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64章逃掉的土木工程课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552 2020-11-17 17:24

   练拳、冲凉,冷水哗哗的浇在李子安的头上,可他心里的那股子邪火却始终不灭,而且有越烧越旺的势头。

  余美琳不曾给他的,沐春桃给他了。

  二十多年了,他今天才体会到恋爱的感觉,这感觉就像是孩子第一次吃糖,品尝到了甜味,肚子里的馋虫就被勾引起来了。

  冲凉结束,李子安从浴室里出来,往常这个时候他就该上床睡觉修炼大睡炼气术了,可是这一次怎么也静不下心来。

  他一闭上眼睛,脑子里想的全是沐春桃和她在电影院里干的事儿。

  几分钟后,李子安蹑手蹑脚的出了门,身上还穿上了他觉得最帅气的唐装。

  不全是因为穿唐装帅气好看,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唐装的裤子是松紧带的,与人方便也是给自己方便。

  两家共用的过道里静悄悄的。

  李子安来到了沐春桃的房门口,伸手抓住了门把。

  门是虚掩着的,他轻轻的往里面推去。

  门一点点的打开,他的肾上腺素一点点的飙升,心脏咚咚的跳着,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这一次进沐春桃的门,那跟以前进她的门就是两回事了,因为沐老师已经从方方面面暗示了,今晚的课是土木工程课,她要教他混泥土浇灌。

  余美琳不曾给他的,她要给他。

  沐老师真的是个德艺双馨的好老师,她的爱也是那么的纯洁和无私。

  这门怎么开得这么慢?

  一分钟了,那门缝才半尺。

  也就在半尺的时候,李子安的推门的手停了。

  他十分想进去上沐老师的课,他对这堂课的内容也充满了期待和向往,可是就在这节骨眼上,余美琳的样子诡异的从他的脑海之中冒了出来,还有李小美。

  他答应过沐老师今天不去想余美琳和李小美,他也想这么做,可是他做不到。

  这一大一小两个女人,一个是他的老婆,一个是他的小棉袄。

  进门容易出门难。

  他这一进去,他想要弄清楚的知识点,需要掌握的技能,沐老师肯定会毫无保留的传授给他。

  可是完事之后呢?

  沐春桃要是问一句,你什么时候跟余美琳离婚?

  他该怎么回答?

  沐春桃肯定会问这句话的,哪怕今天晚上不问,明天也不问,也总有一天会问的。

  他纠结了。

  这事不是一个上不上课的选择,而是下半辈子跟谁过的选择。

  亲子鉴定还没有出来,如果李小美真的是他的亲生女儿,他这么做那就是在毁掉小美的人生。

  如果只是余美琳,他哪有这许多的羁绊,早就推开门进去上课了,可是余美琳的身上有一个李小美,那就等于是在他的脖子上套了一根绳子,随时收紧,拉他回去。

  客厅里。

  沐春桃直盯盯的看着那打开了半尺的门,她的心中充满了期待,却又很紧张。

  她知道李子安就站在门外,一只手也抓住门把,再推开一点点他就会进来,可是那门不动了。

  为了今天晚上的课,她花了整整两个小时来化妆,每一个细节都做到了完美。她的身上穿着她认为最漂亮的衣服,茶几上也放着两杯早就醒好的红酒。那酒是她爸珍藏的好酒,她爸都舍不得喝,可她为另一个男人开了。

  酒和菜都准备好了。

  只等门外的男人进门。

  “你倒是进来呀,胆小鬼!”沐春桃心里着急,她站了起来,准备去门口拉他进来。

  却不等她迈出一步,门口响起了来电铃*声。

  叮铃铃,叮铃铃……

  李子安被这突如其来的铃*声吓了一跳,抓着门把的手往回一缩,好不容易才打开半尺的门被他带上了。

  咔嚓。

  门锁锁上了。

  沐春桃的心碎了。

  门外,李子安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心中莫名冒出了一个有事发生的预感。

  电话是康海川打来的。

  如果不是紧要的事情,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打来电话?

  李子安划开了接听键:“喂?”

  “李先生,你快到我家来。”康海川的声音传来,很着急。

  李子安心中一动:“康教授,你解开那两个符号了吗?”

  “电话里说话不方便,我也说不清楚,你来我家,我们见面再谈。”康海川说。

  “你家住哪?”

  “魔都大学家属区,12栋1单元,1楼1号。”

  “好的,我记住了,我马上来。”李子安挂断了电话,他看了一眼被他带关上的房门,心中一声叹息,转身往电梯间走去。

  他其实都还在犹豫。

  门怎么就关上了?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快速远去。

  沐春桃泄气的坐在了沙发上,看了一眼桌上的两杯红酒,忽然抓起一杯一仰脖子就灌进了肚子里,然后第二杯。

  李同学你怎么就那么怂呢?

