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53章王门炫房

赘婿出山 李闲鱼 4014 2020-11-17 17:24

  马化云拥抱了李子安,随后又跟余美琳握了一下手。

   余美琳笑着打了个招呼:“马大哥晚上好。”

   马化云的脸上了满是笑容:“美琳真是越来越漂亮,这一定是爱情的滋润。”

   余美琳的脸居然红了,那模样儿还真像是一个刚刚跟人谈恋爱的青涩少女,跟之前的霸气女王的形象不沾半点边。

   李子安说道:“马大哥,你怎么来这里了?”

   “特拉公司想要扩股,马库斯先生约我来谈谈融资的事,你们来这里干什么?”马化云也问了同样的话。

   李子安说道:“美琳旗下有一家巨人公司,是专门生产充电设备的,我们来这里跟马库斯先生谈谈合作的事。”

   “原来是这样,对了子安,你还有拔毒膏吗,你上次给我的那些早就泡完了,我想找你要点,可是又不好开口,今天难得碰上,我就厚着脸皮开口了。”马化云笑着说。

   李子安说道:“马大哥你这见外了,你什么时候需要你尽管开口,你住哪里,回去之后我让人给你送过来。”

   “那我先谢了,我住半岛酒店2508号房。”

   “我记住了,回头就给你送来。”

   两人聊了几句,马化云邀李子安和余美琳一起去见马库斯,两口子欣然应允。

   马化云是华夏商界的王者,他的光都不沾,那就傻|逼了。

   更何况也不是白沾光,大|师这边还给拔毒膏,那可是有钱也买不到的延年益寿的好东西。

   马化云将他的保镖留了下来,带着李子安和余美琳来到了隔壁的贵宾厅。

   马库斯那样的人物肯定不会在大厅里跟一群小供应商吃晚餐,一些体面人也放不下各自的身份,肯定要区别对待。

   这世界从来就不存在什么平等。

   就连游戏里都是如此,王者会跟青铜玩吗?

   贵宾厅小了很多,里面只有二三十个人,大多是白人,也有几个华人,个个衣冠楚楚,气质也与外面的那些小供应商有着明显的区别。

   李子安看见了汉克和余诗曼,却没有看见马库斯。

   他虽然没有见过马库斯,但是那么著名的一个人物,马库斯的照片经常出现在媒体上,如果在这里,他一眼就能认出来。

   汉克看见余美琳和李子安进来,他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余诗曼的脸上本来还有笑容,可一看见李子安和余美琳,那笑容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嫌弃的表情。

   怎么就阴魂不散呢?

   一个白人姑娘走了过来,跟马化云说了一句话。

   李子安听懂了,是请马化云跟她去办公室,马库斯在那里等他。

   “子安、美琳,我去跟马库斯先生聊聊,你们那个公司是巨人公司对吧?”马化云问。

   余美琳点了一下头:“对,就是巨人公司,我们设计和生产充电设备,我们有石墨烯的专利技术。”

   “行,待会儿我跟马库斯先生提一下。”马化云跟着那个白人姑娘去了。

   一个服务生走了过来,右手里托着一只托盘,托盘里放着几杯酒,有威士忌、龙舌兰和红酒,还有华国特色的飞天酒,特有的酱香味扑鼻而来,很是浓郁。

   李子安从服务生的托盘里取了两杯红酒,一杯递给了余美琳。

   余美琳说道:“这里的人除了汉克和诗曼,我一个人都不认识,待会儿跟马库斯先生聊过之后我们就走吧。”

   她其实是不想看见汉克。李子安将高脚杯拿到余美琳手里的杯子上碰了一下,笑着说道:“你漏了一个你认识的人。”

   余美琳又快速的看了一眼贵宾厅里的人,讶然道:“没有啊。”

   “你老公,你认识吗?”

   余美琳给了李子安一个俏媚的白眼:“都老夫老妻了,你正经点。”

   李子安温声说道:“老婆,祝你旗开得胜。”

   余美琳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她举起手里的高脚杯,浅浅的喝了一口酒。

   李子安也喝了一口酒,不知道为什么今晚的余美琳让他莫名其妙的兴奋,某种欲望就像是菌丝一样在他的身体之中蔓延。

   这时汉克和余诗曼走了过来。

   李子安的心情本来很好,可是看见这两张脸,他的好心情就没了。

   余美琳的眉头又微微皱了起来,她本来就不想看见汉克,可汉克偏偏要来纠缠。

   汉克在两口子的身前停下了脚步,脸上露出了一个风度翩翩的笑容:“李先生,你还真是旺妻相啊,走哪都有贵人相助。这个贵宾厅你和美琳本来来不了,但马化云先生带你们进来就没有问题了。”

   李子安淡淡的笑了笑:“我就是贵人,我要谁带?”

   汉克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讥笑:“李先生,你知道我最佩服你的是什么吗?是脸皮啊,呵呵。”

   余美琳冷声说道:“汉克,你够了啊。”

   汉克说道:“美琳,你这么激动干什么,我说错什么了吗?”

