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818章死灵版郭达斯坦森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432 2020-11-17 17:24

  夜幕降下,魔都又在黑暗之中展露出了它的另一面,一如民国名媛,旗袍加身,端庄秀丽却又性/感/妖/娆,对乡下人不屑一顾。

  山细路50号,那是一座百年历史的建筑,融合了欧式和地中海的双重风格,古朴大气,华丽且富有艺术气息。

  这座建筑是沙巴家族的私产,它有个名字,东方小屋。

  据说,这个名字是卢比奥的奶奶小时后在这里居住避难的期间取的名字,原来是什么名字无从知道,或许根本就没有名字,但从那之后它就叫东方小屋了。

  天已经黑了,可东方小屋却是门窗紧闭,不见一丝灯光,就像是一座没人居住,甚至是被人遗忘了的古宅。还有让人害怕的故事,一个穿红衣服的小姐姐在那房子里上吊了,棉绳八字结,双手反绑,双腿180度一字马悬空吊,还有红色的蜡烛……

  这样死去的小姐姐就问你怕不怕?

  不怕?

  那就再加上一根染血的皮鞭。

  不过,东方小屋的房梁上并没有吊着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小姐姐,但是有红色的蜡烛。

  国王就坐在烛台旁边,看着那根静静燃烧的蜡烛。暖色的烛光照在他的脸上,他的脸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给人一种已经死去了好几天的感觉。

  可他还活着,而且心情还不错。

  他的脸之所以是这样,那是因为那不是他的脸,那其实是一个面具。它是高科技产物,纯手工打造,高端定制,尊享奢华,价值10万美刀,只要在上面抹点增加血色的化妆品,他能通过任何人脸识别的安检系统,肉眼看不出任何毛病。

  他带上这张面具已经一年了,再过几个月,今年的夏天又该换一张新的面具了。他早就想好了,下一次更换面具他无论如何也要选一张年轻帅气的脸庞。

  就现在这张脸,泡妞太费劲了。虽然绝大多数妞用钱砸都能搞到手,可是他偏偏喜欢不为金钱所动的女孩子。

  门外突然传来一点响动。

  商人吸了一口气,呼一下吹灭了蜡烛。

  咔嚓。

  房门的门锁被打开,一个人推开门走了进来,然后又关上了房门。

  啪!

  进来的人伸手按了一下墙壁上的电灯开关,可是只有开关发出的响声,客厅里的灯却没有亮。

  “怎么会停电?难道是那个蠢货管家没有交电费?”进来的人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话,很不爽的感觉。

  商人淡淡地道:“卢比奥,不是你的管家忘了交电费,而是我拔了保险。”

  进来的人正是刚刚放回来的卢比奥。

  “谁……谁在那里!”

  这突然从黑暗中传来的声音把他吓了一跳。

  “是我,商人。”

  卢比奥顿时松了一口气,可跟着又火冒三丈:“你为什么潜入我的住所,还拔了电源保险,你有病啊?”

  嗤!

  一团小火苗在黑暗中闪现,那是一根火柴。

  商人用火柴点燃了身边的烛台上的红色蜡烛,然后用很优雅的动作摇了摇手腕,将勺子里的火柴摇熄。

  红色的蜡烛又燃烧了起来,昏黄的烛光驱散了一团黑暗,也照亮了商人的脸庞。

  卢比奥看见了那张苍白的脸庞,看上去就像是肥胖版的郭达斯坦森,他的心中顿时涌起一股奇怪的感受。

  商人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奇怪的笑意:“我看上去是不是像动作明星斯坦森?”

  “像死了的斯坦森。”卢比奥走向了酒柜,他的心情很糟糕,他需要喝一杯放松一下自己的情绪。

  “单一麦芽威士忌,加一块冰块,谢谢。”商人说。

  卢比奥本来就一肚子气,听了这话就更不爽了:“你把保险开关都拔了,冰箱里还能有冰块吗?”

  “不加冰块也行。”商人耸了一下肩。

  卢比奥没好气地道:“我刚才问你为什么拔掉保险开关,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

  “我拔掉保险开关,这房子里的监控就没法工作,黑锅公司的那个女黑客就没法黑进你家的安保系统,窃取她想要的信息。这么简单的事情,你却非让我解释,你让我有点失望啊。”商人叹了一口气。

  卢比奥的火气消退了一些,可他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会跟人道歉的人。他找到了酒柜前,拿了一瓶起码30年窖藏年龄的苏格兰单麦芽威士忌,然后又拿了两只平底酒杯走了过去。

