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51章神秘的画作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828 2020-11-17 17:24

   小中午的时候,范锐和文生来了。

  几天前的文生面黄肌瘦,两眼无神,甚至给人一种呆滞的感觉,这次来的他虽然还是瘦弱,但皮肤却白了许多,也有了光泽。尤其是眼睛的变化最大,沾毒的人看眼睛很容易识辩出来,可他现在的眼睛不说多有神,但至少看不出来是沾毒的人了。

  “大~师,我可把你盼回来了,你要再不回来,我就飞云地来找你了。”文生满脸热情,一见面就往李子安的手中塞了一只小小的礼盒。

  李子安尴尬地道:“文大哥,你帮了那么大一个忙,我都没好好感谢你,你怎么还给我送礼物啊?”

  文生笑着说道:“你跟我客气什么,我知道大~师你不喜欢钱财,所以特意买了一只海黄手串给你盘,小小礼物不成敬意,大~师你就收下吧。”

  “文大哥有心,谢谢了。”李子安不好推辞,只得收了。

  市面上所谓的大~师标配就是紫檀挂珠,海黄手串什么的,文生送他一串海黄手串,正好充充门面。

  沐春桃将一锅煲好的汤端了出来,放在了餐桌上。

  李子安说道:“这是我给你煲的龙虎汤,文大哥你喝一点,对你的身体有好处。剩下的,你也带走,放冰箱里,每餐热一碗来喝。如果你运气好的话,调养一段时间,你那个养儿子的心愿兴许能实现。”

  “那我可得多喝两碗。”文生兴冲冲的走了过去。

  沐春桃早就盛好了一碗汤,递给了文生。

  范锐走了过去,眼巴巴的瞅着:“我能不能喝一碗?”

  沐春桃笑着说道:“早就知道你馋大~师的汤,所以给你也准备了一只碗。”

  她又给范锐盛了一碗龙虎汤。

  范锐捧着碗才喝了一口,文生就说道:“范兄弟,你只能喝一碗,这汤我还要带回去。”

  范锐端着碗好尴尬。

  文生瞅着汤里的几样少少的食材和药材,好奇地道:“大~师,我看这汤里也没什么东西,它能让我生儿子吗?”

  李子安笑着说道:“这龙虎汤最重要的作用是调理你的身子,养好了身子,该有的自然会有。”

  “那……大~师能不能把这龙虎汤的配方给我,我回去自己煲来喝。”文生试探地道。

  李子安早知道他会索要配方,大大方方地道:“这龙虎汤的配料其实很简单,牛鞭、蛇骨、鹿茸、肉苁蓉、枸杞、大枣……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味炉身血,你买不到,那是我用香炉给你炼制的精血,没有那炉身血,你煲出的汤就不是我这炉身汤。”

  如果不是文生帮了那么大的忙,他都不会告诉他这些。

  不过他也变了一个说法,那炉身血其实是他割开双掌放血给汤打底,并不是炼制的,可要是这样说了,终究不妥。

  文生的脸色露出了失望的神色:“原来是这样,那我以后我在海镜岛想喝大~师的汤只能飞过来咯。”

  李子安笑了笑:“也不用那么麻烦,你喝完了就给我打个电话,我这边煲好给你冻伤,然后快递给你寄过来。”

  范锐插了一句嘴:“也可以托我带上,我经常去那边玩。”

  文生这才放宽了心:“那就劳烦大~师了。”

  李子安又将准备好的一包拔毒膏给了文生,叮嘱道:“这拔毒膏你拿回去继续泡,泡完也就差不多了,再坚持喝龙虎汤,你的身体会越来越好。”

  “大~师想得真周到,多谢多谢。”文生客客气气的拿过了药膏。

  李子安又从兜里掏出了一张欠条,递给了文生。

  那欠条是余美琳打的,上面写着借款的数目和日子,还有她的签名和新星公司的公章。

  “这我可不能收。”文生连忙摆手。

  李子安说道:“理是理法是法,有借就有还,文大哥你要是不收这欠条,我以后就不给你寄汤过来了。”

  “那……我就收了,不过你要是给我利息我跟你翻脸,这钱我也不急,随便你什么时候方便了什么时候还。”文生收了欠条。

  李子安也心安了,这钱他就是不还,估计文生也不会计较,但事不能这样干,所以怎么也得还上。

  范锐喝光了碗里的龙湖汤,又眼巴巴的瞅着汤锅里的汤。

  文生察觉到了,跟着拿起盖子把汤锅盖上了,然后又说了一句:“今天中午我请客,我们还是去和平饭店吃吧,那地方不错。”

  沐春桃笑着说道:“大~师煲汤的时候顺便做了几个菜,我们也别去饭点了,就在这里吃点吧,我这就去去端出来。”