  晚上的道路畅通,叫的一辆网约车只用了二十几分钟就开到了魔都大学家属区。那是一个老旧的小区,全是六层高的楼,有的阳台上挂着晾晒的内衣内裤,衣服被子什么的,有的放了好些花盆,种着花草,给人一种杂乱的感觉,却也充满了生活的气息。

  门卫室里坐着一个大爷,在看电视,李子安进门的时候连看都没有看李子安一眼,李子安也懒得打招呼登记什么的了,大步就往小区里走。

  12栋1单元到了,1楼1号的窗户亮着灯,阳台上也挂着衣服和内衣内裤什么的,有几件样式新颖,颜色鲜艳的,估计是康馨的。

  窗户拉着窗帘,看不见屋里的情况。

  李子安就了楼,来到了1楼1室的房门前,没有门铃,他伸手敲了敲门。

  一串脚步声后,房门打开了,站在门后的是康馨,脸上还贴着几块黄瓜切片。

  康馨看着站在门外的李子安,很惊讶的样子,“你怎么知道我家住哪?”

  李子安说道:“是你爸打电话告诉我的。”

  “这么晚了,你来干什么?”

  “是你爸叫我过来的,聊事。”

  康馨回头看了一眼,跟着又把头凑向了李子安,压低声音说了一句:“不要跟我爸说田中山的事,不然我会被骂死,好吗?”

  李子安笑了笑:“放心吧,我不会告诉他。”

  康馨这才让开门。

  她大概是准备睡了,身上穿着睡裙,灯光一照有点通透感。

  李子安没敢多看,心思却被那睡裙拉回到了沐春桃的门上。

  如果不是康海川突然打来电话,他这个时候要么进了沐春桃的门,跟她上土木工程课,要么还站在她的门口犹豫。

  命运就是这么奇妙,指不准什么时候发生什么事,悄无声息的改变人的人生轨迹。

  不过只要车没翻就好。

  “我爸在书房里,我带你去。”康馨走在了前面。

  李子安跟在她后面走,管不住眼睛瞧那睡裙的布料结构,那睡裙其实很宽松,可他总感觉她还可以穿大号一点的。

  他没见着康馨的母亲,也不好问。

  康馨来到了一道门前,伸手敲了敲门。

  “进来。”康海川的声音。

  康馨推开了门却没进去,而是让开了门。

  李子安走了进去。

  这书房跟图书馆里的书房一个风格,两只书架上摆满了书籍,本来就不大的空间因为书架和书籍显得更加狭小。

  可是康海川却很适应这样的环境,李子安进去的时候,他正埋头看着一本书,很专注的样子。

  不愧是教授,就这么几秒钟的时间他又沉浸在了知识的海洋中。

  李子安开口打了一个招呼:“康教授。”

  康海川这才抬起头来看了李子安一眼,然后站了起来,很激动的样子:“我刚打完电话你就来了,你就在附近吗?”

  李子安:“……”

  这都半个小时了好不好。

  康馨说了一句:“大叔你别介意,我爸这个人除了历史和符号,其它的都糊涂。”

  又叫人家大叔。

  李子安有些无语的回头看了康馨一眼。

  康馨抿嘴笑了一下:“大叔你喝点什么,茶怎么样?”

  她是故意的。

  “谢谢,我不渴,不用麻烦。”李子安说。

  康馨却站在门口不走。

  康海川瞪了康馨一眼:“你还站在门口干什么,回屋早点睡,你明天还要上课。还要啊,黄瓜是拿来吃的,你贴脸上干什么,那是浪费。”

  康馨瘪了一下嘴,转身走了。

  李子安忍不住去想,十七八年后,他会不会像康海川这样说李小美,而李小美也是这般不待见的样子?

  “李先生,请坐,我们坐下聊。”康海川说。

  李子安左右瞧了瞧,这小小的书房里还是只有办公桌后面有一只椅子,他坐地上么?

  “不用不用,康教授你坐着说,我站着听就行。”

  康海川尴尬的笑了笑:“哎哟,我给忘了,这里也没有多余的椅子,要不我们去客厅聊吧,那有沙发。”

  “真不用客气,说事吧,康教授你发现了什么吗?”李子安切入了正题,他大老远跑来,还逃了沐老师的土木工程课,他可不是专程来坐沙发的。

  “你不是给了我一个符号吗,我把它拍下来,发给了文物管理局的一个老朋友,他现在是那边的局长,他叫马福全。你还记得我跟说过当年在沙尘暴中失踪的那些人吗,他是唯一一个被救援队找到的。”

  李子安讶然道:“他也是当年考古队的一员?”

  “对,但他没见到那具骸骨,只是看了我拍的照片,后来他也和我一起找过黄波,还有关于那具骸骨上的神秘符号的线索,但都没有结果。”

  “你给他看了我画的符号,他怎么说?”

  “他想见你。”

  “今天晚上?”

  康海川点了一下头:“对,我也约了他,估计这会儿就该到了。”

  咚咚。

  敲门声传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