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70章有备而来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674 2020-11-17 17:24

   晚餐很丰盛,除了最拿手的那几道菜和一锅大利凤手汤,李子安还用从超市里买回来的三文鱼切片和芥末,做了一道日料风格的生鱼片。

  汤晴吃了晚饭就走了,李子安送她出了门。

  “小汤,这几天辛苦你了。”李子安说了一句感谢的话。

  汤晴笑了笑:“子安哥你跟我客气什么,快回去吧。”

  “那你慢走。”

  “嗯,再见。”汤晴冲李子安笑了一下,这才转身离去。

  余美琳要是有她这么温柔就好了。

  李子安关了门回到客厅里,昆丽正和余美琳聊着公司的事,李小美又坐在沙发旁边的地毯上拆新的芭比娃娃。他来到了小棉袄的身边,也坐在了地毯上陪她玩,一边听着昆丽和余美琳说话。

  “那些家伙真的好气人,我盯着他们的时候,他们假装干活,我以转过身去就变了,上网的上网,织毛衣的织毛衣,聊天的聊天,还有人组队打王者荣耀,把我气得,我真想揍他们一顿!”昆丽很气愤的样子。

  余美琳说道:“我这次回来有两件事,一是去银行贷款,应对即将带来的债务。另外一件事就是给公司换血,那些人还想着回到大江集团过那种不干活也能拿钱的舒服日子,那也就没有必要再留着了。”

  “你打算怎么做?”

  “你去人才市场招募人才,我这边来开人。”

  昆丽担忧地道:“一次性开那么多人,肯定会引来官司的。”

  余美琳冷声说道:“劳务官司最多是赔钱而已,长痛不如短痛,新星公司需要真正做事的人才能腾飞起来。”

  昆丽想了一下说道:“我这就给法务打电话,让他做准备。”

  余美琳十点:“你打吧,我明天一早去公司,我要看到他的草案放在我的办公桌上。”

  昆丽的了一下头,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李子安回头看了两个女人一眼,淡淡的说了一句:“何必弄那么复杂?”

  两个女人移目看着李子安。

  “子安,难道你有更好的办法?”余美琳的眼眸里满含期待。

  昆丽却是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

  李子安说道:“办公楼旁边不是有一个仓库吗?”

  昆丽忍不住打断了李子安的话:“这是开人给公司换血的事,你怎么扯到仓库去了?”

  李子安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你性子怎么这么急,你听我把话说完行不行?”

  昆丽的嘴唇动了动,话到嘴边又给吞了回去。

  “子安,你快说。”余美琳迫不及待想知道李子安的点子。

  这次云地之行,李子安在她心中的形象已经彻底改变了。

  李子安说道:“你们一次性开掉那么多人,那些人又都是以前大江集团的人,你这边一次全开了,余家豪肯定怂恿他们闹事,跟他们打官司费钱费力,一堆麻烦,影响也不好。你没有合适的理由就开那么多人,赔偿费也会是一大笔,新星公司缺的就是钱,又何必花这些冤枉钱?”

  “那你说怎么办?”余美琳问。

  李子安笑了笑:“我刚才不是提到了仓库吗,可以利用一下那个仓库。美琳,你根本就不必炒掉那些人,你是老板,你只需要给那些人调动一下岗位就行了。让他们去仓库当装卸工,计件制,干多少活拿多少钱,保险按最低档买,让那个马川去当工头,让他凶一点,逮谁骂谁,骂得难听一点。这么一来,你们觉得那些人有几个人能坚持下来?”

  余美琳的一双美眸顿时一亮,心中也有了一种拨开乌云见阳光的感觉,激动地道:“他们坚持不了,不用我开他们,他们自己就会辞职!”

  昆丽笑了:“我去,你够黑啊。”

  李子安皱了一下眉头:“怎么说话的,我女儿还在这里。”

  昆丽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尴尬地道:“那个……不好意思。”

  李小美爬了起来,走到昆丽的身边,奶声奶气地道:“小丽阿姨你说粗话,我要打你手心。”

  昆丽乖乖的伸出了手,摊开递到了李小美的面前。

  李小美用小手打着昆丽的手心,一边打一边学着大人的口吻教训人:“以后还说不说粗话啦?”

