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41章公平的交易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256 2020-11-17 17:24

  “对。”这个问题对于李子安来说太简单了,纯粹是送分。

  “在哪?”汉克又问了一句。

  李子安笑着摇了一下头:“这个游戏不是这么玩的,现在是该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那只罗盘干什么?”

  “研究。”汉克说。

  李子安:“……”

  “你激活过那只罗盘?”汉克问。

  李子安说道:“对,又该我了,黄波已经不存在了,对吗?”

  “他还活着。”

  李子安心中起疑:“他还活着,他在哪?”

  “该我了,你说你激活了罗盘,它把你带到了什么地方?”

  李子安说道:“东边大海里,那个地方快要靠近冲绳了,然后指针往下,要带我下海,我下去了,但那里海水实在太深了,我无法潜到底。”

  汉克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那眼神之中也充满猜疑。

  “该我了,你从另一个世界来,那是一个什么世界?”李子安问。

  汉克说道:“克莱普顿,它已经毁灭了。”

  李子安:“……”

  克莱普顿,超人的故乡。

  扯你妈啦。

  他忽然发现这个游戏其实就是相互说谎话的游戏。

  你大可以问我任何问题。

  我要是跟你说实话算我输。

  不过,这个游戏其实也还有一点价值,至少证明了这个病毒生物的意识很聪明,不是那种低智商的生物。而且这也证明了董曦的猜测,这个病毒生物的意识在学习人类的文化,它看过不少的电影,所以才会说电影里的台词,现在又跟他扯超人的故乡。

  “罗盘现在在哪里?”汉克又问了一句。

  李子安一本正经地道:“已经送到北都文物局去了。”

  不知道北都有没有这样一个单位,如果有又遭贼了的话,那只能提前说一声抱歉了。

  汉克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他显然不相信李子安的说法。

  “你还有同伴吗?”虽然预感到对方不会说真话,但是李子安还是问了。

  汉克沉默了一下才说了一句:“没有,只有我一个。”

  李子安已经确定了,这游戏真的没必要再进行下去了,他说的是假话,换回来的也是假话。疗养院的地下实验室里还藏着一个,而且那是个王者级的病毒生物,张博士天天喂养,目前都长手了,怎么可能只有他一个?

  更何况,他曾经还杀过一个。

  “我没有什么要问你的了,你没有一句真话。”汉克说。

  李子安淡淡地道:“你不也一样吗?”

  “你带那个女人来这里的目的就是引我出来,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你可以走了。”汉克说。

  李子安说道:“也对,计划是要跟余诗曼开房的,这附近有什么好的酒店吗,最好是有点特色的那种。”

  “李子安,你真的是一个人|渣!”汉克突然又回来了,不只是声音变了,就连语气也变了。

  “你又回来了,你身体里面藏着两个意识,它出来的时候,你还有知觉吗?”

  “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我现在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汉克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

  这时耳道里的微型接收器里又传出了孟刚的声音:“老板,有三个人进来了,两个白人,一个墨西哥人,估计是汉克的人,你小心一点,需要支援就招呼一声。”

  李子安嗯了一声:“汉克,其实我更喜欢跟你身上的另外一个意识交谈,你就算了,你连跟我做对手的资格都没有,你还大言不惭说要我付出代价,你现在敢打我一拳吗?”

  他的话音落下,三个人便从入口走了进来。

  果然是一个墨西哥人,两个白人。那三人看了这边一眼,但没有过来,而是找了一张坐下,叫服务生过去点餐。

  这个时候的餐厅里已经没有多少人吃饭了,显得很冷清。

  李子安只是用眼角的余光观察了一下便收回了视线。

  汉克的身上有领事的身份,他不能动手。可他一点都不担心那三个人会突然掏出枪|来指着他,这里是魔都,如果汉克和他的人真那样干了,他就有理由出手了,即便闹出点什么事来,他这边也好交代。刚才他拿言语激怒汉克,其实也是这个目的。

  聊来聊去没有一句真话,还不如动手试试。

  汉克也移目看了一眼那三个人,脸上顿时露出了不悦的神色。

  丁仕常说了一句话:“是我叫来的,为了领事你的安全。”

  这句话显然也是在提醒李子安,汉克是灯塔驻魔都领事馆的领事,警告他不要乱来。

  汉克移目看了丁仕常一眼,眼眸之中闪过了一线绿芒,声音也变得低沉和沙哑了:“我的事不要你管,你离开。”

  丁仕常点了一下头,起身往那三个人走去。

  李子安对那个丁仕常的身份越发存疑了,他试探的说了一句:“那个丁先生是路途公司的人吗?”

