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66章再见大郎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661 2020-11-17 17:24

  黎明的曙光驱散了黑暗,金色的晨曦洒落在皑皑雪峰上,一片金子一般的光泽,无比的壮美。

  第一缕阳光照进窗户的时候,尼娅雅度就醒了。

  她做了一个很美很美的梦,一睁眼就看见了一张俊美的面孔,就连那光头都仿佛带着一只金色的光圈,帅出了天际。与这样的男神相拥而眠,这人生能不美吗?

  李子安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

  这个温柔的微笑戳中了尼娅雅度心中的那个点,她情不自禁的将李子安紧紧抱住。

  “我的神。”

  “我的灯。”李子安的声音也很温柔,“我们该起床了。”

  “嗯。”尼娅雅度从大#师的怀里爬了起来。

  神说我的灯,灯就出现了,灯光雪亮。

  大清早的点灯,有点费电。

  恰在这时,阿米尔尚也睁开了眼睛。

  这不是他军人出身,身体素质够硬,而是止行膏的药效过去了。

  阿米尔尚也看见了尼娅雅度,看见了他的灯,然后还看见了一个光头僧人。

  他顿时愣住了,搞不清楚这是什么情况。

  可情况又很明显,一眼就能看明白。

  他的妻子和一个僧侣都在他的床上,他的妻子还开了大灯。

  一口恶气涌上心头,阿米尔尚张嘴想叫他的问卫兵,可是他刚刚张开嘴,喉头就一甜,一口血就从嘴里喷了出来。

  “大哥,你怎么啦?”尼娅雅度关切地道。

  “他……你和他……怎么回事?”阿米尔尚总算是说出话来了。

  “我在赎罪,你也应该赎罪。”尼娅雅度说。

  李子安又从僧袍里掏出了一颗黑色的小药丸来,放到了阿米尔尚的手里。

  尼娅雅度看了一眼手中的药丸,又看了一眼面带微笑的大#师,然后心领神会的点了一下头。

  李子安下了床,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僧袍。

  “大哥,该吃药了。”尼娅雅度连水杯都懒得去拿了,就在床上把那颗药丸子往阿米尔尚的嘴里喂去。

  阿米尔尚的左手突然抬起来,打在了尼娅雅度的拿着药丸子的右手上,那颗药丸子顿时从尼娅雅度的手中飞了出去,掉在地上,滚进了沙发下面,看不见了。

  尼娅雅度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说话的声音里也带了一点怒气:“你干什么?我给你吃药,那是为了你好!你不但不领情,你还把神赐的药扔了,你这是渎神!”

  “你和这个僧人……”阿米尔尚移目去看李子安。

  李子安绕过了床尾,走到沙发边将沙发移开,然后将那颗药丸子捡了起来,连灰也懒得吹一下,又回到床边将那颗药丸子递给了尼娅雅度。

  “你……你究竟是谁?”阿米尔尚怒容满面,他心里百分之一百肯定自己被这个什么神僧给绿了,更可恨的是这个神僧居然在他的房间,就在他身边把他给绿了!

  世上有千万种绿,唯有这种绿是绿中之王。

  李子安面带微笑的看着阿米尔尚:“不要动怒,那样会增加你的罪孽。”

  阿米尔尚用仅有的一只还能活动的左手撑着床垫,想要爬起来,可是他发现双腿完全没有知觉,他顿时紧张了起来,对着门口叫道:“卫兵!”

  就在这个时候,尼娅雅度趁机把手中的小药丸子放进了阿米尔尚的嘴里,还伸手捂住了阿米尔尚的嘴巴。

  “呜噜噜……”阿米尔尚的嘴里发出了一串含混的声音,又急又怒。

  “大哥,吃了药就好了。”尼娅雅度说。

  阿米尔尚抬起左手想去抓尼娅雅度的手,可是他的手刚刚抬起一半就无力的垂落了下去。

  对他这种身体素质的人来说,止行膏发作只需要几秒钟。

  黑暗袭来,阿米尔尚又闭上了眼睛。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尼娅雅度慌忙从床上下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裳。

  终于关灯了。

  门口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尼娅雅度走去开了门。

  门口站着一个皮肤黝黑的卫兵,看见站在房间里的僧侣,他顿时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长官的房间里还有别的男人,可是在天竺僧侣的地位是最高的,他心中虽然很困惑,可是不敢开口询问这是什么情况。

  事实上,他都不敢正眼看李子安。

  尼娅雅度说道:“我的丈夫刚刚吃了药,已经睡了,没事了,你下去吧。”

  卫兵又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阿米尔尚,然后向尼娅雅度敬了一个礼,转身下去了。

  佣人做好了早饭,咖喱鸡块手抓饭。

  三哥这边没筷子,吃饭用右手,左手处理不洁之物。

  本来入乡随俗也没什么,可是想到自己的右手昨晚干了什么,大#师就很郁闷。

  可是还是得吃。

  耳朵里传来了莎尔娜的声音:“李,我已经看见优盘里的东西了。”

