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72章1盘和棋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653 2020-11-17 17:24

   这一次是把憋在心里几年的怨气都撒出去了,李子安感觉就像是把心里的垃圾全都清扫出去了一样,是一种从前从来没有过的轻松感受。

  余美琳会跟他离婚吗?

  也许会,可是他已经不在乎了。

  如果余美琳真的跟他离婚,他会尽最大的努力争取李小美的抚养权,如果争取不到,他就面对现实。

  他努力过,可是余美琳却是座冰山,融化不了。

  凡事,问心无愧就好。

  回到房间之后,李子安练了一会儿折枝拳,出了一身汗之后去洗了个澡,准备焚香睡觉。

  咕咕。

  手机里响起了微信消息音。

  不会是沐春桃吧?

  李子安拿起手机来看。

  不是金刚萝莉发来的消息,是焦糖玛朵发来的消息。

  焦糖玛朵:大叔,抱歉啊,晚自习下课了才看见你发的消息。

  李子安提了一句:没事,我就问问。

  焦糖玛朵:我比对过发音,我确定是佉卢文,只是佉卢文是表音文字,要翻译那个音频文件有些难度,我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完成。

  李子安回道:不用着急,能翻译就好,辛苦你了。

  焦糖玛朵:是啊,好辛苦的,你怎么感谢我?

  李子安回了一个笑脸表情:你哪天不上课了,我请你吃大餐,这样总行了吧?

  焦糖玛朵:那我要吃大龙虾,可不可以?

  李子安:没问题,大龙虾管饱。

  焦糖玛朵发了一张抱大腿的图片:土豪大叔求罩。

  李子安:不早了,我睡觉了,回头聊。

  焦糖玛朵:你这个年龄的男人确需要早点睡觉,记得多喝点枸杞大枣茶,大叔晚安。

  李子安不禁摇头苦笑,大叔大叔,他有那么老吗?

  他取了一根檀香,随后去窗台取那块萝卜头插香,却发现那萝卜头已经快变成萝卜干了,只得作罢。他从卫生间里取来一只没用的杯子,然后把檀香插杯子里面点燃。

  檀香青烟袅袅。

  李子安躺在被窝里,闭上眼睛,丝丝缕缕的青烟钻进了他的鼻孔。

  轰!

  大惰随身炉苏醒,它也青烟袅袅,仿佛那檀香不是在杯子之中点燃的,是在它的炉肚里点燃的。

  毫无征兆的,无数细微的声音涌进了李子安的耳朵。

  风声、渡轮的汽笛声、车辆行驶的声音,电视节目的声音,邻居说话的声音。

  他的耳朵捕捉到了熟悉的声音,他的心念一动,别的细微的声音被忽略,被他锁定的声音便变得更加清晰了。

  那是沐春桃和沐龙在说话的声音,他甚至能根据声音的特征判断出父女俩就在他们家的客厅里说话。

  “春桃,我刚才好像听见小李跟余美琳在吵架。”

  “那又怎么样,她怎么对子安哥的,吵架还算轻的,换我都跟余美琳离婚了。”沐春桃的声音。

  “你小声点,你和余美琳是朋友,你说这样的话不合适,你这算是拉偏架。”

  “我就站子安哥那边,朋友怎么啦,朋友也得讲道理,难道她做错了我也要支持她吗?”

  “春桃,你跟爸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上小李啦?”沐龙的声音。

  “你在胡说什么啊,哪有。”

  “你是我生的,你心里在想什么我还看不出来吗,你看小李的时候,那眼神比看你爸我还亲。”沐龙的声音里带着不满的味道。

  “呵欠……我困了,我回屋睡觉了。”

  “你给我站住,人家是结了婚的,孩子都三岁了,你脑子糊涂啦,他会跟余美琳离婚吗,他只是玩玩而已,受伤的是你!”

  “我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不用你操心。”

  “哎,你怎么跟你妈一样倔?”

  “你要再提我妈,我三天不跟你说话!”

  “你……”

  “子安哥说明天给你卜一卦,与其瞎操心我的事,你还不如想好你要请他解决什么问题,他可是真正的大/师,别人找他卜卦解忧,相金都是上百万的。”

  “我去,这么牛逼?”

  “粗俗。”

  “我是你亲爹啊,你这丫头,你信不信我批评你?”

