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72章你们可以打我了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046 2020-11-17 17:24

   李子安忽然想起了一件往事,有一次他看见杜林林的时候,她产生了一个错觉,怀疑她就是白衣女子姑师大月儿。现在看来,真的是她这张脸的原因。老杜家祖上走镖,肯定免不了要去丝绸之路,家族的血脉之中融入了西域的血统,然后在她的身上返祖,这也算是正常情况。

  白锐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这位一定就是杜小姐吧?”

  杜枝山笑着说道:“对,她就是我的女儿杜林林。”

  白崇山很清楚他的儿子一眼就喜欢上了,他这边也是越看越喜欢,脸上的笑容也更盛了。

  “林林,这位是你白叔叔,这位是白叔叔的儿子白锐。”杜枝山给杜林林介绍了一下。

  杜林林上身为鞠,客客气气的说了一句:“白叔叔好,白先生好。”

  “杜小姐,你真美。”白锐向杜林林走来,伸出了手。

  杜林林犹豫了一下,伸手与白锐握了一下手。老爹杜枝山在这里,她不敢失礼。

  白锐松开了手,彬彬有礼地道:“杜小姐,坐吧。”

  他以为杜林林会坐他的身边,毕竟这次相亲是心知肚明的事,可就在他满怀期望又觉得理所应该的时候,却见杜林林走到了李子安的身边,然后一屁/股就坐了下去。

  他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心里还有了一点被绿的感受。

  这事的确可疑啊!

  这苍蝇一般让人恶心的大/师这么帅,偏偏还赖在这里不走,不就是想破坏他跟杜林林相亲吗?

  越想越可疑!

  白锐的视线落在了李子安的脸上,那眼神仿佛要洞穿李子安的心灵。

  老子未过门的媳妇,老子今天才见第一面,你就把老子绿啦?

  这事落谁脑袋上都受不了。

  白崇山倒没想那么多,高兴地道:“老杜,真没想到你生养的女儿这么优秀,我看杜小姐跟我们家锐儿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双。我这边完全没意见,老杜你呢?”

  杜枝山呵呵笑了笑:“我也没意见,就看他们两个小的了。”

  白崇山笑着说道:“感情不都是处出来的吗,让他们两个小的处处,我看这事错不了,要是林林嫁我们白家来,我敢保证,我会把她当成亲生闺女来疼爱。”

  杜枝山又笑,他对白锐也很满意。

  白崇山给白锐递了一个眼色:“锐儿,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白锐忍着心中的火气,脸上又露出了那招牌似的的温柔笑容:“我第一眼看见林林的时候,我的心里就有一种感觉,我终于等到了,我这一生注定的那个人。”

  李子安的背皮麻了一下,他看不见,但估计已经起了鸡皮疙瘩了。

  他也是第一次见证豪门相亲,跟普通老百姓相亲不一样。

  普通老百姓相亲,女的关心的是男方有没有车,有没有房,收入是多少。男方关心的是女方的姿色身材,年龄脾气,是不是黑了,自己是不是备胎,彩礼又要多少等等。

  豪门相亲层次肯定不一样,就像眼前这一出,老杜肯定不会问白崇山你们家有几套房,人家的房产都是按盘算的。

  杜枝山看了杜林林一眼,也高高兴兴的问了一句:“林林,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杜林林坐得端端正正,大家闺秀的范儿,就是不说话。杜枝山顿时皱了一下眉头。

  杜林林看了李子安一眼。

  李子安心领神会,呵呵笑道:“原来,你们是在相亲啊?”

  白家父子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李子安。

  你/他/妈不装会死啊!

  李子安笑着说道:“我是说刚才白先生问我是不是还有别的事,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失礼了啊,我没影响到你们吧?”

  白崇山皱起了眉头。

  这次相亲,他的儿子白锐才是主角,可是这个光头现在却在这里讲单口相声,还讲得很嗨的样子。他是个有修养的人,可这个时候他也忍不住有了一个想啐李子安一脸口水的冲动。

  杜枝山很尴尬,可瞎搅和的人是李子安,他又不好开口,一肚子的话堵在喉咙里,那感觉真的有点气血不畅。

  换作是别人,恐怕早就不好意思待在这里了,可是大/师的脸皮岂是一把尺子就能量出厚度的?

  “呵呵,喜的是我来了。”李子安笑得很开心。

  白家父子,杜枝山都看着李子安。

  杜林林依旧保持着大家闺秀的坐姿,嘴角含笑,但笑不露齿。

  同样是听单口相声,这屋子里的三个男人都不爽,但她心里却是爽得很的。

  杜枝山忍不住了,问了一句:“子安啊,你说的喜,喜从何来?”

  白崇山忍着心中的对大/师的厌恶,笑着说了一句:“老杜,这还用问吗,这喜自然是从我们来的。”

  杜枝山笑了:“呵呵,对对,说的好。”

  李子安突然说了一句:“你们错了,喜从我来。”

  杜林林差点没憋住,差点就扑哧一声笑出来,还好嘴唇张开的时候,她用舌头抵住了上颚,没发出声音来。

  杜枝山好奇地道:“子安,这话怎么讲?”