  红色的蜡烛。

  威士忌特有的泥煤味在空气中缓缓流淌,却带不走两个男人的孤独与惆怅。

  卢比奥与商人碰了一下杯,什么都没有说,举起酒杯一口就将大约50毫升的威士忌喝进了肚子。火/辣/辣的酒感好像唤醒了什么,他的眼神之中也有了一点神采,沉寂的思维好像也活跃了起来。然后,一个男人的脸庞就在他的脑海之中浮现了出来,刚刚有点好转的心情瞬间就瓦塌了。

  那个男人是李子安。

  “商人,你的计划不但没能让我带回美姬,还让我进了警察局。如果不是我认识我们那边的大使,让大使先生出面解释和担保,我恐怕还在警察局里出不来。你让我颜面扫地,我都还没来找你算账,你居然偷偷摸摸的潜进我的家里,你真当我们沙巴家族是吃素的吗?”卢比奥的声音里有着压抑着的怒火。

  商人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语气还是那不死不活的样子:“有人走了的消息,所以李子安才会将陈晴转移到别的地方,然后挖了一个陷阱等你倒进去。”

  “是谁走漏了消息?”努比奥的眼神中闪烁着刀子一般的冷芒。

  商人淡淡地道:“我确定不是我。”

  “那你的意思是我喽?”

  “我也确定不是你。”

  “那是谁?”

  商人耸了一下肩:“你问我我去问谁?”

  卢比奥微微愣了一下,他真的好想一拳头砸在郭达斯坦森的鼻子上,但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我早就跟你说过,李子安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仅凭你一个人,你根本就对付不了他,所以我们还是得合作。”

  卢比奥拿起酒瓶倒酒:“我收到消息,问鼎集团的股票今日跌停,市面上关于问鼎集团的被灯塔制裁的新闻多得让人数不清,这是你干的吧?”

  商人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容:“我不就是干这个的吗?这才只是一个开头,我的目标是万鼎集团所有的流通股。”

  “你的胃口还真不小,但即便你拿下了问鼎集团所有的流通股,但那也不过百分之四十的比例,你最多也只能成为稳定集团的一个大股东,根本就控制不了问鼎集团。”

  “我将它看作是下一个ZJ公司,甚至是更强,即便是不控制问鼎集团,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也是一笔巨额财富啊。我是商人,在我的眼里利益才是最重要的。我可没说过我想控制问鼎集团,我只是想赚钱而已。”

  “我觉得你是在利用我,你让我去转移李子安的注意力,然后你趁机下手狙击他老婆公司的股票。”

  “如果你这样想,其实也没什么不对。”

  卢比奥冷哼了一声:“从来没人能白白利用沙巴家族的人,你也不例外!”

  商人笑了一声:“果然是年轻气盛啊,你又如何确定你们沙巴家族不是我们中的一员呢?”

  “你什么意思?”

  “青烟笼罩,归途漫漫。”商人又念了这一句。

  卢比奥的神色变了,这句话对他来说有着无比神圣的意义,就像是古老新书之中的经/文,不容有半点亵渎。

  “我知道你们沙巴家族之中也有这句代代相传的圣言,路途公司也有。我是路途公司十二圆桌议员中的商人,关于我的故事你可以去问你的父亲,我早就跟你说过,我和你的父亲是朋友,我是受他之托来帮你的,所以……”商人说到这里就把话掐断了,慢吞吞的举起酒杯,喝掉了杯里的醇香的威士忌。

  “所以什么?”卢比奥有些着急,他对商人说的故事很感兴趣。

  他知道那句圣言的价值与意义,可他对那句圣言的了解确实太少了,关于它的一切他都非常感兴趣。

  却就在他眼巴巴看着商人的时候,商人突然将握着酒杯的右手拍向了茶几。

  碰!

  玻璃杯子碎了,茶几也裂开了,被活生生的劈出了一条大口子。

  卢比奥顿时惊呆了。

  从进来到两秒钟以前,他并没有将商人放在眼里,因为他是沙巴家族的二公子,只要他愿意,他甚至可以调动一个团的特种兵部队,甚至还能让摩萨德为他做事,提供他所需要的帮助。

  事实上,在回来的路上他就在做这样的考虑,要不要上潜伏在这片土地上的摩萨德出来帮忙。商人的出现打乱了他的思考,现在更是把他的脑子给搅浑了。

  一个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死了的郭达斯坦森,有气无力的样子,却一巴掌拍烂了他的茶几,要知道那可是一张几公分厚的红木茶几!

  商人将手掌抬了起来,一边拔着嵌在手掌上的碎玻璃渣子,一边淡淡地道:“所以,不要威胁我,好吗?”

  卢比奥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头一次,他的心中充满了对这个冒牌郭达斯坦森的敬畏。

  商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僵僵的笑容:“那我就跟你谈谈我的下一步计划。”

  卢比奥又点了点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