  父女俩的对话就这么结束了,剩下的只是沐春桃上楼的脚步声,还有沐龙打打火机点烟的声音。

  李子安的心中轻轻一声叹息,一边是余美琳,一边是沐春桃,他夹在中间难受。

  楼上的邻居又做起了击掌的游戏。

  啪啪啪,啪啪啪。

  那声音富有节奏感,还有激情。

  李子安真没心情听这个,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哭泣的声音钻进了他的耳朵。

  那是余美琳的哭泣声。

  那哭声压抑、含混,似乎是捂着被子哭的。

  李子安呆住了,他没想到余美琳那么要强的女人居然也有躲在被窝里哭的时候。

  他的心有些乱了:“我是不是太过分了?可我只是说了事实,如果她心里没我,她应该很乐意给我写离婚协议书啊,哭什么哭?我才是受伤害的那个人好不好,结婚四年了,天天过单身的日子……”

  清官难断家务事。

  家家也有一本难念的经。

  第二天一早李子安就起床做好了早饭。

  他担心这是最后一天在这个家里做早饭了,所以做得特别丰盛,小米粥、蒸蛋、煎蛋饼、油炸花生米、碎肉酸豇豆、蔬菜鸡肉饼和鲜榨果汁。

  楼上传来了高跟鞋踩过地面特有的声音。

  李子安莫名有点紧张。

  余美琳踩着楼梯下了楼,黑色的小西装,黑色的包臀裙,白色的紧身T恤,性感冷艳,女总裁的气场十足。

  绝大多数男人做梦都想娶到这样的老婆。

  可是李子安看见这个女人就头疼。

  余美琳向站在餐桌边的李子安走来。

  李子安静静的看着她,猜测她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余美琳看了一眼桌上的饭菜,然后又看着李子安,忽然露出了一个笑容:“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早餐做这么丰盛?”

  这是什么情况?

  可人家笑脸相对,总不能无缘无故跟人家撒野吧?

  李子安的反应慢了半拍:“小美在长身子,营养要丰富一点才好,我起得早,所以就多做了一些。”

  余美琳笑着说道:“你不会是以为我要跟你离婚,以后不能在这个家里做早饭了,所以就多做了一些吧?”

  李子安愣住了。

  这个女人,从来就不是省油的灯。

  余美琳拿起勺子盛粥,盛好的第一碗放在了李子安的面前。

  李子安仔细观察她的种种反应,可她很平静,看不出有什么情绪波动,而在昨晚,他明明听见她在被窝里哭。

  哭一场,想通啦?

  还是,捂着屁/股睡了一觉什么毛病都自愈了?

  然后他的脑子里又浮现出了余美琳捂着屁/股睡觉的画面,居然还是蓝光1080P的。

  他觉得他的脑子似乎出了点问题,就像是电脑中了病毒。

  “那你……你是怎么想的?”李子安试探地道。

  “我什么都没想。”余美琳说。

  “我不信。”李子安说。

  余美琳接着盛第二碗粥,一边淡淡地道:“你还是一个山里农民的时候我都没有跟你离婚,你现在成大/师了,我跟你离婚,把你推给别的女人,你当我傻吗?”

  李子安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也倒是的,四年前人家买了一把浑身是泥的小茶壶,谁都不看好这只茶壶,四年过去了,这小茶壶身上的泥垢掉了,变成了一把金灿灿的宝壶,人家会把这宝壶拱手送人吗?

  更何况,这宝壶还在她的茶杯里沏了一杯白茶。

  “你这个人没坏心眼,人也善良,我知道这不是你的主意,是有人有意无意的给你点了一把火?”余美琳将盛好的粥放在了林胜男常坐的位置上,接着又拿起一只碗盛粥,眼角的余光却在李子安的脸上。

  李子安知道她口中的“有人”是指谁。

  他不赞成她的说法,可也不好说什么。

  “你又是怎么想的?”余美琳将第三碗粥放在了给李小美特制的高脚餐椅所对的桌面上。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我还能想什么,我只是想过正常的日子而已。”

  就在这时林胜男拉着李小美下了楼。

  “爸爸!”李小美撒腿向李子安跑来。

  这一声爸爸把李子安心中不快、纠结什么的负面情绪都融化了,他早早的就蹲了下去,张开了双臂等着李小美钻进他的怀里。

  余美琳说了一句:“我想通了,往后我不管你干什么,我只希望你以后在有人跟你说什么,你又冲动了的时候,想想小美就行了。”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点了一下头。

  她已经服软了,他这边总不能一硬到底吧?

  男人,不管有多硬都要让着女人,该软的时候也得软。

  李小美一头扎进了李子安的怀里,伸手捏住了他的鼻子:“爸爸,你想不想我?”

  李子安笑了:“我当然想我的小棉袄。”

  李小美凑到了李子安的耳边,小声说道:“那待会儿妈妈走了,你给我变有两块巧克力的戏法,好不好?”

  李子安当场无语了。

  余美琳给自己盛了一碗粥,笑着说道:“小美,别缠着爸爸,该吃饭了。”

  “哦。”李小美应了一声。

  李子安把李小美放在了高脚餐椅上,又把椅子往餐桌靠了一些,方便她把手放上去。

  林胜男在李子安身边停了一下脚步,压低声音问了一句:“子安,昨天晚上你们两口子是不是吵架了?”

  李子安摇头:“没有啊,你肯定听错了。”

  林胜男摇了摇头,唠叨了一句:“哎哟,人老了,耳朵也不中用了。”

  李子安坐下吃饭,眼角的余光瞄了一眼余美琳。

  余美琳也在用眼睛的余光瞄李子安。

  余光交织。

  这一盘和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