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58章3哥和摩托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858 2020-11-17 17:24

  树林里。

  “李,你已经成功的吸引住了尼娅雅度,为什么又走了?”莎尔娜无法理解李子安的行为。

  “勾引女人这种事情不能着急,我已经将她的思维引到了那个梦的方向,我要给她一点时间让她自己去重温那个美梦,她会自己完善对我的想像,然后我在出现,这事情就差不多成了。”李子安说。

  莎尔娜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容,她看着李子安:“你泡妞还真是厉害,你在这方面有着让人惊叹的专业能力。”

  李子安有些尴尬地道:“你说什么专业能力,这可不是我的专业,这个计划还是你想出来的。”

  “你就不要谦虚了,在我看来,你就是这方面最厉害的。”莎尔娜说。

  李子安也懒得解释了。

  就在这时耳朵里传来了孟刚的声音:“老板,那个女人的丈夫回来了,骑的是一辆机车,估计两分钟后达到这里,是放他过去还是把他留下来?”

  “把他留下来。”李子安说。

  他要去勾引尼娅雅度,如果她丈夫在家,他怎么搞?

  莎尔娜从草地上爬了起来,踮起脚看着树林外面的马路。

  这个地方距离进村的马路其实也就二三十米远而已,但树木过于茂密,她看不见路边的情况。

  李子安说道:“不用担心,孟刚在这方面是专业的,他能搞定。”

  莎尔娜还是很想看见孟刚怎么搞定那个阿米尔尚,她伸长了脖子,可是还是看不见。她有些着急,忽然瞅见了李子安背靠着的一块一人多高的岩石,跟着就凑了过来。

  李子安抬头看着她,有点好奇她想干什么。

  莎尔娜大长腿一抬,突然踩着李子安的肩头,另一条腿顺势跟上,踩在了李子安的另一边的肩膀,然后伸手扣住了岩石的边沿往上爬。

  李子安抬头的动作顿时僵住了,脖子也硬了。

  军师穿的是一条职业女性穿的黑色包臀裙,因为天气凉了的原因,搭配了一条黑色的丝袜,却是吊带的那种。

  她从他的正面,从他的头上往上爬,她让他的双眼往何处安放?

  一只骆驼野蛮的闯进了大/师的视线,却隐藏在草丛之中,只探出了一条腿,而即便是那条腿也只是露出了一只脚背。

  也许是它不怎么走路的原因,两只骆驼趾靠得很近,只剩下了一条淡淡若无的缝隙。

  万幸,不是那条有破洞的。

  不然,大/师的心灵就无法保持纯洁和正直了。

  这事多少有点缺乏尊重,因为在华人的世界里,这个举动算是冒犯。可是西方并没有这样的观念,所以大/师心里并没有不快,也就忍了。

  他还很礼貌的低下了头,看地上的青草。

  脚下的青草很茂密。

  莎尔娜本来已经快要爬上去了,可是那岩石上有点青苔,结果她的脚一滑,整个人就掉了下来,丰之满月一下子就坐在了李子安的头上,然后从李子安的脸上滑过,跌到了草地上。

  大/师懵逼了。

  这一次他是真的被骆驼踩了一脚,而且是重力加速度的猛踹一脚。

  他的头有点晕。他下意识的摸了一下鼻子。

  鼻子没扁。

  莎尔娜慌忙从草地上爬了起来,尴尬地道:“不好意思,我是太着急孟刚那边的情况了,没想到会掉下来。”

  李子安不知道该跟她说什么,他用僧袍擦了擦鼻子,然后露出了一个无辜的表情。

  莎尔娜看着李子安,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脸还有点红。

  李子安的擦鼻子的动作似乎让她明白了什么。

  就在这时,一个撞击声从马路方向传来,很是清脆。

  随后,两人耳朵里的接收器里都收到了来自孟刚的声音:“老板,搞定了。”

  “过去看看。”李子安从草地上爬了起来,往马路方向走去。

  莎尔娜跟了上去。

  十多二十米后,一辆重型机车和一个穿着皮夹克的骑手进入了两人的视线。

  李子安和莎尔娜快步走了过去,这时孟刚才从藏身的灌木丛中走出来,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支金属喷管。