  “那我可有口福了,大~师的手艺肯定赞。”文生满脸笑容。

  李子安笑了笑,老太君嘴挑,过去的四年他每天三顿做饭给老太君吃,厨艺早就练出来。

  吃过午饭,送走了文生和范锐,李子安帮沐春桃收拾碗筷。

  “子安哥,你不拿欠条出来我都不知道美琳跟文生借了两千万,她公司的资金出问题了吗?”沐春桃随口问了一句。

  “她在云地投资了一座铜矿,之前一直不出矿,欠了当地政府一笔矿产品资源补偿费,银行的贷款批不下来,所以我就找文生借钱,还好是借到了,不然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李子安说。

  “你可以找我借呀,我那里还有一点钱,要是不够,这房子也可以抵押贷款。”沐春桃说。

  李子安瞅着沐春桃有点发怔,这话他听着怎么就有点不对劲呢?

  沐春桃的嘴角浮出了一声笑意:“我昨天晚上问你话呢,你还没有回答我。”

  “什么话啊?”

  “你送我那么多化妆品,你把我当成你的什么人了?”沐春桃直盯盯的瞅着李子安。

  李子安忽然拍了一下额头:“哎哟,我想起来了,上午出门的时候小汤老师跟我说下午她有事要走,我得回去陪小美。”

  他放下碗筷就溜了。

  沐春桃张嘴想留人,可留人的话始终都没有说出口。

  汤晴真的走了,当时走得匆忙也没问她是什么事。

  老太君林胜男依旧坐在阳台的太师椅上念经,李小美蹲在地上玩积木,她大概是想搭建一座房子,可拼出了一个地震现场。

  “爸爸!”李小美扔了手中的积木就跑了过来,一头扎进了李子安的怀里。

  李子安将她紧紧抱住,亲了亲小脸蛋,抱着小棉袄的感觉就像是抱着整个世界。

  林胜男往这边瞅了一眼,唠叨了一句:“你整天在外面瞎忙活什么?”

  李子安笑着说道:“奶奶,你不是说男人要有事业吗,我在外面奔事业。”

  “啥事业?”

  “给人煲汤治病。”

  “这还行,记得晚上给我煲大利凤手汤喝,我这头上的黑头发是越来越多了,你的汤是真的好。”林胜男的老脸上露出了笑容。

  真难得,被她夸,还见她笑李子安说道:“奶奶,我带孩子出去逛逛,小孩子要接触一些新鲜事物才好。”

  “去吧去吧,省得我见你们爷俩心烦。”林胜男又去捏她的佛珠念经去了。

  李子安抱着李小美往门口走去。

  身后传来了林胜男的声音:“路上注意安全。”

  李子安笑了笑。

  李小美回了一句:“爸爸会魔法,超安全!”

  林胜男撇了一下嘴角:“你爸爸最厉害了,行了吧。”

  李小美冲林胜男吐舌头:“略略略!”

  李子安在李小美的小屁~股上拍了一下:“不许从祖奶奶吐舌头。”

  “爸爸,我们是去迪士尼乐园吗?”

  “我们去看艺术展览。”李子安说。

  李小美顿时嘟起了嘴。

  半个小时后,李子安抱着李小美来到了魔都展览中心,随后跟着指引牌来到了一个位置比较偏僻的展厅。

  那展厅的门口拉着一面横幅,上面写着“魔都国学院艺术展览会”,大门两边还摆放了不少介绍展览的广告牌。

  李子安把那张传~单拿了出来,给了一百,找了二十,然后抱着李小美进去了。

  李小美这么小不点,他就是想买票,人家也不好意思收。

  展厅里人很少,有几个穿着汉服的学生在给人介绍展品。

  “爸爸,这里一点都不好玩,我想去迪士尼乐园,我要坐碰碰车。”李小美不乐意了。

  李子安哄着她:“爸爸看一幅画就走,然后带你去迪士尼乐园好不好?”

  “爸爸说话算数吗?”

  “爸爸从不骗小美。”李子安一边说一边走,眼睛也在寻找那幅画。

  “那你跟我拉手指头。”李小美将一根小手指伸了过来。

  李子安忍着笑跟李小美拉了一下手指头。

  李小美奶声奶气地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吧嗒!

  李小美在李子安的脸上亲了一下。

  爷俩说着聊着,瞧过了几十件作品,那幅画毫无征兆的就进入了李子安的视线。

  李子安走了过去,站在画前,他的视线也移不开了。

  传~单上只是拍了一张照片,很小而且不全,看不清楚,唯一能看清楚的就是那个符号,似乎是被摄影师重点关注了。现在再看这画,它比传~单上的小画更复杂,那符号是画在一个人的头骨上的,背.景是沙漠和古城的废墟。

  整幅画给人的感觉充满了神秘色彩,神秘之中又透着诡异。

  “先生,您喜欢这幅画吗?”身后有人说话,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李子安转身过去,看见了一个穿着汉服的女生,正面带微笑的看着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