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78章枪^与菊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037 2020-11-17 17:24

  “我问你,你叫什么名字?”李子安问。

  莫西顿时愣了一下,脸上也是一个奇怪的表情。

  就这问题?

  这秃驴怕不是脑子有问题吧?

  李子安突然一枪柄砸在了莫西的膝盖上。

  “啊!”莫西惨叫了一声,包在嘴里的几颗牙齿也喷了出来。

  李子安露出了一个嫌弃的眼神:“我再问你一次,你叫什么名字?”

  手枪又抵在了莫西的裤裆上。

  “莫……莫西。”莫西很紧张。

  “你今年多大了?”李子安又问。

  莫西有一种与精神病交流的感觉,不过他还是回答了李子安的问题:“25岁。”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这不就对了吗,我的问题其实很简单,克鲁多今晚会来这里吗?”

  莫西的嘴巴里没声了。

  他是谁,他多大年龄,这些问题他都可以回答,就当是跟一个精神病对话,可涉及到克鲁多先生的事情,他就不说了。

  李子安又一枪柄砸在了莫西的膝盖上,这次砸得有点狠,莫西的膝盖里传出了骨裂的声音。

  莫西的嘴巴张大到了极限,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来。

  那真的是太疼了,疼到了让他窒息。

  李子安又把枪%抵在了莫西的裤裆上,声音转冷:“别以为我拿枪%指着你只是在吓唬你,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今晚克鲁多会来这里吗?”

  莫西的嘴巴里还是没有声音,眼神里除了恨意和倔强,还有恐惧。

  李子安扣动了扳机。

  枪%口上装了消音装置,枪声很小。从枪%口%射出去的子弹瞬间穿透了两层布料,击中了水泥地面。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移开枪%口开了一下,脸上也露出了一个尴尬且惊讶的表情。

  他抵着目标的一枪%都打偏了,这枪%法真的是没谁了。

  不过也不能全怪他,因为莫西的目标太小了,又因为恐惧和疼痛缩成了一团,所以躲过了子弹。

  然而,两秒钟后莫西还是惨叫了一声:“啊——”

  李子安说道:“我都没有打中你,你叫什么?”

  就在这时,莫西的裤子下面流出了一股鲜血,另外还有一股烤肥肠的味道。

  李子安忽然明白了一切。

  他打出去了一颗子弹。

  那颗子弹击中了水泥地面,不见了,然后出现了烤肥肠的气味……

  莫西蜷缩在地上哀嚎,想伸手去抠,却又不敢去碰伤口,好痛苦,好无助的样子。

  李子安歉然地道:“实在不好意思啊,我真的没想过打你那里的,是因为你的那个太小了,子弹打偏了,所以才打中了你的菊花。”

  “嚯……嚯……”莫西大口喘气。

  李子安说道:“还是那个问题,今晚克鲁多会不会来这里?你要是不回答的话,我再给你一枪,这次我瞄准点打,尽量不打到你的菊花,但如果是折射到了你的菊花里,那就不能怪我了。”

  他又将枪%口移了过去。

  “他不会来。”莫西崩溃了。

  即便是比岩石还坚硬的硬汉,那也架不住菊花中子弹的痛苦,这要是再中一颗子弹,往后余生拿什么拉翔?

  “他让你来我这里拿优盘,他会不来吗?”李子安直盯盯的看着莫西的眼睛。

  莫西颤声说道:“克鲁多先生不管这些小事,我……我是专门干脏活的,他不会与我接触,都是通过库伯传达他的命令,库伯先生是我的雇主。”

  李子安本来还有些相信克鲁多会来这个冻库,可莫西这么一说,他也觉得克鲁多不会来这里了。

  一个国际大骗子,把自己包装成成功的企业家,亿万富翁,这样的人物这么可能来这里和罪犯接触,更别说是直接参加犯罪行为了。

  “李,问问那对兄妹的情况。”莎尔娜的声音。

  她一直都在线,为李子安翻译复杂的语句,偶尔会根据李子安与莫西的对话给出经典语句。

  比如与尼娅雅度的啪啪说。

  刚才的鱼菊花有关的话不是她说的,是李子安自己说的,他的口语能力每天都在增加。

  “我刚才听到,你们的人抓到了那个刺伤泰格雅度的人,还有他的妹妹,这也是克鲁多的指使吗?”

  莫西说道:“我不知道是不是克鲁多先生的指示,是库伯让我们干的,我对付你,别的人去找那对兄妹。”

  “你们的人是怎么找到那对兄妹的?”李子安很好奇这个。

  莫西说道:“我们跟当地的黑帮很熟,那对兄妹想要租车去巴坦,那家租车行是黑帮的,警方发布有通缉令,租车行的人认出了那个小子,然后就给库伯先生打了电话。”

  “为什么是给库伯打电话,而不是报警?”