   余美琳被气得不轻,可是没话了,她并不擅长跟人斗嘴吵架。

   李子安温声说道:“老婆,还是我跟他们聊两句吧。”

   余美琳抿着嘴唇点了一下头。

   如果不是来跟马库斯谈生意,她真的想拉起李子安就走。

   李子安移目看着意气风发的汉克,还有漂亮的看着热闹的小姨子,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诗曼,既然你跟汉克交往,那我们也算是一家人了,我是姐夫,要不你们叫我一声贵人姐夫吧,然后今晚的事就过去了,我既往不咎,你们觉得这么样?”

   汉克忍不住笑了,不过声音控制得很好,不吵人,就这几个人能听见他的满是嘲讽的笑声。

   余诗曼也哂笑了一声,“姐夫,你是贵人吗,我怎么没看出来?你还让我叫你贵人姐夫,汉克说的没错,你的脸皮还真是够厚。”

   “你再仔细看看,你要是再看不出来的话,我马上把你们家伪造的遗嘱和转让协议拿给二叔和我岳父看看,然后我这边再报个案,请警察介入一下。”李子安说。

   余诗曼脸上的哂笑顿时僵在了脸上。

   李子安掏出了手机:“给你三秒钟时间考虑一下,要不要叫我一声贵人姐夫,不叫的话我就打电话让人把东西送过去了。”

   “你……”余诗曼被气得嘴唇颤颤,可让她当着汉克的面放下尊严叫李子安一声“贵人姐夫”,她还真是做不到。

   汉克冷声说道:“李子安,你一个男人欺负一个女人,我在你的身上看不到半点风度。”

   李子安笑着说道:“你来我面前嘚瑟,却连自己的女朋友都保护不了,你还有脸跟我谈风度?我告诉你,不是穿套白西服,会说几句损人的话就叫有风度,你起码得有能力照顾好自己女朋友的体面,你才好意思跟我说风度吧?”

   余美琳本来很紧张自家的帅逼老公会情绪失控,一脚踹汉克的身上,可现在他一点都不紧张了,她甚至有点担心汉克会情绪失控来打李子安。大|师本来就是靠一张嘴吃饭的,跟他嚼舌头,那等于是王门炫房。

   汉克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他是来让李子安丢脸的,却不料被李子安两句话怼进了死胡同,出不来了。

   李子安看着余诗曼:“诗曼啊,在看人这事上,你真得跟你姐学学,你看你姐嫁我多好啊,你怎么能找这样一个货色,帅又没我帅,本事也一般,还自以为是。”

   汉克的咀嚼肌都鼓起来了。

   “你咬牙有用吗?你敢打我吗?你是男人啊,你没种吗?”李子安一点情面都不留,往死里损。

   汉克忽然笑了:“算命的就是算命的,我说不过你,我也不屑跟你嚼舌头,毕竟你是专业舔人的。”

   李子安唤醒了手机屏幕:“诗曼,我要计数了,我数到三的时候你还不叫姐夫一声贵人姐夫,我就打电话报警了,然后让我的人把那些东西送我岳父和二叔家。”

   “你……”余诗曼以为李子安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他又提起来了,她顿时着急了。

   “一。”李子安开始计数了。

   “姐,你就看着姐夫这样欺负我吗?”余诗曼向余美琳求情了,可这求情的话也不怎么客气。

   余美琳没有任何反应,连句劝说的话都没有。

   她跟李子安是夫妻,一条船上的人,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拆李子安的台。

   更何况,她自己都想抽余诗曼两巴掌!

   “二。”李子安继续计数。

   汉克的嘴唇动了动,但什么都没说出来。他想制止李子安,可是他拿李子安没辙,打不赢,骂不赢,他能怎么办?

   “三。”李子安数完了,拿起手机就要拨号。

   “贵人……姐夫!”余诗曼叫了,两颗眼泪夺眶而出。

   她真的是太憋屈了。

   李子安笑了:“这不就对了吗,汉克,你看你女朋友都叫我贵人姐夫了,你这妹夫不叫一声吗?”

   汉克冷眼看着李子安,眼神之中充满了轻蔑与不屑。

   李子安说道:“你不叫我贵人姐夫,我马上打电话报警,然后叫我的人把伪造的遗嘱和转让协议送我岳父和二叔家里,你叫不叫?”

   “你他……”汉克忍不住想口吐芬芳了。

   威胁了人家小姑家一次不够,还来威胁第二次,你特么一张牌要出几次才过瘾啊!

   李子安又开始拨号,一边跟余诗曼说话:“诗曼,你看你找的什么男朋友,你这边遇到了麻烦,他为了那点所谓的脸面都不帮你,你说你做他的女朋友,你图什么?”

   他不这么说还好,他这么一说,余诗曼就下意识的看了汉克一眼。

   她虽然恨这个姐夫,可这个臭姐夫说的话却有道理,她这边遇到了麻烦,她的男朋友顾及的不是她而是他的脸面,那这个男朋友还有必要交吗?

   电话通了。

   李子安特意开了免提。

   手机里传出了孟刚的声音:“老板,什么事?”

   李子安移目看着汉克。

   汉克努力的挤出了一个笑容:“贵人姐夫。”

   李子安笑了:“没事,我就打电话过来问问你吃了没有。”

   “吃啦。”

   “哦,那没事了,早点休息吧。”李子安挂断了电话。

   不难想象到,孟刚此刻是一个多么困惑的表情。

   汉克转身就走。

   余诗曼恨恨的瞪了李子安一眼,跟着汉克走了。

   本就不该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