  李子安不好说话,只是嗯了一声。

  “里面有一个视频,是克鲁多跟阿米尔尚还有阿山雅度交易的录像,估计这是阿米尔尚担心被他的岳父和克鲁多出卖,所以录了像。优盘里还有武装袭击西辛火电项目的录像,几十个华投承建方的员工被打伤,两个中枪#送医后死了。”

  李子安端起了水杯喝了一口水,用喝水的声音代替回应。

  莎尔娜的声音:“另外还有一些别的黑金账目,但跟西辛火电项目无关。”

  李子安将水杯放了下去。

  “我研究了一下,我觉得尼娅雅度的父亲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这只优盘里的证据可以威胁到阿山雅度。你现在泡上了他的女儿,你可以通过尼娅雅度接近他,再挖点黑料出来,让他不得不听你的,到时候让他在法庭上判华投胜诉。”

  李子安看着拿手抓饭的尼娅雅度,他的嘴角浮出了一丝温柔的笑意。

  军师虽然在泡妞领域有所欠缺,但在其它方面却是很厉害的。

  昨天晚上大#师想了一夜,但思维却都在阿米尔尚和克鲁多的身上,想从这两个人的身上下手。可是这两个人的身份都很特殊,一个是天竺山地师的上校,也就是一个团长,一个是臭名昭著的安能公司的总裁,两人都是要钱有钱,要人有人的主,还真是不好下手,所以他抱着尼娅雅度想了一夜都没有想出一个好的方案来。现在莎尔娜就像是给他点亮了一盏灯一样。

  克鲁多和阿米尔尚不好下手,可阿山雅度跟着两人不一样。阿山雅度是法官,天竺政治环境再怎么腐败,搞政治的人也得注重自己的名声,如果被爆出贪污或者别的什么丑行,反对派就会大做文章,这也就有了威胁的机会。

  而且这次背锅的目的不是整垮这四个人,而是让华投#公司拿回西辛火电项目,明确了这个目的,阿山雅度就成了关键性目标了。

  “我们见面的时候再聊吧,我就不打搅你跟你的情人吃早饭了,顺便说一句,你真的是这方面的专家。”莎尔娜的声音。

  李子安:“……”

  他的手抓起了一团黏糊糊的饭,胃里顿时一片翻涌,好在没有吐出来。

  “我的神,你不喜欢这样的早餐吗?”尼娅雅度关切地道。

  李子安淡淡地道:“我的灯,我是为了陪你才吃饭的,我平时都不吃饭。”

  “那你吃什么?”

  “露水和花瓣。”

  “那下次我为你准备露水和花瓣。”尼娅雅度的眼睛里闪烁着幸福的神光。

  早餐结束。

  李子安去洗手间洗手,顺便下了一个指示。

  “老孟,等下我会把这别墅里的人都带出去,然后你进来把阿米尔尚处理了。”

  “收到。”孟刚的声音。

  “你要杀了阿米尔尚,万一军方追查怎么办?”莎尔娜的声音。

  李子安说道:“他出了车祸,全村人都知道,他没能挺过去然后死了,这就是调查结果。另外,尼娅雅度希望他死,他死了,她才好带我去见她的父亲。一个高种姓的大法官,如果调查涉及到了他的女儿,他肯定会遮掩过去,我们不会有麻烦。”

  “好吧,那就处理吧,反正也是一个人#渣。”莎尔娜说。

  李子安洗了手,出了洗手间,然后对尼娅雅度说道:“我的灯,我要为你的丈夫祈祷,你把家里的人都带上,跟我去村子里。”

  尼娅雅度犹豫了一下才问道:“我的神,为什么要为他祈祷?”

  李子安面带微笑:“我的灯,我这是在为你赎罪,为了我们能真正的在一起。”

  “我马上去叫人。”尼娅雅度跟着就去了。

  恋爱中的女人就是这样。

  片刻后,李子安带着尼娅雅度,两个卫兵和佣人走出了别墅,往村子的中间走去。

  村民们奔走相告,李子安和尼娅雅度的身后很快就跟了一大群人。

  这些都是目击证人。

  蒙太奇的手法不只是用来拍电影,还可以用来杀人。

  村子的中间是一块空地,到处都是牛粪。

  李子安也不嫌弃,就盘腿坐在了空地中间,然后双掌合十,呜呜的念叨着什么。他的身后跪着一大片人,黑压压的不只是人头,还有皮肤。

  同一时间,孟刚来到了村子尽头的别墅里。

  阿米尔尚躺在床上,睡得很安详。

  孟刚拿起枕头,然后压在了阿米尔尚的脸上……

  再见大郎。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