  汉克并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李子安,眼眸之中的绿芒依旧,可是很难看出来。

  李子安一点都不尴尬,自说自话:“看来是了,你这个领事的身份大概也是路途公司操作的。黄波死之前是路途公司的人,你这也算是回归公司了。你不只是在给路途公司做事,也在给灯塔政府做事,你不是cia的人,你是军方的人。”

  “你的血液有问题,你的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我现在还没有弄明白,但我一定会弄明白。”汉克也在自说自话。

  “我遇到了奇遇,一个白胡子老爷爷传功于我,并教会了我盖世绝学。”

  “你利用那个女人引我出来,不就是想接触我,研究我吗?我的目的其实跟你一样,不然我就不来了。”汉克说。

  这一番话说出来,结合着这次见面的种种感觉,李子安觉得这个病毒生物的意识非常聪明,智商极高。

  “那你研究出了什么?”李子安问他。

  汉克说道:“你的血对我而言有毒,你曾经给我下过毒,我很快就产生了抗体,这次也不例外,你的血很快就没法再威胁我了。”

  李子安向很快伸出了右手:“恭喜你,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个世界上就没什么能威胁你了,你或许能统一这个世界,成为人类的王。”

  “呵呵呵……”汉克的笑声阴恻恻的,却并没有伸手。

  李子安的手僵了一下,最终还是收了回去。他想与汉克握手,然后往汉克的身体之中注入真气,然后获得汉克的身体的相关信息,可这货连手都不伸。

  “你刚才问我哪家酒店好,从这里出去往右走,使馆街的尽头就有一家五星级的酒店,你们可以在那里开房。”汉克说。

  “我这算是给你戴绿帽子,你不生气吗?”

  “法克由!”汉克的嘴里吐出了一句芬芳,他又回来了。

  “你又不稳定了,就你这种状态,你怎么跟我斗?”李子安观察着汉克的每一个反应。

  汉克站了起来,看样子是要准备离开了。

  李子安心中有些不甘,却又不能动手,很是被动。

  汉克离开了餐桌,走了一步又停了下来:“不如我们做一个交易吧。”

  李子安心中一动:“什么交易?”

  汉克说道:“你想研究我,我也想研究你,我们各取对方一点血,这个交易很公平。”

  李子安顿时愣住了。

  他们想到汉克所谓的交易竟然是这样的。

  如果他取到了汉克的血液,拿回去给张博士研究,这次疗养院给的订单,他差不多就算完成了。

  可是汉克拿他的血去研究,这样的事情却又存在着很大的风险。

  “如果你这都不敢,你千方百计引诱我出来,又为的是什么?”

  “好,我答应你。”李子安的左手的拇指在无名指上按了一下,然后站了起来。

  汉克从衣兜里掏出了两只医院里采集血样的玻璃容器,还有采血的针管。

  李子安说道:“看来你早有准备,你就这么确定我会答应你?”

  “我了解人性,你此刻一定在想,等我采了血样,你就拿着我的血样就跑,对吗?”

  李子安:“……”

  他心里真是这么想的,还没等他开口说让汉克先采血样,就被汉克看穿了他的心思。

  汉克递了一支玻璃容器,还有一只针管过来:“你先采。”

  李子安伸左手去拿玻璃容器盒采血的针管,却就在即将碰到玻璃容器的时候,左手突然翻转,拍向了汉克的手腕。

  汉克猛的暴退,瞬间拉开了好几步的距离。

  李子安摊开了双手:“我又没做什么,你躲那么远干什么?”

  汉克冷哼了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左手上的戒指是一只机关戒指,你想扎我一下,沾上我的鲜血,然后就跑对不对?”

  李子安相当无语。

  他的确是这么想的,上次在殡仪馆他也用机关戒指上的合金尖刺扎了汉克一下,但是那一次合金尖刺上先是涂了他自己的鲜血,然后才扎进汉克的拳头里,那血象根本就没法用。

  而这一次他并没有扎自己,他打算扎进汉克的手腕之后,使劲划拉一下,蹭掉合金尖刺上的止行膏,然后残留在尖刺上的血液就很干净了。

  可是没等他得手,汉克就躲开了。

  旁边,丁仕常和他的三个手下也都站了起来。那三个手下准备扑下李子安,却被丁仕常给拦了下来。

  汉克冷哼了一声:“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要,你以后不会再有任何机会了。”

  李子安笑了笑:“你心里想的其实跟我一样,扯什么机会?”

  汉克不在说话,那不想入口走去。

  丁仕常领着那三个手下跟了上去。

  李子安伸手抽了一张餐巾纸,将汉克捏过的那把餐刀包了起来,顺手放进了衣兜里。

  虽然没有拿到血样,有点指纹也不错。

  那个服务生看见了李子安的小动作,脸上露出了一个惊讶而又奇怪的表情。

  随随便便送人18万红酒的土豪,居然偷餐刀!

  土豪的世界果然难以琢磨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