  “库伯在得知泰格雅度被刺伤之后就打了好些电话,悬赏找到那华人小子和他的妹妹。”

  他的回答刻意回避了关键内容,那就是库伯为什么会悬赏抓捕范才伟。

  不过不需要他说,李子安也知道,那官司就要进行最终的裁决了,谁输谁赢全在阿山雅度的一张嘴里。泰格雅度被人捅伤,凶手跑了,如果抓到了凶手送给阿山雅度,那差不多算是一份厚礼了。

  “你不是什么僧人,你究竟是谁?”莫西试探的问了一句。

  李子安挥手就是一枪柄砸在了莫西的太阳穴上。

  莫西昏死了过去。

  李子安走到了那两个黑人兄弟身边,探手摸了一下其中一个的颈动脉,已经没有脉搏了。

  刚才那两个黑人兄弟抽烟中毒的时候,他要是及时抢救的话,还能救回来。

  可为什么要救?

  李子安将两个黑人兄弟拖到了一堆冻肉里藏着,然后又搬来一只椅子,将昏死过去的莫西扶到了那只椅子上坐着。

  昏死的人是没法坐稳的,他想了一下又拿来了两块条形的冻肉,一块插%进了莫西的衣领里抵住他的脸,一块用来撑住莫西的腰,然后把羽绒服的兜帽拉起来遮住头,这样一来,莫西的坐姿就很端正了。

  他这边刚刚搞定,耳朵里的微型接收器里就传来了孟刚的声音:“老板,有车过来了。”

  李子安说道:“放他们进来,我这边装死,你从后面偷袭。”

  “死的还是活的?”孟刚问。

  “这边已经死了两个了。”李子安说。

  “我懂了。”孟刚说。

  结束通话,李子安躺在了莫西刚才躺过的位置上,地上那一滩血已经凝固了,他心里有些嫌弃,避开了那滩血,虾米似的蜷缩成了一团,脑袋刚好冒出椅子,可以看到门口的方向。

  “李,杀人是什么感觉?”莎尔娜的声音。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然后才说道:“里面死的两个是黑人,我没有杀他们,是他们自己抢了我的烟去抽,那烟有毒,他们是自己毒死了自己。”

  “今晚这事肯定不能留活口,我已经上了你的贼船,我估计有一天我也会杀人,所以我想问问你杀人是什么感觉。”

  什么叫上了贼船?

  李子安有些无语:“这事你应该去问老孟,他的经验比我丰富多了。”

  “他没感觉。”莎尔娜说。

  确实,孟刚那样的在战场上打了几年仗的特种兵,又是专业的狙击手,持照杀人者,他杀人哪里还有什么感觉。

  李子安沉默了一下才说道:“那感觉……很恶心,我不会让你体会那种感觉的,相信我。”

  “嗯,我相信你,就如同是尼娅雅度相信你一样。”

  李子安:“……”

  这话的前半句没有半点问题,可后半句就不好听了。

  “老板,他们下车往你那边来了。”孟刚的声音。

  “知道了。”李子安将手枪%抓在了手里,然后把握枪%的右手放到了怀里藏了起来。

  冻库的门打开,一个三哥,两个白人押着两个华人往这边走来。

  那两个华人一男一女,男的二十多岁,身材偏瘦,容貌还算清秀,但跟大%师一比就太普通了。

  那女的十五六岁的年龄,又高又瘦,身材才开始发育的样子,长相也很清秀。这个年龄在华国,那才是读高中的年龄,可她却在异国他乡经历了绝大多数成年华人都没有经历过的这一切。

  这对兄妹应该就是范才伟和范小冰。

  兄妹俩的手都被塑料扎带捆着,身上也都有被殴打过的痕迹。

  “莫西,拿到优盘了吗?”一个白人一边往这边走,一边问。

  李子安跟着就嚎了起来:“被打我,别打了……我招……我招……优盘在……”

  咻咻!

  两颗子弹忽然从门口方向飞来,一个白人和那个三哥连反应都没有就被一枪%爆了头,栽倒在地上。

  问话的白人突然将身前的范小冰抓住挡在了身前,一手勒住范小冰的脖子,一只手拿着枪%指着门口的方向。

  门口方向并没有人。

  “出来,不然我杀了他!”白人枪%手怒吼道。

  就在这个时候,一支枪%突然抵在了他的脑袋上。

  Piu!

  一团血花迸射。

  挟持范小冰的白人枪%手也倒在了地上。

  开枪%的是李子安。

  他其实不用爬起来接近白人枪%手也能开枪%射杀,但他的枪%法实在是太难了,他担心他这边开枪很有可能打中的不是白人枪%手,而是那白人枪%手挟持的人质。

  所以,为了避免击杀人质的事件发生,他选择了零距离开枪。

  “啊!”范小冰突然一声尖叫,然后又哭了起来。

  这才是一个少女应该有的反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