  昆丽忍着笑:“不说了,不说了。”

  李子安说道:“小美,跟爸爸上楼,差不多该洗漱睡觉了。”

  李小美回到了李子安的身边,张开了双臂:“爸爸抱。”

  李子安俯身将李小美抱了起来,一边走一边摇晃她:“你又长胖啦,这么沉。”

  李小美咯咯笑着:“我是长大了。”

  余美琳看着爷俩上楼,眼神难得温柔。

  李子安伺候小棉袄洗漱,上床,又给她讲了一个睡前故事,直到小棉袄睡着了才离开房间下楼。

  昆丽已经走了,余美琳还坐在沙发上,看样子是想和他聊聊。

  李子安走了过去,他也想和她聊聊那个西点军校的汉克拜恩斯。

  余美琳的嘴角带着一丝笑容:“你和沐春桃的工作室怎么样了?”

  看来,她想和他聊沐春桃。

  李子安的嘴角也带着一丝笑意:“我那工作室跟你的公司不一样,我那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生意。”

  “我之前听你说过,你给她分钱她不要,然后你给她开了五万一个月的工资,你给她发过工资吗?”

  “没有,这不还没到一个月吗?”

  “你就是给她发,估计她也不会要,她要的不是钱,不然你给她分钱,她为什么不要?”

  李子安莫名想起了给沐春桃买的那些化妆品,幸好她不知道。

  “一个女人跟一个男人开工作室,不在乎钱,那她在乎的是什么,你告诉我?”余美琳瞅着李子安,等着他回答。

  李子安的脑子里冒出了“友谊”这个词,可是说不出口。他自己都不相信,他还能指望余美琳这样的女人相信?

  余美琳皱起了眉头:“你回答不出来吗?”

  李子安说道:“你怎么确定人家不要我的工资,没有发生的事情你拿来问我,我怎么回答你?”

  “我是好好的跟你说话。”余美琳有点不满李子安的态度。

  李子安笑了笑:“我也在好好的跟你说话,我又没跟你吵。”

  “在云地还好端端的,我让你回家没几天,感觉你跟从前就不一样了,你跟沐春桃……”余美琳没把话说完,她瞅着李子安,观察着李子安的神色变化。

  李子安平静地道:“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不用试探我,也不用绕圈子。”

  余美琳犹豫了一下才说出来:“子安,你跟沐春桃是不是有点什么?”

  “我和她有点什么?”李子安反问。

  余美琳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非要我把话说透吗?”

  “当然要说透,夫妻之间本就该坦诚相待,心里藏着什么秘密可不好,你有没有藏着秘密?”李子安反问道。

  余美琳的神色有了一个很明显的变化,语气也软和了一些:“子安,我们在说你的工作室和沐春桃,你怎么扯到什么秘密上去了。”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

  你装,我就静静的看着你装。

  “我其实你不是怀疑你跟她有什么,毕竟你们也没认识几天,我只是担心……”余美琳没把话说完。

  “你担心什么?”

  “你这张脸我有点不放心,你或许没往那个地方想,可她却不一定。”她把心里想说的话说出来了。

  这样的话放别家的男人身上,十有八九都是反话,可放李子安身上却可以拿来当教材。

  女人漂亮了,男人会想,就算结婚了,也会有人来勾搭。

  男人也是如此,男人要是长得跟潘安似的,外面的花花草草也会来勾引。

  月牙村吴彦祖虽然结婚了,他是农民就算了,余美琳省心得很,可他现在变成了大|师,随随便便卜个卦就有人送两百万相金,她从银行都借不来一千万,月牙村吴彦祖一个电话就借来两千万,这样的男人,她又没收他作业,她怎么放心?

  李子安笑了笑:“你一定还有话没说完,等你说完了我再说。”

  “我不想你和她在一起开工作室,你跟我去新星公司吧,以你的能力,你完全可以胜任副总这个职位。”余美琳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摇了摇头:“四年前我入赘余家,村里的人都说我是吃软饭的男人,我可不想到了这里,还被人说是吃软饭的,我不会去你的公司当什么副总,我就开我的工作室。”

  “那你不能和沐春桃一起开,换个男的我就不管。”余美琳说。

  李子安不温不火:“那也不行,我们合作得很好,我的那些人脉,我赚的那些钱都是她牵线搭桥来的,无缘无故开了人家,那不是过河拆桥吗?我|干不出那样的事情。”

  “你……”余美琳被气到了。

  李子安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看她生气的样子他心里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余美琳深吸了一口气:“你还说跟她没什么,那天我给你打电话,你坐的明明是她的车,却跟我说是网约车,网约车能有法拉利的引擎声吗?”

  李子安顿时愣住了,他没想到余美琳居然这么鸡贼,居然从引擎声判断出他就在沐春桃的车上,而且刚才说了那么多话都没有说破,直到劝说他解散工作室失败才说破,看来是有备而来啊!

  不用掐指一算,他也知道今晚跟这个塑料娇妻必有一战。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