  李子安说道:“你们两家都不是一般家庭,你们两家都是豪门呐,豪门相亲联姻这种事情,你们怎么能如此草率?怎么也得问问我这种级别的大/师啊,不然影响到家族气运,几百年的基业说毁就毁了。”

  杜枝山愣住了,心里咀嚼着李子安的话。

  白家父子不相信李子安,可他相信,而且他最在乎的就是家族的传承,而李子安的影响家族气运的话让他也有点紧张了。

  白崇山说道:“林林,我和锐儿第一次来,你能带锐儿去逛逛吗?”

  姜是老的辣,他已经看出来了,这光头大/师这是准备要搅黄这次相亲。

  白锐跟着起身,向杜林林伸出了手,面带笑容地道:“林林,你能带我出去走走吗?”

  杜林林说道:“还是听听大/师怎么说吧。”

  白锐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伸出去的手也在空中僵了好几秒钟才收回去。

  “子安,那这事你怎么看?”杜枝山问。

  李子安刻意露出了一个严肃的表情:“杜叔叔,我就直说了,这婚事不能成,如果你执意要答应,往后要是遇上了什么灾祸可悔都悔过来。”

  杜枝山的神色顿时凝重了。

  白崇山忍不下去了:“你这人真的让人讨厌,我们两家相亲,你掺和什么?你年纪轻轻不好好去工作,却来这里装大/师,你这样的大/师我见得多了,我随时可以找一堆大/师来,说得你哑口无言!”

  白锐冷眼看着李子安,他真的快忍不下去了。

  李子安却一点都不在乎白家父子的反应,他接着说道:“这位来相亲的白先生是虎狼之相,征战商场固然是无往不利,但做人丈夫,做人女婿,却是不适合。”

  杜林林忍不住瞅了一眼李子安,昨天说的不是鹰相吗,怎么又变成虎狼之相了?

  不过她很快就明白了过来,这是大/师故意把话说得很严重,吓唬她爹的。

  白锐怒了:“你这家伙在胡说八道什么?你以为你是谁,披着大/师的皮在这里招摇撞骗,我看你就是居心不良,刻意破坏我们两家的关系!”

  他把“两家的关系”这句话咬得很重,也是在提醒杜枝山。

  李子安淡淡地道:“你这是非要我把话说出来,好吧,那我就说出来,虎狼之相的人必然有虎狼之心,一山不能容二虎,林林嫁给你了,它日杜家就算有别的继承人,你肯定容不下他,要来争,两虎相争必有一亡。”

  杜枝山的神色变了,他已经听出了李子安的话外之音。

  李子安接着说道:“作为狼,狼子野心,狼行千里而来,那肯定是为了吃肉来的,难不成还是吃素的?”

  白锐猛地抓起了茶几上的茶杯抡了起来。

  李子安说道:“等等!”

  白崇山慌忙站起来抓住了白锐的手腕,没让他把茶杯砸过去。

  李子安笑了笑:“我知道你们都想打我,但是你们先看一下你们要打的人是什么样的人,然后再决定要不要打我,好不好?”

  “我好你妈个……”白锐最终还是把那个代表器官的脏字吞了回去。

  现在的情况虽然很糟糕,但还有一点希望,还能抢救一下。

  李子安伸出了右手,三指内收,食指和中指并拢,然后将中指和食指放在了茶几上。

  武图长亮,真气如臂屈伸,入江河奔流而下。

  那两根手指颤动了起来,真气缠绕,原本好好的钢化玻璃茶面啪一声就裂了。几只放在茶几上的茶杯也颤抖不停,茶汤飞溅。

  白家父子惊呆了。

  杜枝山和杜林林也惊呆了。

  就在茶几玻璃即将完全碎裂的时候,李子安突然抬手,一掌推向了白锐身边的沙发。

  哗啦!

  那沙发横移了几尺!

  李子安站了起来。

  白锐本能的往后退,眼神之中充满了紧张和畏惧。

  他心中暗自庆幸刚才没把茶杯砸过去,真要是砸过去了,那还了得!

  李子安淡然一笑:“你们也看见了,我这个大/师就这么一点小本事,你们要打我的话可以动手了。”

  白锐的嘴唇动了动,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白崇山冷眼看着杜枝山:“老杜,你说句话吧,是他走还是我们走?”

  杜枝山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再考虑考虑。”

  白崇山冷哼了一声:“锐儿,我们走!”

  白锐恨恨的看了李子安一眼,转身就走。

  走了几步,白崇山回头说了一句:“老杜,我们两家合作的项目,你也别想了。”

  杜枝山正想追上去,李子安却拉住了他的手。

  杜林林笑了,却在杜枝山移目过来看她的时候,一秒钟恢复了严肃表情。

  大家闺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