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51章那1抹原谅色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826 2020-11-17 17:24

  约莫一刻钟后,余诗曼回来了。

  她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羊毛呢大衣,搭配一件白色的毛衣和黑色的包臀裙,给人带来一点色彩上的视觉冲击,再加上那前*凸*后*翘的养眼身材,整个人给人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李子安看着余诗曼,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

  余诗曼也看着李子安,眼神复杂。

  这个臭不要脸的姐夫,明明是馋她的身子,可她昨天约他去半岛酒店开房,他居然不来。

  “我还有点事,我去处理一下。”余家明又离开了,出门的时候还把门给带上了。

  余诗曼脱掉了身上的羊毛呢大衣,挂在了衣架上,然后往李子安走来。

  李子安拍了拍身边的沙发:“诗曼,坐。”

  余诗曼走过来坐下了,直盯盯的看着臭不要脸的姐夫,也不说话。

  李子安笑着说道:“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余诗曼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姐夫,你这样有意思吗?”

  “这话是什么意思?”

  余诗曼说道:“你馋我身子,我给你,可我昨天下午约你去半岛酒店开房,你却不敢来,我就不明白了,既然你这么怕我姐,你还来找我*干什么?”

  “你所对了,就是因为你姐。”李子安一口就承认了。

  余诗曼的嘴角浮出了一丝鄙夷的意味。

  李子安说道:“昨天下午我本来是想来的,可是你姐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让我去她的公司,我不能不去。”

  “切。”余诗曼的唇缝间传出了一个轻蔑的声音。

  “你就别生气了,来日方长嘛。”李子安笑着说。

  似乎是某个字眼给了余诗曼一点生理上的刺*激,她又轻轻呸了一声,可看姐夫的眼神却悄然发生了变化。

  “我可不是玩玩,我是认真的,我说到做到,刚才我已经跟二叔说了,我让他支持家明做董事长,这足以证明我对你的心。”

  余诗曼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你就是馋我的身子,说那么好听。”

  李子安恰到好处的露出了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二叔就那么听你的话,他愿意支持我哥?”

  李子安凑到了余诗曼的耳边,先呵了一口热气才说道:“我手里有余家豪的把柄,我这边只要举报他,他就会加刑,二叔不敢不支持我。”

  那一口热气扑卷进耳蜗,余诗曼的晶莹剔透的耳廓浮现出了一点红晕,越发的鲜嫩诱人,她下意识的躲开了一点,可是跟着又凑了过去,樱唇微张,对着李子安的耳朵呵了一口气:“你还真是够坏啊,我姐怎么会嫁给你这样的坏蛋?”

  李子安又呵了一口热气:“我可不只这一点坏,你想知道吗?”

  余诗曼的脸颊也有点红了,轻轻呸了一声:“不要脸,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那你说我在说什么?”撩小姨子的感觉有点上头,李子安的感觉是越来越自然了,功力输出也越来越大了。

  余诗曼的手忽然落在了姐夫的腿上。

  李子安的身子微微僵了一下,但他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并保持放任的姿态。做任何事情都有代价,这就是姐夫的代价。

  他这样卖力的撩小姨子,人家又不是木头,就算人家是个冰雕美人,他这样对着人家呵热气,人家也是要化水的。

  窗外,一棵大树上,一只白色的鸟儿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向了一个树杈。

  树杈上有一个鸟窝,茅草打造,十分的尊贵奢华。

  那是它的家,里面有两只属于它的鸟蛋。

  鸟儿钻进了它的鸟窝,收紧翅膀蹲匐了下去。

  孵蛋看似简单,但其实是一门技术活,要照顾到鸟蛋的每一个角落,所以鸟儿不时用爪子翻一下鸟蛋。它的动作温柔又细心,它会成为一个很好的鸟妈妈。

  “你个臭不要脸的姐夫,你还真是个大坏蛋啊。”余诗曼的眼神里隐藏了太多的东西。

  臭不要脸的姐夫却在思考一个问题。

  余美琳跟他约法三章,这算不算违规?

  从法律的角度来看,没有明文规定,那就不算违规。

  可从思想道德的层面来看,这却又算是侵犯了余美琳的所有权,违规了。

  余诗曼的身子忽然一歪,倒在了臭姐夫的怀里。

  她要干什么?