  那是汤晴为他特制的飞针暗器。

  孟刚走到了趴在地上的机车骑手的身边,附身从那机车骑手的脖子上拔下了一根飞针。那针头上的止行膏已经没了,但只要重新抹上止行膏,它就又会变成让人防不胜防的暗器。

  李子安和莎尔娜走过去的时候,孟刚用脚将机车男子翻了过来,面部朝天。

  躺在地上的机车男子缠着头巾,皮肤黝黄,留着浓密的胡须,是个粗犷的汉子。

  确认过脸庞,正是那个要绿的男人,阿米尔尚。

  阿米尔尚骑的机车是哈雷的巡航车,是货真价实的重型机车,价值三十几万华币,比一般的轿车还贵。这说明这货喜欢机车,如果不是他的这个爱好,孟刚还真不好下手。

  “老板,现在怎么处理,要不要宰了这个家伙?”孟刚问。

  莎尔娜的嘴唇动了动,但没有说什么话出来。

  李子安说道:“杀了他倒是省事,可是活着的他更有价值。”

  孟刚说道:“那这辆机车怎么办,这里离马路不远,很容易被人发现。这样贵重的机车,村子里的人肯定都知道是谁的。”

  莎尔娜说道:“不能杀他,他是军方的人,一旦他失踪,军方肯定会调查,那样的话我们就有麻烦了。我们来这里是背锅的,不是杀人的。”

  孟刚看着莎尔娜:“你是军师,你说该拿这个家伙怎么办?”

  李子安也看着莎尔娜,他的心里其实已经有了一个想法,但他也想听听莎尔娜的看法。

  这个高智商的女人,这几天总有亮眼的表现,他对她是刮目相看。

  刚才更是刮鼻相看。

  莎尔娜想了一下才说道:“给他弄点伤,然后等人发现他,那个时候他会被送到村子里去,李就在那个时候出现,治好他。这样一来,李不但能获得他的感激与信任,还能进入他的家里,接触他的妻子。”

  李子安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莎尔娜给出的方案跟他想到的是一样的。

  孟刚说道:“可是,老板是去勾引他老婆的,他在家里,老板怎么下手?”

  莎尔娜说道:“李治疗他,给什么药就是李说了算,到时候在他的药里加一点止行膏还不简单吗?”

  孟刚也笑了。

  他也是越来越佩服黑锅公司的军师了。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动手吧,我可干不了这事。”莎尔娜说。

  孟刚捡起了一块石头,照着阿米尔尚的脑袋就砸了下去。

  咚!

  一声闷响,阿米尔尚的头巾里顿时冒出一股鲜血来。

  莎尔娜不忍看见,转过了身去。

  孟刚又将阿米尔尚的一条胳膊扶上机车的引擎,然后照着那条胳膊,狠狠一脚踩了下去。

  咔嚓……

  李子安也看不下去了,转过了身去。

  这太残忍了。

  半个小时后,一辆牛车出现在了马路上,看见路上的机车摔倒摩擦出来的痕迹,驾车的农夫跳下马车去看,然后就发现了冲进树林里的机车和阿米尔尚。

  农夫跟着就掏出了小米手机,情绪激动的叫人来帮忙。

  很快就有一大群人从村子里过来,有人将阿米尔尚抬上了牛车,还有人将那辆哈雷机车抬了上来。那辆机车好几百斤重,却也架不住三哥人多,硬生生的被抬了出来。

  一大群人簇拥着牛车往村子里走去。

  那辆被撞坏的哈雷车也被会骑摩托车的青年推着进了村。

  村子一侧的树林里。

  “李,该你出场了。”莎尔娜说。

  李子安拿着一块小镜子照脸,最后一次检查妆容。

  绿色的瞳孔,雕塑般身材和脸庞,精致且富有立体感的五官,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是男菩萨转世。

  忽然,他的视线定格在了镜子里的一只鼻孔上。

  微微愣了两秒钟后,他用手指掏了一下那只鼻孔。

  莎尔娜一脸嫌弃的表情,她承认李子安很帅,可是她无法认同李子安的卫生习惯。

  李子安将掏鼻孔的手指递到了眼前,直盯盯的看着那只手指。

  那只手指的指头上粘着一根鼻毛,微微完全,还是金色的。

  这一根金色的鼻毛让他产生了无穷的联想。

  难道贫僧真的是雅利安人转世?

  还是大惰随身炉潜移默化的改变了基因?

  莎尔娜忽然伸手,一巴掌拍在了李子安伸到眼前的那根手指上,有些着急和慌乱的样子:“你快去呀,如果那些村民决定叫救护车,你可就没戏了。”

  李子安看了莎尔娜一眼,特意看了她的金色头发。

  莎尔娜耸了一下肩:“你看我/干什么?”

  “小心点,随时为我翻译。”李子安叮嘱了一句。

  莎尔娜点了一下头。

  李子安往双流村走去。

  这个时候,耳朵里的微型接收器里传出了孟刚的声音:“老板,尼娅雅度出来了,你得赶快了。”

  “不急,这破地方没有急救车。”李子安说。

  孟刚沉默了两秒钟才说出下一句:“不是,我刚才下手有点重,我担心你不赶快过去的话,他就死了。”

  李子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