锤冷哼了一声,不屑地道:“你一个大男人还怕蚊子咬,你这么矫情,你不觉得丢人吗?”

  李子安不以为意的笑了笑:“生活就得精致,就得讲究,这样活着才有意思,算了,我跟你一个粗人说这些干什么,说了你又不懂。”

  大锤恼羞成怒,嘴巴一张:“你妈……”

  “嗯?”李子安瞪着大锤,眼神骤然冰冷,一条腿也微微屈了起来,随时准备撞过去。

  大锤跟着闭上了嘴巴,也不跟李子安说话了,一瘸一瘸的往别墅走去。

  背对着李子安的他,眼神凶悍,那表情也十分狰狞。

  狗贼!

  你等着吧,你嚣张不了多少时间了!

  待会儿,老子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老子要你尝尝菊花开啤酒瓶的滋味!

  他却不知道,他在嘴里念叨的,就连他自己都听不见的声音,身后的帅哥却听得是清清楚楚。

  不过李子安把这些话当成了耳边风,这边耳朵进去那边耳朵里就出来了,一个字都没有留下。

  李子安一边往别墅走去,一边监听方圆几百米范围的所有的声音。

  啪!

  西边的一片山坡上突然传来了一个轻微的拍击声,原本还有一个蚊子飞行的声音,却突然消失了。

  那是一个拍打蚊子的声音。

  声音的距离大概是两百米出头,高度大约是一百二三十米。

  李子安往那个方向瞅了一眼,根据那片山坡的情况,很快就判断出了那个打蚊子的人的大概位置。

  那个家伙就在那片山坡的一片空地上,虽然看不见人,但位置不会错。

  不出意外的话,那个人就是老枪,他的手里一定也有一支性能卓越的突击步^枪,甚至还有可能是一把狙击步^枪。不然,他不会选那么远的狙击点。

  不过李子安并不着急将合金工具箱打开,变成防弹屏障挡在身前。他这次是带天香来的,黄波怎么也要亲眼看一看,确认一下天香的真伪,老枪^得到了信号才会开枪。

  不知不觉,别墅到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