  李子安骤然紧张了起来,却不等他张嘴说一句话,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打开了。

  出现在门口的不是余家明,而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帅哥,汉克。

  余诗曼吃了一惊,慌忙从李子安的怀里爬起来,挥手就是一巴掌抽向了李子安的脸庞。

  李子安想要躲开很容易,可是他没躲。

  啪一声脆响。

  余诗曼嘤嘤哭了起来,然后向汉克跑去。

  李子安用眼角的余光瞅了一下,心中肃然起敬,就刚才那么一两秒钟的时间,那条塑料咬合物由开而合,那反应的速度,那手法真的是真正的技术。

  汉克面无表情的看着李子安,他心中或许有恨,可是他的眼神里没有一丝流露出来,是那么的平静。

  余诗曼一头扎进了汉克的怀里,嘤嘤哭道:“汉克,他……他非礼我!”

  李子安忽然觉得窦娥的遭遇其实不算什么,他这个才算冤。

  汉克没有任何反应,他甚至都没有看余诗曼一眼,他的视线始终都在李子安的身上,一秒钟都没有移开。

  这时余家明从门口走了进来,伸手关上了门。

  他看了依偎在汉克怀里的余诗曼一眼,又看了一眼在沙发上尬坐的姐夫一眼,然后沉着一张脸说道:“姐夫,你怎么能这样?诗曼是你的姨妹,你这样……哎,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他知道姐夫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小姨子,而是汉克,这臭不要脸的姐夫一早就跟余诗曼说了,他想要给汉克戴一顶绿帽子,这也是支持他做大江集团董事长的条件。他现在这样说,表面上看似在斥责不要脸的姐夫,其实是在当着姐夫的面刺*激汉克。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

  三叔家的这对双胞胎真的是很有意思。

  “姐夫,你快跟诗曼道个谦,这事我就当没看见。”余家明还在刺*激汉克。

  李子安站了起来,道歉的话一句没说,却刻意整理了一下皮带。

  汉克的眼神里终于有了一丝怒意。

  这个细微的变化没能逃过李子安的眼睛,可是他却不知道这是汉克切换了意识,还是他成功的挑起了汉克的怒火。

  但不管怎么样,对于收集汉克的信息这件事而言,这都算是收获。

  “姐夫,这办公室里有监控摄像头,你给诗曼道个谦,我让人把监控录像删除了,不然我没法跟汉克交代啊。”余家明又说了一句。

  这话其实不只是在刺*激汉克,也算是在提醒李子安,你已经有把柄落在我手里了!

  李子安四看了一眼,却没看见什么监控摄像头。

  谁会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装监控摄像头?

  这话根本就吓唬不了他。

  不过他还是开口说了一句:“诗曼,对不起,我刚才是一时冲动,你太诱人了,我没忍住……哎!都是姐夫不好,你原谅姐夫好不好?”

  “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余诗曼哭得梨花带雨。

  换作是别的男人,这个时候恐怕早就控制不住心头的怒火,扑上去跟李子安拼命了。

  这样的事情可定没法忍啊,当面给戴绿帽子,这跟往人头上拉屎有什么区别?而且这屎不但是热乎的,还是粥样的,顺着脸往下淌。

  然而,汉克还是没有反应,只是看着李子安,什么都没说。

  余诗曼从汉克的肩膀上抬起了头来,眼泪花花的看着汉克,声音有点哽咽:“汉克,你说句话呀,你……”

  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一直觉得汉克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却没想到被那臭不要脸的姐夫当场给绿了,他竟然没反应!

  这样的绿帽乌龟,真的值得她爱吗?

  汉克终于说话了:“家明、诗曼,你们出去吧,我和他聊聊。”

  余家明和余诗曼对视了一眼,余家明说道:“诗曼,我们出去吧,这是男人间的事,你就不要插嘴了。”

  余诗曼点了一下头,松开汉克,跟着余家明走出了办公室。

  余家明又伸手把办公室的门拉上了。

  汉克看着李子安,脸上的表情始终都那么平静,稳如喝了药的大郎哥。

  李子安也看着汉克,他也平静了。

  给汉克戴绿帽,报复汉克,那只是他给余家明和余诗曼兄妹俩的说法,他的目标从来就不是余诗曼的身子,而是汉克的身子。

  就这点时间的观察,他发现汉克更稳定了。

  那病毒生物的意识进化竟然有这么快?

  无从知道。

  门外,余诗曼小声的问了一句:“哥,他们会不会打起来?”

  “打起来才好,他们要是争得越厉害,越能说明你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余家明说。

  “我觉得汉克怪怪的。”余诗曼说。

  “我觉得你姐夫更不要脸,你怎么能跟他在办公室里……”当哥哥的说不下去了。

  余诗曼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委屈的表情:“我还不是为了你,为了我们家吗?”

  余家明沉默了,眼神之中多了一丝羞愧。

  办公室里,汉克走向了李子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